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相遇是缘
    好在狩魔猎人不是一个纯粹的战士,在法印技能不那么熟练的时候,他还可以化身成为传统的卖血派猎人。

    虽然手中的武器无法划破自己的皮肤,但是这一趟徐逸尘携带了足够的瓶装血液。

    从怀中掏出了两支试管样式的玻璃瓶,里面看起来好像沸腾了的血液,不断在瓶中溅起虚幻的银色火焰。

    随着瓶中的血液被淋在武器上面,身前的无头巨人纳赫鲁之躯终于有了反应。

    它感觉自己身后突然出现了一股令它极度厌恶的气息,这股力量和它的存在截然相反,就像是光明与黑暗,水与火,无法相容,无法忍受。

    有些迟钝的巨人用了将近三秒钟的时间转身去寻找那个令它厌恶的气息,而这个时间已经足够狩魔猎人沿着倒塌的废墟一路跑出将近三十米的距离了。

    徐逸尘不仅让自己依然处于无头巨人身后的位置,还占据了一个高点,由金字塔倒塌后的废墟堆积的高点。

    相对于之前追击自己的巨兽,眼前这个敌人无论是在攻击力还是反应速度上,给他带来的压力都小了很多。

    如果不是隐藏在金字塔中占据了先机,想必那只大海胆也不会如此轻松就被对方当成食物吃下去。

    但是这种怪物一旦和纳垢扯上联系,就一定会很麻烦,因为这代表着对方八成浑身是毒,还有着坚韧不屈的生命力。

    狩魔猎人高高跃起,手中的长剑狠狠的扎在了无头巨人的后背上。

    沾染了徐逸尘血液的武器,同时触发了和的效果,勉强刺穿了敌人的皮肤。

    狩魔猎人就这么整个人悬挂在了巨人的后背上,双手紧紧握着自己的武器。

    手上传来的感觉,就像是在劈砍一截腐朽的树干一样,对方坚韧的皮肤下,钢铁般的肌肉正在收缩愈合,甚至将刺入身体内的武器一点点向外挤出。

    在失去这个支点之前,徐逸尘双脚在无头巨人粗糙的皮肤上用力一蹬,手中的长剑被拔出,猛的向上攀爬了将近两米的距离。

    当狩魔猎人的长剑再一次jin ru对方肩膀的位置时,巨人才感觉到自己身上多了一个额外的‘零件’。

    无头巨人的身型大体还保持着人形,但是在很多地方都变得畸形无比,彻底扭曲了起来。

    比如说这个名为纳赫鲁之躯的怪物,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头颅,连脖颈也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直接缩进了胸腔中,进一步拉大了两条手臂的距离。

    这就导致了对方无论如何努力也没办法用自己的手臂抓到位于背后的狩魔猎人。

    徐逸尘的打算很简单,他了解人体结构,在学校里的时候他的解剖学成绩非常不错,更何况他还有那么多的‘实习’机会。

    论如何把人肢解成零件,庖丁解牛级别的人物,说的就是他。

    既然瘟疫卵就藏在对方的身体内部,像一枚炸弹一样,狩魔猎人就一点一点的拆弹,剥去外表无用的伪装,直到露出里面的果实。

    解刨专家加拆弹专家,听起来正是适合他的工作。

    只要狩魔猎人动手速度,大于无头巨人自愈的速度,那他就一定会成功。

    徐逸尘用长剑挖出了两个足够自己立足的支点,将自己的血液撒进了伤口,来抑制巨人伤口愈合的速度。

    在熊熊燃烧的银色火焰中,狩魔猎人像个伐木工人一样,将手中的长剑狠狠劈进了无头巨人肩胛骨与肌肉的缝隙中。

    就先从肩胛骨开始吧!

    按照对方体积,向内挖掘一米五左右就可以切断连接着右臂的关节,如果可能的话,狩魔猎人非常乐意处理一个失去了四只只留下身躯的敌人。

    在无头巨人的咆哮声中,徐逸尘一剑接着一剑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绿色的血液和银色的火焰交织在一起,将一人一怪的影子拉的很长。

    而在另一边,追寻着狩魔猎人一行人来到了小溪旁边的达斯摩尔在分兵两路的足迹面前,没有犹豫太久。

    “主动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给其他人争取时间,还真是阿拉贡大师的风格呢。”黑袍的学徒俯下身子摸了摸精灵莱格拉斯留下来的脚印,转身沿着另一个方向那只巨兽留下的‘高速公路’走去。

    “虽然你的勇气可嘉,但是作为前辈,我还是需要给你上一课,让你知道真正的狩魔猎人是如何战斗的。”达斯摩尔不顾手掌的皮肤被腐蚀出阵阵青烟,紧紧的握住了属于自己的那柄瓦雷里亚纲武器。

    他的老师早已经依靠深不可测的黑暗力量驯服了自己的武器,甚至,还依靠慈父纳垢赋予的力量大大的加强了它的威力。

    尽管当初在混沌中,达斯摩尔没有和自己的老师选择侍奉同一位伟大的存在,但是他相信依靠自己的力量,同样伟大的血神迟早会祝福他,赋予他更强的力量。

    到那个时候,他的老伙计也将会重回他的掌握。

    现在,更重要是用另一个狩魔猎人的鲜血来取悦自己的神灵,达斯摩尔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的坦途,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自己很快就可以和那个年轻的后辈好好交流一下了。

    无头巨人纳赫鲁之躯咆哮着在地面上翻滚,试图驱赶自己后背上的小虫子,它的一条手臂已经离体而去,被远远的扔在了十几米之外。

    绿色的血液将周围的土地都侵染成了一片泥泞,被狩魔猎人剔除的腐肉落地化为了一坨坨肉芽,缓慢的蠕动,试图重新汇聚在一起。

    徐逸尘在无头巨人发狂之前就跳了下去,重新隐藏好了自己的行踪,他在等待下一次机会,在敌人修复完自己的伤势之前。

    但是天不遂人愿,从jin ru这片被混沌腐蚀的森林之后,徐逸尘的运气就一直不太好。

    一个黑色身影慢悠悠的从狩魔猎人来的方向出现,用口哨吹着不知名的小调,在看见徐逸尘之后,似乎心情非常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