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了不得的‘赃物’
    

    徐逸尘对自己会遇到什么或者发现什么毫无准备,在狩魔猎人眼这是一次有些冒险的行动。(品書網)!

    如果在现实,他绝对不会在对下面的情况一无所知,而且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jin ru一个明显是人工开凿的地下空间。

    但是在这里,徐逸尘是一名狩魔猎人,没有其他人能代替他完成这种任务。

    最重要的是他赶时间。

    沿着狭窄的地下隧道前进,徐逸尘远超常人的感知,隐约的感觉到这条隧道用微不足道的角度,将两个闯入者引向了地下更深处的地方。

    到底是什么开凿了这段隧道?在下面走了超过三百米之后,徐逸尘确定凭借着凡人的力量,他们不可能耗费人力来建设这么一条对普通人来说毫无用处的通道。

    随着隧道一路向下延展,隧道的高度也逐渐增加,狩魔猎人已经可以挺胸抬头的行走了,这让他松了口气。

    在这之前徐逸尘一直在考虑,在之前那种狭窄的空间,如果遭遇敌人,自己到底能发挥出几成战斗力。

    狩魔猎人猜测这里可能是某个曾经潜伏在这座镇子的职业者团队,或者组织特意挖掘出来,用来藏匿什么东西的地方。

    因为整条隧道内都没有预留任何陷阱,偶尔在墙壁出现的孔洞,都是用于保持隧道内空气流动的通风口。

    用沾了唾液的手指可以感觉到空气的流动,徐逸尘估计自己此时正位于地下十五米左右的位置。

    笔直的隧道没有拐弯,此时正方应该已经在营地边缘的位置。

    一扇已经有些腐朽的木门出现在两个人面前。

    到底里面会有什么东西等着自己?

    是不是这个东西导致了之前居住在这里的居民消失的?

    最初挖掘隧道的人,又发生了什么事?

    而此时,在地面,站在简易城墙放哨的年轻人发出了预警,他们点燃了身边的火盆,同时大声的喊了起来:“城外有东西靠近!”

    泰德看了一眼守在隧道入口处毫无反应的重甲武士,对独臂男子说了一句:“你守在这里,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给卡夏使了个眼色,营地仅剩的两个职业者匆匆跑向了围墙的方向。

    在那个方向,怪异的嘶吼声,让独臂男子感觉有些不妙,但是看见了南宫昱君那高大的身影,他略微放松了一些。

    “如果我们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不会坐视不理吧?”独臂男子试探性的问道,他不确定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满世界接任务的日子,他见识过不少职业者,有的人称得侠肝义胆,也有的人见死不救,对于凡人的冷漠,越是高等级的职业者越是严重。

    然而,黄土区的玩家,早已经在原住民手接过了对抗混沌或者其他什么邪恶的担子,战斗型的玩家们已经养成了保护凡人的习惯。

    “在我倒下之前,这里不会发生任何悲剧。”黑甲武士的声音在头盔里面传递出来显得有些沉闷,但是他说的话让独臂男子放下了一颗心:“外面的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如果真的出现问题,我会及时支援。”

    作为一个职业等级高达8级,掌握了超凡力量的玩家,这个面积不是很大的小镇子,南宫昱君有信心在五秒钟之内抵达任何一个角落。

    也许会造成不少公共设施的损坏,不过黑甲武士可不会在意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

    将外面的情况发送给了地下的狩魔猎人,南宫昱君将注意力集在了周围的环境,在黑夜,你永远不知道已经暴露的敌人,到底是不是诱饵。

    没有出现声音的地方,也许更危险。

    收到了消息的狩魔猎人正缓缓的推开那扇木门,在门后,一个相对宽敞,大概有二十平米的小房间,出现在了两个人面前。

    “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来自虚空的影响了。”爱菲拉尔对狩魔猎人说道:“与喝下你的血不同,这里似乎异常的‘干净’!”

    “干净?”狩魔猎人环视四周——

    一张不大的小圆桌,面摆放着几本已经看不出原样的书籍,一盏小油灯被尘土所覆盖,一把同样脏兮兮的椅子。

    墙壁用木板随意的搭建了一个书架,现在已经断裂了,落在地的书籍早已经残破不堪。

    最吸引人的是堆在角落的几口箱子,其一个是打开的状态,里面装满了成块的条形金属。

    徐逸尘拿起了其一块金属,他想象的还要轻不少,在灰尘之下,是类似银金属的色泽,但是远白银更加有光泽。

    这绝对不是白银,暴露在空气这么久,白银会变的失去光泽,很容易跟空气的一些成分发生氧化反应。

    但是狩魔猎人手的这块金属,拂去尘土之后,在火光之,如同尘封了多年的宝剑,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秘银!

    这是徐逸尘心第一个出现的词,尽管他没见过秘银这种金属,但是在听说海盗王玛玛可能掌握了一条秘银矿脉之后,他和矮人葛罗音以及卡彭特探讨过这种金属的性质。

    如说对魔力良好的传导性,密度低,强度高等等。

    当然,以矮人的级别,秘银这种金属,也只是远远的看过一眼,从没亲自手摆弄过,基本都是道听途说。

    但是光凭借这些描述,安格斯·卡彭特已经双眼放光了。

    “这可能是一种现实不可能存在,集合了无数种材料优点于一身的金属,我完全想象不出这种金属的存在到底会是什么样子。”黑哥们用一种迷离的眼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如果我能研究透这种金属,也许我可以试着在现实制造它!”

