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038:清冷希望
    木板车旁清醒过来的两人和那个精壮男人对视一眼,向阳端着枪对着他们比划了一下,他们又看一眼神秘莫测的少年,最后默默收拾好物品,推着车,跟在了闻人诀身后。

    闻人诀在前面不快不慢的走着,那黑漆漆的洞口随着他的脚步移动,挥舞的触手毫无障碍的穿过头顶枝桠,没碰落一张树叶,似乎毫无杀伤力。

    向阳跟在他身后,双目不自觉的死死落在触手和触手伸出的洞口。

    那三个人脸色难看的推车跟在后头,半分跑的心思都没有。

    向阳现今只觉庆幸,被闻人诀放出火圈后不是没想过跑,但一是忌惮闻人诀下杀手,二是觉的跟在强者身边,总比自己一个人出去流浪好,尤其是在村子里的人死光后。

    闻人诀找了一处山石环绕的空地,就停下不走了,今天一番苦战,消耗了自己全部的体力。

    而且自己也需要进行反思,融合神眼后身体的改变带给自己太大的自信,让他有些小看了同类,若今天没有维端,他就会死在这些热武器手上。

    靠向其中一块山石,看了一眼天色,闻人诀歪头对那个精壮男人开口,“准备食物!”

    那男人身型没有其他人高大,一双眼睛却仿若冒着精光,看闻人诀对他说完这话后就悠然闭眼,他滴溜着眼珠子看向自己的两个同伴,接着又看向向阳。

    快跑过去,先嘿嘿笑了声,才对向阳道:“兄弟,你让我这两个哥们跟我一起吧,我们得收拾些柴火。”他说着,又讨好的往向阳手臂上指了指,搓着手道:“我们啊,再顺便给你找点草药,你要再不挖出子弹,这手臂可就废了!”

    向阳看向自己的伤口,听男人的话,先看了一眼闻人诀,见对方毫无反应,双臂抱胸似乎已经入睡。

    他沉凝了一下,才说:“让他一个人去,留一个人下来。”

    精壮男人看向阳指了其中一人,脸上笑容再大三分,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见向阳拉下脸色,冷哼一声。

    他忽的住了嘴,又嘿嘿笑了声,才对那个男人点了点头,两个人端着枪,从木板车上抽了刀,往山石外去了。

    向阳指挥着剩下的那个人,“你把锅盆先收拾了。”

    那人听见命令,二话没有,跑到木板车旁动起来。

    闻人诀靠着山石,似乎无知无觉,眼皮都没掀一下。

    心识中却下了命令,“跟上去!”

    天眼无声无息跟上离开的两人。

    等剩下的那人拿出锅碗,挖好坑洞,刚才离开的两人也回来了,拖着猎物背着柴火,看闻人诀还是先前离开时的模样,他们也没敢上前打扰。

    点起火,先烧了一锅水,那精壮男人似乎对处理枪伤很是熟练,拿着把烫过的匕首,让向阳咬住根木棒,直接动了手。

    活生生挖出子弹如何不痛?

    闻人诀对耳边的惨叫恍若未闻,心识中和维端对话,“没想跑?”

    “怎么没想。”维端说,又道:“他们边捕猎,边念叨着要跑,不过最后怕的厉害,还是回来了。”

    火堆旁,精壮男人已经替向阳处理好了伤口,正在绑扎。

    剩下的两个男人开始烧烤食物。

    闻人诀背后始终舞动着的触手消失,黑影也消散在地面,停止和维端对话,他倒真起了睡意。

    向阳对用布绑扎着,处理过的伤口感到不便,旁边用“秋丽”煮成的菜汤已经滚沸,可另一边的闻人诀依旧没有动静,他想了想,还是让边上的人盛了碗,单手端着,迟疑着靠近。

    故意加重脚步声,果然在他靠近到对方身前时,闻人诀睁开了眼。

    向阳单手端着碗,往前探出。

    闻人诀没反应。

    他只好再上前几步,把碗递到了闻人诀手中。

    闻人诀接过,也不说话,一口口慢慢喝起来。

    向阳回身,坐回火堆旁。

    精壮男人察言观色,狗腿的递上已经烤熟的肉块。

    喝光碗中的菜汤,闻人诀端着碗,走过去。

    那三个男人一见他靠近,立马站起身子,双手老实垂在身侧,恨不得把脑袋低进裤裆。

    向阳表现的没那么夸张,只是侧身让出火堆旁的一个位置,待闻人诀坐下后,又递给他香禾樟包好的肉块。

    闻人诀接过,慢条斯理的一条条撕下,塞进嘴里,嚼动。

    等吃的差不多了,才说了句,“坐啊。”

    那三个男人这才敢坐下,又看一眼他的脸色,而后才伸手拿食物。

    天色已经暗沉,四个人围坐在一起,一时没人开口。

    闻人诀吃完了,双手在香禾樟叶子上慢慢擦净,状似闲聊般的开了口:“你们收集这些晶核,要做什么?”

