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水货老爷的末日
    

    班迪尼克在确认了对方身份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一直等待的机会来了。

    作为一个施法者,班迪尼克总是有着属于自己的消息渠道,他可不是什么乡下的小农场主,他总是能在以前的同学和老师那得到一些有意思的小消息。

    一边是有望成为圣币主的上金牧师候选人,一边是刚刚遭遇重创,又被金主抛弃过气狩魔猎人组织的学徒。

    再加上歌德瑞姆城最近遭遇的事情,班迪尼克觉得一定是渥金女神指引着他走向一条康庄大道!

    只不过眼下有些小小的问题,外面这个狩魔猎人学徒要比他想象中的厉害多了!

    见鬼,班迪尼克都快忘了自己上一次亲自搓火球术是什么时候了,他可不想像个战士一样拎着法杖和人打成一团。

    到底要不要叫亚尔维斯和他的手下过来支援?

    班迪尼克在心中权衡着利弊。

    那个狩魔猎人到现在还没有出手伤人,如果现在罢手,自己还能以这是场误会来收场,在这种局势紧张的情况下,发生这样的误会,也是在所难免的。

    没人能挑出他的毛病。

    但是如果把亚尔维斯叫来的话,他就没有退路了。

    亚尔维斯是个实力不俗的职业者,实际上,他是班迪尼克见过的所有职业者中最强的,当然除了他的老师之外。

    也许还得加上那个砍断了领主手臂,还能扬长而去的神秘职业者。

    亚尔维斯虽然实力很强,但是班迪尼克一直觉得他的脑子有病。

    从小被阿尔杰农收养的亚尔维斯,从一开始就是被当做工具来培养的,尤其是在他展现了惊人的天赋,成为了真正的职业者之后。

    对阿尔杰农的忠诚几乎刻在了亚尔维斯的脑子里,这一次老领主被人斩断一臂,如果不是牧师及时出手,恐怕阿尔杰农已经回归神的怀抱了。

    所以亚尔维斯最近几天都处于发狂的状态,一旦自己把这个狩魔猎人当做嫌疑犯报了上去,这件事就算是做绝了。

    班迪尼克犹豫了几秒钟,最终为了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他还是派人去通知亚尔维斯了。

    富贵险中求,班迪尼克狠狠的攥了攥手中的法杖,决定搏一搏。

    班迪尼克的家族在衰落之前,本身也有资格了解到关于狩魔猎人这个职业的一些资料,在他的印象中凯尔莫罕每年都会从贵族议会拿走一大笔赞助费。

    而在法师塔当学徒的十二年,则让他养成了法师们对其他职业者的蔑视。

    这不怪他,大部分职业者都需要天生的资质,或者血脉才能正式进阶,就连狩魔猎人这个职业也需要用命去搏一搏通过青草试炼的资格。

    而法师们,纯粹的法师,对天赋和血脉的要求还真的不算高,只要你能理解那些复杂的法术模型,和让人眼花缭乱的魔纹,你就有机会往上爬。

    简单来说,只要你足够聪明,法师之路对你来说就不存在门槛或者关卡。

    当然,从某种角度来说,智慧才是真正让人与众不同的天赋。

    总之,法师自身的傲慢,让班尼迪克觉得自己有能力将狩魔猎人和歌德瑞姆城的职业者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件事情不仅会在物质上给他带来极大的收获,在心里上也让他感到极度的满足。

    看见城墙下,士兵们对狩魔猎人无可奈何,班迪尼克将自己之前储存的法术卷轴取了出来。

    这是他当年还是个阔少爷的时候,花巨资从老师那购买的卷轴,能将受害者,不,受术者变成一个随机形象的小动物,时间从短短几秒到半分钟不定,视对方的意志属性和魔抗能力而定。

    班迪尼克不相信对方在物理防御如此离谱的基础上,还会拥有超高的魔抗属性,如果一个学徒都这么非人的话,凯尔莫罕根本就不可能遇到现在的困境。

    有些舍不得的看了手中的卷轴一眼,他发誓,现在的每一分投入,都会在将来强百倍的收回来。

    班迪尼克打算先释放一个,然后再使用老师的卷轴以确保万无一失。

    他害怕自己失手,因为的卷轴只有一张。

    只不过徐逸尘虽然很少有和施法者发生战斗的机会,但是作为各路职业者心中的最强bug职业,他的老师刚泽就是曾经传授过一些针对施法者的小技巧。

    比如说如果你发现对方正在念叨一些听不懂的咒语,那么就先下手为强,别给对方施法的机会。

    比如说如果对方身上发出了诡异的光芒,那么先下手为强,别给对方耍花招的机会。

    比如说对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卷轴,那么一定要先下手为强,因为你的敌人很可能会释放出远超其本人实力的法术。

    还比如说,如果对方从怀里掏出了一沓卷轴,那么......告辞!有钱的法爷几乎无法战胜,先跑路才是正确的选择。

    所以,从班迪尼克拿出一张卷轴开始,徐逸尘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他的身上,眼前的卫兵们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即便是远处,被扔出去的瓦里被几个卫兵架了下去,他也完全没有在意。

    在对方施法的过程中展开攻击,是最好的攻击时机,如果你幸运的话,即便是攻击不奏效,也会让对方施法失败导致反噬。

    而原则上,面对法师的时候,你的第一次攻击几乎必然会失效。

    除非,大力出奇迹,你的输出能力已经完全超越对方的承受能力。

    徐逸尘打算赌一波,在城墙上的施法者嘴唇刚刚张开的一瞬间,两只被折断的长矛就被狩魔猎人掷了出去。

    第一支长矛在距离法师半米远的时候,被一道凭空出现的能量护盾格挡,法师身上的长袍顿时闪烁了一下,暗淡了不少。

    在法师因为诧异而被打断施法之前,第二只长矛直接洞穿了法师单薄的身躯,将他击倒在地。

    不仅是周围的卫兵们哗然一片,连徐逸尘也被吓了一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