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幸存者
    足足两个小时之后,脸色苍白的徐逸尘从深坑中爬了出来。

    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不知道自己割了自己多少次,才放出了足够的血液,有的时候恢复速度快,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流了多少毫升的血液,如果按照正常人的标准,狩魔猎人早就应该死了,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尽管虚弱,却距离死亡还很遥远。

    徐逸尘觉得自己的体内恐怕已经没有多少血液了,但是他依然能活动,虽然有些虚弱。

    上一次在森林中休息后,他就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生命力变得比以前更强了。

    在深坑内部,狩魔猎人的血液如同活物一样,包裹着瘟疫卵形成了一层隔离层。

    最开始的时候,他打算将自己的血液涂抹在瘟疫卵上,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血液没有像正常的血液一样深入地面,而是像胶水一样附着在瘟疫卵的外表皮上。

    这让狩魔猎人省了不少事,剩下的问题只不过是出血量的问题了。

    当徐逸尘最终站在深坑的边缘时,他从怀里取出了一颗早就准备好的药物。

    来自神秘暗影组织的秘药凝血药剂,这是上一次和暗影组织成员发生冲突时的战利品,此时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几乎和血液一个颜色的凝血药剂,被狩魔猎人居高临下的淋在了自己的血液中。

    燃烧着银色火焰的血液,快速的凝结成了一层硬壳,将瘟疫卵牢牢的封锁在了其中。

    徐逸尘一直吃不准自己的血液到底蕴含着怎样的力量,但是其针对混沌的特性绝对是一等一的强。

    随着血液完全凝结之后,原本一直散发着蓬勃生命气息的瘟疫卵,变得如同石头一样,没有了一丝波动。

    除非有人会在这里进行大规模挖掘,不然这枚瘟疫卵再也不可能重见天日了。

    狩魔猎人费力的将周围的泥土推回到深坑中,将这枚瘟疫之源彻底埋葬在了它的诞生之地。

    当深坑被填满时,来自系统的提示终于出现在了徐逸尘的视网膜上。

    “您的任务日志得到了更新。”

    “风雨中的远南-来自纳垢的最终考验”(已完成):在一片狼藉中,你彻底摧毁了纳赫鲁之躯,让瘟疫卵没有机会踏出这片孕育它的土地一步。值得庆幸的是,这里已经被不朽教会彻底放弃,除了你和恐虐的冠军武士之外,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这片土地下埋藏的秘密。

    难度:危险

    任务奖励:经验值5000,天赋被天赋取代。

    徐逸尘终于松了口气,整个人仰躺在了土堆上,感受着体内源源不断喷涌而出的能量,一点一点的激活着麻木的驱壳。

    短时间内这枚瘟疫卵不会成为混沌方的武器了,恐虐的冠军没有合适的载体也没法再踏足这片土地。

    就像玛诺洛斯所说的,混沌邪神之间在对这个世界的安排上并非完全一致,或者说是相互敌对的。

    互相拆台,隐瞒自己的计划简直比喝水都正常。

    徐逸尘的内心深处觉得玛诺洛斯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在无穷的战火中寻求一丝生机,总比无能为力的看着自己的**一点一点腐烂更容易让人接受。

    这更符合一个武人的审美。

    摇了摇头,试图驱散自己脑海中不洁的想法,徐逸尘觉得自己已经积累了足够的体力。

    依然有些虚弱的狩魔猎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还有未完成的工作要做,这片战场需要伪装一下。

    不然任何人都能发现自己脚下的土地中埋着什么东西。

    何为死之惧?

    死而职未尽!

    何为生之乐?

    至死使命成!

    这是忠嗣院交给学生们的第一句话,很多人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教官们不会详细的讲解其中的意思,懵懵懂懂的孩子们会在未来十几年的训练中,自行体会其中的真理。

    徐逸尘拖着疲倦的身躯,将无头巨人散落了一地的残躯聚在了一起,他已经没有多余的血液来焚烧这些污秽的尸块了。

    狩魔猎人将这些残尸随意的丢弃在废墟外围,那些食腐的植物们很快就会把这些营养物质消化一空。

    当他处理达斯·摩尔的‘尸体’时,那些灰白色的物质在被触碰的一瞬间,就坍塌成了一堆灰烬。

    “愿你来世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徐逸尘用自己内衬的衣服将这些比骨灰更细腻的灰烬收了起来,他打算把达斯·摩尔的残骸找机会带回凯尔莫罕。

    就算是为了自己手中的以及这两件装备。

    忙完了这些事的徐逸尘,感觉自己身体恢复的更快了,被放空的血管中,再一次流动起了稀疏的血液,滋养着干涸的躯体。

    是时候汇合自己的队友了,狩魔猎人撑着自己瑶瑶欲坠的身体,沿着巨兽在森林中开拓出来的道路前进。

    而被徐逸尘惦记的队友,此时正处于麻烦中。

    他们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情况。

    一个幸存者。

    精灵族失踪的五个游侠之一,此时完整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也不能说是完整,因为他还多了些别的东西。

    比如说头顶上多了几朵蘑菇,腋下多了几条不属于他的手臂,从粗细程度上来看,这些多余的手臂可能来自人类。

    当他看见莱戈拉斯一行人时,非常的兴奋:“你们总算来了,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把我自己抛弃在这的!”

    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莱格莱斯身上,这种情况下,其他人不太好做出决定。

    银发女巫站在精灵骑士的身后小声说道:“凭我的经验,给他一个痛快,是最好的结果。”

    似乎对自己的异常完全没有察觉一般,异化精灵非常热情的说道:“昨天夜里本来应该我来守夜的,但是罗比奥利说他可以替我......”

    “见鬼,我有些记不住了,也许不是昨天,是前天,总之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就发现我找不到他们了。”异化精灵在说话的过程中走了过来。

    周围的精灵们都像躲避瘟疫一样,向后闪躲着,唯有莱戈拉斯上前握住了精灵的手:“我的兄弟,你说的罗比奥利早就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