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不容亵渎之物
    这一声山猫的怒吼,不仅瞬间惊醒了狩魔猎人,还震慑了背叛了凯尔莫罕的学徒达斯·摩尔。

    自从他在七十年前通过了徽章试炼,这枚猫首徽章就一直陪伴着他经历了风风雨雨,每当周围有混沌气息的时候就微微震动来提醒他,危险已经临近,小心狩魔猎人!

    当他投靠了混沌之后,达斯·摩尔也不肯像他的老师一样毁去自己的徽章,这是他用命换来的奖杯,他有些舍不得。

    而且不断震动的项链也在提醒着达斯·摩尔,不要像那些彻底沉默在杀戮**中的傻瓜一样,成为恐虐手中的又一个玩具。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和自己的师傅在亚空间中穿行,跨越了半个世界从旧大路直接出现在了远南大陆,这趟深入混沌领域的旅途深深的腐蚀了他的神志。

    达斯·摩尔渴望着更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不想成为一个傀儡,一百多年的人生中,他见过太多

    然而清醒过来的徐逸尘并没有给叛变学徒留下太多的回忆时间。

    他扯着对方的断臂,在原地翻滚将这只手臂扭到了敌人的背后,一只脚踩着对方另一只拿着武器的手,用膝盖紧紧的抵住对方的脖颈向下施压。

    断臂处剧烈的疼痛没有让达斯·摩尔发出痛苦的哀嚎声,尽管在剧烈的动作中,骨折处的伤口被进一步加深了,惨白的骨头下血红色的肌肉纤维像麻花一样被扭曲成了一团。

    哪怕是在投靠混沌之前,达斯·摩尔也不会因为这种伤势而失去战斗力,每一个通过了青草试炼的学徒,最先学会的就是忍耐痛苦。

    哪怕他们只是不满十岁的孩子,没能学会适应痛苦的人,都被淘汰了。

    被对方用膝盖抵住的地方,传来了阵阵压迫感,达斯·摩尔知道自己身后的学徒绝对在这方面联系过千百次才能如此熟练。

    浑身上下每一处的关节都被对方巧妙的制住,让自己动弹不得,来自膝盖的压力与地面接触,截断了流向大脑的血液。

    用不了几秒钟,自己就会因为缺氧而陷入无意的昏迷

    如果自己依然是人类的话。

    达斯·摩尔在狩魔猎人的压制下发出了阵阵笑声:“学徒,你的小花招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会在折磨你的时候,在你身上试试!”

    徐逸尘知道自己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打败自己的敌人,但是他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对方的武器实在太危险了,每一次靠近自己的时候,大脑中都会响起危险的警告。

    狩魔猎人几乎将浑身的力量都击中在了膝盖上,如果截断血液没办法给对方造成伤害的话,就压断他的颈椎。

    那样的伤势就算没法杀死他,也会给对方造成一定的影响。

    发力的同时,徐逸尘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纳赫鲁之躯。

    无头的巨人似乎有些疑惑,它的内心充满了对黑袍人的愤怒,然而生者的气息也在不断的刺激它。

    举起了一块巨石的纳赫鲁之躯最终决定将两个令人讨厌的东西都砸成肉泥,然后再去考虑这些烦人的事情。

    而被狩魔猎人压在身下的达斯·摩尔则在疯狂的大笑声中,发生了更严重的异化。

    徐逸尘能感觉到身下压着的躯体在蠕动,剧烈膨胀的肌肉几乎让他无法保持自己的稳定,脚下踩着的手臂变得更加强壮有力,另一只骨折的手臂则在不断愈合自己的伤口。

    一只锋利的骨刺在达斯·摩尔的脊梁骨上刺出,紧贴着狩魔猎人的小腿,带着叛变学徒的血在空气中舒展。

    膝盖下的骨骼也在蠕动,达斯·摩尔被压在地面上的头颅,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两只蜿蜒盘旋的犄角,在对方的额头上向上生长。

    而被无头巨人抛出来的巨石,也带着呼啸声从天而降!

    !

    徐逸尘将几乎用尽了时间的底牌再次掀开,松开了自己的两只手,在对方彻底变成利爪的手掌划伤自己之前,用力的薅下了叛变学徒脖子上的徽章。

    他不配再拥有这条徽章了!

    失去了钳制的达斯·摩尔猛的翻身,将自己长着犄角的头颅狠狠的撞向狩魔猎人:“死吧!”

    但是徐逸尘再次故技重施,低下头攥紧了对方的徽章,朝着达斯·摩尔怀里钻去。

    在狩魔猎人掌心中的徽章不断的震动,与此同时达斯·摩尔腰间被黑布罩住的武器也在不断震动。

    徐逸尘一把抓住了那柄武器,同时口中默念:“闪现。”

    下一秒,叛变学徒满是骨刺的双臂狠狠的搂在了空气中,与此同时从天而降的巨石也砸在了他的头顶上。

    **进一步异化的达斯·摩尔来不及惊异眼前这个年轻学徒的花样百出,他感觉到体内喷涌而出的无穷力量,双臂用力直接将巨石接了下来。

    粗壮的四肢膨胀,直接将已经有些吃紧的衣服蹦碎,随着血液的流动,暖洋洋的感觉充斥着叛变学徒的内心。

    一直以来因为背叛了自己恪守了上百年的信条,而有些患得患失的达斯·摩尔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心再一次被填满了。

    在怒吼声中,达斯·摩尔将巨石沿着来时的路线投掷了出去,将刚刚靠近战场的无头巨人击倒在地。

    “你们都可以背叛我!”达斯·摩尔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腰际,然而熟悉的武器已经消失不见,他满不在乎的说道:“但是我的力量永远不会背叛我!我再也不需要你们了!”

    出现在废墟另一侧的狩魔猎人将代表着猫学派狩魔猎人的徽章挂在了脖子上,掂量了一下手中颇有重量的武器。

    徐逸尘觉得如果有天意的话,一定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抖开那层黑色的布匹,一柄连鞘的单手剑出现在狩魔猎人面前,精心雕刻的花纹显示着这柄武器绝对是精工细作出身,两个红色的宝石对称的镶嵌在护手的两侧。

    随着狩魔猎人拔出长剑,一声微不可查的怒吼声随之传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