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德鲁伊
    夜晚,徐逸尘正准备再次jin ru了状态,在游侠的带领下,他们距离精灵的营地还有不到四个小时的距离。

    “狩魔猎人们的冥想仪式一直是外界想得到的东西。”爱菲拉尔挑动了一下篝火,对徐逸尘说道:“新大陆那边关于你们这种简单无比的冥想方式,展开过很多次研究。”

    “他们是对冥思药剂感兴趣吧?”徐逸尘拿出了老师交给自己的珍贵药剂,除了第一次jin ru冥想状态时使用过,他再也没有用过这玩意。

    “没错,凯尔莫罕在炼金药剂上的技术,让法师们都为之惊叹,你们总能在合成毒药的时候得到一些意外的产物。”银发女巫摊了摊手:“试图逆向分析冥思药剂成分的研究,最终都得到了毒性更强的产品。”

    “但愿法师们对毒素的净化能力和我们一样强。”狩魔猎人深呼了一口气,jin ru了状态。

    刚刚和灵体进行过战斗的徐逸尘,希望在过程时,获得更多的训练和消息,他不想再次面对这种敌人的时候依然束手无策。

    但是这个晚上他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在的状态下徐逸尘重温了上一次和恐虐冠军武士的那场战斗。

    在梦境中,徐逸尘失去了和的天赋加成,如同一个初出茅庐的普通狩魔猎人学徒一样。

    他只能用手中的刀剑,和并不熟练的法印技能来和恐虐冠军进行一场刀锋之舞。

    好在,在梦境中,徐逸尘依然有着陪伴,每当长剑划过空气,留下一道道绚丽的火焰波纹时,他都能感觉到老朋友在向自己告别。

    这一个晚上,狩魔猎人一次一次在恐虐冠军的狂笑声中,被切成碎片,被拦腰斩断,被一刀枭首,被砸成肉泥。

    当徐逸尘再次感受到太阳的温暖照射在自己的皮肤上时,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和骨头都在发出抗议。

    当然这都是精神作用,自己在梦境中被敌人无数次杀死后留下的后遗症之一,伴随而来的还有精神上的疲倦。

    “经过了一整夜的,你重温了自己之前遭遇的强敌,尽管这耗费了你不少精力,但是这并非毫无意义,胜利永远留给经验丰富的人。”

    “在状态下你没有获得经验值,但是你的武器熟练度,获得了15点提高。”

    “你的武器熟练度,提高到了:熟练。”

    “你尚有未分配的职业技能,祝您在新的一天,有愉快的心情来面对即将遇到的一切。”

    一连串的提示,仿佛这只是很平常的一天,唯有森林中的迷雾随着三个人的深入,越来越浓,能见度变得越来越差。

    “我不知道黑森林内环已经恶化到这种情况了!”游侠阿利克斯看着周围几乎凝成实质的白雾,感受着那一丝凉意,有些吃惊的说道。

    “内环?”徐逸尘用匕首在身边的树干上留下了一个记号,即便是有一名游侠带路,狩魔猎人也不愿意冒险,在这种浓雾中如果迷路了,死亡的可能性很高。

    作为一个战士,他不害怕不可战胜的敌人,如果不能死战而胜,他最好可以死战致死。

    但是像这种情况,因为迷路而弹尽粮绝,最终在一片迷茫中毫无荣誉的死去,徐逸尘拒绝这种死法。

    从五米一个记号,到十米一个记号,狩魔猎人随着雾气浓度的加重,刻记号的频率越来越高。

    游侠从地上拽了一根草,放在嘴里尝了一下,解释道:“这是我的老师告诉我的,据说是隐居在森林中的德鲁伊们最先划分的,他们将黑森林化为两部分,内环和外环。”

    “德鲁伊?我从没见过德鲁伊,他们比法师更加神秘。”银发女巫的长发在雾气中变得有些湿漉漉的。

    “我的老师说他们很久以前远离了文明之火,为了更贴近自然。”游侠解释道,然后跃过了一条小溪:“德鲁伊们以阿纳姆河为分界线,河流以东,是外环,为了人类的发展,那里不应该被干涉。”

    “阿纳姆河以西,则是远南大陆需要为自然母亲保留下来,让那些动物和其他种族得以栖息,这是内环。”游侠感觉自己越来越冷了,这可不是好事,森林中的气温已经超过了那道危险线,很多生物和植物都会因为这种突然降温而逝去生命。

    “谁给他们权利来划分哪些归人类,哪些归别的东西的?”狩魔猎人觉得自己对德鲁伊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

    作为工业社会出身的玩家,对于这种自然环境保护主义者的理论嗤之以鼻。

    就算没有混沌作为外界威胁,不大量摄取资源来提高自身的种族也终将会被自然所淘汰。

    这个世界的精灵族就是个例子,曾经站在霸主地位的种族,现在已经习惯了偏安一偶的生活。

    不等游侠回答,一个苍老,有些干涩的声音突然在游侠身边不远的位置出现:“是自然之母,给了,我们这个权利,我们不关心,别人的看法,我们只负责维持,大自然的平衡。”

    游侠阿利克斯被吓得从小溪对面又跳了回来,一个虎扑就钻进了旁边的灌木丛,消失不见了。

    但是就如同每一次阿利克斯的伪装术,都会被人用作弊的方式找出来一样,这一次他扑的灌木丛也一如既往的没有让他失望。

    灌木丛仿佛突然被激活,每一个枝叉都活动了起来,硬生生的把游侠推了出来。

    “我是,自然之子,没有恶意,应精灵之邀,过来帮忙。”一个穿着破旧灰袍子,满脸皱纹,胡须和头发连在一起的中年人在小溪另一侧走了出来。

    自称自然之子的男人,一脸的木然,似乎很久没有和人沟通过,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紧迫,重复道:“没有恶意,我们,同行之人。”

    游侠阿利克斯愤怒的将自己的伪装服扔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