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法师姥爷的野望
    徐逸尘不知道那个施法者和自己有什么恩怨,也许对方被刹帝利帮收买了,也许对方看中了自己的装备。

    但是徐逸尘确定,那个施法者是在确定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才爆发出敌意的。

    弩炮的装填十分繁琐,短时间之内无法继续对狩魔猎人造成威胁,而歌德瑞姆城的卫兵显然受过专门的训练来对抗职业者。

    前排的士兵手持大盾,后排的士兵则拿着将近三米长的长矛,在盾卫的保护下将狩魔猎人包围。

    在最前面还有一圈弓弩手,在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他不知道歌德瑞姆城之前遭到了什么职业者的威胁,但是这帮卫兵显然没打算留活口或者接受投降。

    徐逸尘事前的分析总算有一件事是对的,这帮人看见他的盔甲之后确实知道他不好惹,也知道这件看起来就很昂贵的盔甲防御力肯定也不会让人失望。

    所以,大部分打击都是冲着脸来的。

    长矛招招都指向致命的位置,弓弩手中有几个穿着和袍泽同样的衣服,但是射术明显高了一大截的神射手,专门攻击自己的眼睛和其他没有着甲的位置。

    昆恩护盾坚持了几秒钟,然后破碎了。

    然而让士兵们失望的是,他们手中的长矛就像戳在了钢板上一样,毫无作用,对方连剑都没出鞘,徒手折断了几只长矛。

    弓弩手的攻击也宣告无效,这些对于职业者来说如同玩具般的弓弩,搭配上凡铁所制的箭头,撞在狩魔猎人的盔甲上就直接被弹飞了。

    那几个在凡人中称的上是神射手的人,其手中的射术在徐逸尘看来比莱戈拉斯和半精灵拉迪亚差远了。

    在超过三十米的距离上,射中人的眼睛,对他们来说并非每一箭都能成功,尤其是狩魔猎人还处于移动之中。

    徐逸尘像驱赶蚊子一样,将一只只射向自己脸的箭矢拍打在地上,尽管这些箭矢无法伤害到他,但是被人打脸可不是件值得吹嘘的事情。

    站在城墙上的施法者看见这一幕,吓得差点连半空中的珠子都握不住了,一时间他还以为对方是个传奇战士!

    刀枪不入,凡铁难及,超凡反应,箭矢格挡,近战职业中最难缠的几种天赋都被这人凑齐了!

    “让亚尔维斯和他的人出动,务必把他留下!”施法者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最终贪念战胜了犹豫,让他做出了铤而走险的决定。

    歌德瑞姆城最近确实受到了威胁,城主阿尔杰农大人,在野外打猎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来历未知的职业者。

    双方爆发了一场冲突,最终的结果是阿尔杰农在众多护卫下,被对方砍断了一条手臂,对方的腹部则被城主的护卫亚尔维斯开了个洞,落荒而逃。

    阿尔杰农的手臂在城中牧师的帮助下被重新接上了,不过老城主本身不是职业者,再加上已经五十多岁,经此一役,元气大伤。

    而阿尔杰农的子嗣都还未成长为合格的继承者,大儿子二十一岁,虽然成年已久,但是不学无术,性情跋扈,此次和那个神秘职业者发生冲突就是因为他无故调戏村妇引发的。

    二儿子今年刚刚十六岁成年,只不过性情懦弱,虽然被教育的不错,但是阿尔杰农并不是很喜欢这个性格不强势的儿子。

    反而是年龄最小,只有十五岁的小女儿,屡次展现出了自己的早慧,不仅性格强势,还十分具有正义感,在民间的声望很高,经常和自己的大哥作对。

    这个小女儿,也是阿尔杰农最看好的一个后代,曾经多次表示要把歌德瑞姆城传给自己的小女儿。

    远南大陆上的贵族,都具有高度自治权,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更改自己的继承人,即便是女人也可以成为一城之主。

    但是对于很多从旧大路跟过来的追随者,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女,可没法让他们心服口服。

    所以,作为阿尔杰农的首席法师,班迪尼克,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站队,给自己找更优秀的上家了。

    作为一个职业者,班迪尼克不是个多么优秀的人,尽管是正统法师教育出身的法师,但是他是家里花钱硬塞进去的那种类型。

    俗称贵族法师,这是法师中间的一个谑称,说的就是班迪尼克这种有钱但是没天赋的施法者。

    他的老师曾经断言,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触摸到高级法师的边缘,中级法师就是他的天花板,再也不可能有所进步。

    诚然,大部分人对法师的印象都是毁天灭地般的强大,但是你必须知道一个低级法师在战场上或者在一场冒险中,可能表现的还不如一个农民。

    当然,也不会有法师在学徒期间在外面浪费时间去冒险或者是打仗,他们自己钻研魔法结构的时间都不够。

    而身为一个中级法师的班迪尼克,已经对自己很满意了,实际上他超越了绝大多数的同班同学。

    不管怎么说,他最少能释放出一个货真价实的火球术,低等级的近战职业者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后来家道没落,班迪尼克被迫沦落到给其他大贵族充门面,当个顾问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班尼迪克是个毫无廉耻之心的利己主义者,这一点他本人从未掩饰过,所以当阿尔杰农出事之后,他断定歌德瑞姆城的未来不再光明。

    权衡了三个继承人无论哪一个继承了领主之位都不会把他的利益扩大之后,班迪尼克开始给自己寻找更加美好的未来了。

    喜欢金钱的班迪尼克最近在渥金教会那听到了一些关于上金牧师莎瑞拉的传闻,还有什么比一个身份地位如此崇高的人,在远南殖民地这种鬼地方,被人打脸的消息更劲爆的消息呢?

    要知道,渥金教会的五个上金牧师可是有五悍妇之称,想在她们头上占便宜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而传闻中敢捋虎须者,就是个从凯尔莫罕走出来的赛里斯人。

    能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人可不算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