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034:好戏将演
    不知道他的面无血色是因为闻人诀的那一句嘲讽,还是因为差点跌入虫堆后的惊吓。

    刚才看闻人诀一脚轻易踹飞飞龙,向阳就猜测他的力道变大了,现在轻轻伸手拉了自己一把,自己就站稳了。

    向阳清楚自己的体重,对身前依旧并不雄壮的人起了深深的猜测。

    走了很久,两人总算在视线中摆脱密密麻麻的龙虱,这样大数量的龙虱群,足够横扫茂林中的大多数猛禽了。

    一番耽搁,天色渐暗,在彻底摆脱龙虱后,闻人诀找了块林中大石,轻松一跳,仰躺下来,向阳站在石头下,看着石头上的人,几次想开口,又顿住。

    这一路来,闻人诀没开口,向阳连遭巨变,面对往日的“故人”如今的神秘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闻人诀躺了一会,像是感应到他还傻愣的站着,道:“去准备食物。”

    向阳可算等到闻人诀开口,但一出声就是命令。

    他没什么激烈的反应,转身就走。

    维端在心识中说话:“不让天眼跟着他吗?”

    “不用。”

    “万一他想跑呢?”

    “由他。”闻人诀翻身,侧躺,闭目休息。

    “过早暴露你的实力,对你不是好事。”

    “他不会跑。”闻人诀声音中有些含糊,是真起了睡意了。

    看他说的笃定,维端好奇,可看他分明准备酣睡,也不好继续打扰。

    拖着一只野鹿回来,向阳身上衣服破碎,沾染血迹,有野鹿的,也有自己的。

    星坠事件后,就算是没变异的动物,攻击力强了也不是一点半点。

    这只他两个身子大,头有四个犄角的野鹿,若不是有枪,向阳还真拿不下。

    他拖着野鹿回来,闻人诀也没出声,向阳扔下拖着的野鹿,往石头上看了一眼,就见闻人诀脸上重新覆盖了银色面具,双目紧闭,呼吸绵长。

    居然就睡着了?

    在如此危机四伏的茂林中,寻了块石头就放心大睡了,向阳先皱眉,而后想起闻人诀奇异的变化,想他可能是有什么依仗。

    他直愣愣的盯着闻人诀看了好一会儿,直看的维端心生警惕,启动了防护能量为止。

    而后忽然蹲下身子,把扔下的野鹿重新拖到边上,挖出子弹,开始剥皮收拾。

    等他来来回回忙碌大半天,收拾柴火点燃火堆,架起野鹿,烤熟食物,闻人诀终于在香味中幽幽转醒。

    向阳看他从石头上坐起,也没吭声。

    闻人诀在搓眼睛,又伸展双臂打了个哈欠,维端声音带些鄙夷:“您醒的真是时候。”

    自从维端选用了这个二十来岁人的声音后,倒显得人性化了很多。

    闻人诀没在意它的鄙夷,从石头上跳下,走到火堆旁坐下。

    从腰间银链子上解下匕首,他看都没看向阳一眼,伸手割下大块肉,拿过旁边向阳采摘的香禾樟叶子包裹起来后,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向阳坐在他身边,同样低头,默不吭声的大快朵颐,比起闻人诀的细嚼慢咽,他显然是饿坏了。

    等慢慢吃完,闻人诀用香禾樟叶子擦嘴后,又来了个字:“水!”

    向阳扭身从身后拿过中空的竹节,默不作声递给他。

    闻人诀喝着水,林木周边忽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他们这处燃着火堆又飘散着食物的香味,天色完全暗下来,黑夜接管下的世界,此处便如同一个闪亮的光点般引人注目。

    稍远处,低矮的树木顶上一阵晃动,有枝叶落下,伴随刺耳的叫声,有黑影“嗖”的扑向他们。

    向阳早就扔下手中的食物,浑身毛孔竖立,全神贯注着,手已经握住了枪把。

    在黑影扑过来的瞬间,“嘭嘭!”两声枪响,黑影在空中停顿,跌落到地,在火堆照耀下,漆黑的身子在地上不断蔓延出血迹。

    是只变异猿类。

    枪响过后,身周四面八方低矮树木中传来和刚才一样的刺耳叫声,看来两人是被一群变异猿盯上了。

    站直身子,向阳目光一直在远处漆黑的林木间探寻,双手死死握着枪,绷直身子如一杆标枪。

    “十五只变异猿类生物,三只猛禽野兽,是否抹杀?”维端心识中出声。

    闻人诀跟着起身,目光在四周黑暗中转了圈,问:“对天眼的能量损耗是否过大?”今天一天可杀了不少龙虱,还有那燃起的蓝色火焰,都是天眼的攻击方式。

    他从海底出来后,天眼一直为他保驾护航,深得他的喜爱。

    他没问过天眼的能量损耗程度,但想起天眼能量如果耗尽,得不远万里飞回海底补充,就够麻烦的。

    “天眼损耗能量,百分之0.03。”维端用人类的方式回答闻人诀。

    闻人诀挑眉。

    维端:“只有侵入高智慧体的识,才会给天眼造成巨大的能量损耗,而后读取这个智慧体的识更会对天眼造成伤害,得通过补充能量和漫长的自我修复才可重新启动使用。”

    闻人诀理解了,他看一眼全神戒备的向阳。

    “找个干净的地方休息。”

    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这个地方烤食过猎物,味道都在,若还在这里休息,怕一夜都不得安宁。

    向阳还在戒备,可看闻人诀走的肆意,别无他法,只能跟着,只是手还紧紧握着枪,倒退着离开。

    前边闻人诀眯了下眼睛,轻轻开口:“抹杀。”

    有蓝色光圈如水波般在黑夜中的两人脚下散开,直到扩大到了一定范围后,似乎震荡着缩了一下,向阳跟紧闻人诀,目光疑惑的打量那个光圈,这个无声无息出现的光圈,总让他想起白天那不详的蓝色火焰。

    光圈一瞬激荡,似乎是炸裂开一般,等向阳回过神,林木中扑簌簌的不断掉下黑影,砸落在地后再无动静,而草丛中跟着他们移动的窸窸窣窣声也一瞬消失了。

    他瞳孔微颤,收起□□,不自觉咬紧牙齿,眼中的胆寒在注视到身前自顾自走的背影时,再不收敛。

    寻了处僻静的灌木丛,清理出一块地方,闻人诀和衣倒头就睡,向阳紧绷着精神坐着,前半夜还好,不时打个盹,后半夜干脆脑袋一点,侧身倒下,不一会儿,粗重的呼吸声就响起。

    他睡沉没一会儿,躺倒的闻人诀就坐起了身。

    维端突然在心识中联系他,那只一直在外,跟随人类的天眼传递回消息,人类已都逃回了村子,而龙虱,正铺天盖地的在黑夜中紧随其后。

    闻人诀被吵醒,所幸不再躺倒,大腿弯曲,右手撑在腿上托着下巴,盯着漆黑的灌木丛外,一动不动。

    想来等天亮,那些龙虱,就该到村落了。

    等自己过去时,正是一场好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