    精壮汉子看他开口,虽没有再反应过激的站起身,到底立马停止了进食,恭恭敬敬道:“最近几年,权贵们喜爱用这各种颜色的晶核做饰品,往往颜色靓丽的晶核都能卖出高价钱。”

    “暴殄天物!”闻人诀还没开口呢,心识中维端就先激动了。

    被切割过的晶核将一文不值。

    “可先前不是有人说,这些异种体内的晶块都是辐射造成的瘤块吗?过多接触并不好。”向阳吃着手中肉块,找空插了句话。

    闻人诀垂着脑袋,先前的疑惑总算解开,他说呢,距离自己放开封印,九域之碑分裂不过数月,怎么就有人发现了晶核的秘密。

    “谁会在意呢?就算不接触晶核,咱们又能活几年?”旁边一个汉子插话,看闻人诀低着脑袋没反应,胆子倒是大了一些,又说:“趁着能活的这几年,该漂亮的漂亮,该享受的享受,才是正理儿。”

    火光影射下,闻人诀的脸色明明灭灭,他只开了个头,接下去断断续续的话都是向阳和其他三个人在说,那三个男人说他们来自十八区的帮派。

    那帮派叫血龙。

    很司空见惯的名字,没什么特别。

    他们原先都是散落村子的居民,后来进了帮会才搬进主区居住。

    今天被闻人诀杀死的人里,还有垃圾人。

    念念叨叨的说到天光彻底黑暗,几人把剩下的食物埋入泥土,那三个人互相看看,还是精壮汉子开的口,问道:“不然,您们先休息,我们兄弟三个守夜?”

    他只是随口一问,没想闻人诀和向阳答应,毕竟他觉的这两个人肯定不会信任自己兄弟三个。

    向阳没回答,他看着闻人诀,等对方拿主意。

    闻人诀还是低着头,开口说的却是和此前毫无关联的话题,“倘若我们的生命,不再弹指一息了呢?”

    那三人包括向阳,听了这话,俱是一愣。

    “倘若生命不再短暂,你们是否想换个活法?”

    闻人诀站起身,仰头看向夜空,繁星点点,和千年前似乎没有任何不同,他叹息了一声,才悠悠道:“世界……已经变了。”

    四个蹲着的人傻仰着头看他,却见他只自顾着抬头看天。

    “你们,不想要这样的力量吗?”说着,闻人诀伸手拿过其中一人身上的枪,掌心一紧,枪支从中断裂。

    四个人蹲坐姿势各不相同,可听了闻人诀这话,眼睛都亮了起来。

    白天闻人诀的种种强大之处,他们记忆犹新。

    虽然不知道对方口中的世界变了,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能够变强,甚至是拥有闻人诀那样的身手,谁能不想?

    闻人诀没去回望他们闪闪发亮的眼睛,视线从夜空中收回,突凸道:“去休息。”

    四个人张着嘴,傻了。

    都以为闻人诀接下来会说什么很了不得的东西。

    闻人诀也不管他们,自己找块干净的地,躺下继续睡觉。

    那四个人还傻坐着,扭着脖子看他。

    半天……闻人诀还是没转身,眼睛都没睁开,却似知道自己还被几人眼巴巴看着,淡道:“就算再想强大,也得等到明天。”

    听了这话,向阳眸中闪动,心中突起了波动。

    剩下的三个男人彼此对望,皆能看见对方眼中的幽光。

    精壮汉子看一眼向阳的反应,又看一眼背朝着自己的少年,心中再没逃的想法,这次的灾祸对自己来说,说不准是奇遇。

    想到自己可以拥有少年那样的力量,哪怕没有少年那么强大……心中焚烧起的是一种以前从不敢有的,名为野心的**之火。

    闻人诀发现自己变得异常嗜睡,以前睡几个小时就能保持一整天的清醒,现在不行,他跟维端说了,维端推测是身体强度的增加造成的短期不适应,也可能是初次融合神眼的后遗症。

    食物的消耗明显加大,等他闻着香味迷蒙着醒过来,就见向阳坐在他身边不远处,手拿枪支,慢慢擦着。

    另外三个人一个在锅里搅动汤水,一个在收拾板车上的物件,还有一个正在切烤熟的肉块。

    他坐起身,引得四个人一齐朝他看过来。

    头有些晕眩,闻人诀先敲了自己脑袋几下,吐出口浊气,走到切肉的人身边,一言不发的开始进食。

    食物大概是一早准备好的,只是自己还没醒,其他人不好先吃,现在看他坐下,四人也跟着围过来吃东西。

    吃过东西,闻人诀让那三人把这次收获的晶核抬过来。

    全部倒在地上后,他盯着五颜六色的晶体,默默发起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