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20:守墓者识
    这是要……弑神了?

    好不容易战争数十万年,毁灭一大半人口得来的神,他们决定毁灭?

    闻人诀想要为这群光幕中的智者们鼓掌,这份为族群而付出的果敢,不是谁都能够拥有的。

    那需要极大的勇气,和牺牲。

    由于大气中神裔一族赖以生存的能量正慢慢消失,神裔一族的强者中并不缺少那种想要真正成神,而后拯救世界的人。

    这些人和神裔中的智者们开始了暗下的较量。

    在那过程中,智者们试了无数办法,却依旧拿神眼无可奈何。

    数次破坏行动中,神裔们发现神眼无法为任何外在物质所破坏。

    宇宙间存在各种物质,他们互不相同,然而神眼却不为所有物质法则所干涉,它可以和整个宇宙自然合谐存在,融合为一,没有任何分别。

    智者们在长久的研究后,巧合发明出了一种特殊的,名为xf的物质,这种物质可以扭曲一部分的时空,从而把神眼送往宇宙反面。

    然而这个计划最终被神裔中的强者们发现了,已经为成神而癫狂的他们在计划的最后时刻破坏了行动,他们试图把xf物质送离地球。可在这个过程中,意外发生了。

    一部分xf物质确实被送离了地球在宇宙中飘荡,但还有一部分xf物质,却在地球上蔓延开来。

    就像是末日的宣告,一切荒谬又无声。

    这种xf物质所到之处,所有的亚人和神裔都离奇消失了。

    如荒诞梦境,xf物质所到之处,所有高识生命体转瞬消失,没有人知道这些凭空消失的人和生物究竟是被分离在扭曲的时空中死亡,还是真的被送往了所谓存在的世界反面。

    恐慌,在地球上的所有智慧体间蔓延。

    神裔们想了很多办法阻止xf物质,都于事无补。一切显得过于苍白,这种部分提自神裔自身能量所创造出的物质没能带给他们好运,因为没有任何一种物质可以阻隔开它,所有神裔眼见着族群无声迈上消亡。

    他们逃亡,挣扎、哭喊,可最终等到的命运,没有任何更改。

    似是对这样离奇消亡的不甘,最后消失的那部分神裔拼尽族群的仅剩力量,在深海之下建立了这处墓**,因为xf物质在海中蔓延的速度会减缓,他们便在这里得到了短暂的残喘。

    用好不容易拖延来的时间在这处墓**中尘封了神裔一族的所有过往,讲述着晶核文明的末路彷徨,更在外面的十万根石柱上,亲手刻画那些交织着的绝望与希望。

    只为等待一个可能的有缘“人”的到来,替他们重新在这块大地上繁衍神裔一族,继续那本该不灭的辉煌。

    地球每隔千万年总会来一次动荡,他们相信,最终还是会有新的智慧体出现,并且让晶核文明重现于世,抹平那些关于消亡的所有不甘。

    为此,他们在这留下了一个人工智能作为墓**的看守人,选择有缘人并作为收集信息的中央大脑。

    这就是那个和闻人诀对话的声音。

    它没有实体,和人类科技文明中的“人工智能”还是有所差别,因为单纯的“人工智能”虽然有程序的绝对设定,却因为缺少‘意识体’而在发生意料之外的状况时少了那份决断力,并且随着能量的消亡或长久沉睡,蛰伏中的“人工智能”很可能随着长久没有命令的运转而消亡。

    可带有意识体的人工智能则不然。

    没错,可以说这个和闻人诀对话的声音,就是神裔一族活活从族人身上剥离出的‘识’或者说是灵魂,并把它融入了程序的人工中。

    也就是自己刚刚理解的意识体。

    所以,本该没有任何感情的守墓人会有这般丰富的情绪。

    因为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个声音就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残存的神裔族人。

    那么,在此沉睡了二十亿年的守墓人,又怎么会知道封墓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包括历史、文字和常识?还可以熟练的和闻人诀这个地球人类没有障碍的沟通。

    这就都靠了母树上的“天眼”了,也就是闻人诀之前遇到过的诡异眼珠。

    那些“眼珠”都是有自主智能程序的高级机械,它们是神裔中的智者们模仿神眼塑造的信息收集体。

    负责为海底墓**中的‘维端’,也就是那个声音收集墓**外的所有信息,它们从神裔消失后的十数亿年间,每隔一段时间便从母树中苏醒,并从墓**中离开去往地球各地收集信息。

    而它们收集信息的方式也很奇特,直接侵入一个智慧体的识,读取它们的记忆和思维,而后摧毁被搜集体的精神和意念毁灭他们。

    毫不留情的方式,从人类蛮荒时期到封建朝代再到21世纪,甚至到星坠事件前后。

    闻人诀那次也险些被抹杀,好在他超强的‘识’激发了身周的能量气场,把天眼从意识体中赶了出来,并促发了天眼的钥匙功能。

    神裔一族的能力大小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识’也就是意念,所有他们选择有缘人的前提就是这个智慧体的意念高低。

