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未知奇物
    一个由无数齿轮组成,只有拳头大小的复杂造物漂浮在盒子正中间,徐逸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但是当他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原本在缓慢运转的齿轮,陡然加快了速度,一股说不出的感觉突然由这个奇特的物体为中心爆发了开来。

    如果硬要说的话,狩魔猎人感觉自己那一瞬间呼吸的空气,似乎都坚硬了许多!

    一直保持着警觉的徐逸尘瞬间就开启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的扣上了那个盒子。

    他不知道保持着盒子开启状态会出现什么后果,但是徐逸尘天生的第六感让他很清晰的感觉到了一种比死亡更可怕的危险。

    也许唯有堕入混沌可以与之相比。

    在法师塔中,黑袍法师看见又一次陷入了沉寂的大型机械,隐藏在面具后面的面孔不禁变得有些扭曲。

    黑袍法师的法杖酝酿着让人胆寒的能量,第一个出现在他面前的学徒,在一道绿光之中化作了虚无,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这让法师塔内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没人敢触黑袍法师的霉头,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拿着雕刻了一半的金属板,黑袍法师的声音冰冷而充满机械感:“找到这个地方,找到这些人,最先完成的人,将成为我的正式学徒!”

    学徒们的眼睛在听见这句话时,都亮了起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些名为学徒,实际上担任着佣人,助手,实验素材的年轻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马上就将周围的竞争者列入了死亡名单上。

    “虽然我只看结果,但是如果我发现有谁拖了后腿,我保证他会面临比死亡更可怕的后果!”黑袍法师自然知道自己这些‘学徒’都是些什么货色,警告道:“别耽误时间,现在,马上就出发!”

    “垃圾!”黑袍法师转身走向了塔顶:“如果我能把‘本源’研究透彻,就可以回到新大陆,成为一位新的巫王了,到底是谁重新发现了它呢?”

    狩魔猎人小心翼翼的将几口箱子收进了里,除了那个最小的金属箱子。

    这些材料和文本,系统没有像装备一样,给出专门的文字书名,尽管徐逸尘怀疑这两箱子金属都是秘银,但是这些东西必须等到矮人鉴定完毕才能确定。

    而那个不知名的机械造物,系统则给出了四个字。

    显然,把它藏在这里的人,下场可能不是特别好,不过狩魔猎人已经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

    徐逸尘已经确定这玩意就是导致此地不受混沌污染的原因,既然它能对抗混沌的侵蚀,那它对人类的意义可就太大了。

    仅仅是微弱的力量余波,就能让此地成为那些容易受到混沌影响的灵体栖息地,就能压制爱菲拉尔的灵能力量,如果他能完全利用这股力量呢?

    如果,这玩意能启发那些科学官,在现实中复刻这种物品呢?

    徐逸尘的心中一瞬间晃过了无数思绪,他将金属盒子牢牢的搂在怀中。

    “不太对劲,你看!”银发女巫对狩魔猎人怀中的物品有些忌惮,她敏锐的感觉到这东西是一种威胁。

    沿着爱菲拉尔指的方向看,徐逸尘发现地面上原本被两人动作弄的杂乱不堪的尘土,变得整齐了。

    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这些微小的颗粒,此时完全等间距的排列在地面上,如同士兵一样整齐。

    尤其是在狩魔猎人第一次打开箱子的位置,连旁边用来加固墙体的木板都发生了变化。

    木头原本的纹理被彻底改变了,变得整齐无比,每一根纤维都是完美的直线排列在一起。

    “我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但是看起来它可以强有力的影响到周围的物体,如果刚才你再晚几秒的话,恐怕我们现在都受到影响了。”受到灵能眷顾的银发女巫,对眼前被狩魔猎人抱在怀里的东西充满了戒备。

    “别担心,我会妥善处理它的,我确定它会被用在正途上。”狩魔猎人抱着箱子走出了房间:“无论如何,它也不会比混沌更危险。”

    徐逸尘打定了主意,在黄土区的势力正式接触到远南殖民地之前,这玩意他就收藏在自己的领地上。

    也许马克思会对这个东西有一点了解?毕竟是翻阅过世界之书的人,见多识广恐怕都不足形容对方在知识方面的渊博。

    狩魔猎人高举手中的护火焰,不知道是不是在黑暗中呆久了的错觉,感觉自己手中的银火,要比之前更加旺盛。

    两侧的墙壁上,收到了的影响,砖石的条纹都变得有序的整齐,一直到他走出了小屋五米远的距离,才逐渐恢复了正常。

    当两个人走回来时入口的方向,突然听见了外面一片喊杀声。

    “发生了什么情况?”狩魔猎人向南宫昱君发消息问道。

    “小问题,头!”黑甲武士的声音在隧道外响起,显然对方就守在隧道口不远处。

    随着南宫昱君的声音,一具长着人类面孔,四肢相对短小,身材魁梧,带有腐臭味道的尸体砸进了隧道中。

    狩魔猎人借着月光,看见这具马上就要变成尸体的怪物,胸前有一个足有四十七码大的脚印。

    徐逸尘淡定的从还在挣扎的怪物上迈过,肋骨全断裂,内脏破损,大出血,这个叫不上名字的怪物死定了。

    托了一把银发女巫,狩魔猎人随即跳上了坑边,在他面前是一地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