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13:布局偷袭
    虽然最早有反应的是康时,但第一个到康适身边的却是向阳,他双腿修长有力,几个大步就赶在了康时前头。

    到了近前,就见一条血红的小蛇还咬着康适不放,而康适痛的只顾在地上打滚。

    他上前,先一把按住了不断翻滚脸色泛黑的康适,这才腾出手去拽住那红蛇,把它从康适脚上拉开,那蛇极为凶猛,被倒挂着拉住,还从下弯起身子准备咬抓住自己的人,向阳顾不得康适,放开他走到旁边拎着蛇尾巴就往地上砸,直挥舞着砸了五六下,蛇才不动了。

    郑安石跑到的时候,向阳正扔下手中的死蛇,而康时正死死按住弟弟,他和后他一步的文星走到了死蛇边上,“我靠!”叫了一声,又扭身问身后的人,“文星,这蛇你认识吗?”

    浅黄色头发柔顺在头顶,五官精致,身型瘦小的男孩蹲下了身子,用随手捡来的棍子拨弄了死蛇几下,才道:“不认识啊,不然咱赶紧把康适送回去吧?”

    “晦气!”郑安石唾骂了一声,但也只能无可奈何的往回走,毕竟人命关天,他就算想继续往前走,康时也不会答应。

    飞龙看看已经没了知觉的康适,走到死蛇旁把还在拨弄死蛇的文星拉起,自己一脚踩了上去,脚底狠狠的碾压了几下蛇尸,才冷冷道:“以后都别脱单休息,这林中也不是哪都好休息的。”

    他爸是村长,自然希望他可以成为下一任村长,他自小也特别注意在同龄人中的威严,这下出了事,怎么也得像个领导人一样训斥几句才是。

    康时根本顾不上这些,感觉到弟弟气息微弱,忙把弟弟背上身,闷头往回走。

    其他人跟着,只有向阳,走出几步,还是有些困惑的转过头,看地上的蛇尸。

    这蛇颜色鲜艳一看就怀有剧透,可是这么鲜艳的蛇靠近康适脚边,他怎么会没注意到呢,就算当时在休息,这份警惕还是应该有的吧。

    难道是……被什么吸引去了注意力?

    然后这蛇又恰巧在他分神的时候来到他脚边,攻击了他?

    向阳想着,神色就有些凝重,只他现在也不敢脱单了,其他人都走了,他也只能跟上去。

    这群人走后,附近一棵大树上才爬下个人,闻人诀看了一眼那群人离开的方向,向阳最后的扭头注视,他没有意外,对方话虽少,却是这群人中最稳重的那个。

    从腰中竹篓里放出没用上的蛇,他把竹篓扔到了一边。

    走出了一段路,郑安石瞅瞅已经快没进气的康适,想了想还是朝飞龙道:“咱还是走小路吧,能快些回聚集地,虽然路难走些,但总比这样快。”

    飞龙看了眼跟的气喘吁吁的文星,又看看康时难看的脸色,还是点了头,“成吧,那都小心些!”

    他说完又把手中的长刀扔给郑安石,朝他点点头,自己搂着文星走在了中间。

    郑安石瘪了瘪嘴,有些无奈的在前开路,康时背着弟弟走在他身后,飞龙揽着文星紧跟着,向阳就在最后垫尾。

    郑安石前头走着也憋气,飞龙把文星护的跟宝似的,那点猫腻心思好几年了真让人腻味,好事轮不到自己个,坏事自己倒没少过,带着份不满和怨气,他狠狠挥刀砍断拦路的藤蔓,脚下一空,还来不及发出声尖叫呢,就直直掉了下去。

    人好好在前头走着,突然没了,背着弟弟的康时一愣,就见原地突然冒出了个大坑。

    他皱了皱眉,刚想探身看,身后飞龙倒放开怀内人走上前来,探头一看,就是一声倒吸气。

    向阳看前头情况不对,跟着一起围到了坑边,这一眼,所有人脸色都变的极差。

    坑并不深,顶多两三米,郑安石墨绿的头发却已经染红,坑底遍布着削尖的木棍,刚还活灵活现的人现在已经成了坑底的刺猬,脑袋正中一根木刺突出,带出些脑浆混着血液,十足恶心。

    文星也看了一眼,然后就连连尖叫着往后退,那场景,没人愿意再看第二眼。

    飞龙倒还好,只脸色唰白的往后退开,康时背着弟弟退到树旁,就“呕呕”的吐了起来。

    “情况不对!”不用飞龙开口,背着弟弟的康时就尖叫出声,“谁他妈会在路上挖陷阱?聚集地的人狩猎圈可不在这!”