    只是,光启动钥匙功能也没用,这个有缘人必须自己到达墓**处,天眼会时不时给出一些暗示,可能否活着到达墓**处就看有缘人自己了,这也算神裔一族最后的骄傲。

    他们就算不得已要把文明传承给其他智慧体,也会对继承者设置必要的考验。

    多大的因缘巧合让闻人诀被黑鸟带到了墓**上方的海域,那些紫色的海水中充斥着pia磁能,这是一种墓**运行所需要的能量,是维端,也就是那个声音有意造就的屠宰场,特意引巨型生物进入,而后剥夺能量。

    天眼在被闻人诀震离意念后,受到伤害能量耗尽,暂时封闭,在回归墓**上方的海域后自主感应并吸收了pia磁能,才重新开启了钥匙功能,保护着闻人诀真正进入墓**中。

    当然,这处墓**中存在的最后的那些神裔们,还是没能逃离灭亡的命运,就算他们躲到了这深海之下,xf物质还是来到了这里。

    他们最终一个接一个的消失,滑稽的是同样被存放在墓**中的‘九域之碑’和‘神眼’却一点未被xf物质所影响,至今还尘封在这墓**深处。

    若非要让闻人诀说清,神裔的晶核文明和人类的科技文明有什么差别高低,那也只能说晶核文明讲的是塑造自身的绝对强大,而科技文明讲究的是通过外部条件来塑造人类的强大。

    星坠事件前,人类通过各种机器、飞船和战舰战斗,而晶核文明时,人们赤手空拳依靠**博斗。

    这两种文明应该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强大方式。

    可从神秘声音中,闻人诀却听出了浓浓的嘲讽和鄙夷。

    在这处宫殿中,闻人诀似察觉不出外间时间的流逝,听那声音娓娓道来时,他逐渐觉得站着有些疲累,慢悠悠的走到半掌高的石台边沿,没有跨上去。石台上只有悬空浮着的光幕和不知隐匿何处的声音。

    围着石台晃晃悠悠走了几圈,闻人诀转身朝着放置天眼的母树而去,到了母树近前也没别的动作,只双手抱胸,微微斜靠在母树上,边休息边听。

    神秘声音时有停顿时而快速,闻人诀一言不发,目光专注。

    终于,诉说似到了一个段落,神秘声音停顿的时间过长了。

    闻人诀不得不掀起微微低垂的眼睑,开口发问:“继承者?你需要我做什么?”

    神秘声音很快回复:“虽然你把天眼从识中驱逐,但那之前,天眼已经收集了你的一部分信息,并在返回母树后上传了‘维端’,所以孩子……我知道了你那些另人悲痛的过往。”声音变得温柔,且带上了一分怜惜。

    “嗯。”闻人诀不否认,他只是斜靠着母树,后仰了一下脑袋,目光专注盯视着空无一人的白色石台。

    “所以,孩子……你,难道不渴望力量吗?”

    “力量?”这真是一个令人心动的词汇,闻人诀维持着刚才的身型未动,只是语气中貌似生起了无限的遐想。

    “是的,力量!一份如同神裔般强大的力量!一份足以让你藐视所有人类的力量!只要你得到这份力量,你就可以把昔日那些折磨你,伤害你的愚蠢人类轻易杀死!”

    神秘声音变的激昂,似乎它所描述的一切,闻人诀都触手可得。

    低垂了脑袋,闻人诀迷茫不知所措,牢牢掩饰好了那张没什么表情的丑陋脸庞。

    他的声音变的低微和懦弱,轻轻道:“为……为什么,是我呢?”

    “孩子,因为你是被选中之人,我刚才说过,没有过高的识就无法启动天眼的钥匙功能,而且孩子,你还自己到达了墓**。”

    神秘声音慈祥起来:“孩子,你不应该如此自卑,从你踏入墓**的那一刻起,你就是高贵的神裔族继承人了,当然……孩子,我不知道你愿意与否。”

    “我当然愿意!”闻人诀只等它说完,立马大喊出声,只是依旧低垂着脑袋,过长的黑发遮盖了额头,随着他现在稍显激烈的话语晃荡了一下。

    “呵呵。”神秘声音发出笑声,似乎非常料定闻人诀的回答。不知从何处观察着闻人诀,又继续道:“作为我神裔族的继承人,孩子,我会帮助你站到所有人类顶端,掌握足以洗刷你昔日耻辱的权柄。”

    “谢谢你……”闻人诀话说的非常缓慢,接着又带些不自信道:“那之前,你沉睡的这么多年来,难道就没有人触发过钥匙吗?”

    过高的‘识’?

