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背景深厚啊
    “所以,新华夏现在不仅有能力把人用这么短的时间送到殖民舰队里,还能瞒过舰队管理层?”在空无一人的财富圣殿广场上,狩魔猎人小声的对杨越凡问道:“我和他现在都在监控范围之内?”

    “没错,以防万一,这里出事的后果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有关部门的老油条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盒类似香烟的东西,递了过来:“往好的方向看,战团有了一个强援,还带来了不少土特产。”

    杨越凡递过来一个拳头大小的打火机,徐逸尘摆了摆手,打了个响指,银色的火焰出现在指尖上,点燃手中的战斗用提神燃剂。

    从本土被发配到殖民舰队的黑甲武士,这会正在清理战场,在得知对方的力量足有21点之后,狩魔猎人就把主意打到了那枚巨大的金币身上。

    上金牧师莎瑞拉已经消失在财富圣殿内了,在这个有真神的世界上,徐逸尘在力量不对等的时候,不打算去挑衅意味神祇的威严。

    即便是对方站在自己面前,狩魔猎人也不会真的杀死那个女人,杀了那个贵族小子,这是一笔烂账,没人愿意多管闲事。

    但是干掉一个高位牧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不过,给渥金教会找点麻烦,打击一下对方在安东尼大港的威信,凭借着狩魔猎人在本地的声望,没人会来找他麻烦。

    于是,李察牧师和其他圣职者在大街上就看到了一个体魄雄武,穿着奇特黑色盔甲的战士扛着那枚曾经被安置在财富广场上的巨大金币招摇过市。

    狩魔猎人和杨越凡耀武扬威的走在前面,像拜年似的和看见的每一个圣职者打招呼。

    看到年轻的学徒毫发无伤的从财富广场上走了出来,李察牧师总算松了一口气。

    “好久不见李察大人!”徐逸尘微微的冲着李察牧师点了点头,感谢对方之前在神殿中的提醒。

    李察牧师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这个看起来几乎毫发无伤的年轻学徒,觉得对方不要脸起来,颇有自己年轻时的风范。

    于是,李察牧师冲着狩魔猎人伸出了五根手指,把巨大的手掌直接放在了徐逸尘面前。

    “教会的奖励也发下来了,咱们之前讲好的分成你也该给我了。”李察牧师在众多圣职者面前,光明正大的向狩魔猎人要回扣。

    李察牧师不知道狩魔猎人组织和渥金教会在暗中的龌龊,他一直以为是因为自己那个老学究型的书记官在报告上用春秋笔法一笔带过狩魔猎人的功绩,让上面的人产生了错觉,才导致了今天这场冲突。

    所以他打算坐实了安东尼大港的战神殿和这个狩魔猎人学徒穿一条裤子的传言,帮他分担一点来自渥金教会的压力。

    李察牧师知道这个年轻的学徒最近建立了自己的战团,但是他不觉得这个小小的战团能承受住在未来肯定会出现的来自渥金教会的压力。

    反正他李察·沙克六世就是个粗人,在整个教会内部都是出了名的鬼见愁,这么做最多再把他调到一个更偏僻的教区。

    徐逸尘微笑着看着李察牧师,用开玩笑的语气指着被黑甲武士抗在肩膀上的巨型金币说道:“我可以拿这玩意付账,如果你能接受的话。”

    “呸!”李察牧师一脸的不屑:“老子知道这玩意不是纯金的,你别想哄弄我!”

    嘴上这么说着,李察牧师的眼睛却一刻不停的审视着扛着金币的黑甲武士,无论是对方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还是穿着的这身盔甲,都在强有力的向外人展示着自己不好惹。

    这个小子到底是从哪招来这些怪物的,李察牧师觉得自己每次看见这个赛里斯小子,对方身边都会多出几个战斗力惊人的同伴。

    除了狩魔猎人学徒这个背景之外,难道他还有什么别的隐藏身份?

    难道他是赛里斯人皇帝的私生子?

    “感谢你的好意,李察大人。”狩魔猎人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道:“但是恐怕我不能接受,这件事是我们报应战团和渥金教会之间的问题,我们会慢慢解决的。”

    狩魔猎人十分明确的拒绝了来自战神殿的橄榄枝,打算凭借一己之力单抗渥金教会!

    尽管在其他人的耳朵中,这个年轻的学徒有些狂妄,单以一个小小的战团,就想挑衅一家传承了无数年的教会组织。

    但是李察牧师的心中有数,光凭借渥金教会在安东尼大港,甚至扩大到整个远南殖民地的力量,还真的不一定是这个赛里斯人的对手!

    这个来历神秘的狩魔猎人学徒,力量进步之快,几乎让李察牧师以为他是哪一个神灵留下来的半神后裔。

    但是神秘的赛里斯国度,一直都是教会的盲区,没人知道那边的情况,在混沌入侵之后,两边原本不多的交流更是中断了上百年,直到最近几十年才有所恢复。

    而且,万一自己的老友这一次真的收了个赛里斯王子做学徒呢?他们狩魔猎人一直挑选意外之子作为新学徒,国王留下的私生子,也是意外之子,在狩魔猎人组织的历史中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过先例。

    赛里斯人的国家和旧大陆诸国可不一样,那是一个有着无比广阔的国土,数不清的子民的集权帝国。

    即便是私生子,恐怕这个‘私生子’的地位也会如同神选之子一样,可以轻易调集让人恐怖的资源。

    尽管李察牧师从开始就想错了方向,但是有一点他猜对了,这个赛里斯人的身份在新华夏确实不一般。

    李察牧师直到狩魔猎人走远了,才发现徐逸尘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贪墨了本属于自己的那五千金币。

    “混小子!”李察牧师把抽到了尽头的雪茄往财富圣殿的方向一弹,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