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爱菲拉尔的过去
    一直在旁边旁听,没有说过话的银发女巫也用同样疑惑的目光看着狩魔猎人。

    爱菲拉尔也很好奇,为什么这个在自己看见的未来片段中不断出现的赛里斯人,会如此神秘。

    原本她以为狩魔猎人的身份是对方会在未来中,占据如此重要位置的唯一原因,但是随着女巫对徐逸尘的了解越深,越是觉得狩魔猎人的身份,恐怕是对方神秘背景中最浅显的那一层。

    在徐逸尘的领地上生活的几个星期,银发女巫已经旁敲侧击的把对方的发家史打听的差不多了,这其中矮人葛罗音的贡献最大。

    成为狩魔猎人短短的两个月,其中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本应该履行导师职责的刚泽·阿拉贡爵士根本就不在徐逸尘身边,作为一个学徒他又能学到多少东西?

    狩魔猎人这种职业,可不是以速成闻名的。

    超过一百年的学徒期,用一带一的方式,精心培养出一个又一个经验丰富,冷漠,不为外物所动的冷血猎人,才是这个职业被人高看一眼的根本原因。

    爱菲拉尔不是第一次接触狩魔猎人了,早在奥菲利亚七号岛屿的圣殿修道院生活时,狩魔猎人塞拉斯·韩德,就已经是修道院的长期合作者之一了。

    和赤诚者之心修女会中其他修女们不一样,在圣殿修道院内部,不择手段,打破界限,揭露混沌的本质,才是这些修女的目的。

    这也是她们被发配到偏远的奥菲利亚七号岛屿的原因之一,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她们研究的东西实在太危险了。

    即便是少数几个对她们的研究感兴趣的巫王,也不敢冒险把圣殿修道院留在新大陆上。

    所以这个远离新大陆,同时也远离所有文明圈的奥菲利亚七号岛屿,就成了圣殿修道院的地盘。

    这里不仅仅有狂热的战斗修女负责保卫修道院的安全,还有着数量众多的文书修女们在搞禁忌研究。

    离经叛道的圣殿修道院甚至和女巫联合会在一起有过一段蜜月期,她们联手召唤了一只来自亚空间的邪魔,一只真正生存在亚空间中的恐怖生物。

    这场召唤最终导致了所有参与实验的女巫腐化,差点在岛屿上打开一座直接通向虚空的传送门,同时也打破了两个势力原本脆弱的合作关系。

    如此作风的圣殿修道院,后来又把目光放倒狩魔猎人身上,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塞拉斯·韩德,狮鹫学派狩魔猎人,唯一一个出身于新大陆的狩魔猎人,成为了圣殿修道院的新目标。

    那是爱菲拉尔第一次见到狩魔猎人,当然,和自己眼前这个赛里斯人相比,塞拉斯·韩德简直是个半人半魔的怪物。

    但是就是这个怪物,凭借着自己出众的法印技能,以及修道院的无视成本的投入,硬是把那只混沌大魔封印了修道院深处。

    这是圣殿修道院最伟大的功绩之一,也是后来圣殿修道院被毁灭的原因。

    凭借着被封印的大魔,圣殿修道院的文书修女们很快就获得了旁人从未有机会获得的知识。

    无论这些知识是好是坏,巫王们都同样喜欢。

    很快,大量的资源和人力被巫王们投入了到了这个原本被遗忘在角落中的小岛上。

    爱菲拉尔还记得那时岛上的港口,从日出到日落川流不息的船只和浮空艇,运送了数不清的物资。

    当然,狩魔猎人塞拉斯·韩德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有关于混沌,亚空间,还有四大邪神的知识,无论巨细,他都抄写了一份,送回来凯尔莫罕。

    然而,通过后来从徐逸尘那得到的消息来看,在这之后不久,狩魔猎人的总部凯尔莫罕就诞生了一批叛徒。

    恐怕,这其中的原因和那些被塞拉斯·韩德带回去的东西脱不开关系。

    圣殿修道院吞下苦果的时间则还要更早一点,那些被剥下脸皮不断哀嚎的姐妹们,爱菲拉尔一直到现在还能在每个晚上听见她们的呼唤。

    这些来自混沌的知识就是诱人的毒药,每一个吃下去的人,最终都会不得善终。

    而爱菲拉尔本身,就是这种知识的产物之一。

    女巫,这种在混沌侵蚀开始后出现在世界上的职业者,一直以来都视很多势力所窥视的力量。

    被灵能所选中的人,不需要付出汗水和金钱,不需要天赋,仿佛一夜之间,你的人生就得到了改变,从一个凡物,变成了高高在上的超凡者。

    即便这种转变,并非出自你本人的意愿,也并非总是以令人满意的方式出现,但是依然是一条捷径。

    连伟大的巫王们都对这种力量充满了好奇,整个赤诚者之心修女会都在巫王的命令下,驾驶着黑船,在各个大陆上搜索者潜在的灵能觉醒者。

    人造灵能者,就是圣殿修道院的一项跨时代的发明,原本只是一名战斗修女的爱菲拉尔,在修道院被毁灭之前,被那些哀嚎着的文书修女们灌注了属于九十九名灵能者的力量。

    从那天起,无数种恐怖的来自未来的画面,一直将爱菲拉尔逼得处于发疯的边缘,在被黑船关押起来之前,每一幅她看见的血腥画面都一一映现了。

    说来可笑,一方面赤诚者之心的修女们在疯狂的搜刮觉醒了灵能的敏感者,将他们烧死在灰烬广场上。

    另一方面,赤诚者之心修女会的高层都知道,她们烧死的那些,只不过被巫王挑选之后剩下的那部分。

    真正有研究价值的已经被送进了巫王的实验室,或者奥菲利亚七号岛屿。

    一直到圣殿修道院毁灭前夕,爱拉斐尔才明白这些真相,所以她对发生在安东尼大港那场修女和女巫之间的战斗毫无兴趣,无论哪一方取得胜利,她都不会在像以前那么傻了。

    背负了太多,知道的太多,层层重担压得爱菲拉尔有些喘不过气来,然而这一切在看见刚刚成为狩魔猎人的徐逸尘面前,都烟消云散了。

    如同在死寂的湖水中投入了一颗炸弹,从徐逸尘将滴着鲜血的手指伸进自己牢房那天起,银发女巫就再也没有看见过确定的未来画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