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报应已到
    就在狩魔猎人产生了这个想法的一瞬间,马洛诺斯也从沸腾的血池中感受到了来自血神的那不耐烦的情绪。

    伟大的颅骨之主从不是一个有耐心的存在,可能上一秒祂还对一名骁勇善战的勇士表示了赞许,下一秒,祂就觉得这个勇士的头颅用来装饰自己椅子很合适。

    现在,恐虐的兴趣显然转移到了这个有些特殊的凡人身体里所流淌的血液上了。

    徐逸尘冷静的卖了个破绽,手中的长剑在格挡对方的武器时留下了三分力量。

    玛诺洛斯手中的巨剑如同闪电一般划破了空气,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轻易的荡开了狩魔猎人手中长剑的防御。

    巨剑沿着徐逸尘腹部右侧狠狠的切进了他的身体,宽厚的剑身,黑色的邪火轻易的在狩魔猎人的身上留下了一道五厘米深的巨大伤口。

    那黑色的火焰,如同由无数冤魂所组成,数不清的哀嚎着的痛苦的脸,不断在火焰中浮现,似乎想要冲破束缚着自己的火焰一样。

    现在它们终于自由了,黑色的邪火在接触到狩魔猎人那燃烧着银色火焰的血液时,瞬间爆裂!

    带着痛苦的尖叫声,数不清的冤魂沿着徐逸尘的伤口涌了进去。

    因为的效果,徐逸尘没有再穿戴额外的防护装备,除了皮肤以外,唯一保护着他身躯的就只有那件单薄的。

    一方面,的超强效果,让他的皮肤堪比轻型的金属盔甲,即便是李彦龙拿着他那柄来自骑士巴特的魔法剑,不用尽全力都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伤口。

    另一方面是因为他面对强敌时,总需要使用来建立优势,过于厚重的盔甲会限制他的战斗力。

    现在,当面对这个从属到装备都完全碾压他的敌人时,徐逸尘终于吃了大亏。

    久违的痛苦刺激着徐逸尘的大脑,恶毒的诅咒撕咬着他的肉灵魂,来自混沌的黑色邪火破坏着狩魔猎人的心脏功能。

    如果不是天赋庇护着他的灵魂,天赋竭尽全力的在修复他的伤口,在他的体内,随着鲜血的溅射爆发出更猛烈的火焰抵御着黑火的侵袭,这带着亚空间诅咒的伤害,足以让狩魔猎人当场毙命。

    “不信之徒,吾主是始,吾主始终,辱吾主者恒自辱之。”血色重甲的武士在狩魔猎人的耳边说道:“汝有何言?”

    徐逸尘清晰的感受着体内的痛苦,在那一刹那,两种完全对立的力量以他的身体为战场,展开了激烈的交锋,所产生的余波几乎让他的内脏移位。

    但是狩魔猎人的行动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在决定这么做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了肯定会发生的事情,但是他无所畏惧。

    因为这是他的使命,作为狩魔猎人的一员,清楚混沌是他的责任;作为新华夏的一名军人,一名光荣的政委,在知道混沌必将成为自己的敌人之后,他们之间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这是他的使命。

    徐逸尘相信,无论他是死亡,还是胜利,都意味着对胜利的指引。

    高高扬起的火焰长剑,在空中猛的变向,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徐逸尘怒吼着挥动手臂,银色的火焰在空中划出一道致命的弧线!

    燃烧着的剑刃狠狠的从侧上方,沿着那厚重的盔甲边缘,砍在了恐虐冠军的脖子上!

    巨大的力量几乎将重甲武士的脖子切断了一半!

    “报应已到!”狩魔猎人忍耐着身体和灵魂上的双重伤害,一字一顿的在玛诺洛斯耳边说道。

    在战场的的另一边,格罗姆·地狱咆哮看着几乎同归于尽的狩魔猎人和马洛诺斯,高高跃起,落在了黄铜牛的背上,手中的斧子在胯下凶兽的脑袋上左劈右砍,火花四溅,却没能造成伤害。

    褐色的绿皮感到无尽的怒火从心中涌出,它是族群中最强的战士,它背负着全族的希望,他出卖自己的尊严,却没能得到应有的回报。

    “waaagh!”福灵心至,格罗姆·地狱咆哮第一次发自肺腑的遵从着心底的**,大声的吼出了这声战吼,在它身体里,源自绿皮的那部分响应了它的号召。

    格罗姆·地狱咆哮扔掉了自己的斧头,右手发力,在令人牙酸的骨骼断裂声中,硬生生的掰掉了自己一根利齿,沿着黄铜牛的眼窝用尽全身力气捅了进去!

    瞎了一只眼睛的凶兽,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蛮力,一连撞断了四根高大的带着尖牙利齿的枯木,消失在了森林深处。

    维托丽雅和李彦龙陡然感觉到压力减轻,作为顶在前面的防御者,李彦龙都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被这些马驹大小的猎犬扑倒多少次了。

    他手臂麻木,连手中的盾牌都感觉不到了,机械性的用自己的盾牌抵御着敌人的攻击,用手中的长剑在那些几乎杀不尽的敌人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

    然后他发现,整整三个呼吸的时间,套在手臂上的盾牌没有感到新的**。

    李彦龙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战场的最中心。

    那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影,手中的武器互相贯穿了对方的身体,如同最亲密的恋人般被固定在原地。

    玛诺洛斯隐藏在头盔后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狩魔猎人的伤口。

    红色的血肆意流出,燃烧着银色的火,滴在了黑色的土地上,在接触到血池的一瞬间,就像点着的火柴掉进了汽油上一样,熊熊燃烧的火焰迅速的将两个人吞没。

    徐逸尘看着毫无惧意,甚至因为这场欢快淋漓的战斗而感到心满意足的恐虐冠军,眼睛里的光芒逐渐暗淡。

    玛诺洛斯没有发出任何恶毒的诅咒,只是有些惋惜自己的失败,非常坦然的接受了战败的命运。

    “伟大的血神,总是会得到祂想要的,无论过程如何曲折。”在似咆哮又似尖叫的笑声中,恐虐的冠军武士逐渐消散:“而我们,总会有再次见面的时候,你不会一直享受胜利的甘甜,不信之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