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哨所
    “你怎么看?”狩魔猎人隐藏在一颗大树上,对莱戈拉斯问道:“你以前见过这种绿皮么?”

    精灵骑士趴在不远处的树干上,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身形:“从没见过,恐怕和混沌脱不开关系,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些绿皮对混沌免疫呢。”

    在两个人面前不远的地方,是一座乱糟糟的绿皮营地,或者说黑皮?

    这些绿皮的颜色很不纯正,像是被墨汁染了一遍一样,尽管还能看出些许绿意,但是整体还是以黑色为主。

    “你打算怎么办?”莱戈拉斯小声的说道:“我们是绕过去,还是冒险,占领这个营地?”

    徐逸尘陷入了深思,这里就是曾经精灵建立的前哨站,现在被这些黑皮兽人占领,当成了自己的老窝。

    也许里面会有已经失踪的精灵游侠留下的情报,当然,更大的可能是里面什么也没有,即便是有,也可能已经被黑皮给毁了。

    狩魔猎人已经趴在树上观察了将近二十分钟,经验丰富的阿利克斯指点了他一下,绿皮很好抬头向上看,所以在树上隐蔽是个十分靠谱的方式。

    营地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曾经是精灵们搭建出来的样子,各种被黑皮们从森林中拖出来吃剩下一半的尸体,让整座营地散发着令人难以忍受的味道。

    之前曾经袭击过狩魔猎人一行人的腐化乌鸦,悠闲的在尸体堆中来回蹦跶,密密麻麻的小眼睛,用非常挑剔的眼神挑选着值得下口的部位。

    将近二十五只黑皮,还不算隐藏在视觉盲区,可能存在的数量,考虑到这些家伙在变色之前也经常懒洋洋的一躺就是一天,这个数量只可能会更多。

    “我们最好还是绕开这里。”莱格莱斯建议到:“没必要冒险,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不值得在这里浪费时间。”

    就在精灵骑士说话的时候,那只腐化乌鸦似乎看见了什么美味佳肴一样,突然振翅落在了一座腐烂程度更高的尸体堆上。

    被黑皮们随意堆积在那里的尸体堆,显然没有考虑过结构力学的问题,当这只体积不小的腐化乌鸦落在上面时,整座尸体堆轰然崩塌。

    旁边的黑皮们听见了动静,只是看了一眼,随手将手边石头丢了过去。

    腐化乌鸦不满的扑腾了一下翅膀,换了个方向,继续啄食脚下的尸体。

    当腐化乌鸦让开那个位置的时候,一只带着扳指手臂在尸体堆中无力的垂下。

    尽管裸露在外的手掌已经高度腐烂,但是那枚翠绿色的扳指,徐逸尘已经无数次在其他精灵游侠的手指上看见了。

    在尸体的手掌中,一个被血污覆盖的小管子掉在了地上。

    莱戈拉斯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那是我们用来装最高级别情报的魔法瓶!”

    “冷静,莱戈拉斯!”徐逸尘从树上爬了下来,小声对精灵骑士说道:“我们先回去再做决定。”

    莱戈拉斯盯着那具尸体的方向看了几秒钟,才从树上跳了下来:“不知道那是谁的尸体,但是那几个失踪了的游侠,我已经和他们相识近百年了,我不能就这么把他扔在这里不管。”

    “我明白你的心情,将自己战友尸体遗弃在战场上,对于我们赛里斯人来说,也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情,尤其是这种特殊的环境。”狩魔猎人轻手轻脚的往回走去,意味深长的对莱戈拉斯说道:“但是你不觉得这一切发生的太过巧合了么?”

    “你的意思是?”精灵骑士皱着眉头问道,他觉得狩魔猎人有些太过谨慎了。

    “为什么刚好在我们监视的时候,那具尸体会暴露出来?”徐逸尘头也不回的向临时营地走去:“为什么刚好那个代表着最高级别情报的魔法瓶会在那只手里?”

    “一般那种东西,放在自己的腰包里,不是更安全么?”狩魔猎人对莱格莱斯说道:“也许是有人故意做给我们看的。”

    “也许只是巧合。”精灵骑士走在狩魔猎人身后说道:“如果我们的敌人能控制这么多的变量,用无数看起来是巧合的事情铺垫成陷阱,那就证明我们已经来晚了,我们死定了。”

    “我希望那就是巧合,但是狩魔猎人么多年来和混沌战斗的经验告诉我,怀疑一切能怀疑的,如果事情可能向坏方向发展,那它就一定会向那个方向发展。”徐逸尘信口胡说着自己在军校中学习到的知识,把它放在了狩魔猎人的身上。

    “你应该心怀希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悲观,不然混沌会把你逼疯。”莱戈拉斯站在了原地:“我想赌一次,那只是个巧合。”

    “我一个人去,如果我死了,我的人就交给你指挥,有你在,我想这一次的行动会顺利继续下去的。”精灵骑士坚定的说道。

    “你知道为什么在所有超凡者中,我们狩魔猎人在对抗混沌时效率最高么?”徐逸尘答非所问的对莱戈拉斯说道:“因为我们从来不抱希望,我们习惯了在绝望中战斗,与其希望浪费在赌博上,我们更相信效率。”

    “我可指挥不动你那些手下,等你去了之后,他们会一个一个的排队去送死,就和你一样。”狩魔猎人头也不回的继续前进:“让我们回去,做个周密的计划,提高效率。”

    莱戈拉斯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跟了上去。

    “说实话,你们这些长生种要比我想象中的更感性。”徐逸尘说道:“漫长的寿命也不能让你们在生死面前更加淡然。”

    “如果你见过那些惧亡者,你就会庆幸,不是所有的长生种,都是那么的冷酷无情。”莱戈拉斯说起惧亡者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都小了不少,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令人恐惧的事情一样。

    “惧亡者?”徐逸尘觉得这个名字就透露着一股反派的气息:“那是什么?”

    “以后有时间再和你详细说吧,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它们的消息了,没准又在哪陷入沉睡了。”莱戈拉斯一副唏嘘的表情:“最好一睡不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