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032:死前所欲
    康时傻张着嘴,呆呆的看着十多步外几次想站起又跌倒的飞龙。

    神秘人还没他强壮,而且刚才那一脚看着也不似是使出了全力,怎么就轻易的把人扫出了这么远?

    同康时一样,向阳也非常震惊,这般轻描淡写的动作,更体现出了来者和他们之间的差距,他不动声色悄然后退半步,而后把腰间的枪慢慢抽出。

    “天眼扫描到人类兵器,枪。”有一会没开口的维端突然在闻人诀心识中出声,后又询问般补加上一句:“是否抹杀持有者?”

    隐身中的天眼在向阳头顶一闪而没,闻人诀跟着把视线投向了对方,仅仅一眼,就又撇开了视线,重新看向地上爬起的飞龙,刚才的那一脚,力道是他控制过的。

    向阳僵住了身子,他才刚把枪抽出来,那个神秘人就突然扭头瞥了他一眼,虽然仅仅是不经意般的一眼,也让他一时不敢再有别的动作。

    分明是藏在身后的动作,对方怎么就像是多了双眼睛,看见了一般?

    是错觉吗?

    额前有冷汗落下。

    他总觉的不是,那一眼虽然很是漫不经心,但又似乎透着警告。

    向阳死死盯着来人的面具,僵立了许久,还是把枪塞回了腰间。

    闻人诀仅仅看向阳一眼就把注意力转了回来,他相信向阳是个聪明人,没给维端肯定的指令,但也没否定维端的请求,也就是说,向阳接下来若还有异动,天眼就会在第一时间抹杀他。

    飞龙从地上爬起,顺了好几口气,又走了回来,脸色铁青着伸手指向闻人诀。

    “鬼鬼祟祟,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吶……”闻人诀现在心情很好,他摊平双手,满眼笑意:“我给你们个恩赐吧。”

    无视对面人紧张不安的神情,闻人诀似毫不戒备他们般转过身去,背朝着他们慢悠悠道:“看来,你们是逃不开这些虫子了,这样……在死之前,我给你们时间,让你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放屁!你凭什么断定我们的生死?”站在闻人诀身后一点距离的一个中年大汉终于按捺不住,看对方背朝着自己,挥刀朝闻人诀头顶砍去。

    脑后是利器带来的风声,闻人诀动作轻盈的侧身,长腿抬起,精准的一脚踢落对方手中的刀,那人手中刀被踹掉,却没捡起的想法,只另外一只完好的手抱着拿刀的手,面目扭曲的蹲下身子,死死咬住牙不发出叫声。

    从扭曲的手掌来看,闻人诀那一脚,应该已经稳准狠的踹断了他的骨头。

    “还算硬气。”状似赞赏般说了四个字,摇摇脑袋,闻人诀穿过这几个人,到了他们身边的一棵大树下,抱起双臂,斜靠上树。

    靠上树根后,闻人诀就闭上了眼睛,似已在假寐。

    剩下的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没了动作。

    闻人诀维持动作,也没睁眼,只淡淡问了一句:“怎么?这时间你们不要?”

    没等几人开口,刚才抱手蹲在地上的汉子突然叫出声来,就见从双脚开始,对方身体上居然开始焚烧起蓝色火焰,那火焰焚烧的缓慢且微弱,却是在一点点、一点点的烧灼掉他身上的血肉。

    饶是大汉硬气,也痛的嚎叫,这叫声太惨,让围绕在身周等待的虫群都不明所以般的后退。

    闻人诀分明什么都没做,一切看着像是莫名其妙!

    文星扭曲着俏脸,死盯着神秘来人,嘴中无自觉般开始念念叨叨:“魔鬼!是魔鬼!你是魔鬼!!”声音从小到大,最后一声竟然盖过了地上人的惨叫。

    “你到底做了什么?”飞龙崩溃了,看着地上翻滚的人,他上前脱衣试图打灭大汉身上古怪的火焰,但没有任何效果。

    这已经不是他们了解中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他再怎么强撑,到底是个没见过大场面的。

    平常的霸气在父亲的威严下在村中耍耍还行,今天连番的事情下来,已经完全打乱了他的思维。

    闻人诀没在意他们的歇斯底里,闭目轻轻道:“这火,会慢慢焚烧光一个人的血肉,不会一下致死,但会让你们好好的体会死前被烧灼的痛苦。”

    说着,抬手打了个响指,一瞬蓝色火焰在剩下的几个人脚底燃起,飞龙等人惊慌不已,乱窜乱跳,蓝色幽火不息,下一秒,他们就体会到了被焚烧的强烈剧痛。

    闻人诀闭目,认真的侧首去听这几个人发出的惨叫声,而后又轻轻的打了个响指,从几人脚底开始诡异燃烧的蓝色火焰瞬间熄灭。

    这下,飞龙等人再不敢大喘气,看着一瞬间就焦黑变形的脚背,面目惨白。

    闻人诀睁开眼睛,视线中几人表情一致的绝望灰白,飞龙颤颤巍巍的站直身子,面无血色,瞳孔中却透出强烈的不甘。

    聚集村的两个大人互相搀扶着,垂首等待死亡。

    向阳蹲着身子,一手抱着被焚烧过的脚背,视线却平视着他,透着惊慌过后的静默。

    康时看了一会脚背,而后茫然抬头,视线却没有聚焦点,嘴唇一直张张合合,似乎在不停的自言自语,只是听不真切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文星翻滚在地,黑发散乱,俊秀的面容涕泪横流。

