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失踪的游侠
    “几天前这附近发生过一次混沌侵蚀,在我们过来侦查之前,就被人平息了。”精灵骑士换了个话题说道:“是李察牧师带人干的么?”

    既然狩魔猎人组织分身乏力,不得已之下,和教会合作也是一种可能。

    艾格琳·马萨林恩大祭司曾经说过,人类城市中的李察牧师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如果森林中的情况进一步恶化,可以去找他寻求合作。

    “是我干的,对于它们把门开在我领地的门口这件事,我们进行了很愉快的对话。”狩魔猎人的脸上挂着一丝不爽的表情:“不过它们还是成功的弄脏了我的地板,以后我会再找它们算账的。”

    莱戈拉斯觉得这个年轻的学徒在吹布尔逼,那种强度的混沌波动,即便是大祭司本人也许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清除。

    但是当徐逸尘像精灵骑士展示了自己战团的战旗时,莱戈拉斯明智的选择了沉默,无论是那团充满了秩序之力的火焰,还是作为燃料不断重生的混沌血肉,都让他叹为观止。

    这种沉默在南宫昱君全副武装的出现在精灵面前时,更进了一步。

    被黑色盔甲完全覆盖的重甲战士,光凭蛮力就撕碎了魔鬼藤,把被困在里面的女武士薅了出来。

    “魔动力盔甲?”精灵骑士的语气中透露着说不出的震惊。

    刚刚走进屋子和狩魔猎人站在一起的杨越凡听到这话,不禁眼睛转了转,开始在心中盘算了起来。

    “你的实力有些出乎我的预料。”莱戈拉斯终于认同了狩魔猎人的实力,伸手拿过了地图:“我们目前分散在这一片区域内,失踪的五个游侠位置分别是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精灵骑士用修长的手指在地图上指出了五个位置,都位于地图的边缘,非常深入黑森林的地方。

    “我的人,每隔四天会在你去过的那个临时营地会面一次,分享情报和补给。”莱戈拉斯点了点被狩魔猎人标记出来的营地:“这五个游侠就是在昨天集合时被发现失踪的,这些位置是他们最后出现过的位置。”

    “如果他们迟到,或者遇到麻烦暂时无法感到呢?”杨越凡突然问了一句,尽管他很清楚这些寿命普遍高达几百年的精灵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但是他还是问了这么一句:“你怎么确定他们失踪了?”

    有关部门出身的情报贩子,希望从对方的口中获取更多的情报,比如说,对方是如何在森林中化整为零,还能保持联络的。

    毕竟对方可不是玩家,这些长生种的手中总是有些出人预料的好东西,被明珠暗藏。

    利用这个世界已经出现的技术,来优化现有的作战模式,而不是大量的使用现实世界中的科学技术让战争升级,这是目前新华夏在游戏中的政策。

    同时,也是国联的政策。

    精灵骑士看了杨越凡一眼,惜字如金的说道:“我们是森林之子,自然有我们自己的方式来确定,你们人类没法借用我们的方式。”

    吃了个软钉子的杨越凡,彬彬有礼的告辞,转身离开了房间,他看得出来,这个精灵对狩魔猎人之外的其他人都抱有一定的戒心。

    自己这里,获得不了什么有用的消息,不如等他走了之后直接问徐逸尘。

    “你需要我怎么配合你们?”徐逸尘挥了挥手,阿尔德法印用轻柔的力量把那扇木门推上,这些天他在有意识的锻炼法印技能。

    “三天后,我们会再次集合,我会挑选出十个人,深入黑森林,进行一次侦察,我需要你的专业知识来确定迷雾里面的状况。”精灵骑士对狩魔猎人说道:“这是一趟危险的旅途,也许我们谁也没法从里面活着回来。”

    “从我成为狩魔猎人那一天,死亡的影子就笼罩在我的周围,再也没有比它更好的朋友了。”徐逸尘低声念了一遍自己当初就职的誓言:“在这个世界,我无所畏惧。”

    “三天后,不见不散,我会在营地中准备好最好的果酒招待你。”莱戈拉斯将三根手指放在自己的额头上:“愿生月光照耀着你,年轻的学徒,你比你的老师更优秀。”

    精灵骑士骑着自己的银甲白马潇洒的离开,嫩绿色的斗篷一转眼就消失在了森林深处,只留下了无数双望眼欲穿的眼睛。

    整个过程中,莱戈拉斯都显得不急不躁,似乎他已经确定那五个没能及时赶到营地的游侠已经死了。

    这并非一次救援任务,那五名游侠用自己的生命在迷雾中,铺出了一条指向幕后黑手的道路。

    徐逸尘很欣赏对方这种坦然面对死亡的态度,这是一场和死亡赛跑的战争,容不得一丝柔情在其中。

    “长官,那个伤员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李秉衡来到徐逸尘身边,敬了个礼:“目前正处于清醒状态,他说他从新罗格营地来,有急事找你。”

    恩?新罗格营地,难道泰德他们真的带着那些罗格营地跑出来的幸存者,在野外重新建立了自己的家园?

    这可不是个好时机,以目前黑森林中的危险程度,没有足够的职业者保护,这些聚集地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绿皮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踏平。

    “我去看看他,辛苦了这些日子。”狩魔猎人很郑重的冲着李秉衡点了点头。

    这个退役的军医,这段时间里一直在营地中忙前忙后,不仅组织难民们进行体检,还配合着马克思搞防疫工作。

    在暗中,还需要跟进与混沌接触过的人有没有发生异变。

    好在马克思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确保了营地中的难民保持了纯洁,没有一个人出现精神不稳定的情况。

    马克思没有和徐逸尘解释过原因,徐逸尘也没有主动去质问,两个人之间更类似一种互相信任,互相合作的关系。

    狩魔猎人需要这些人力资源来保证战团的正常运转,而马克思则需要徐逸尘的保护,默默的将自己的理念,灌输给更多的凡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