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 钢身躯,铁心肠
    “发生了什么?”徐逸尘试图用玩家之间的特殊沟通方式来询问阿利克斯。

    他听见了脚步声,盔甲摩擦的声音,以及爆炸声,但是声音的来源是精灵们相反的方向,如果不是他们遇到了援军,就是有第三方势力加入了这场战斗。

    比如说,释放了这场冰风暴的施法者。

    但是在混沌地区,玩家之间的短消息基本可以视作无效的沟通方式了,尽管两人时间的直线距离只有短短的十米。

    “小心,我们之前在精灵营地中遇到的敌人,正在你右侧十五米的位置。”一个悦耳的女声突然传进了狩魔猎人的大脑。

    这是爱菲拉尔的声音,徐逸尘立刻就分辨出了声音的主人。

    “四个人,他们和那个肥仔发生了冲突。”银发女巫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我觉得他们可能是想帮助我们。”

    徐逸尘保持着警戒,开始远离战场,这片森林中无处不在的混沌气息以及那些白雾都在干扰着他的感知。

    但是他依然能够依靠脚下传来的触感,在第一时间调整姿势,保持平衡。

    如果不是见识过狩魔猎人之前的身手,女巫甚至感觉不到对方是此时处于目盲的状态。

    狩魔猎人脚步稳健,在女巫的指挥下向着围墙的方向移动,他没法在这样的条件下战斗。

    瘟疫使者的咆哮声回荡在他的耳边:“又是你们这些渺小的老鼠,你们终于有勇气出现在我面前了!”

    然后就是刀剑砍进**的声音,以及不知道什么东西发出的呼啸声。

    声势最大的就是瘟神使者用自己的镰刀砸人的动静,大地都在跟着震颤。

    狩魔猎人的一只脚已经踩在了变成围墙的尸体上了。

    狂战士卡鲁伸出了自己的手,打算把狩魔猎人拉上来,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抓哪。

    对方血淋淋的身体被火焰所覆盖,肉眼可见的地方都失去了皮肤的保护。

    最终卡鲁拽着对方盔甲的边缘,把狩魔猎人拖进了围墙内部。

    “我的天,我该怎么处理他的伤口?”阿历克斯有些惊慌的声音传进了徐逸尘的耳朵。

    “用水。”徐逸尘的声音非常的冷静:“莱戈拉斯,用你们那种泡过精灵宝钻的泉水冲洗我的伤口。”

    下一秒,他就感觉到了一股清凉的感觉,冲刷着自己的脸和双手。

    大量的泉水流进了失去嘴唇和脸皮的口腔中,徐逸尘贪婪的吞咽着这些泉水。

    “我需要你们把所有的腐肉都剔除。”狩魔猎人紧接着用自己有些漏气的嗓音指挥着其他人处理自己的伤势。

    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所受的伤,不断的愈合,又不断的被腐蚀,那种粉末状的毒药依然在腐蚀着他的身体。

    如果不是,他现在早就化成一滩看不出形状的肉汁了。

    如果不是天赋,他也早就在不断深入的毒素下,死于非命了。

    好在他同时具备了这两种特性,当那些毒素费力的侵蚀了他的皮肤后,又在不断自愈的伤口面前无力前进。

    莱戈拉斯看了银发女巫一眼,对方冲着他点了点头。

    于是精灵骑士拿出了自己的小刀,一把非常锋利的小刀,这是他平时用来削制箭杆的小刀。

    一片片薄若蝉翼的腐肉在精灵的刀下离体而去,狩魔猎人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当然,以他现在的外形,即便是想龇牙咧嘴也做不到。

    很快,狩魔猎人的双手就看见了白骨,莱戈拉斯的手依然很稳,而徐逸尘的手也保持着摊平的姿势不变。

    但是阿利克斯已经有些受不了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不肯死去。

    对于玩家来说这只是一场游戏,为什么不肯放弃?

    这个游戏中,可没有痛觉调节的选项,阿利克斯自誉为真正的生存主义者,在无数常人想都不敢想的环境中,他遇见过无数危险和磨难。

    他摔断过自己的腿,被狼咬过,被树干刺穿过,从悬崖上掉下去过,但是像眼前这样的惨剧,他连看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别轻易死了,阿利克斯,这很重要。”徐逸尘用平静的语气在阿利克斯后面说道:“记住我的话。”

    狩魔猎人能感觉到自己双手上的伤势很快就失去了那种灼烧的感觉,他对女巫说道:“冲水。”

    卡鲁拿着精灵的水壶,用大量的清水冲洗着狩魔猎人几乎能看见骨骼的双手。

    幸好狩魔猎人本身拥有的天赋,否则在自愈之前,光是感染就能要了他的命。

    莱戈拉斯长出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战场,那几个盔甲人和瘟神使者几乎势均力敌。

    不断被召唤出来的猎犬消耗着周围还活着的变异魔物,那个来历不明的施法者擅长使用冰霜系的法术,极大程度的限制了瘟神使者的能力。

    “我开始处理你的脸了,从现在开始别说话了。”精灵骑士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非常肯定的说:“如果你能活着离开这,你将来的成就一定比你的老师更大!”

    半精灵游侠转身走向了围墙边缘:“我去警戒,看不下去了。”

    莱戈拉斯开始小心的清理起狩魔猎人几乎看不出五官的脸,而对方清理完毕的双手,几乎是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着肌肉和皮肤。

    看这个速度,在莱戈拉斯处理完狩魔猎人脸上的伤口之前,他的双手就已经恢复如初了。

    当然,这主要得归功于之前喝下的那瓶紫色的治疗药水。

    随着脸上的腐肉不断被削去,新鲜的血液沿着伤口向外流淌,那种看起来很吓人的银火静静地燃烧着,却并不会灼伤精灵骑士。

    很快,莱戈拉斯就完成了他的大部分工作,唯一让他有些为难的就是狩魔猎人的双眼。

    在他几百年的职业生涯中,断肢重生的事情也没见过几次,尤其是眼睛。

    “挖出来吧,应该能长出新的。”徐逸尘用自己已经完好如初的手指摸了摸眼眶,对莱戈拉斯说道:“再给我准备点吃的,我快饿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