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朋友,想了解下血神么?
    “你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个绿皮搞出来的么?”阿利克斯紧紧的跟在狩魔猎人身后,第一次面对混沌侵袭事件的游侠,心里有些虚,没话找话的说着:“我跟踪了它一路,那个绿皮除了长相之外,和其他绿皮没有任何共同点。”

    “每次在一个地方离开时,它甚至会把自己留下的痕迹清理干净。”阿利克斯觉得周围的环境令人毛骨悚然。

    他爱好极限运动,在美帝他的家族财富足以支撑他接受大量的强化手术,但是阿利克斯希望用纯天然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勇敢的是灵魂,而不是用金钱堆砌的高科技**。

    现在,他觉得有些过了,周围的环境给他的感觉,就像是阿利克斯第一次参观强化器官农场的时候一样。

    那种对生命的漠视,对人性的践踏,足足让他呕吐了三天三夜,直接影响了他的一生,他接受的唯一一次人体强化手术是免疫系统强化。

    阿利克斯千里迢迢,花费了三倍的价格跑去了新华夏做的手术,基因强化手术,而不是美帝传统的强化器官替代手术。

    在儿时留下的深刻记忆不断在心底浮现,一段段脑补出来的血淋淋的器官捐献者被提取器官的画面,在脑海中不断重播,阿利克斯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如果不是它长了一张绿皮的脸,我都怀疑它是什么新物种了,它在路上遇见其他绿皮的时候,下手可以算得上是毫不留情。”

    “也许绿皮当中也出现了信奉混沌的家伙,虽然被混沌所腐化的以人类居多,但是也不是没有其他种族的混沌崇拜者存在。”徐逸尘看的出来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在努力的用自己的意志抵抗着环境中令人疯狂的冲动。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阿利克斯的话,让狩魔猎人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巫王萨鲁曼创造的强兽人种族。

    “在狩魔猎人组织的记载中,这个世界最开始发现混沌存在的可能是罗马帝国,当然这只是个猜测,这是否导致了罗马帝国最终的陨落都只是个假设。”徐逸尘用狩魔猎人组织记录的秘史来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

    “那个现在占据了旧大陆半壁江山的怪物帝国?”女武士平时在酒没少听人说起那个打的旧大陆诸国溃不成军的势力。

    “没错,就是它。”狩魔猎人将话题引回了正题:“而有史可查的,导致混沌大规模侵蚀世界的则是后来的奥斯曼帝国,那些法师们引发的灾难。大量的人类领土被占领,曾经强大的帝国毁于一旦,但是不仅仅是人类在受苦。”

    在前方不远处,狩魔猎人发现了很多被砍伐过的树桩,显然他们距离绿皮的营地已经不远了。

    在被黑暗和血雾所笼罩的森林深处,好几个高大的身影在不远处一晃而过,即便是徐逸尘的也无法穿透这层血雾,看清楚那个身影的具体面貌。

    但是在狩魔猎人的嗅觉中,属于混沌的恶臭以及那独特的血腥味,一直萦绕在鼻尖。

    放血者们显然期待着他们继续前进,几乎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尖锐的笑声一直伴随着小队的前进。

    “除了人类,以心如顽石著称的矮人当中,也有好几个氏族彻底被混沌所引诱,成为了秩序之敌。”狩魔猎人吐露着凡人闻所未闻的消息:“甚至,以高贵自居的精灵们,也不得不承认,有一部分族人,倒向了混沌。”

    “更别提那些生活在偏远地区的小种族了,兽化人,蛮人,食人魔,巨魔,巨人等等,这个世界已经处于危在旦夕的边缘了。”

    “但是绿皮,绿皮们在这之前还没有被目击过被混沌腐化的记录。”狩魔猎人听见了在前方不远处传过来的笑声,那笑声如同波浪在森林中传递,每一个听见了笑声的放血者都发出了癫狂的笑声。

    “有智者们认为,绿皮太蠢了,不足以察觉到来自混沌的引诱。”徐逸尘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剑式,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环境:“但是我们都看过城堡里火药武器的雏形,那些智者专家的话和放屁一样。”

    “也许绿皮们对混沌的抗性确实比我们高,但那肯定不是因为蠢。”狩魔猎人的动作让所有人都警觉了起来,围成了一个圈,将游侠和阿利克斯围在了中心。

    前后左右,四只高大的放血者恶魔从阴影中浮现,赤红的双眼在黑暗中绽放着红光,巨大的斩首剑上,鲜血在上面流动着,组成了玄妙的符号。

    放血者们就像等待着主人开饭口令的恶犬一般,冲着一行人露出了尖牙,隔空挥舞着武器,却并没有冲上来。

    “吾主是始是终,是生者之主,是死者之首。”一个声音突然出现,环绕在众人耳边:“经历世间诸多苦痛,方知苟活之道止于残暴。身为武士,再为至高至德者亦不免期求以敌人之死换得残喘。”

    这熟悉的腔调,这熟悉的语法,让狩魔猎人不禁摇了摇头:“阴魂不散啊?又来这一套?”

    “吾乃颅骨之主钦点的冠军武士。”骑着黄铜牛的血色重甲武士在黑暗中出现,巨大的金属凶兽每一步都让周围的树木晃动不堪,让地面震动不止:“吾之名,玛诺洛斯,带着善意而来,在这里发出邀请,汝可愿信奉吾主?”

    狩魔猎人活动了一下筋骨,长剑划过一圈,银色的火焰让玛诺洛斯胯下的黄铜牛不安的打了个响鼻,吐出了几个火星:“颅骨之主的善意,让人有点受宠若惊啊。”

    红色重甲的骑士看见这火焰发出了一丝不屑的哼笑声:“吾主所司,鲜血,愤怒,憎恨,仰赖主名,吾辈方百战百胜。汝等当知,我主掌生死,牧万物,汝等之人,信我一言,尔所亏欠上主恩惠,实为良多。”

    “最后问汝一次,尔等信是不信!”配合着骑士的话语,周围的放血者也兴奋的拿起了自己的武器,似乎期待着鲜血和死亡的降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