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问与答
    “你是?”徐逸尘看着对方头顶上的名字,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的有点多余,于是换了个问题:“你有什么目的?”

    标记着坏人两个字的黑影摩挲着棋盘和上面的棋子爱不释手,用赞叹的语气说道:“多么简单,又充满智慧的游戏啊,虽然你们的文明还很年幼,但是却充满了激情和潜力。”

    黑色人影的脸部没有任何五官,然而吐字准确而清晰的汉语却在整个空间中回响。

    徐逸尘冷冷的看着对方咬文嚼字,似乎可以保持这个表情到天荒地老一样。

    “无趣啊,明明来自一个轻松愉快的世界,娱乐业几乎是你们的主流行业,为什么会诞生出你这样的顽石?”黑影似乎对狩魔猎人表现相当不满:“简直和那些每天喊着皇帝万岁,连女人都没碰过的畸形改造人一样。”

    狩魔猎人依然维持着自己鼻观心眼观鼻的姿态,似乎只对自己提出的问题感兴趣。

    “好,好,你赢了,看在我们这一次能坐在一起好好谈谈,而不是被你拿着那把烧火棍子乱砍的份上。”黑色影子的语气在几句话的过程中就从新闻播报员的说话方式变成了徐逸尘熟悉的家乡方言:“我的目的就是和你谈谈,看看我们有没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达成共识。”

    “不能。”徐逸尘终于有了反应,抬起头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谈完了,走好,再见不送。”

    黑色的影子做出了一副失意体前屈的动作,语气夸张的说道:“老铁,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过一遍脑子?”

    狩魔猎人依然静静的看着对方的表演,那股来自混沌的恶臭萦绕在他身边,时刻的提醒着他眼前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

    “你瞧,上次你说让我用更正常一点的外形在你面前现身,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觉得以我们的关系,应该不用整那些虚头巴脑的。”随着黑色影子的话语,无数丰满的女性形象,英俊的男性形象,睿智的老人形象,可爱的儿童形象在它身上一闪而过。

    最终黑影又定型在了这种简易的黑色影子形象上,在深沉的笑声中:“毕竟,我不是那个名为色孽的妖艳贱货。你瞧,我表现出了我的诚意,我愿意交流,而且还可能会虚心接受一些意见。”

    “我们的关系是敌人。”狩魔猎人语气带着不善,道破了对方的身份:“奸奇!”

    黑色的影子爆发出了一阵嘲讽般的笑声:“哈哈哈,你总是能逗我开心,年轻人。我是奸奇,但是奸奇不仅仅是我,我是我,我非我,你能明白么?你们的语言尽管简陋不堪,但是却很有趣味性!”

    打断黑影笑声的是一柄燃烧着火焰的长剑,从黑影脸部正中间插了进去,狩魔猎人握紧了长剑的手柄,直直的捅穿了对方的脸。

    这把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折断的大剑,被徐逸尘在自己的意识空间中再次重现了出来,同之前的千百次一样,精华混沌!

    黑色的影子在银色的焚烧下,如同一截蜡烛,缓缓的燃烧着。

    “你知道在这里,在你的意识中,并不能真的杀死我,对?”一个一模一样的黑色影子在徐逸尘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友善的提醒着狩魔猎人。

    狩魔猎人猛的回头望去,之前燃烧着火焰的那个黑影,就如同从未出现过一样。

    但是完全不影响徐逸尘的情绪,狩魔猎人的动作干脆,意志坚定,长剑划破空间,将黑影从正中间一分为二。

    “我真的十分看好你们的文明,为什么不考虑一下,让整个事情变得简单一点呢?”黑色的影子被腰斩,但是依然坚持着说完了这句话。

    “投靠我,我可以保证你们的文明延续下去,这也是你们一直追求的......”黑影的话在说完之前,就被徐逸尘砍飞了半个脑袋。

    然而在他的尸体倒下之前,另一个完全相同的黑色影子就从狩魔猎人的身后走了出来:“信奉恐虐的都是战斗疯子,对文明毫无益处......”

    “噗!”

    “色孽追求的是**,也许你们当中有些人愿意奉献出一切来追求那种快感呢?远超......”

    “噗!”

    “纳垢倒是能让你们这些渺小的生灵,实现永生,可能过程和结果有些偏差,但是你们的神话故事中,不是也说了么,永生是要付出代价的......”

    “噗!”

    “所以说,混沌对于你们来说,也并非一无是处,只要你们能放开心胸......”黑色影子的尸体在狩魔猎人的脚下堆积成山,然而一个新的影子在尸堆的顶上浮现,站在高处,展开双臂面对着徐逸尘说道:“侍奉我们。”

    “噗!”被狩魔猎人当做标枪抛掷而出的长剑,化作一颗流星,穿透了黑影的胸膛。

    “你为什么如此顽固呢?”又一个影子站了出来:“就不能停止这种幼稚的行为,像个成年人一样,来面对问题,解决问题?”

    “噗!”

    “我的耐心快被你消磨殆尽了......”

    “噗!”

    “你所在的世界,终究会被混沌彻底吞噬,你的行为只是,螳臂当车......”

    “噗!”

    “即便是你愿意如此愚不可及的走向badedd,为什么不给其他人一个选择的机会?”

    “噗!”

    “把我的话,带给你们世界政府的高层,也许他们会愿意接受我的意见,你是个士兵,士兵总是要执行命令的......”

    “我是个狩魔猎人。”徐逸尘的长剑再次挥舞,黑影的脑袋冲天而起,下一次,他打算试试看能不能把这个脑袋削成三角形的。

    “即便如此,你的负隅顽抗又能坚持多久呢?我是不可摧毁的......”

    “是么?那太好了,我也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让我们先给彼此一段时间来适应一下好不好?”狩魔猎人尝试了之前那个有趣的想法,黑影的脑袋在被削去了两侧之后,成了一个三角形。

    “我觉得十年,是个不错的数字。”徐逸尘的声音淡漠如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