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041:初到王区
    闻人诀在一棵巨大的倒樱木上坐着,树下是一个小型的灰狼群,几只灰狼正咆哮着冲刺,如闪电般从一个人类身侧擦过,另外一只高高跃起,张开大嘴咬向人类喉咙。

    男人身型魁梧,似是听到耳旁风声,双脚转动一拳挥出,灰狼被击中脑袋,如石头般砸出去。

    那人跟上前,一脚踩下。

    把还剩一口气的灰狼抓起,嘶吼一声,双臂使劲,活生生撕碎。

    鲜红的兽血淋溅上身,反倒让人类的气势更盛。

    许是杀的忘神,男人忽视了从身旁扑向他大腿的另外两只灰狼。

    斜刺里插、出个人,一手按着其中一只狼头制服到地,男人伸出手臂抗下另外一只,尖利的狼牙深深刺入人类胳膊,有血从狼嘴一滴滴掉落地面。

    狼群被血鼓舞,一瞬嘶嚎不断。

    人类咬牙,反倒侧身故意摔下,庞大身子压着死死咬住自己不放的灰狼,那狼呜咽一声,再要松嘴已经晚了,男人举起手臂,半趴着身子一下下甩起砸地,似是根本不在意自己受伤的那只胳膊。

    另外一个男人把灰狼的脑袋制服到地,空出的拳头便如疯了般一下下砸上灰狼不断挣扎的身体,不过四五下,拳头就贯穿了灰狼的肚子,肠子被捣碎,合着鲜血,流了一地。

    两个人类杀的凶悍,另外一个个子小些的人类动作灵活,看头狼扭身想跑,飞扑着抓住。

    再过十分钟,这片兽和人的搏斗场再无野兽叫声,只剩下人粗重**声,二十来只灰狼无一例外倒在这里,尸体无一完好。

    三个身披碎肉和鲜血,如修罗般面目不清的男人慢慢抬起头,把目光投向大树。

    迎着他们的视线,闻人诀从四五米高的树杈上一跃而下。

    “做的不错。”虚拍了下手,一脚踹开挡路的灰狼尸体。

    “搜寻水源。”心识中给维端下了命令,闻人诀看着遍地的零碎尸体,若有所思。

    “他们改造的速度,快过我的预想。”目光投放到溪水中三个赤膊男人身上,闻人诀双手撑着石头,倒仰着和维端沟通。

    向阳他们在水中清洗身体,闻人诀则坐在溪边的大石上,目光隐晦。

    “神碑在缓慢改变人类基因,本身促成一些进化。”维端在心识中出声,“而晶核已经在他们体内成型,一切只是刚开始。”

    强悍的身体强度,灵敏的动作,惊人的力度,不可思议的伤口愈合能力。

    这一切,也只不过是刚开始?

    “主上。”精壮汉子粗粗清理了一下自己,**着上身,手中抓着一只刚从水中捉起的鱼,靠近岸边的闻人诀。

    看闻人诀看他,他笑着提起还扑腾着想重回水里的大鱼晃了晃,“中午我们吃鱼吧?”

    那鱼并不真的软弱无力,一个扑腾间反转过身子,张开嘴就待咬上吴豆的手,嘴中布满针尖般的牙齿,真咬上再好也得被撕扯下块肉,吴豆也算眼疾手快,另一只拽着自己腰间布的手松开,卡住鱼上半身。

    这水清澈见底,扑腾的鱼是被制服了,但少了拽住布的那只手,下半身的遮挡也没了,闻人诀坐在水边的石头上居高临下,一目了然。

    吴豆显然也感觉到腰间布匹的下滑和某个部位在水流中的晃荡,一时尴尬的僵住了,不知道是该松手放鱼走,还是……

    闻人诀起身,半点表情都没有的从石头上跳下,走了。

    身后跟着上前的强壮汉子捞过水面飘荡的布块,怪笑着把它甩到吴豆身上,吴豆阴着脸一使劲,五指掐入鱼的身体,又甩手把半死的鱼扔开,重新把布片绑上腰。

    那天使阻击、枪的精壮汉子叫吴豆,跟他一起的另外一个同伴则叫余刚,这两人识时务,看闻人诀留他们一命不说还帮助他们变强,二话不说认了主。

    闻人诀有意在林中练他们几天,也是想看看初次融合晶核后人类的反应,现下他觉的,是该进入王区的时候了。

    有了两个从王区出来的人带路,一切显得容易多了。

    站在这个天然堡垒似的峡谷口前,闻人诀仰头无声注视了会旗帜。

    那是十八区的王旗。

    被挂在足有百米高的旗杆上,黄色长方形的旗帜面上画着只黑色老虎脑袋,张着血盆大口,威风凛凛。

    他见过这面旗帜,在王区巡逻队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场合,但像这样直接站在旗帜下,还是第一次。

    “主上。”吴豆靠近他,小声喊,扭头对闻人诀示意前面。

    峡谷口,也就是王区入口处的护卫队员已经有人在注意他们了,毕竟闻人诀傻站着,仰头看旗帜半天的傻样挺招人的。

    余刚把肩上背着的袋子往上颠了颠,当先往入口处走,排在他们前面的还有几辆车,都是从茂林里回来的。

    闻人诀默不作声跟在后头。

    “这不是血龙的余兄弟吗。”

    一个粗胡子大汉横插进来,挡在他们前头,眼睛在余刚身上打量,注意力却放在他们身后的向阳和闻人诀身上。

    “怎么就你俩回来了?”他问着话,点头跟吴豆示意。

    吴豆也是,嘻嘻笑着跨上前,怀里摸了半天掏出包烟,拿出支给大汉递上,顺便从鞋帮里又找出打火机给人家点上,这才无奈道:“哎,不容易啊,这次出去碰着厉害的大家伙,人都给折进去了,就我跟刚子躲过一劫,还不知道回去怎么和老大交代。”

