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地下隧道
    

    “头,有发现!”南宫昱君没用多长时间,找到了一处可能存在的地下空间。品書網()

    重甲武士站在了一处已经被修缮完毕的房间门口,等待着徐逸尘的进一步命令,隔着房门,南宫昱君能听见房间里几个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的人。

    他不想直接破门而入,但是如果自己的长官下达了命令,他会这么做。

    “泰德,告诉你的人,我们需要征用这件房子,我会给出足够的补偿。”徐逸尘指了指那间房子。

    狩魔猎人没有太多的时间耽搁在这个小地方,最好能尽早的找到可能存在的意外之物。

    也许是什么稀世珍宝,也可能是能把这些人都留在这里的危险物品,总之能影响混沌侵蚀的东西,都值得他去冒险。

    泰德不知道这个赛里斯人到底发什么疯,他只看到了对方三两下解决了那个差点摧毁整个营地的幽灵,然后在这里开始寻找着什么。

    但是泰德不打算去询问什么,如果这里真的有什么狩魔猎人觉得是宝贝的东西,最好双手奉,送给对方。

    一方面是对方两次救了自己的性命,另一方面,在那场逃亡,那个见多识广的船长和自己说过一些关于狩魔猎人的传闻。

    狩魔猎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有关于对方的留言一般都和屠杀,死亡,失踪联系在一起。

    泰德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落在绿皮的手还能活着回来,还阴差阳错的躲过了罗格营地毁灭的灾难。

    现在更是成了新罗格营地的首领,所以他一直很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地位,当赛里斯人说要征用这件房屋时,他毫不犹豫的敲开了那间房门。

    躲在里面瑟瑟发抖的一家四口,在泰德的‘劝说’下,很合作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还拿着自己那一点微薄的家产。

    在夜晚的冷风,两个孩子躲在父母的怀抱,脸泪水都没抹干,这让爱拉斐尔感觉自己像是在做什么坏事一样。

    银发女巫掏出了两枚金币,迟疑了一下又放了回去,最后把自己带的那些食物都送给了孩子的父母,当做赔偿。

    有着游侠带路的一行人,在森林每天都有吃不完的野味,根本不需要这些硬邦邦的干粮。

    看见年轻的父母终于露出了笑容,爱菲拉尔才感觉自己的负罪感小了一些,心情愉快之下又给了他们五个银币。

    站在门口的狩魔猎人没有任何反应,徐逸尘看着南宫昱君在房间东敲一下,西跺一脚,寻找着声音不同的地方。

    黑甲武士似乎在靠近墙壁的位置有了些许发现,随手推倒了那面墙壁,然后从腰间掏出了一个折叠在一起的铁锹。开始了挖掘工作。

    卡夏瞪大了眼睛,作为一个职业者,她十分羡慕甚至说有些嫉妒这个黑甲武士的装备,但是看到他连这种生活类的装备都如此精致,顿时熄灭了心那一丝幻想。

    以前在军事化组织呆过的卡夏明白这种小细节,才真正代表的是背后势力的强大。

    说句话的功夫,南宫昱君在原地挖出了一个将近一米五深的大坑,不得不说力量属相高的职业者,在工程建筑方面实在是有非常高的潜力。

    看南宫昱君那熟练的动作,恐怕之前在黄土区也没少干过活,据说那边在长城以外的地盘正在建筑大型永备工事群,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外推进。

    “头,发现一条隧道。”南宫昱君用铁锹将周围的泥土拍实,对狩魔猎人说道:“应该废弃不用有一段时间了,不过还算结实!”

    徐逸尘探头看了看,这是一条隧道的间部分,原本使用了石头作为墙壁和天花板支撑,但是在南宫昱君的大力挖掘下,石制的顶部和泥土一样,被抛了地面。

    嗅觉灵敏的狩魔猎人站在隧道口一闻知道,这里面的空气还算干净,应该有着独立的通风口。

    “我们下去看看,爱菲拉尔,你留在面。”徐逸尘指了指泰德:“如果我们天亮之后还没回来,我的同伴会知道怎么做,在这之前看好了这个出口,别让其他人靠近。”

    灵能受到了压制的银发女巫拍了拍自己腰间的武器,像徐逸尘示意,她原本是作为一名战斗修女被培养的。

    “带我,我能感觉到在哪里我的力量被压制的程度最高!”爱菲拉尔说完跳进了坑,直视着狩魔猎人的眼睛。

    徐逸尘考虑了一下,觉得女巫的话有道理,对南宫昱君说道:“那你留在这里,随时和我保持联络,如果有什么情况发生,你自行判断解决方案。”

    “明白。”黑甲武士毫不犹豫的回答道,然后起身跃出了坑,站在地面jin ru了警戒状态。

    “如果我们再遇到那种幽灵怎么办?”泰德站在坑边有些焦急的问道:“离天亮还有六七个小时呢!”

    狩魔猎人在自己的怀里摸了一下,拿出了那柄矮人专门送给他防身的纯银餐叉扔了去:“刺它,同时祈祷,这一下能奏效!”

    说完之后,徐逸尘头也不回的钻进了隧道。

    “别担心,我有预感,今天晚不会再出现其他危险的!”银发女巫安慰了一下泰德,也跟着狩魔猎人钻进了隧道。

    隧道大概有一米五高,让两个闯入者只能弓着腰走路,狩魔猎人的手燃起了一团银色的火焰,的力量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在微弱的火光,徐逸尘发现隧道前后两个方向,都看不见尽头,他把目光移向了女巫,等待着她来断定方向。

    爱拉斐尔的两只手分别聚集起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光球,同时向两个方向射去,向左手边射出的光球,飞行了五米左右的距离,像肥皂泡一般破碎了。

    另一个光球,向着女巫右手边的方向射去,离体不到四米的时候,陡然消失在了空气。

    两个人对视一笑,徐逸尘低头向着右手的方向前进,爱拉斐尔紧随其后。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