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我就站在这里
    “注意你的言辞,狩魔猎人!”莎瑞拉·泰布朗坦的脸色一变,自从她在渥金女士的众多信徒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高高在上的上金牧师之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遇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了:“在你面前的是渥金女士的上金牧师!”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小小的狩魔猎人学徒,居然敢如此大胆的挑衅整个渥金教会!

    李察牧师在莎瑞拉的注视下,猛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了不少烟雾,就像没听见两个人的对话一样。

    “注意你的言辞!牧师!”徐逸尘的脸上一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表情,无论是作为忠嗣院的首席毕业生,还是新华夏的政委,他一直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没有人敢在他面前用这种语气说话,除了他的教官黄老邪:“在你面前的是一名狩魔猎人,狼学派首席唯一的学徒,徐逸尘!”

    在上金牧师略显诧异的目光中,狩魔猎人身上突然冒出了银色的火焰,义正言辞的对莎瑞拉说道:“慎重考虑你说的每一句话,刚刚受过伤的狼是最敏感的,任何无端的恶意揣测,都可能招致狩魔猎人组织,尤其是我本人的怒火!”

    “至于你!”徐逸尘恶狠狠的目光转向了那个之前口若悬河的年轻贵族:“以后出门小心点,安东尼大港不太平,失踪个把贵族就像丢了只狗一样。”

    狩魔猎人就这么在所有人面前,光明正大的向这个泰布朗坦家族的继承人威胁道:“在过去的几百年间,一直都是狩魔猎人维持着你们贵族在超凡者面前的尊严,但是你的姑姑一定很清楚,这层保护伞从现在开始没有了。”

    上金牧师的心中一惊,她没想到渥金教会和贵族议会之间的秘密协议,这么快就传到了这座远离文明中心的小城。

    莎瑞拉来不及因为狩魔猎人对自己的侄子发出死亡威胁而发怒,她满心都在考虑到底是什么人把这件只有在两个组织高层之间流传的事情散布了出去。

    不可能是狩魔猎人组织!

    一路恶行不断的叛徒就他们应接不暇,更别提那座根本无法闭合的混沌裂缝了!连葛利果圣歌队都被紧急调拨过去协助狩魔猎人封闭那座传送门,可见事情的紧急程度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到底是什么势力,在暗中散播这条消息?

    就在莎瑞拉陷入沉思的时候,她的侄子,泰布朗坦家族最年幼的继承人,脸色已经发白了,现在的情况和他预料中的完全不一样。

    几天前,他通过家族内线知道了自己的姑姑此行的目的,就开始谋划,让自己在这个家族里面说话最具权威的姑姑面前,进一步的增加印象分。

    最好把自己从这个鬼地方弄出去!见鬼,这里的蛮子直接拿绿皮的脑袋当做货币!两个月里发生了三次混沌侵蚀事件!

    尽管他知道家族为了安排他到这里找机会担任领主的位置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是这里的情况不妙啊,还是自己的命更重要!

    所以他决定搏一搏,改变自己的命运,毕竟主动招惹一个狩魔猎人,可需要付出不少代价。

    比如说现在——

    那个杀绿皮和混沌如同切菜一样的赛里斯人,正背对着其他人,冲着他,用大拇指缓缓划过自己的喉咙!

    年轻人的腿肚子都开始转筋了,如果不是多年的贵族礼仪训练,这会他估计已经需要换一条干松的裤子了。

    “别对一个小辈耍威风了,狩魔猎人学徒。”回过神来的上金牧师有些失望的看了自己的侄子一眼,莎瑞拉决定暂时把泄露消息的事情放在一边,专心应对眼前的局面。

    下一任圣币主的竞选即将开始,如果能获得渥金女士的青睐,她有的是时间去调查到底是谁在背后使绊子。

    “作为这一次教会派遣的使者,我有权利决定,教会的奖励是否发放到了正确的人手中。”莎瑞拉快速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并没有人指控你和混沌之间有勾结,只不过,是些许怀疑罢了。”

    李察牧师闭上了眼睛,他就知道,那个负责起草文书的二缺牧师早晚会惹上麻烦,显然那场由狩魔猎人猎杀的猎物,在报告上被艺术美化了。

    不用看,李察牧师都知道上面八成写着,在圣武士和牧师们的英勇进攻下,来自混沌裂缝,被称为‘饥荒异种’的怪物,最终被杀死在安东尼大港之外,未对城市造成任何损失。

    其中,一名狩魔猎人学徒,协助圣武士们,共同参加了战斗。

    关于徐逸尘的描述,可能只有这么一句话,

    毕竟教会内部,神灵们的信徒之间也具有攀比心理,在官方的书面报告上,普遍会美化一下自己的功绩,弱化其他人的存在,这也算是一个公开的潜规则。

    李察牧师在上缴那具尸体的时候,没把这个当回事,毕竟凭他的资历,区区一件精工级别的装备,谁也不会不卖他这个面子。

    但是当他听说财富圣殿的一名上金牧师插手之后,就隐约觉得这件事要出现问题,所以他提前和狩魔猎人通了气,还带着这么多人来帮他找场子。

    因为,李察牧师理亏。

    “我有权利,暂时扣下这些奖励,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补发。”莎瑞拉微笑着对狩魔猎人说,似乎再用眼神强调:没错,我就是有权利这么做。

    李察牧师摇了摇头站了出来,要么向财富圣殿承认自己的书记官提交了假报告,要么眼看着这个可恶的女人得逞,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战神的代言人,本应该实事求是,看来他在这个小地方已经呆的太久了。

    但是没等李察牧师开口说话,徐逸尘就伸手制止了他:“李察大人,这件事你无需插手,这是我们狩魔猎人组织和渥金教会之间的问题了。”

    “我就站在这里,看看谁敢动老子的东西。”狩魔猎人站在大殿中间,鹰一样的眼睛,似乎在等待着敢捋虎须者的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