    好好的打量了一会几个人的丑态,闻人诀从树根上稍稍直起身子,双手合拢拍了两下,把几个人从呆傻中唤回。

    可随着拍掌声而来的是如圆环一样,以他们几个人为中心燃烧起来的蓝色火环。

    如同西游记中孙悟空给唐僧画的保护圈一样。

    现下在向阳等人身周燃烧起的蓝色圆圈,却是要夺命的。

    闻人诀声音平淡,没了刚才的笑意,似乎觉的玩腻了,只是叙述般道:“这火圈会慢慢缩小,到最后会焚烧到你们脚底,这中间的时间大概是二十分钟。”顿了顿,没有笑意的干笑了一声:“如何,这是你们在这世上的最后二十分钟,就没有想做的事情吗?”

    几个人盯着如鬼火般的蓝色光圈,都不约而同的向中心靠拢,虽知是没有效果的无谓挣扎,没有人再敢和面前的魔鬼对话,那个人虽然说着人类的语言,轻描淡写的举动似乎还透着优雅,可每一个不动声色、不以为意下都透着绝对漠然的杀意。

    到现在,他们几个已经彻底明了。

    不管这个神秘人是谁,他到这里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来杀他们的。

    求饶不会有用,挣扎也毫无效果,飞龙几个就如同被拎离水面挂起的鱼,唯一能做的就是静待着自己的死亡。

    康时念念叨叨,神情已然不对劲,痴痴傻傻了一会后,突然一鼓作气猛的冲向蓝色火圈,想要从火圈中跳出。

    他到了蓝色火圈面前,脚一抬看似要从火圈中跳出了,身后几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可惜,蓝色火圈像是活的般能够感应到猎物的逃离行为,本还只有几十厘米高,在地面静静向里燃烧的火带,在他要逃离的那一段猛的蹿高,那火焰一瞬有康时脑袋那么高,他若再不止步还往前冲,就只能活活冲进齐人高的诡异之火中。

    虽已神智然不清,可求生本能还在,混沌的脑袋一瞬清明,呜呜的哭出声来,跌落在地后又爬向另外一个方向,不出意外的火圈只要感应到他的靠近,会一瞬蹿高,断了他的希望,也断了身后默默注视的几个人求生的最后希望。

    康时不再尝试,扭身哭着默默爬回飞龙等人身边,圆形火圈还在向内焚烧,他们所剩的时间已然不多。

    闻人诀仰头,瞳孔中什么情绪都没有,抬头看了一会的蓝天,没去关注康时的挣扎,直到听得耳边只剩下哭声再没别的动静,他才垂下头来,赏赐般的把视线重新投注到几人身上。

    “飞龙。”这一次他开口,声音平静。

    被他叫的人在火圈中却是一震身子。

    迎着飞龙诧异的目光,闻人诀的视线却放到了地上蜷缩着的文星身上,口气淡漠:“他一直吊着你胃口,若即若离的为自己争取好处,却半点没放你在眼中。”

    飞龙跟着不自觉的把视线放到地上的文星身上,兴许是死前再无更多想法,有的只是浓烈不甘,那人的话他明白自己应该别听,但许是话正中他心中怨念,他还是不可自控的跟着把视线移转到了文星身上。

    地上哭泣,面目扭曲的人不如往日好看,却还是他心心念念了数年的人。

    以往总想着还有很多时间,明白文星心中的那些算计却不以为然,带着追逐的乐趣,可如今……视线中的火圈逐渐缩小,逃生无望。

    他强烈的不甘中,未尝没有对文星的。

    “现如今你要死了,不想得偿所愿吗?”话语中透着蛊惑,闻人诀双手垫在脑后,斜靠着身子,没有表情。

    飞龙没有打断他的话,在原地怔怔站着,目光着魔般死死盯着文星,似是没有听见闻人诀的话,可视线却逐渐变得深邃扭曲。

    地上的文星张着嘴,想说什么,左右移转目光,一会看飞龙,一会看火圈外神态悠闲语气平淡的神秘人。

    他吱吱呀呀的想说什么,但一张嘴,控制不住的是更多的零碎哭声,无助的把目光投向向阳、康时,却发现剩下的人似乎对神秘人的话已经没了任何反应,有的只是麻木等死的死寂。

    “不……不!”他哭着摇头,破碎的话语从嘴中呻°吟出声,眼神绝望中透着凄厉,他虽然一直吊着飞龙胃口,时不时给点暗示,可谁让飞龙是村长的儿子,又死心眼的喜欢自己,他可从来没想过真的……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况且都要死了,自己也没有必要继续讨好飞龙,他又不喜欢这个男人,为什么死前还要遭受迫害。

    “我不要!”终于,他大喊出声,撑起双臂爬动着后退。

    跟飞龙相处几年,他怎会看不出男人眼中越来越浓重的欲、望和死前的放纵意欲,那目光没有往日的温柔,压抑邪气。

    飞龙本死死压抑的**不甘,在接触到文星一瞬的强烈抗拒和再不掩饰的厌恶目光中崩溃了,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也似乎放弃了什么。

    就见他充血双目从文星身上转移,狠狠凝聚到火圈外的人身上,口中的声音再不发抖,似乎是接受了即将到来的命运。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