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22:神碑重离
    没想到闻人诀会问出这么个问题,维端之后的回答,语气总算和缓了一些。

    “我们消失的太过无力和不甘,我们选出继承者复苏文明不存在任何获取利益目的的想法,仅仅是那一份不甘,就算族人们再也无法看到,我们依旧希望值得我们骄傲的强大重现繁衍开花。”

    真是一个从存在到消亡后都在自傲的种族。

    可他们亦有绝对自傲的资本,虽然从维端的语气中听出,神裔对不依靠自身的强大极度不屑,当年那些探索类似人类科技的智者们的地位恐怕就很低微。

    可就算如此,从墓**中表现出的一些类似人类科技文明的产物来看,就算是在科技方面,他们亦达到了绝对的高度。

    “你还有什么问题?”维端问的都已经有些自暴自弃。

    闻人诀挑眉,当做听不出那话语中的嫌弃,既然让他问,那他问便好了。

    “若一个低‘识’的人,融合一块过大的晶核体,会造成什么后果?”

    维端真要从现在开始,对闻人诀刮目相看。

    这个存在不过短短十数年的人类,居然可以这样切中重心的了解真正的关键点。

    闻人诀心中的思虑一刻也没停过,他针对维端所说的信息,在脑子里思考出各种问题并寻求答案。

    维端说高‘识’的人类融合太小的晶核是浪费自身的天分,那么低‘识’的人若融合过大的晶核,贪心所造成的后果,仅仅会是浪费吗?

    他不知道自己的‘识’究竟算不算高,也不知道面前的晶核体到底算不算大,那么就应该担心一种可能,如果自己的‘识’对于面前的晶核体来说太过弱小,会造成什么恶果。

    “高‘识’吸收小晶核,是在浪费天分,同样的因为要把晶核体全部融化进体内重组,每块晶核体都是一个完整的部分,你起码得吸收晶核体的一半才能让晶核体在体内重新稳定,少于一半的晶核体在体内会变异,轻则失去神智变为痴傻,重则**爆裂而亡。”

    “也就是说”闻人诀伸手指向悬空的晶核,“我最起码要吸收掉它的一半在体内重组才可以。”

    “你的‘识’一定可以融合掉它的一半。”维端像是怕闻人诀害怕,继续劝导:“别因为你现在的恐惧而选择放弃大晶核,你会在日后的人生中后悔,而且,从这块晶核所散发的光芒你就可以明白,吸收掉它之后,你将拥有它的异能。”

    “异能?”闻人诀脑中想起那些神裔战斗时伴随着的火光和土壤。

    知道闻人诀对异能的兴趣,维端道:“是的,神裔需要天长地久的提纯体内晶核能量,到达一定的程度才能让自己的核体散发光芒且拥有异能,你面前的这块晶核本身就具有异能,这样的晶核体非常罕见,你千万不能放弃!我们需要一个继承者,而这个继承者一定要足够强大,因为我需要你走出墓**后,去统一其他人类,并且在这块大地上推行晶核文明。现今地球的环境弱肉强食,这一点,你比谁都明白,没有足够的力量,一切都会成为枉然。”

    闻人诀无声点头,盯着那块核体的目光依旧冷静。

    怕耽搁的时间越长,闻人诀就会有越多的迟疑,维端有些急不可耐道:“你应该快些进入冰棺,越早掌握力量,你就能越早开始适应神裔的战斗方式。”

    “当然!”像是没听出维端的强烈不满,闻人诀站直身子,离开母树,靠近石台,把额前过长的头发往上拨弄,他语调轻松,并且不再刻意收敛自身真正的情绪,语调冰冷又带着些诡异的婉转:“在那之前!……”在石台前三步处停下步伐,“让我看看,神裔文明中惊天动地的石碑,喔,还有……神!”

