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动手
    狩魔猎人嚣张的气焰,简直让上金牧师气炸了肺,下意识的就要翻脸,然后她就看见了冷眼旁观的战神殿众人。

    李察牧师和那两个全副武装的黑甲武士,让她就像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尾,她突然意识到如果战神殿站在狩魔猎人那一边,自己今天就收不了场了。

    如果是任何一个其他的牧师在这,莎瑞拉都不会考虑同为教会下属的牧师,会站在外人的立场,但是李察牧师不一样啊!

    这是个出了名的二杆子!

    当初旧大陆诸国左右受敌,一边是混沌沦陷区的邪魔大军压境,另一边是老对手古罗马帝国的集团军每年例行犯边。

    教会刚刚组建完成,第一次动用自己的军事力量和混沌进行正面对决,李察牧师作为对混沌经验比较丰富的高阶战斗牧师,当仁不让的担任了其中一支圣武士联军的指挥官。

    然后因为在是否支援信奉萨满教义的凡人友军问题上,和另一名晨曦教会的牧师产生了分歧。

    最终的结果就是,李察牧师一锤子就把晨曦牧师给开了瓢,如果不是当时在场的牧师无论是人数还是等级都是上上之选,恐怕那一天,教会就要同时损失两位优秀的牧师了。

    即便如此,战神殿最近几十年中最优秀的战斗牧师,也被发配远南殖民地,当了一个地区长官。

    所以,莎瑞拉还真就不敢直接动手,渥金女士的信徒都是信奉金钱万能的文明人,虽然同为超凡境界的牧师,但是在实际战力方面却天差地别。

    而那个年轻的贵族,在趁着其他人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时候,偷偷的溜到了几个财富圣殿侍卫的身后。

    狩魔猎人几个大步,和战神殿众人拉开了距离:“我再说一遍,此事,与李察牧师和战神殿无关,这是狩魔猎人组织和渥金教会的问题。”

    徐逸尘不知道杨越凡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但是上金牧师的反应证实了渥金教会确实趁着狩魔猎人组织应接不暇之际,挖了它的墙角。

    狩魔猎人组织千年的历史,可不是靠着和混沌战斗,博取其他势力同情和支持而延续下来的!

    最早的狩魔猎人们,一手银剑斩妖除魔,一手钢剑破世间不平!

    作为一个独立于世间,传承了几代人的超凡者势力,狩魔猎人是靠着自己的钢银双剑在这个圈子里杀出了赫赫威名,才站住了脚!

    不然,无数人日思夜想的瓦雷利亚钢矿脉为什么一直被凯尔莫罕把持着,因为所有想伸手的势力都被打断了脊梁!

    既然渥金教会的手捞过界了,狩魔猎人组织虽然不能在明面上把一个有真神的组织怎么样,但是暗中拆台打脸,还是没问题的!

    也许自己的老师或者其他原住民,狩魔猎人可能会做的手脚干净点,不给渥金教会留下把柄,但是作为一个玩家,徐逸尘可以说得上是,无所畏惧。

    徐逸尘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当他穿越到这个新世界的时候,同源同种的新华夏接纳了他,军队培养了他,他就是新华夏的军队中最让人闻风丧胆的‘黄祸’!

    就在这个世界,刚泽·阿拉贡在危难时刻,选择他来继承狩魔猎人的衣钵,那么他就要成为所有狩魔猎人中,最出色,最让人畏惧的那一个!

    “不知道狩魔猎人组织放弃了对贵族议会的保护之后,你们到底找了什么新靠山。”徐逸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对着躲在侍卫身后的贵族说道:“等你死了之后,替我给他们带个话,这件事和凯尔莫罕无关,是我,‘报应’战团长,徐逸尘做的。”

    说时迟那时快,连李察牧师都没有反应过来,狩魔猎人就化作了一团虚影,消失在了原地,银色的火焰在空气中还依稀保持着一个人形!

    上金牧师莎瑞拉今天已经不止一次被震惊了!但是没有哪一次像这次一样,她是真的对这个赛里斯人的胆大妄为感到了一丝惊恐!

    他居然敢在神殿里行凶!目标还是自己的侄子!

    “你怎么敢——!”没等上金牧师喊出最后几个字,徐逸尘就已经撞飞了几个挡在身前,盔甲华丽的侍卫,单手抓住那个年轻的贵族脖子,将他拎了起来!

    “住手!”上金牧师莎瑞拉和李察牧师齐声喊道,而站在一旁,从气氛变得尴尬时就充当起小透明的上银牧师汤姆斯,这会已经双手抖如鸡爪了。

    “你这是在侮辱整个渥金教会!女神正注视着你!”上金牧师的声音都**了起来,以她的感知属性,居然都没能在第一时间释放出神术控制场面,这让她对狩魔猎人学徒的实际战斗力有了错误的估计。

    而李察牧师则在第一时间拦住了几个做出了反应的圣武士,包括赛文,至于那两个黑甲武士则如同木头一样,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毫无反应。

    “冷静点,这件事情教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李察牧师沉声说道,同时微微的摇头,用眼神死死的盯着狩魔猎人:“如果你在神灵的圣殿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界上,我会将你的灵魂抽出来,在圣炎中承受永恒的痛苦!”

    徐逸尘将年轻的贵族当做盾牌,挡在前面,顺着李察牧师的眼神看见了在大厅中央,渥金女士的神像,两只眼睛都亮起来金色的光芒。

    “年轻人,也许我们之间有些误会,我的侄子也给你带来了一些不愉快,但是我相信,我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上金牧师的权杖上如海浪般的力量冲击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别做出让两个组织都下不来台的决定。”

    徐逸尘一个字都没有多说,谨慎的躲在贵族身后,一路退出了财富圣殿的传送室,上金牧师和自己的侍女,以及财富圣殿的侍卫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李察牧师狠狠地把口中的雪茄扔在了地上,带着自己的人也跟了上去。

    只留下此地的主人,上银牧师瘫坐在地上,觉得自己的前途黯淡无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