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优雅撕裂者
    当徐逸尘拔出这把瓦雷利亚钢长剑时,这把武器的属性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相对单薄的剑身,让这柄武器更适合刺击,而不是挥砍。

    两尺出头,做了哑光处理,不会反射光线的剑刃在中段添加了大量锯齿形的结构。

    徐逸尘能想象的到这柄凶器捅进敌人身体时,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相对于他之前使用过的,这柄要轻巧的多。

    可能因为猫学派更多的时候都像个刺客一样搞暗杀或者刺探情报的原因,狩魔猎人觉得这柄武器用来对付人类时的效果更好。

    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先用它在非人生物身上练练手,眼前就有两个非常不错的目标。

    在狩魔猎人正前方不远处,异化后将近三米高的叛变学徒,正挥舞着一把猩红色能量组成的巨剑和奔跑过来的无头巨人撞在了一起。

    完全没有之前躲避对方攻击时的优雅,而是如同野蛮人一样与身高超过七米的纳赫鲁之躯正面相迎。

    嘭!

    猩红色的能量巨剑斩断了纳赫鲁之躯的小腿,失去了一条腿支撑的无头巨人带着巨大的惯性将达斯·摩尔撞得倒飞了出去。

    刚好砸在了徐逸尘身边不远的地方。

    “今天你们都得付出代价!”叛变学徒双眼赤红,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在地上一跃而起,又一柄红色的长剑在手中成型:“没人能忽视我的力量!”

    一手提着,另一只手捏着法印的狩魔猎人,轻巧的向后退了一步,巨剑带着劲风在自己面前划过,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顺手调整了自己在上获得的属性,将它提供的临时属性点也加在了灵巧上,再算上武器所提供的灵巧属性。

    22点灵巧属性,让狩魔猎人霎时间感觉到整个身体都为之一轻。

    噗!

    狩魔猎人的身形在原地偏转,再次躲过了对方势大力沉的攻击,阿尔德法印瞬间出手打在了叛变学徒脚下的立足之处上。

    原本在激烈的战斗中就有些摇摇欲坠的废墟顿时塌陷了下去,这让达斯·摩尔失去了下一次攻击的机会。

    !狩魔猎人的大脑在沸腾,双眼的毛细血管在巨大的压力下被挤破,眼睛中一片赤红。

    被空出的那只手握住剑刃,手掌轻轻的划过锋利无比的刃口,新鲜血液在空气中迅速燃烧,散发着银色的火焰。

    这把凶器,徐逸尘可不敢像之前那样用手掌当做剑鞘来采血,那么做的话,剑刃上的锯齿会直接切掉他的手指头。

    手中的长剑在手掌的推送下向前递出,在一瞬间以恐怖的速度和精准向前刺去。

    仿佛没有阻力一样,两尺多长的剑身轻易的刺破了对方的皮肤和肌肉,在肾脏的位置穿刺出了一个血洞。

    当长剑被抽回时,大块的内脏碎片在被锯齿来回切割后被一起带出,腥臭的血液沿着伤口向外喷射。

    第一击!

    叛变学徒不可抑制的怒吼了一声,在凯尔莫罕用了上百年时间学会的忍耐,冷静此时已经被彻底遗忘。

    猩红色的能量大剑被对方双手握住从上向下挥砍而来。

    然而拥有了瓦雷利亚钢武器的徐逸尘已经拥有了还手的能力,精准的刺在了巨剑的侧面,一连四次!

    猩红的能量大剑崩散出了片片血红的的光羽,被击偏了攻击路线,深深的扎在了地面上!

    重新拥有一柄足够坚韧的武器,让徐逸尘感觉自己仿佛加开了枷锁,在这片充满了敌意的土地上又一次拥有了通行证!

    徐逸尘的手腕一挑,再一次回到了真正狩魔猎人手中的瓦雷利亚钢武器发出了不甘心的嗡鸣声。

    锋利的剑刃再一次消失在叛变学徒的另一侧肾脏位置中,既然自己的敌人信奉血神,崇拜痛苦,那就赐予他更多的鲜血,更多的痛苦!

    第二击!

    “啊!”剧烈的痛苦让达斯·摩尔弯下了腰,对着徐逸尘喊道:“你越是抵抗,越是战斗,吾主就会越强大,我也会变得更加强大,你和我是同一种人!”

    狩魔猎人的攻击从身后袭来,在叛变学徒的后背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第三击!

    “不信奉吾主,你因何渴望战斗?”达斯·摩尔站直了身躯,疼痛赋予了他更强大的力量,让他变得不可战胜。

    手中汇聚的能量再一次暴涨,将近三米长的红色巨剑变得如同实质。

    “如果你非要把这件事扯到宗教信仰方面的话。”狩魔猎人不耐烦地声音在达斯·摩尔身后响起:“那我就给你来上一段。”

    “因为我只会如此来对抗你们!”徐逸尘浑身燃烧了银色的烈焰,腾空跃起:“因为这样我才能荣耀我的名,战火纷飞的战场就是我神圣的礼堂,是我的朝圣地,枪炮与火焰的咆哮声就是我的祷告词。”

    “死吧,叛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