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有备而来(二合一~)
    年轻贵族口中的灰色交易,应该是指的他和安托万在绿皮首级上达成的交易。

    不过,徐逸尘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在这里用这种可笑的理由来指控一个刚刚收到教会奖励的狩魔猎人。

    毕竟,凭自己本事砍下来的脑袋,为什么不能卖钱?

    就算眼前的上金牧师和这年轻的贵族有血缘关系,也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挑出什么毛病来。

    除非,渥金教会打算和狩魔猎人组织撕破脸皮。

    平心而论,一个信徒遍布世界各地,可以在金融市场上掀起滔天巨浪的宗教组织,在面对一个可能总人数不超过三百人的小组织时,确实可以随心所欲。

    但是这个世界,毕竟是有真神的世界,如果渥金教会真的想这么干的话,就算渥金女神本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教会内部的其他势力也不会同意的。

    那些守序善良的神灵,当真是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

    徐逸尘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这个略显紧张,但是信心满满的年轻人。

    作为一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眼前的人尽管从小娇生惯养,没经受过什么挫折教育,但是他不可能是个白痴,用这种理由来打断一场牵扯到三方势力的会议。

    除非他真的脑子坏了,中了什么毒咒,也许是安托万给他下了什么毒?毕竟法师们已经研究出了不少控制人类思想和行为的法术。

    也许那个胖子打算用这种方式,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打小报告的烦人精?

    但是在他那个担任渥金教会上金牧师的姑姑面前,这种小计俩不可能取得成功,而且徐逸尘也相信安托万有单胆子正面招惹这个家世显赫的年轻贵族。

    “姑姑,我有切实的证据表明,这个狩魔猎人学徒和安托万之间有不可告人的交易。”年轻的贵族在自己姑姑疑惑的眼神中说道:“我希望各位大人,允许带上我的证人。”

    莎瑞拉鹰一样的眼睛,盯着自己的侄子足足十秒钟时间,在年轻人的额头开始冒汗之后,才沉声道:“既然你执意如此,我就给你个机会,让你的人出来说话。”

    这里是财富圣殿,上金牧师是这里毋庸置疑的主人,她不需要和任何人商量,可以直接下达命令。

    之所以迟疑了一瞬间,是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的侄子葫芦里在卖什么药,莎瑞拉的这个侄子,是泰布朗坦家族后起之辈中最优秀的一个。

    他不是一个脑子被家族荣誉填满的蠢货,除非他有把握,这么做对他自己或者是莎瑞拉本人要做的事情有益。

    又或者两者兼得,莎瑞拉看着自信满满的侄子,决定给他一个机会。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不然我就要重新考虑你的价值了,侄子。”随着上金牧师莎瑞拉发声,李察牧师也抱起了肩膀,打算看看这些人在搞什么鬼。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被年轻贵族的侍从抬了上来,在这个人的身上,狩魔猎人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波动。

    暗影刺客科林的同行,上一次在狩魔猎人手中侥幸逃脱的那个幸运儿。

    “从我抵达安东尼大港开始,我就觉得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有些过于巧合了。”泰布朗坦家族最年轻的继承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开始了表演:“这座天灾**接踵而至的城市中,小小的领主变更问题,几乎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

    “除了我们这些贵族本身之外。”年轻贵族在言语中,逐渐找到了自信,这种场景他非常熟练:“毕竟,在各位大人眼中,我们只是区区牧羊人,负责维持俗世的秩序,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骄傲!”