    闻人诀虽从未听闻,但也不至于自傲到认为整个人类史中自己是唯一幸运的一个。

    看闻人诀似乎被突来的好运砸到不知所措,并且产生了浓重的不自信,那声音拿出了所有的耐心,继续道:“你当然不是唯一的一个,但是天眼离开墓**还要找寻智慧体,并且在不引起任何注意的情况下收集信息成功返回墓**,需要极大的能量,所以天眼能出去活动的次数非常稀少,碰到的信息搜集体大多在被“采集”后抹杀,极少数拥有高‘识’能够抵抗天眼抹杀,并激活天眼钥匙功能的人就更少了。”

    更少不代表没有,闻人诀低垂着脑袋,眸中闪过精光,语气却依旧的嗫声嗫气:“更少,那就是有的?”

    这孩子,一路来确实被晶核文明遗迹所震撼,可殿前的一番举措也让维端有些吃惊,现在看来,那些许的出乎意料依旧被突如其来的好运和扭转命运的机会砸晕了。

    这多少让维端舒服一些,再加上亿万年枯等下终于到来的继承者,显然让维端心情非常愉快。

    这体现在它不厌其烦的回答上:“是有过两个。”

    不用闻人诀继续发问,维端用透着浓浓怀念的声音继续道:“距今四千两百多年前,曾有人类激活过天眼的钥匙功能,那个人类很有趣,我还记得他叫什么?赵政!哦,后来他也叫嬴政。”

    “嬴政?”闻人诀语气诧异,这份诧异也稍稍体现在了他的脸上,没有任何伪装成份。

    “是啊,他后来还做了皇帝,这是一个有趣的称呼,那真是一个有趣的人类,可惜……他虽然触发了钥匙的功能,却终其一生未能到达墓**。”

    就说这个姓名比较少见,不可能那么巧合,原来真的是……多亏自己跟着安老读了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书,也算是对前时代的人类历史有所了解,想到那个人类史上都有名的帝皇也曾触发过天眼钥匙功能,闻人诀心中总有些怪异。

    按照刚才‘维端’也就是那个神秘声音所说,启发钥匙功能后,天眼会以“拟形”状态跟随宿主,并且时不时在宿主的‘识’中给予去墓**的暗示和线索。

    这就是“秦始皇”后期派遣大批方士不断出海苦觅,寻求成仙的原因?

    ……所以……维端都做了什么??

    闻人诀第一次有种不知说什么的感想,他只好干巴巴的继续问:“你刚说有两个人,还有一个人呢?”

    他突然产生了点好奇,第一个启动钥匙的人如此……奇怪。

    那第二个人呢,也许一样有趣?

    “哦,第二个啊。”维端似乎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话给闻人诀造成了什么心理活动,继续用带着点怀念的声音道:“是距今两千多年前,你们人类的二十一世纪。”

    维端变得兴致盎然:“那个人类也很有趣,天眼入侵时,他的高‘识’抵御住了天眼的抹杀,在意识中和天眼进行了抗衡,并且启动了天眼的钥匙功能,在天眼寄宿后传达回维端的情绪和之前所有的人类都不同,没有任何恐惧害怕伤心和担忧,而且在天眼寄宿时也没有任何的反抗和不满,真是非常非常有趣的人类。”

    看维端说的特别,闻人诀倒真起了几分兴趣。

    “他传达回维端的情绪是什么?”

    闻人诀经历过天眼强行进入‘识’体控制自身,明白那种身不由己的感受,就算没有恐惧,担忧是一定会有的情绪,就算是自己……

    想到这,他先调整好面部表情而后才抬起脑袋,重新看向光幕。

    “我在调取保存的回传。”维端说。殿内很快响起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想来应该是第二个触发者当时的心声,与之相配的是光幕上也开始出现相应的文字。

    “我草!!日了狗了,啥玩意?”

    “外星高科技?老子这尼玛是要穿越啊?”

    “靠尼玛,穿书难道是?”

    “难道是界面系统?老子要在各个界面做生意啦?”

    “刚才超市买的泡面能卖多少?换钻石?”

    “我靠,那玩意呢?老子脑子里确实有东西吧?是系统?要不要人机恋?”

    “啊,难道要穿到美女如云的世界啊!……不对,只要不穿到搞基世界老子都很开心啊哈哈哈哈!”

    “属于老子的世界来啦?尼玛擦还不穿???”…….

    心声在空气中逐渐扭曲,光幕上出现不断闪现形如乱码的文字。想来是触发者心声一时涌现的太多,让天眼的记录都一时有些混乱。

    闻人诀依旧上仰着脑袋,脸上刚特意伪装出的丝丝懦弱激动消失无踪,仔细看轻微抽动的嘴角下似乎还透着冰冷。

    闻人诀:“……”

    所以相比起第一个启发钥匙的人……

    这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