    当然,这话如果让南宫昱君听见的话,肯定会说:“你已经晚了,老兄,这活我们已经干完了。”

    南宫昱君那件实验性的盔甲,大量的使用了这种金属作为传导材料。

    据说在现实,已经有实验室在实验性的合成这种金属了。

    新华夏的科学官们从原子层面研究了这种金属的排列顺序,在现实无生有的进行了一一的复刻。

    这都得益于最早jin ru游戏的那批科学官,有不少人成为了等级不低的施法者,作为纯研究型人员,这些人在法术研究相当痴迷。

    他们优化了现有的法术模型,用原住民的方式创造了一种可以用于观测微观物质的法术,它可以让科学官们更直接的对物质进行观测。

    反智委员会经过了长达两个月的商讨,最终认定这种研发工作,不会对虚空的存在造成正面影响,同时,在北方的绿皮,也并没有产生相应的变化。

    最终该法术得到了推广。

    而现在,摆在狩魔猎人面前的,是整整一箱子,疑似为秘银的金属。

    这里曾经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徐逸尘心的疑惑更大了。

    在狩魔猎人面前,除了这个装满了神秘金属的箱子之外,还有三个没被打开的箱子。

    其两个箱子面都没有多余的防护措施,仅用一把简单的锁头锁在了面,显然这里的前主人对自己的秘密小屋非常有信心,确定不会有人能找到这里。

    所以他没有进行任何多余的防盗措施。

    狩魔猎人直接拽断了其一个锁头,打开了第二个箱子。

    这个箱子,装满了羊皮纸,面满是复杂的公式和图案,笔记显得有些潦草,但是看字迹都是同一个人的字迹。

    徐逸尘拿起了其几张,这些羊皮纸他想象的要厚,不仅十分柔软,还异常的有韧性。

    即便是被扔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地下空间度过了不知道多少个岁月,依然保持着面字迹的清晰。

    “这是双足飞龙的皮制造的纸张。”爱菲拉尔拿起了其一张,声音显得有些急促:“高等级的施法者们,有时候会用这种材料来充当魔法卷轴的材料。”

    “这些可不是魔法卷轴。”狩魔猎人尽管没使用过魔法卷轴,但是他在自己的老师那看过,和他之前使用的破灵符是一种类型的东西。

    现在在他手的这些,仅仅是一些笔记而已,没有一丝魔法的力量。

    魔法卷轴的价值,根据记在面的魔法等级不同,大概在市面从一百金币到五千金币的价格不等。

    更高等级的魔法,普通的卷轴无法承受其的力量,一般会被储存在更珍贵的东西里,如说龙皮制造的卷轴,或者结构完美的宝石。

    而这种价值不菲的双足飞龙的皮制成的纸张,显然被人当做普通的纸来记录随笔了。

    “我想这些东西曾经属于一个力量强大施法者。”银发女巫大致翻了翻箱子里的龙皮纸,对狩魔猎人说道:“也只有他们才有储存这么多的贵金属。”

    “这里可不像一个施法者的地盘。”徐逸尘随手打开了第三个箱子:“我以为他们都住在高塔。”

    第三个箱子里有几个密封的玻璃容器,不知名的生物组织被浸泡在里面。

    其一个罐子,泡着一颗足有拳头大小的眼睛,连带着后面眼柄的部分。

    在受到光线的照射后,如同活物一般甩动了几下,整个眼睛如同一条金鱼,在容器换了方向,避免了光芒直接照在瞳孔。

    “更像是有人潜入了那个法师实验室,把这些东西都偷了出来。”狩魔猎人给出了一个更合理的解释。

    他还记得卡彭特说过,这附近有一座黑巫师塔,也许有人在几十年前惦记了那个施法者的财富?

    然后在附近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挖掘了一个非常隐秘的藏宝室。

    然后等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偷偷的溜进了法师塔,偷走了足够多的财富,如说他眼前的这些东西。

    徐逸尘知道这种事杨越凡曾经干过,不过他相信那是因为那座法师塔根本没有太多的警报措施,完全是为了应对战争。

    这也能解释通,为什么这个小村子的人后来消失了。

    从这些‘赃物’一直被遗忘在了这里,能估计到当初的行窃者八成被人找门来了,也许这里的村民都在法师的怒火变成了陪葬品。

    不过这种推论有太多疑点了,真相早被掩盖在了时间里,徐逸尘打算等以后战团里有了施法者之后,再让他研究一下这些件。

    在他眼前,还有最后一个箱子,也是最小的一个。

    但是这个箱子完全是由金属制成的,面满是不知道意义的花纹,连锁头都没有。

    好在前主人似乎也想过要打开这个箱子,给徐逸尘省了不少事。

    一个被撬开的边缘在箱子的一角,从周围的痕迹来看,之前的主人用了不少手段来打开这个箱子,但是在成功前的那一刻,他放弃了。

    也许是‘失主’正好找门来了?

    徐逸尘这么想着,用自己的长剑插进了那个缝隙,然后用力,将箱子撬开了。

    在距离这个小村子几百公里之外的海边,一个建筑在悬崖边的巨大高塔,突然出现了一阵喧哗声。

    一个足有卡车大小的复杂机械,原本处于沉寂的状态,像是被什么东西突然激活一般,无数齿轮杠杆开始在内部活动。

    随着整齐的喷射,机器发出了阵阵轰鸣声,一位穿着黑色长袍,带着黑曜石面具,拿着法杖的高大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房间内。

    黑袍法师隐藏在面具下的脸看不见表情,但是从他来回迈步的频率看,似乎非常的着急。

    随着机械的活动越来越快,一张被雕刻出来的图片,逐渐出现在了法师面前。

    类似三维立体的照片先是雕刻出了一棵棵大树,然后是沼泽地,以及面丑陋的孽鬼。

    再然后是简易的城墙,还有面神情紧张的年轻民兵,再然后南宫昱君高大的身影也出现在了雕塑,但是只来得及雕刻一半,机器如同突然失去了动力,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在地下室里,狩魔猎人猛的合了盒子。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