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029:不按套路
    他跟维端的通话依靠“心识”,彼此间不需要通过有形有相的语言、文字、图像、而是直接透过“心识”来感觉到彼此的意思,这种能力,常常不限于时间、空间的条件,即使相隔重洋。

    闻人诀对此有过好奇,维端回复的也尽量明了,是维端入导了他的身周光,也就是身周磁场能量,每个人身周的能量中都带有自身的‘识’,便通过此链接。

    闻人诀觉的自己大致了解了那么半点皮毛意思,但这个不值得深究,他是个实际的人。眼下他跟维端对话,若有外人在场,看着便像是他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可这里没有外人,他也不需要掩饰。

    其实他可以把话语通过自己的‘心识’传达给维端,可人类的交流习性难以一时更改,没有特殊情况,他更喜欢自己发声。

    “晶核体是一个生物为了适应身周遍布的宇宙能量,通过自身能量吸纳外在能量凝结成的晶体,里面更是融汇了这个生物体的部分‘识’,但并不是每一种生物都会有,大多可以凝聚出晶核体的生物会比其他生物来的强大。”维端调整了声音,现在的声音听着像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这声音来自于它以前的某个人类搜集体。

    闻人诀视线依旧落在怪物尸体上,“我觉的它已经很强大了。”

    维端不置可否,只道:“它若凝聚出晶核体,会更强大一些。”

    “只要本身的能量场强大,便可在没有九域之碑的影响下凝聚出晶核体。”闻人诀道,又继续:“看样子,它还不行?”

    “您了解的非常透彻,低‘识’生物体往往具有强大的身体能量,这可以让它们在感受到空气中辐射能量的压迫后,自行凝聚出晶核体,但没有高‘识’仅仅依靠生存本能,就算有大晶核体它们也只能沦为智慧体的猎物。”维端说到,语气傲慢,“但现在九域之碑突破封印分裂,被影响的绝不仅是人类,一些原本身体能量没那么强大的异形和猛兽,会更容易凝结出晶核体了,也就是说,在始星上生存的人类,将更为艰难。”

    “始星?”

    “我们神裔的叫法。”

    闻人诀点头,视线落到海面远处,有巨大的波浪翻滚而来,深海之下似乎又有什么庞然大物在靠近这里。

    他转过身子,小步快跑着离开海岸,向着丛林而去。

    辽阔的深海,其实远比陆地来的危险,其中隐藏着太多的未知生物,他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去没有意义的检测维端的防护和天眼的攻击力。

    身后飘浮的光型触手消失,而后脚下跟随着他移动的黑色圆影也消散。

    闻人诀在茂林中有丰富的生存经验,在跑出十来分钟后,他攀爬上一颗大树,在一个枝桠处进行短暂休整。

    “天眼呢?”扭头四看,刚还跟随着自己的天眼不见了。

    “在你前面。”维端道。

    闻人诀皱眉:“哪里?”

    天眼凭空出现,距离他的鼻翼仅一指之遥。

    右手挥出,天眼猝不及防被大力打落,还没掉到地上,就飘浮起来,在他脸前晃动。

    “你太暴躁了!”维端的声音直接响起,没再出现在心识中。

    天眼本身就是个程序造物,不具有情绪和感情,大多依靠维端的命令行事,但因为绝对的认主程序,它不会伤害闻人诀,并具有一定的自主能力。

    “我不喜欢任何物体突然距离我过近。”闻人诀语声冰冷,“这点你日后必须谨记。”

    “我的防护能量也会突然出现在你身边!”维端的语气有些不爽,“你刚才在海边太过放松警惕了,我不想再回海底沉睡,我真诚的希望你能够活的长久些。”

    闻人诀从树上灵活的一纵而下,在地上翻滚半圈后果断起身,选定一个方向,快速奔跑起来,声音散在空气中,带着些轻微的冷酷,“是什么让你觉的,我死后,你还能回到海底。”

    维端哑声。

    这个被千挑万选出来的继承者,明显不是善类。

    黑色的天眼快速飞在他前方,在茂林里显然比闻人诀还要灵活,一个眨眼间又突然消失不见,闻人诀突的止住步伐,狭长的眼眯起,语气强硬道:“解释!”

    他不会让任何不安定的因素呆在自己身边。

    看闻人诀是不准备再走,维端只好道:“我需要好好搜集资料库,力求用人类语言表达的让你明白。”

    怎么把神裔世界中的常识,用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语言清晰的表达出来,显然挺困难的,一会后,维端的声音响起:“其实天眼一直存在,只是调整到了你看不到的状态。”

    闻人诀重新迈开脚步,小心躲过茂林中遍布的毒虫。

    维端的声音不急不缓,“你以为你所能见到的就是世界的全部吗?不然,人类拥有的只是肉眼,就是由肌肉、神经、血管、水晶体、视网膜等所组织起来的器官,只可捕捉(visible light, 4000-7500 a.u.)之内的光线,也就是“可见光”,以及由这范围内所折射、反射出的事物景象而已。”

    “所以你看不到你自己身周能量散发出来的光芒,看前面,就不能看後面,看外面,便不能看里面,功能极其有限。也因为是由器官所构成的,所以会老、会病、也会坏,只要改变天眼表面的光**长,人类的肉眼就会对天眼,视同不见。”

