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后遗症
    银发女巫面若寒霜:“之前这里被混沌之地所覆盖,只不过是吞噬了一些草木虫兽,即便是那些绿皮也是思维单纯的生物,一旦有更容易被混沌所蛊惑的人类误入其中,后果不堪设想!”

    “在你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之前,能不能考虑一下那些把希望放在你身上的人?”爱菲拉尔眯着眼睛看着眼前黑头发的男人,这个不断的搅乱着未来的男人。

    原本凝固的命运线,随着他的出现,变得越来越混乱不堪,最重要的是,女巫隐隐能看到在整个世界上,无数飘忽不定的未来片段在不断的形成,破灭。

    但是没有哪一个,像这个男人一样,可以造成如此的波动。

    因为这个,爱菲拉尔竭尽全力通过阿尔特雅说服了女巫联合会在狩魔猎人组织遭受重创后,反而加大了对他的投资。

    “善哉,幸好我们这一次提前发现了危机。”武僧唐三藏一脸的欣慰,从事宗教行业的三藏大师知道人类的七情六欲对于混沌来说是最好的养料。

    徐逸尘对女巫的话充耳不闻,他感到一股未知的力量,从身体内部逐渐的变得活跃,加入了早已经混乱不堪的战场。

    这股力量完全来自于他的**,远超常人的属性点,堆砌出了一具相当强大的**,来自细胞的活力自发的察觉到了身体内那股散发着血腥气息的力量。

    战团天赋——,把这股力量汇聚在了一起,无时无刻的不在加固着人类赖以生存的躯体,尽管几乎微不可查,但是其效果确实真实存在的。

    追随着两个女巫而来的寂静修女,押着自己的俘虏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魔形女的身上满是泥土和落叶。

    显然寂静修女在赶路的时候,没有多少耐心。

    塞莉斯泰因皱着眉头看着在狩魔猎人身后那一片灰色的禁区,来自灵魂的厌恶感让她下意识的呼唤着神圣的巫王的名字,来庇护自己。

    “好了,我们也到地方了,能不能让我坐下休息一会!”魔形女的双手被寂静修女临时砍下的蔓藤束缚在一起,证明着两个人在森林中发生过一些不愉快。

    塞莉斯泰因没有理会魔形女的抱怨,这个狡猾的女人在所有人面前都表现出了一副配合的样子,又在其中掺和进一些适度的反抗。

    但是塞莉斯泰因知道,这个在修女会中潜伏了不知道多久,差一点就爬上了文书修女长位置的间谍,是个心思多么缜密的家伙。

    她的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是在麻痹其他人,包括她曾经的同僚,那些女巫联合会的女巫。

    当联合会没有保下她的那一天开始,这个女人就不再把女巫看作自己人了,塞莉斯泰因精准的把握住了这个变节者的心理变化。

    这也是她一直没有对魔形女下杀手的主要原因,与其杀死一个女巫,不如看看她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等等。”寂静修女走到了徐逸尘的身边,塞莉斯泰因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属于混沌的臭味。

    尽管很淡,但是依然逃不过寂静修女的眼睛。

    塞莉斯泰因上前一步,出乎预料的抓住了狩魔猎人那件被鲜血浸透,开了好几道口子的衣服,一把撕开!

    这件衣服经过的焚烧,在狩魔猎人身边的武僧可以确定,没有留下任何一丝混沌的痕迹,但是被撕开后的衣服让武僧瞪大了眼睛。

    在徐逸尘胸口的位置,以心脏为中心,黑色的纹路像纹身一样向外辐射,不断的向外扩散,然后消散!

    而徐逸尘对此毫不知情!他检查过自己属性栏,尽管上面标记着重伤的状态,但是绝对没有和混沌相关的debuff。

    “和混沌发生接触之后,第一时间返回凡人数量众多的聚集地,这么做合理么?”寂静修女的长剑就架在狩魔猎人的脖子上:“我严重怀疑你的思想已经被混沌所蛊惑。”

    在战斗结束之后,徐逸尘下意识的想回到自己的领地,而他的队友们也完全没有隔离方面的意识。

    这很不正常,因为维托丽雅和徐逸尘本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对混沌的作战了,就连游侠吉万冰也在下城区那场战斗之后,和其他参战的职业者一起接受了教会牧师的洗礼,来确保自己不会受到污染。

    狩魔猎人第一次在亚空间裂缝中同纳垢的信徒之间展开贴身战斗的时候,为了防止有邪神培育的疾病被无意间传播出来,足足在密闭法阵中呆了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接受消毒流程。

    这一次,居然没有任何人有相关的意识。

    尤其是徐逸尘自己,就像是在大脑中被抹去了这方面的意识,简单的检查了属性栏中,确定了没有后遗症就觉得自己问题不大了。

    “你说的没错,我被愚弄了。”走出了被灰色物质腐化的区域,在森林中,阳光又一次被树叶阻隔在外面,有些阴暗的光照下,低着头的狩魔猎人盘踞在阴影中的身形显得极富有压迫感。

    完全无视了脖子前,寂静修女的长剑,被斩断的长剑被安放在两侧,随手把自己破损的衣物甩在了地上。

    徐逸尘双膝跪地,闭上了眼睛,对身旁的武僧说道:“三藏大师,麻烦你了,告诉他们检查完这片区域后,就在这里扎营,进行隔离。”

    武僧点了点头,对女巫们点了点头,又对着寂静修女行了一礼,转身消失在了丛林中,在宋人的土地上,三藏大师从未接触过混沌,他也没有发现异常,险些酿成大错。

    爱菲拉尔把手掌贴在了狩魔猎人的胸口,一种让人变得疯狂的冲动,从心底陡然升起。

    女巫冰凉的手指,让狩魔猎人有些起伏的情绪冷静了一点,他抬头看向了塞莉斯泰因:“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寂静修女表情依然淡然的点了点头:“我会留意你的,如果你不能驱散这股混沌气息,希望你能平静的接受死亡。”

    “自然如此,不劳你费心。”狩魔猎人闭上了眼睛,jin ru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