    “你!”维端一瞬想要大喊什么,又及时止住,然而光幕上相应出现的数个标点符号足以说明它的愤怒,但它还是压抑了下来:“你是在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你要看九域之碑,可以在身体改造之后,我们先要做的,是让你成为真正的!神裔继承者。”

    先前慈祥的声音消失不见,现在的维端表现的像是个小年轻,情绪外露的分明。

    丑陋的脸庞微微抖动,闻人诀的表情看不分明,隐约在笑,声音异常压抑,听着很是让人不舒服,不知道维端是否有这个感受,它只是继续道:“你应该躺进去了,选定者。”

    视线直落在石台中央的水晶棺上,闻人诀摊平双手,“很抱歉,我拥有过于强大的好奇心,在没满足我的好奇心之前,我的‘识’应该不会太配合。”

    维端听出闻人诀话中的威胁,这让它出离的愤怒,刚才它坦诚了一切希望换取这个人类的信任显然是愚蠢的,这让这个人类有所依仗,并且肆意妄为。

    “难道我不满足你的好奇心,你便不进行改造了?这不可能!难道你不想拥有可以站在所有人类顶端的能力了?”维端显然不相信,这个一直生存的异常卑微的人类会放弃这个机会。

    并且为了见一见九域之碑,不知所谓、不知轻重到这个地步。

    然而……闻人诀无谓但肯定的声音马上跟着响起:“是的。”

    维端……沉默,长久的沉默。

    它中的意识体开始愤怒,然而程序制约着它不至于癫狂,这让它对外的声音变得异常冰冷:“进入墓**却不继承文明的智慧体,只有被抹灭一种可能。你可以对抗天眼侵入,却无法对抗我,你不应该存在这种想法,人类!”

    闻人诀睁开刚才起就微眯的眼睛,语气丝毫未有紧张,好整以暇道:“我没有对抗的想法,只是生来就固执。”

    看不出闻人诀的一丝退让,维端再一次沉默。

    良久之后,似乎思考了些什么,维端总算重新开口:“好吧,我就让你见见九域之碑。”话音刚落,石台上的冰棺消失,光幕也跟着消散,维端碎念道:“反正你也是晶核文明的继承者,这没什么不可以的,只是,你不应该如此固执,而要有轻重缓急之分。”

    看着重新恢复空荡的石台,闻人诀心中冷笑,看来维端之前的信息收集不错,古语词组用的非常顺溜。

    眼见白色石台恢复最初,石台后本空无一物的空气开始扭曲,一切就在闻人诀的盯视下发生变化,本来光幕后就是空气,能一眼看到殿堂更深处,然而现在,庞大高立的殿堂柱子间的空气在扭曲后,突然开始出现轮廓。

    不过片刻,原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一块庞大到快要触碰到大殿顶端的深蓝色石碑,和闻人诀曾在光幕中看到过的,一模一样。

    眼中死死盯着石碑,闻人诀脚下不自觉的往前迈步。

    他的脚刚踏上白色石台,维端再一次开口,语气中不自觉带上小心,“千万不要碰触九域之碑,它的能量太过庞大,会在瞬间撕裂你的身体。”

    听到维端的提醒,闻人诀点了点头,脚下却又突然冲向九域之碑,在距离“石碑”半臂的距离时又止住。

    耳边几乎同时听到了维端颇具人性化的放松喘气声。

    闻人诀勾起唇角,仰头看着深蓝色的石碑,上边没有刻画任何字符,只缓缓流动着一些波浪般的纹路。

    他忽的快速伸手,在耳边维端尖利的叫声中,轻触摸上了石碑。

    耳边是尖利的“别碰它!”的叫声,眼角余光中,母树上五颗黑色眼珠一瞬掀开眼睑露出血红眼瞳,散发着初次相见时的蓝色光波,快速靠近自己。

    闻人诀唇角勾起的弧度持续扩大,这是,准备抹杀自己了吗?

    然而,在他手掌碰触石碑之前,他就似乎先在空气中碰到了包裹着石碑的什么屏障,只是他轻轻向前使了一点力气,那物体就在空气中裂开,而后,他的右手终于碰触上了这块神秘的石碑。

    只在手碰上石碑的同一瞬间,九域之碑就突的绽放出了刺眼光芒。

    那是一种让天地都要为之变色的极强光团的爆炸,只一瞬间,光芒便消散彻底,闻人诀的眼睛无法接受这种突来能量的强大光芒,一瞬陷入黑暗。

    闻人诀觉的自己是瞎了,脑中却响起另一个苍老的声音。

    “选定者解除封印。”

    几乎在这个声音响起后的一瞬间,闻人诀已经失明并且流泪疼痛不止的眼睛就恢复了正常。

    视线刚恢复的一瞬,眼角便看到,已经裂开的石碑碎块携带着最后的余光从殿内冲天而起,分为不同的方向撞破殿堂屋顶,向着上空,也就是深不见底的海面冲天而去。

    巨大的声响伴随刺眼的强光,石碑如炸开的烟花般四散飞离墓**,闻人诀看的一阵恍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