    “请快点切进你的主题,牧羊人。”李察牧师不耐烦的说道:“就如你所说,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这些俗事上。”

    上金牧师看了李察一眼,没有说话,从根源来说,莎瑞拉也认同他说的话,只不过涉及到家族利益时除外。

    “抱歉大人,我是想说,作为第一批在远南大陆开垦殖民地的贵族,安东尼家族的彻底覆灭,在贵族议会中是一件很受重视的事情。”年轻的贵族向李察牧师鞠了一躬:“所以我被议会,赋予调查事情始末的责任。”

    “从现有的情报上来看,安东尼家族的灭亡是咎由自取,勾结混沌实乃天理不容!安托万作为代理城主在危急时刻被扶正上位,也是合情合理。”年轻的贵族,摊了摊手自嘲的说道:“但是,我是个多疑的人,我自己就是个贵族,我了解我们的处事方式,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我更习惯从结果上来推断,在这件事中,我发现最大的受益人,就是安托万和——”年轻的贵族把目光移向了徐逸尘:“这位尊敬的狩魔猎人先生。”

    听到这里,徐逸尘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一直跪在地上没有说话的暗影刺客冲着狩魔猎人微微的笑了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而徐逸尘也终于看穿了这个年轻贵族的计谋,并且为之喝彩。

    “从混沌危机的爆发,到安托万成为安东尼大港的城主,再到狩魔猎人先生拿到领地,这中间发生很多故事。”年轻的贵族夸夸而谈:“比如说,在安托万上位之后,他藏宝库中的财宝,突然不翼而飞了,据统计,那差不多是价值三万金币的财富。”

    “更巧合的是,自那之后,尊敬的狩魔猎人先生,和他的同伴,就变得出手阔绰了。”年轻的贵族仿佛胜券在握了一般,向徐逸尘问道:“您是否在最近通过埃穆斯·洛克菲尔船长,在港口购买了一艘海船,连带海船上的水手和货物?”

    徐逸尘满脸微笑的冲着年轻的贵族回答道:“没错。”

    “那天晚上,在城主府执勤的是战神殿的圣武士,我可以作证,入室盗窃的人,和狩魔猎人无关。”李察牧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实际上,他看不明白这件事和狩魔猎人有什么关系,就算有关系,又能有什么后果呢?毕竟,对于超凡者来说,这种事,如果不能当场被抓住,就是一笔烂账。

    “您可能不知道,这笔财富中,有为数不少的魔法装备。”年轻的贵族恭敬的对李察牧师说道:“我可以向您提供完整的装备清单。”

    “经我的线人汇报,没过多久这些装备就出现在了狩魔猎人先生和他的同伴手中,并且在之后对抗混沌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贵族向徐逸尘微微鞠躬,表示钦佩:“我想,这些武器和装备,也愿意自己在更有用的场合发挥作用,而不是被一个脑满肥肠的贵族当做收藏品,放在密室中。”

    这一点,徐逸尘也没办法否认,毕竟他根本就没想着要保密,恐怕半个城市的人和失主安托万本人都知道那些武器在他手里。

    “你到底要表达什么?”上金牧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她的耐心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她对于贵族议会中的博弈,毫不关心。

    “抱歉,姑姑。”年轻的贵族彬彬有礼的向自己的姑姑说道,他此时显得英气勃发,丝毫没有开始时羞涩的样子:“我现在怀疑,这位狩魔猎人先生和安托万借混沌之名,篡夺领主之位!”

    这一次不禁李察牧师变了脸色,连上金牧师莎瑞拉都皱起了眉头,她觉得自己的侄子玩笑开得有些大了。

    “你可清楚,你所质控的罪名,有多严重?”李察牧师冷着脸问道,他亲自带人消灭了投靠混沌的小安东尼,这是不容辩驳的事实。

    “你可清楚,你所指控之人,乃是狩魔猎人!”李察牧师的语气愈加严厉,他不能允许有人把这种浑水泼在了狩魔猎人身上。

    这是对所有对抗混沌的勇士的侮辱!

    “李察牧师,别激动。”上金牧师莎瑞拉此时已经看透了自己侄子的用心,尽管有些幼稚。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上金牧师幽幽的说道:“毕竟,对混沌的了解,恐怕没人能比得上狩魔猎人们了,而且,最近还出现了一些投靠了混沌的狩魔猎人......”