    向阳等所有人从坑边退开,才稍稍后退,看着飞龙低沉道:“确实,这陷阱我打量过,就这两三天挖的,可前个几天村子还是封闭的,就算可以活动的狩猎队,也没到这片区域来。”

    他话到此,脑中突然闪现了个人。

    飞龙脸色阴沉,连躲到他身边瑟瑟发抖的文星都没能顾及,目光阴沉的在身周林木间巡视,“这片区域没有外人,又在我们可能会走的地方挖了陷阱。”飞龙不傻,被当做下任村长培养,胆量还是有的,刚才只是没想到会有人处心积虑的对付他们,现在觉的有猫腻,便连康适被蛇咬都怀疑起来。

    康适不被蛇咬,他们也不会慌不择路的选择走小道,大道被聚集地里的人探出来,比较宽敞,就算挖了陷阱也可能是无用功,而且大道三天两头清理杂草藤蔓,真挖了陷阱也很容易被发现。

    必然是村子内部的人才能够这么了解他们,念及此他眸中已经充满血光,一眨眼间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左右手”就一死一残,可幕后之人还隐匿着。

    “滚出来!操他妈的孬种!滚出来!”他血红的眼先左右看了一圈,突然嘶吼出声。

    茂林中一片寂静,他突然的嘶吼出声连身边人都被吓了一跳。

    文星看他如此,脸也一瞬惨白,贴近他,那双眼睛再看四周,就似周围不是大树和灌木,而潜伏着无数的恶鬼。

    康时背着弟弟默默走了回去,眼睛也警惕的在林木间移动。

    向阳虽然被飞龙的大叫震到,但这时也默契的从腰中抽出弯刀,站了个方位,严正以待。

    这看似莽撞的行为也不知道能不能引得幕后者出来,但人在未知的压迫下容易不受控制的做出释放,飞龙这样一种应激行为无外乎是。

    但也可能是他觉的没有更好的应对办法而已。

    闻人诀在暗处眯起了眼睛,同样在十八区这样的凶险之地长大,这些人的警惕心不为过,况且自己做的确实挺明显的,可惜的是刚才郑安石掉下去的一瞬间就咽了气,一声惨叫都未能发出,让他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脸上缠绕的黑巾多少有碍于他的视线,看剩下的四个人团团围住警惕着再也不肯迈步,他倒也没别的想法,只是慢慢的伸手开始解脸上的黑巾,动作不像有意,也放的很是缓慢,对应着前方四个抱成团紧张的微微颤抖的青年来说,这样悠闲的慢动作,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解下的黑巾放置在地上,小刀片一瞬到了手心,双膝微微前屈,如猎豹捕食前的姿势般蓄力,“嗷~”远处林间有猛兽嘶吼声传过来,闻人诀就在那一个瞬间如利箭般射了出去。

    对面着他的就是飞龙,那个个子足有一米九,肌肉隆起的青年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中,虽然闻人诀动作迅速,但他还是本能的伸臂挥了出去。

    闻人诀到了他近前,一个低腰别过对方攻击而来的粗壮手臂,到了他侧面飞起一脚就朝飞龙侧脸而去,飞龙个子不小但灵活半分不少,避也不避侧面袭来的飞腿,另一只手蛮横的去抓那只踢过来的脚。

