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 汉姆爵士
    

    追在范蠡身后的正是汉姆爵士,作为阿尔杰农手下的得力干将,汉姆从一个普通的职业者一路靠着敢打敢拼混到了贵族阶层,靠的是硬实力和脑子。

    汉姆爵士安插在领主府的眼线告诉他,老领主自从上一次受伤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大公子安德鲁又蠢蠢欲动,在这个风口浪尖很少会在城里住的伊丽莎白又带着几个明显是职业者的亚马逊战士返回了歌德瑞姆城。

    这里面金钱和权利的味道,让汉姆爵士的心开始兴奋了起来。

    原本,作为一个职业者,他的年岁已大,再加上已经失去了进取之心,很难在典范之路上更进一步,但是作为一个贵族,他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

    只不过最近这个情况发生了转机。

    汉姆爵士早年间是军队里的斥候,他的队长把他引导上了职业者的道路,作为一个游侠的变种职业——游骑士。

    这个职业舍弃了游侠在潜伏和陷阱方面的扩展,换取了和骑士一样与坐骑二合为一的能力,又强化了射术与感知方面的技能和天赋。

    平心而论,这个职业要比游侠进阶困难的多,但是在战斗能力上却和游侠差不多,除了军队里的斥候很少有人会选择这个职业。

    用玩家的话来说,经验惩罚很高,但是职业强度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加成。

    只不过汉姆爵士在成为贵族,手头有钱了之后,慢慢摸索出了一条之前没人走过的道路。

    他弱化了作为游骑士的核心能力——侦察方面的能力,花重金买了一身坚固的板甲,以及血脉高贵的战马。

    作为一个贵族,汉姆爵士不再需要前突出去侦察敌情,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也更多的考虑自保的问题。

    几个月前,意外得到的一把龙骨弓,让汉姆爵士视若珍宝,依靠魔法药剂的加成他才能完全拉开这张弓箭的弓弦,然而其威力也让人满意。

    汉姆爵士最终花了重金,买通了关系,到尤顿海姆人的地盘走了一趟,用三倍的价格找蛮人的萨满在他身上纹了一副可以增加力量的纹身。

    从那时开始,汉姆爵士就觉得他早已停顿的典范之路开始慢慢松动了,尤其是最近几天,体内更是有一股力量在跃跃越试,似乎要爆发出来一般。

    这种感觉,上一次出现,还是他刚成为游骑士的时候,所以他这几天都是合甲而睡,弓马不离身。

    范蠡的出现,正好让这个年过中旬的职业者感觉自己抓住了机会。

    汉姆爵士感觉自己快要突破了,满心欢喜的他追着自己的目标,像打猎一样,一箭一箭的射出,他故意不瞄准目标的要害,就是希望受到更大的刺激。

    至于那些碍事的平民在汉姆爵士眼中,已经被彻底无视了,无论是作为职业者还是贵族,都让他懒得顾忌他所造成的损失。

    这个时候别说是平民了,就算是前面站着一条街的贵族,他也敢策马狂奔!

    范蠡感觉自己跑的比兔子都快,但是就是摆脱不掉身后的猎手,每次他想借助建筑物甩开追兵的时候,一直带着恐怖呼啸声的箭矢就会钉在自己身前半米的位置。

    足有半米多长的箭矢!

    石制的房子一箭下去足足钉进去一半还多!

    范蠡悲愤不已的沿着大道玩命的跑,身后的变态,跑慢了射自己,想上墙也射自己,想回头拼死一搏硬是被一箭射中武器,原地转了一圈还是背对着敌人!

    好在对方没有想直接干掉自己的意思,范蠡就这么带着身后的变态满城的溜达,连路线都是身后的人订好的。

    狩魔猎人和伊丽莎白很快就接到了消息,汉姆爵士正追着那个刺客满城跑,一路上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亚尔维斯爵士已经带人去围追堵截了,看两个人的反应,这个汉姆爵士显然不是伊丽莎白派去的人。

    “汉姆爵士已经跟着我父亲快二十年了,在贵族圈里一直很有权威,只不过我和他不熟,基本没什么交流。”狐狸小姐尽管心狠手辣,但是依然是个十五岁的女孩,在这个时候情不自禁对徐逸尘说起了自己的担忧。

    随她一起回来的亚马逊姐妹们,如果让她们冲进城里把所有和自己作对的人都干掉,这几个亚马逊战士一定会兴高采烈的去执行。

    但是这些贵族之间的勾心斗角,她们就不懂了。

    “如果我能得到他的支持的话,这件事就基本成定局了。”伊丽莎白看着狩魔猎人,希望对方能给出什么建议。

    狩魔猎人顺着伊丽莎白的眼神思考了一下,虽然华夏五千年里这种趁机夺权,安抚民心的事情很多,但是他不了解具体操作啊!

    新华夏在最近的十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革,大量思想审查程序的引入,在管理层这种勾心斗角的事已经消失殆尽了。

    人心的**永远无法根除,但是人可以。

    虽然新华夏的方法十分简单粗暴,但是在大量智械辅助单位的辅助中,从基层到决策层的工作效率几何级的升高,别说权利斗争了,连**问题都消失了。

    “如果你觉得有帮助,我可以帮你干掉他。”狩魔猎人思索了再三:“不过同样得帮我做件事。”

    伊丽莎白感觉眼角有些抽筋,这个狩魔猎人之前的表现绝对是贵族游戏中的行家里手,现在他绝对是在糊弄自己。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狐狸小姐转身就走,徐逸尘也跟了上去,他打算看看有没有机会悄无声息的把那个捅了娄子的同伴带走。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就只好摔桌子了,狩魔猎人暗自活动着手脚,打算一言不合的话开打,这也是身为玩家的一大优势。

    而跟在伊丽莎白小姐身边的熟女亚马逊战士,瞬间就感应到了狩魔猎人在气势上的变化。

    她悄无声息的将狐狸小姐和狩魔猎人隔离开,用同样充满战意的眼神看着徐逸尘,警告着对方不要轻举妄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