    尽管莎瑞拉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清晰的表露了出来。

    在以前,没人能怀疑狩魔猎人,没人可以借口太过于深入混沌,来审查狩魔猎人的纯洁性。

    但是,现在狩魔猎人组织出了叛徒,它的立场就尴尬了,这个泰布朗坦的年轻继承人这盆脏水,还真的让狩魔猎人有些说不明白。

    “自从,您和您的老师出现在安东尼大港之后,周围的混沌侵蚀事件频发,您是否承认?”年轻的贵族不等战神殿的人说话,就急促的质问道:“第一次混沌侵蚀,您获得了城外的一片领土!”

    “第二次发生在下城区的混沌侵蚀事件,您得到了大半个下城区的领民!”年轻的贵族尽管使用着敬语,但是语气中的讽刺,已经图穷匕见了:“对于这些,我们看的见的利益,您有什么要说的?”

    对于之前的指控,李察牧师闭上了嘴,这种时候他不能,也不应该出来站队。

    在教会内部,针对狩魔猎人组织的这一次变故,确实出现了不少不信任的声音,狩魔猎人组织这些年的作风早已引起了不少势力的不满。

    但是借着对抗混沌最锋利的刀锋这个名头,没有人敢站出来指责狩魔猎人组织,现在报应来了。

    “当然,我并非指责狩魔猎人先生勾结混沌,我只是怀疑,狩魔猎人先生和安托万借着这一次的混沌侵蚀事件,暗中勾结,提前就有了协议。”年轻的贵族一副我是好人的面目,把话题勾了回来:“安托万的那笔价值三万金币的财富,也许就是报酬。”

    “最重要的是,您是否承认,安托万收藏的这些武器在您的手里?”年轻的贵族优雅的转身,又一次向狩魔猎人询问道。

    “没有,不在我手里。”没有丝毫的犹豫,徐逸尘就淡定的回答道。

    有的时候,睁着眼睛说瞎话,也是一种本事,比如说狩魔猎人本人。

    如果此时有圣武士或者牧师放个侦测谎言的神术,出现的也是代表着诚实的绿光,反正剑已经断了,袍子已经撕了,徐逸尘发自内心的觉得他说的是真话。

    在某种程度上,他确实没有撒谎,只不过偷换了概念。

    “你!”年轻的贵族有些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姑姑。

    上金牧师皱着眉头看着狩魔猎人,她一时间被狩魔猎人的淡定给唬住了,如果自己释放了侦测谎言的神术,很可能会证明对方的清白。

    “我有人证!”年轻的贵族,见自己的姑姑没有站出来,有些焦急的指着地上的暗影刺客说道:“这是暗影组织的一名暗影刺客,他能做证,那个出现在安托万藏宝库中的人,现在就在狩魔猎人的城堡里!”

    “我愿意做证,各位大人,我已经弃暗投明,脱离了暗影组织!”又一个前暗影刺客适时的回答道:“我有证据,可以证明之前一直在安东尼大港活动的暗影组织成员,现在就生活在他的领地上。”

    不等其他人继续质问自己,徐逸尘就懒洋洋的说道:“你们说的那个人不存在,我从没见过。”

    “那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年轻贵族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今天受到了教育。

    “我是赛里斯人,我们有的是钱,关你屁事。”狩魔猎人开始光明正大的耍不要脸了。

    “安托万的女儿也住在你的领地上!和一个叫马克思的人混在一起,他是你的管家,你还怎么解释你们俩没关系!”年轻的贵族又抛出了一条证据,试图增加自己的筹码。

    这一次,连狩魔猎人都惊了,这他是真的不知道,所以毫无压力的否认:“没听说过这个人,我都不知道安托万有女儿。”

    “你是否愿意接受我们的调查?”上金牧师打断了自己侄子,打算重新掌控局势。

    “我不接受,不过你可以派人来看看,只不过我的领地周边绿皮出没,我担心你的人出事。”狩魔猎人露出了一丝冷笑,在自己不占理的时候,他打算掀桌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