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我就是你说的扑该仔啊!
    “得了吧,我们都知道狩魔猎人组织完了,那个学徒只是个小角色,我会开出一个让他睁不开眼睛的价格。”莎瑞拉的随从从空间袋中搬出了一个奢华的椅子,而上金牧师则顺理成章的坐在了上面:“开价吧,李察牧师。”

    莎瑞拉˙泰布朗坦的信心很足,因为她是真的打算溢价来购买这件装备,那件盔甲就在她的空间戒指里。

    上金牧师承认,这件装备无论是从材质上,还是工艺上,都是件不可多得艺术品,就连打造它的那名大师,都感慨过:“那两件盔甲,恐怕是他在最近五十年中,最满意的作品了。”

    但是,那也不过就是件装备罢了,在莎瑞拉˙泰布朗坦无足轻重。

    只不过是其中一件盔甲,被教会分配给了晨曦教会新崛起的圣武士之星手中,而恰巧的是那个被誉为洛山达的珍宝的圣武士少女,是个称得上倾城倾国的少女。

    法兰西之王最小的儿子,显然是这位少女的崇拜者之一,或者说是其中最狂热的一个,上金牧师的嘴角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难道那个傻小子真的以为自己有机会一亲芳泽?

    但是这和莎瑞拉没关系,她不过是想借这件装备,拉近和法兰西之王的关系,借机搞定几笔上千万级别的项目,来稳固自己的地位,吸引渥金女士的目光,增加一点自己成为圣币主的希望。

    情侣装?这是谁提出的概念?最近旧大陆流行的东西很多,但是这个说法可帮了自己大忙,莎瑞拉安静的等着李察牧师的回答。

    一直关注着圣武士之星一举一动的王子,对这件同源同根的装备,可是眼红了很久,相信他应该会回报给自己更大的利益。

    大厅中就这样陷入了一片安静中,一直到李察牧师觉得等待的时间足够长,所有人都陷入了尴尬的气氛中,才心满意足的拉着徐逸尘的手臂,向上金牧师介绍道:“这位,就是那个英勇的击杀了‘饥荒异种’,同时大度的愿意和教会共同分享战利品的狩魔猎人学徒,莱斯赛里斯的徐逸尘。”

    似乎还嫌尴尬的气氛不够浓,李察牧师继续说道:“这名勇敢的狩魔猎人学徒,已经击溃了三波试图染指安东尼大港的混沌侵蚀事件,靠自己的武力征服了绿皮占据已久的领土!同时,他的老师刚泽·阿拉贡,已经正式成为了狩魔猎人组织,狼学派的首席!”

    就这样,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徐逸尘从队伍中走了出来,假装自己也是刚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样,满脸都是无辜。

    而在另一边,上金牧师莎瑞拉已经开始用眼神切割上银牧师汤姆斯了,她没料到当事人居然就在这里,渥金教会在本地的负责人本应该提醒自己的。

    莎瑞拉原本只是教会内部的一次碰头,至于那个狩魔猎人学徒只需要等通知就可以了,现在事情就变得尴尬了。

    “我就是那件装备的所有者,狩魔猎人学徒,徐逸尘。”已经站出来的实习政委抛掉所有的伪装,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现在谈判已经jin ru了他习惯的节奏。

    毕竟在现实中,新华夏为了挽回自己的国际形象,最近几年也都在宣传,绝不先开第一枪,打击安布雷拉公司除外。

    但是犯我天威者,虽远也必倾家荡产,全家坐飞机!

    “对于之前的冒犯,我深感歉意。”上金牧师莎瑞拉毫不犹豫的先表明了自己的歉意,在她眼中除了与混沌之间的战斗,世间万物无不可交易,比如说面子:“如果有任何事情能弥补我的过错,我十分愿意付出。”

    事关一个组织的声誉问题,在莎瑞拉的心中,这个错误大概简直千金还不止,但是毕竟这个人仅仅是个年轻的学徒,和那些上百岁的老油条还是有差距的。

    所以,大概可以打个对折,在五百到一千金币的范围内,超出这个范围的话渥金女士是商业女神,讲究的是公平,她的牧师也绝不接受商业勒索。

    想到这,莎瑞拉的脸上的表情,从尴尬又恢复成了之前那种端庄的微笑。

    “关于赔偿的问题,我们稍后再说。”徐逸尘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毕竟拳头大才是硬道理,抓住对方的语病也要不出来什么实质性的利益,不如先看看那件牵扯到多方势力的装备,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属性。

    “我想先看看我的装备。”狩魔猎人摊了摊手,强调了一下装备的归属权,同时向众人展示了一下自己身上那件质朴的武士袍:“毕竟,我现在连一件像样的盔甲的都没有。”

    莎瑞拉的眼神略微一变,觉得自己可能会在这个狩魔猎人学徒身上吃个软钉子,但是还是向自己身后的侍从示意了一下。

    同样穿金戴银,在服饰的豪华程度上完全不输于上银牧师汤姆斯的女侍从,从空间装备中取出了一件一直笼罩在一片金色华光中盔甲。

    从侍女端在手上吃力程度上来看,这件盔甲的重量不清,随着侍女的接近,整件盔甲的细节,在狩魔猎人的眼中也越来越清晰。

    当初,‘幼年体饥荒异种’的尸体,先是在发育过程中被徐逸尘打断,然后在那高温的营养液中被强行拖了出来。

    没等狩魔猎人看清楚那玩意的详细面貌,那个地洞就被海水给淹没了,如果不是后来,那具尸体幸运的被冲上了岸,这件装备根本没有诞生的可能。

    实际上,徐逸尘对那只怪物尸体的唯一印象,就是一个暗黄色,被水草和砂石所包围的巨大尸体。

    如果说有什东西和它有些类似的话,在他的记忆中,只能想到一只被放大无数倍的穿山甲。

    然而,现在出现在狩魔猎人面前的这件装备,底材显然是‘饥荒异种’的皮制成,经过专业的匠人加工,浮现出了一种暗金色。

    结构复杂的块状金属被镶嵌在上面,随着侍女的动作,不断的调节着自身的形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