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隐情
    “我是这座营地的指挥官,莱格莱斯,你们都认识我。”精灵骑士一身戎装,站在营地中间,对在场的人说道:“是我召集了这一次的聚会!”

    “我们的家园危在旦夕,来自混沌的威胁,日益严重,我相信你们都能看的见。”莱戈拉斯的目光一一扫过虎人和尤顿海姆人:“我也知道你们中有的人,认为这是小题大做,但是我相信等你们亲眼见到真相时,你们就会知道——”

    “这一次,混沌在远南大陆的目标,是制造一整片独立于文明之外的沦陷区!”莱戈拉斯义正言辞的说道:“这也许会成为我们这个世界沦为混沌手中玩物的开端!”

    “这位是来自牧树之环的德鲁伊,加斯特,以及他的追随者和学生。”莱戈拉斯这个只坐在一起不言不语的德鲁伊对其他人介绍道:“有了他们,我们在森林中将会畅通无阻。”

    灰袍德鲁伊举杯示意了一下,但是没有喝。

    徐逸尘微微冲着德鲁伊点了点头,虽然他不觉得这里的人,除了他以为,谁在森林中会需要德鲁伊的帮助,但是多一个施法者作为队友,还是让人心情愉快。

    “这来自尤顿海姆氏族的狂战士卡鲁,他和他的战士,将会全程护卫着我们。”精灵骑士在介绍卡鲁的时候相对简单一点。

    “这是来自虎啸部落的勇敢者,雷戈。”莱戈拉斯对着虎人战士点了点头:“它们是最早和混沌发生接触的人,那里原本是他们的家园,这一次,他们将会作为我们的向导,带领我们直接jin ru混沌的中心位置。”

    穿着简易皮甲的虎人,很少和其他种族产生交流,兽化人这一脉基本上都处于隐居的状态,很少有人会出现在文明社会中。

    他们独特的长相,很容易引起凡人的恐慌或者恶念。

    受到他们兽化特征的影响,半兽人们的战斗力上下落差很大。

    像现在居住在狩魔猎人领地上的预备役女巫小猫人露露喵,如果不是觉醒了灵能天赋,卖萌基本上就是她成年之前唯一的战斗力了。

    换成虎人来说,这些雄性气息爆棚的家伙,几乎是天生的战士,但是大部分兽化人都缺乏自保的能力。

    越是强大的兽化人,越是能挖掘出自己身体内部属于野兽的那一部分,而在狩魔猎人面前这两个虎人,就是那种相当高阶的虎人战士。

    “我会带你们穿过一条隐秘的山脉,jin ru黑森林中心,我们曾经在那里损失惨重,希望你们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名为雷戈的虎人战士依然保持着高冷的表情,似乎对自己即将参加的行动完全漠不关心。

    或者说,更多的是对自己的生死,漠不关心。

    坐在他身边的另一个虎人战士正在专心致志的用匕首将木棍削成尖刺,对自己同伴的话毫无反应。

    这种熟悉的味道,徐逸尘曾经在很多百战余生的老兵身上见过,他们对生活已经失去了信心,除了自己的的目标外,心里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每一个愿意在这个时候伸出援手的人,都做好了这个准备,雷戈。”莱戈拉斯对虎人的态度毫不在意。

    对方的部落在之前的战斗中失去了一半的人口,雷戈的妻子和孩子都成了召唤混沌之门的材料。

    “最后,我来介绍这一位,狩魔猎人,徐逸尘。”精灵骑士指着徐逸尘说道:“一位专家将会和我们同行。”

    “我见过狩魔猎人,上一个长着银色头发的,可被那个给我们带来灾难的混沌召唤者揍得不轻。”虎人雷戈锋利的爪子如同刀子一样,在桌子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划痕:“如果不是我们帮了他一个小忙,他恐怕现在已经被堆在混沌大门下面垫台阶了。”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实际上,莱格莱斯当时见到刚泽·阿拉贡的时候也吓了一跳,那一次刷新了他对狩魔猎人这种特殊人类生命力的认知。

    “老朋友,没想道会在这里遇到你。”两个月前,刚泽·阿拉贡对莱戈拉斯说道:“帮我个小忙。”

    “荣幸之至,阿拉贡,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对我说出这句话。”骑在马上的莱戈拉斯带着与老友重逢的微笑说道。

    在他漫长的人生中,能在这个远离文明中心的地方遇到一个一百多年前就熟识的老朋友,真的出乎他的预料。

    即便是在大战前夕,也没法冲淡莱格莱斯心中的喜悦。

    “一会到了你们的营地,能不能帮我和你们的祭祀说一声,我需要一个最高等级的治愈术。”狩魔猎人如同在询问中午吃什么一样,对精灵骑士说道:“我还需要一颗新鲜的哺乳动物的心脏,最好是猴子的,实在不行,用马的也可以。”

    “你是什么意思?”莱戈拉斯对狩魔猎人的要求有点疑惑,他还以为这是老友的又一个冷笑话。

    “我的心脏被那个该死的混沌术士摘除了。”刚泽·阿拉贡苦笑对莱格莱斯解释道:“别问我他是怎么做的,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一个没人知道的法术,也可能是亚空间那些邪魔有了什么新花样。”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精灵骑士差点没从自己的战马上掉下去,他觉着自己一定是月光酒喝多了。

    “嘭的一声,我的心脏就消失了。”刚泽·阿拉贡面色如常的解释道:“没有咒语,没有魔法阵,没有什么仪式,一瞬间,我就失去了心脏。”

    “没人能瞬发这种法术!”莱戈拉斯仔细的倾听着老友身体内的声音,头盔后面精致的面孔满是汗水:“没人能在这种伤势下活下来!”

    “我已经是个老猎人了,作为人类,在拥有了这么漫长的寿命之后,总是会学习到一些新知识。”狩魔猎人淡定的说道:“尤其是在保命这方面,给我充足的时间,我可以再长出一个新的来代替旧的。”

    “绿皮的行不行?”莱戈拉斯麻木的说道:“最近周围没什么其他大型动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