    “弄着什么好东西了?”胡子大汉对他们死了多少人不在意,听着吴豆的话,眼睛却立马转到了余刚背上,这伙人两手空空,除了余刚背着的麻袋,真看不出有什么东西。

    余刚也干脆,把肩上的袋子放下,半打开袋口拨拉给那胡子大汉看了眼,又立马绑好重新扛到肩上,“都是些晶块,成色也不好,我们折了不少人和那么多枪支。”说着递给吴豆个悲哀的眼神。

    粗胡子大汉把嘴中的烟蒂拿下扔到地上,用脚捻灭,神色间有些蔑视,“成了,记得喊你们老大准时交月例。”

    “是咧。”吴豆摸摸嘴角,笑容中满是讨好。又扭头冲身后跟着的向阳和闻人诀招手,语气不耐:“你们傻啦吧唧瞅着干**?让老子抬你们进去啊?”

    向阳抿了下嘴,看闻人诀往前走,快步跟上。

    到了大桌子前,桌子后坐着两个青年男人,眼皮都不抬的“啪”伸手扔过来本登记本,砸在向阳额角,还没等人发作,那两人中的一人又扔过来只笔,伸手打个哈欠才继续道:“名儿会写吧?写上!”抬手拿着支笔在登记本上敲了几下,“还有住哪,都写上啊!”

    眼睛都没开的样子让向阳透出不悦,站在一旁的吴豆却毫不手软,一巴掌直接从后挥向向阳脑袋,直把人打的差点磕在桌上给前面两人行礼,这动静不小,引得半眯着眼的两个王区登记者抬头看,又不屑的笑出声。

    “说你傻,不会自己名儿都不会写吧?你说哥两买你干啥,瞎了眼了。”吴豆还不罢休,念叨着又要下手。

    闻人诀突然伸手,从登记官手中抽过笔,那人半支着胳膊愣了下。

    他低头,唰唰几笔在登记簿上写好信息。

    字迹骨气劲峭。

    向阳跟着一笔一划填写好信息。

    登记官又伸手,吴豆递给他几枚钱币,另外一人拿过闻人诀二人写的信息坐在一个黑箱子后“啪啪啪”敲击几下,又摸出两张手掌大小的卡片,在一个闪着黄光的机器上划过,伸出抛出那两张卡片,抬眼看闻人诀半遮的脸,“这是你们的身份证明,最好是别丢了,不然你们只有去牢里认错”。

    再不多话,吴豆领着两人正式入城。

    十八区王区是由两座半环的大山所构,一个天然的峡谷,比起平原安全很多,里面房屋全部因山而建,环山入口处有三道石墙,有门洞和外相通,峡谷内平旷处营造的房子多是权贵居所,正中则是王居。

    “这是什么?”走过吴豆介绍过的门洞,就真正进入了王区,向阳扭身去看入口处,有不少人和他们一样在登记拿卡片,把手中黄色的卡片弯了弯,质地不错。

    进了王区,余刚明显也放松了些,刚才对着向阳的颐指气使不见了,语气中透着些讨好,“身份证明,王区随时有护卫队进行抽查,这卡上登记有你们的大致信息,你们每在王区呆一天,就得给王区交五币,月底结账。”

    “你要是想呆个几天就出去,出区的时候也有人刷卡收钱,该交多少错不了。”

    “一天五块?”就算不怎么用钱币,向阳也是知道大致物比的,眼下不由有些咂舌,问:“有这个,在主区包吃住?”

    “当然不。”吴豆失笑,把刚才背在身后的枪挂到了胸前。

    向阳还在纠结手中的身份卡,闻人诀却已把视线放到了周围,这个由两座大山天然构成的保护所里,众多房屋因地就势,沿着山势层层抬升,有木头架成的曲廊将它们交错连接,在山势最高处的房屋离地快有百米,巨竹做成的排水设施整齐排列,通过暗渠顺着山势一层层将水流引向低处,而“峡谷”平坦处,全部由大块条石铺就,道路彼此连贯,四通八达。

    一些三四层房屋整齐排列,再中央处还有一座十层左右的建筑居高临下。

    “那是王居。”吴豆看他视线停留,马上近身解说,跟着又指了指其他平地处的房子,道:“这些都是区里居民的住所,他们不用每月交例钱,年底交一次就可以,只要五百币。”

    “王居边上那些”吴豆说着停下来,抬头跟路边二楼趴着的一个人挥手打了招呼,才继续追上,“王居所边上的那些带院子的房子,我们在这里看不见……”他说着,从腰间拿出钱币递给闻人诀看,继续:“那些都是贵族们的家,他们不用交例钱,并且可以把这权利延续一代人,他们的子女生来就可以免费居住在王区。”

    “我听过。”向阳把走在一旁的余刚推开,挤到闻人诀另一边,看向吴豆,道:“要怎样才能成为贵族?”

    “有足够的贡献值。”吴豆说着,拿出自己那张黄色卡片,夹在两指间晃了晃,“完成王所颁布的不同任务会得到一定贡献值,或者复苏一定的文明,取得什么惊人的发明。”

    还有,他继续:“参加王的护卫队,或者区战队,有工资也会有一定的贡献值,你如果取得了战功,一切都会容易很多。”吴豆说着,神色间露出一些不同来,大概是想起以前的自己和现在自己所身怀的力量,有些难以按耐。

    闻人诀一直没出声,慢慢走着,不时打量着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杂乱中透着秩序,和自己所生存的村子完全不同,一眼看过去如鸟巢般的王区里,起码住了四五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