    闻人诀只好收回腿,两大步退开,顾不上纠缠,速度极快的换刀片到左手,侧身就袭击了背着弟弟的康时。

    康时背着弟弟动作笨重,也没想到袭击者两下攻击飞龙未成,果断冲自己来了,跌退出一步,刀片就削下了他手臂上的一大块肉,一瞬间血流如注。

    可袭击者并未满足,眼见着跟近三步,刀片就准确的朝他割喉而来。

    虽然之前杀人的时候,闻人诀还有些不适应,但现在打斗起来,心里一股残虐兴致还是高涨起来,让他有些想见到,更多的血液。

    飞龙转过身子还要时间,可就在身侧,反应非常快速的向阳却果断的用刀拨开了他割向康时的刀片。

    闻人诀勇猛果决的动作终于为之一顿,向阳只用刀逼退了他,未再前进,一旁已转过身来的飞龙吼叫一声后,携着万钧之力的拳头狠命砸向他的脑袋。

    闻人诀避不开,只好侧了身子用背后去抵挡,飞龙不负所望,那猛烈的一拳只把他砸出了打斗圈,虽然他在地上翻滚后果断站起了身子,但胸口的灼热疼痛还是袭上了身子,让他撑着地的手都有些轻微颤抖。

    这下几人分开了距离,闻人诀双手撑地低头喘气,前边几个人却矗立原地,目光冰冷而又疯狂的扫视着他。

    “果然是你!贱种!”飞龙像是有些意外,声音犹如从齿缝中挤出,凶狠无比。

    康时把弟弟放在一旁,摸着手上缺了一块肉的伤口,目中翻滚着滔天火焰,他快步上前狠狠一脚就踹向闻人诀头部,嘴中阴狠唾骂道:“贱种,你怎么敢?”

    闻人诀依旧低垂着头,刀片早飞落一旁,他撑着地的双手慢慢曲拢。

    康时大概是欺压闻人诀成习惯,哪怕知道现在的闻人诀,绝对不是往日那个只会承受不反抗的孬种,依旧被愤怒所冲昏头脑,想也不想的就出手施虐。

    闻人诀看着低头不动的身型一瞬往旁滚去,双手快速伸出,抱过康时踢过来的腿,一使劲把人拉倒,自己身子就骑了上去,没了刀片,细瘦的双手却如鹰爪般狠狠掐住康时的脖子,康时一时不防备,不过片刻间天旋地转,两人的处境已变。

    他躺在地上被闻人诀细弱的身子压制的动弹不得,他还是第一次知道闻人诀看似瘦弱的身子,居然有这般大的力气,只是他还来不及多想,喉间就充斥上了血腥味,透过那张如鬼般丑陋的容颜他看见了一双细长的眼睛,漆黑不带任何感情,薄唇抿着,嘴角轻微上翘。

    一瞬变化大,文星缩着肩膀看着一切,在确定袭击者是闻人诀后,眼中情绪变化了下,这下看几人愣住,他一双眼睛滴溜溜转了几圈,恶毒浸染上双瞳,他伸手轻轻拽了飞龙一下。

    闻人诀虽然使出全部力气在压制康时,但无时无刻不在注意着场中的局势,凭借他一个人根本无法和六个同龄或者大过他的男人战斗,他用阴谋和出其不意干掉了其中两个,剩下的他就真没考虑太多,能赚一个他就不算亏。

    眼角余光看到飞龙往他这边走,而他手下控制着的康时只剩了半口气。

    他突然低头,如野兽般狠狠咬住康时脖子。

    一下,鲜血就从对方脖颈中涌出,搀和着他的嘴和脸,血腥恐怖万分。

    闻人诀现在的模样,活脱脱像个嘶咬人肉的真鬼怪。

    飞龙走上前,一巴掌打向闻人诀脑袋。

    死死咬住康时脖子的人没动半分,飞龙眼中终于露出一丝轻微的惧怕。

    闻人诀低趴着的脑袋死死咬住另外一个人的脖子,一动不动,细长的眼睛却上翻着看他,嘴角流出鲜红血液,衬着身下另外一个人的抽搐,场面不说惊恐也十分恶心。

    飞龙一把拽住他头发,撕扯打了几下,都没能让闻人诀松嘴,闻人诀似乎下定了决心要活活咬死身下的人,模样有些像刚才死命咬住康适不松嘴的毒蛇。

    这股野蛮狠劲终于让冷眼旁观的向阳都微微凝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