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被半路截杀的援军
    被精灵骑士们摆在桌子上的,是几个精致无比的酒壶,在顶部,镂空的工艺让装在里面的酒水香气扑鼻而来。

    既有水果的清香,又有美酒的甘醇味道。

    作为寿命长达近千年的精灵,在享受生活这个方面,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能和他们相比。

    最先将魔法应用在日常生活中的就是精灵族,在最强盛的时候,精灵族的人口中,有近十分之一都是施法者,真正意义上的让魔法走进了千家万户。

    如果不是因为长生种稀少的人口,以及人类崛起,再加上混沌入侵后这些对灵能更敏感的种族受到了远比人类更大的冲击,也许他们会发展出一条不次于巫王的道路。

    目前,在玩家之中,尚未有人找到可以成为精灵族的方法,这让很多现实中的精灵族粉丝们,以及其他对精灵颜值感兴趣的玩家,或多或少的有些失落。

    或者说,还没有任何一个玩家成功的将自己变成一个非人种族,在游戏建立人物界面的时候,就没有其他选项。

    最接近的一个玩家,是英格兰王国中的一个玩家,他成功的依靠自己天生16点的魅力,通过了鲜血仪式,让一个高等吸血鬼把自己变成了最低等级的血族。

    该玩家拒绝公布自己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所以它是目前唯一一个非人种族玩家。

    当然,等待着他的是超过十二个玩家战团的追杀,他们中有的对血族血统感兴趣,有的则是在原住民那借了任务,还有的则是极端宗教份子。

    总之,这个玩家最近的日子过得非常惊险,刺激。

    然而这些和徐逸尘目前所遇到的问题都没关系,将散发着荧光,淡绿色的酒液倒进了配套的杯子中,狩魔猎人先替维托丽雅品尝了一下精灵族美酒的滋味!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从天边移动到了众人的头顶,狩魔猎人在狂战士卡鲁的劝说下,喝下了三壶精灵族特有的月光酒。

    这种酒水喝起来口感就像现实中的顶级葡萄酒,只不过口感更加爽口,有一种沁透人心的通透感。

    “你饮下了精灵族的月光酒,在未来的二十四小时之内,您的感知+1。”

    在这段时间中,另外三个衣衫褴褛的德鲁伊也加入宴会,

    零零散散的有将近二十个精灵族的战士,也在森林中返回了聚集地,有一半的人像莱戈拉斯一样,骑着银甲战马。

    而另一半的人则穿着狩魔猎人之前得到过的那件,披着墨绿色的斗篷,背着弓箭,腰挎短剑。

    这些人都是森林中的游侠,是精灵中刚刚开始学习战争之道的那部分。

    每一个顺利抵达的精灵战士,都会先站在两个同族的遗体旁边哀悼几分钟,然后他们就会加入在变成了一片废墟的家园举办的宴会中。

    及时行乐,对这些精灵们来说,和混沌之间的战斗就是如此残酷。

    作为长生种,从混沌入侵开始,整个种族的数量,已经连续五百年负增长。

    从最开始和人类争夺生存空间的强力种族,发展到现在,大部分凡人终其一生,可能都不会有机会见到一次精灵。

    也许再过几百年,精灵就会成为凡人史书中又一个幻想生物了。

    莱戈拉斯端哲哲酒杯,和每一个赶到的族人进行交流,一个拿着地图的骑士跟在她后面,不时的在地图上补充点什么。

    莱戈拉斯的脸色时而欣慰,时而悲伤,但是他微笑着和每一个问过话的族人拥抱。

    徐逸尘就坐在那里听着卡鲁和自己的三个手下互相吹嘘着自己的功绩,四个德鲁伊沉默的坐在一边,与世无争,就像四颗大白菜一样。

    所谓酒后吐真言,这帮喝起酒来非常豪爽的光头大汉,都来自一个叫做尤顿海姆的部落。

    说是部落,实际上这个部落基本上控制了整个远南大陆的西南岸,总人口估计得在一万人左右,平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出海打渔,或者抢劫一下海盗。

    这群背靠森林,生活在海边的尤顿海姆人很守旧,很少和外人接触,据说有着一手优异的造船工艺。

    看哪一个家族的船更大,就是知道那一个家族最强大。

    按照他们的说法,黑森林里的变化,其实对他们的影响不大,随着安东尼大港等一系列港口城市的崛起,这些靠海吃饭的家伙,对森林资源的要求已经越来越低了。

    这一次尤顿海姆人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卡鲁的家族和精灵族的关系很好,完全属于友情支援。

    一直到太阳走完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才又有七八个精灵骑士,满身伤痕,带着三具尸体抵达了营地,营地门口和莱格莱斯匆忙的汇报了好一会。

    显然,这些精灵们在回归的途中,遇到了一些麻烦。

    “我们通知前来参加本次聚会的盟友之一,在半路遭到了截杀,我的人发现了他们的尸体。”莱格莱斯的人抬着那具尸体走了过来,精灵骑士用悲伤的语气说道。

    尸体被白色的丝绸裹着,看起来约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从隆起的胸脯来看,似乎是位女士。

    将三具尸体摆在了另一张桌子旁边,莱戈拉斯依然将月光酒摆在了桌子上:“她们是来自北部森林的亚马逊战士,我的人只找到了三具尸体,敬这些英勇的女士!”

    狂战士卡鲁和他的人一起抬起了酒杯,连德鲁伊也举杯失忆了一下,狩魔猎人带着自己的两个同伴也共同喝下这杯敬牺牲者的酒。

    但是他敏感的发现莱戈拉斯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随着尸体的到来,宴会的气氛似乎被悲观所笼罩,狂战士们一杯接一杯的继续痛饮,但是不再有粗犷的笑声传来。

    “发生了什么事,莱格莱斯?”徐逸尘端着酒杯走到了精灵骑士身边:“我记得你说过你们留下两百人在这森林中,现在整个营地里只有五十几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