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上金牧师
    深吸了一口气,莎瑞拉˙泰布朗坦站在了法阵中央,两名衣着华丽的随从默默的站在她的身后。

    如果没有法师进行微调,每一次跨大陆传送,除了会消耗海量的资源之外,传送者还面临着不小的风险。

    倒不是说会被丢到空间间隙或者在半途中间被抛出去这么大的风险,但是有个三米五米的误差肯定是常有的事。

    所以各个传送阵都被修建在空旷的大厅里,防止被传送者出现被卡在树木或者墙壁中的危险。

    但是,作为一名上金牧师,富可敌国的女人,美丽而优雅的女牧师,莎瑞拉˙泰布朗坦显然对于这一点的误差和风险也不愿意容忍。

    毕竟,凌空出现在两米的空中,还可以接受,作为一名超凡者,莎瑞拉˙泰布朗坦即便是在二十米的空中下坠,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但是向右侧呈现三十度角倾斜的状态出现在圣币大人面前的事情,一生之中有一次就够了,尤其是在这个圣币大人即将退休,女神正在筛选接替者的时刻。

    所以,在李察牧师和狩魔猎人眼前的情况就是,在传送阵一阵恍惚之后,地面上出现了一只精致的花瓶。

    上银牧师汤姆斯和其他做好了接驾准备的神殿成员,差点就对着花瓶行礼了。

    李察牧师不小心咬断了一根雪茄,才控制住自己仰天大笑的冲动。

    战神坎帕斯和财富女神渥金的关系可说不上融洽,然而在这个混沌侵蚀的大背景下,双方却不得不的在同一面旗帜下共同抵御晶壁外的敌人。

    随着各地的战斗不断爆发,坎帕斯的神力也在不断攀升,恰好,随着玩家在游戏世界中不断的崭露头角,更加先进,更加频繁的商业行为,也让渥金女士强大了起来。

    教会中,这两股新兴的势力之间也显得不那么和谐,当然,李察牧师和上银牧师汤姆斯之间纯属于私人恩怨。

    传送阵又一次闪烁,一只带着露水的鲜花出现在传送法阵中,这一次总算上银牧师汤姆斯有了先见之明,一直等待着传送法阵稳定,看清了里面是什么才做出动作。

    连续被戏弄了两次,汤姆斯的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但是谁让这一次的使者是渥金教会内部的上金牧师呢!

    作为一名上银牧师,汤姆斯在安东尼大港这几年干的风生水起,在该死的狩魔猎人出现之前,这里本来是一座繁华而安宁的普通港口城市。

    代理城主安托万虽然名不正言不顺,但是一手商业操作也称得上是手腕过人,连带着汤姆斯也接连成功的投资了好几项优质产业,在教会内部的地位直线上升。

    渥金女神主管商业,在教会内部也鼓励牧师们进行商业投资,积极的展开贷款业务,这几年在银行方面有了非常大的发展。

    得益于越来越精细的划分,各种优质资产,劣质资产被区分,坏账呆账被一一挑选出来,外包给佣兵团,冒险团,渥金女士的牧师们普遍实现了资产翻倍的个人目标。

    不然,按照汤姆斯本身的业绩,早就应该被调回中心教区,去聆听那些商业专家的课程,在成为一名上金牧师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但是,生活还是要过,他现在依然要忍受着战神殿那些蛮子的挑衅,等待着迟迟不出现的上金大人。

    “财富圣殿果然富甲天下,我们战神殿平时不敢轻易动用的传送阵,你们平时就用来传送个花瓶,鲜花什么的?”李察牧师把咬碎的雪茄吐在了地上:“我会把这件事上报到总教区的。”

    随着传送阵的又一次闪烁,一个傲慢的女声回答道:“伟大的渥金女神自有她的意志,我们教会内部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李察牧师,我听说过你的名字。”

    那是一位年轻貌美,身材纤细的女性,蓄有一头亮金色的华丽长发,双眼之中蕴含着金色的荧光。

    她穿着一条得体的裙子,被打磨成片状的珍珠缀在上面,布满了每一寸的空间,随着女人的动作,折射出极光般的色泽。

    一条镶嵌着钻石的腰带围绕着对方盈盈一握的腰肢,脚下踩着一双足有十二厘米的高跟鞋。

    不知名材料制作的白色长袖手套包裹住了对方的手臂,一支顶端镶嵌着巨大红宝石的权杖被拎在手中。

    “嘶!”徐逸尘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不是对方几近完美的五官上没有玩家的标示记号,他绝对会以为这是某个现实中担任过大企业eo的女玩家在渥金教会中爬到了高位。

    “这一次到安东”女人皱了皱眉头,似乎忘了这座城市的名字,身后的随从在她耳旁小声的提醒了一下,她才继续说道:“这一次到安东尼大港来,完全是我的个人行为,所以消耗的全部资源,都由我个人出资,与教会无关。”

    “我就长话短说了,李察牧师,毕竟我的时间很宝贵。”女人自顾自的说着,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出了传送阵的范围,随手把那只权杖递给了恭候在旁边的上银牧师汤姆斯手中,似乎对方是她的仆人一样。

    当然,汤姆斯表现的也确实如此,之前精心准备的迎接仪式在经过两次虚晃之后,没来得及向正主表现,节奏就被带走了。

    “我是莎瑞拉˙泰布朗坦,渥金女神座下的上金牧师,我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上金牧师看了李察一眼:“我的一个商业伙伴相中了那件由你上交的怪物所制作的装备,我想知道我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让战神殿让出那件装备。”

    “咳,那件装备的归属权,是属于狩魔猎人学徒,徐逸尘的。”李察牧师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狩魔猎人今天没在场一样:“战神殿没有任何意愿来干涉这件装备的归属权,在坎帕斯的注视下,我只求每个奋战之人都可以公平的拿走他们的战利品。”

    上金牧师莎瑞拉瞥了一眼口若悬河的李察牧师,那双漂亮的眼睛李,写明了一句话:“你这种屁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