    闻人诀虽然跟着安老读过一些书,可毕竟没有经过人类系统的知识传承,就算维端是用人类的知识体系和语言在解释这件事情,他依旧一知半解,可闻人诀向来只抓重点。

    “就是说,天眼还在我身边。”

    “当然。”维端的声音出现一丝笑意,“在你重返人类世界后,总不希望所有人都看见你身边跟着奇怪的黑球吧。”

    从身旁折过根树枝,闻人诀把身前半米处出现的蛇拨开,继续前行,他觉的自己就像块海绵,正在不断的吸收着各种知识。

    人类的,神裔的。

    “天眼的视野呢?”这次出来他只带了两只天眼,维端说过,天眼离不开pia磁能,也就是那块海域特有的环境,遗落之地上空的海洋,其实就是个大型屠宰场,吸引进大型生物残杀并剥夺它们的能量,而后用于阵法,引导出其中一种能量服务于遗落之地的一些设施,和五颗天眼。

    “天眼不受‘可见光’光线的反射、折射限制,所以可360度视物,也可内视,但内视能力仅限于死物。”

    没有鞋子还是不方便,闻人诀停住脚步,脚底不小心被地底钻出的昆虫所咬,已经渗出了血迹。

    他皱眉,眼睛在四周搜寻起可以止血的草药来。

    “之前的入侵人类‘识’,读取知识记忆和思维呢?”

    比起天眼的杀伤力,显然这个功能更可怕。

    以后要知道一个人的想法和过往,有了天眼不是轻而易举么,这真是一个实用万分的能力。

    知道闻人诀在想什么,维端道:“确实可以,可入侵一个人类的‘识’就能耗光天眼所有的能量,返回遗落之地起码三年不得重新启动。”

    就算五颗天眼能够换着使用,可遗落之地内的空间阵法,能链接通往外部的点实在是少,之前的海边礁石处是其中一个点,也就是说一颗天眼要返回遗落之地还得耗时先到达能够通往遗落之地的传送点。

    得不偿失,闻人诀先前想要做次实验的想法立马不见,好钢用在刀刃上,他对这个能力的期待是不会少的。

    找到棵合适的大树,闻人诀细长手指在树根部比划了一下,“切割下这块树皮。”

    维端没问为什么,天眼本身就具备一定的自主能力,闻人诀话落,它重现出现,飞至树前,一个小光圈出现在树上,而后沿着闻人诀画出的形状,光圈没入树中,几秒之后,一块树皮轻易掉落,闻人诀接过,又指挥天眼切割了另外一块形状差不多的。

    把两块树皮随意加工了一下,闻人诀把它们穿在脚下,塞着的草药一会就帮他止住了伤口的血,而树皮也为他阻隔了一些来自地面的伤害。

    身上华美的衣袍到了脚上又变成原始人的造型,看着非常怪异。

    闻人诀没在意这些,他只是挑眉看着天眼重新消失,非常满意于天眼的实用。

    “我要多久,才可返回聚集地?”中午停下来休息时,闻人诀再一次链接上维端,在心识中发问。

    “我不明白你为何非要返回聚集地,你应该直接去往人类的大型生活区。”维端吐槽道:“目的明确,不浪费任何时间才是明智之举,在地球人类未充分理解状况前,你具有很大的优势,如果你实在放不下过往的仇恨,让天眼去一趟就可。”

    维端喋喋不休,看不到闻人诀眸中越来越不耐的神色。

    把手上啃完的野兽骨头抛到一边,闻人诀靠着树根半坐起身子,语气平淡的听不出情绪,“你太啰嗦了,一个完美的程序应该直接给出答案,所以……”

    他略微停顿:“你是个残次品?”

    维端怒吼:“你!”

    伸手把链子从脖子上扯下,眼眸冰冷的再不见温度,“所以我真正明智的做法应该是把半残品从我身边处理掉。”

    没有给维端任何回应的时间,闻人诀突然发狠把手上的晶体砸向地面。

    维端像是被他突然的动作所惊,居然没了声音。

    两个拇指大小的晶体在被砸向地面后,没有产生任何裂痕,只是一瞬里边的银色液体晃动的厉害。

    眉目依旧,看不出怒火,闻人诀弯腰捡起维端,语气非常的漫不经心,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做过一样。

    “摔不碎吗?”他自言自语。

    视线落到维端上,闻人诀充满考虑,似乎还想要再试试别的办法。

    “从此处赶到村落还需要一个月!!!”沉默的维端尖叫出声。

    就算是被剥夺了最高权限,可维端始终认为继承者是非常需要自己的,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该知道要充分保护好自己,毕竟,自己的可利用价值太大了。

    可闻人诀就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刚才突然且毫无转圜余地的动作可算击溃了维端一直以来面对闻人诀时的傲慢,哪怕之前它对闻人诀有所戒备和震惊,但从来都是以居高临下的目光看待自己所谓的主人。

    可现在,它只想老实做人,不,是老实的做个乖程序。

    因为它可怕的遇到了个疯子!

    虽然存在了数十亿年,可它清醒的日子屈指可数,一个‘识’体再强大,保持清醒的时间过长都是会消散的,若按生存时间来计算它的年龄,其实维端很想放肆大哭一场,它才22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