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042:血龙公会
    他们所走的街道对面,刚才走过去一队衣饰相同的男人,手中都握着枪支。

    “那是王区护卫队。”吴豆的视线也落在那些人身上,只是没了以往的羡慕。

    “留下他们是个正确的决定。”维端突然在心识中开口,显然它在指尽职尽责的吴豆,“星坠事件几乎是毁灭性的,可人类能在短短千年内恢复成如今的样子,这种韧性,非常可怕。”

    “第一次从你口中听到对人类的赞美。”眉都没动,闻人诀对维端突然的出声似乎已经习惯。

    “当然,我是一个完美的指引者,我会赞美一切值得我赞美的事物。”维端说到,话音中透着雀跃,对它而言,到了王区似乎朝着自己的使命迈近了一大步,“天眼已经扫描完整个王区的地形图。”

    “嗯。”闻人诀点头,侧身避让开一个急匆匆跑过的女人。

    “挺公平的。”向阳抬头看从这里就能看到的王居,认真道:“我一开始以为贵族是更为不公的存在,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有代价和付出的,成正比。”

    “嗤。”吴豆对他这话不以为然,却没表现出来,余刚则是忍不住,发出一声笑,透着明显的鄙夷。

    向阳扭头看他,表情平静,眼神中却莫名带出些戾气。

    余刚僵了下,他现在的能力虽然比起以前是完全的不可思议,可和向阳同天吞噬的晶核,结果却大不相同,自己在对方手下撑不了多久,而且……

    这个人和主上不知道是什么关系,想到这,他神色一紧,再不敢露出鄙夷,轻声道:“贵族比起普通人拥有更大的权势和地位,他们能够更轻易获得贡献值,很多有能力的人都在为贵族办事,仅仅换取一些生存资源,其实王区很少有新生的贵族产生,有的贵族从祖上到现在,已经繁衍了百年。”

    前几代的积累到后几代根系扎的更深,权利从来是个塔式建筑,上层能够站人的地方只有那么大,有人想上去,就得有人摔下来。

    你站在高处,你可以轻而易举踹那些想上来的人下去,跌入深渊。

    而那些努力拼命上爬,还没有稳稳站住的人,既要上爬还要拽人下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要行动吗?”维端问,“有地形图,天眼可以帮助你们避开护卫队,不动声色进入王居,杀死王取而代之。”

    “你觉得凭借我和他们几个,可以清理掉王居中的所有人?”那栋建筑粗一看起码十层,吴豆说过,十八区的王住在顶楼。

    王居周边没有一栋高楼,足够的居高临下,任何一点动静便会惊动整个王区。

    他越来越习惯和维端在心识中对话,嘴唇都没动一下。

    “你们也许不够,但不是有天眼和我吗?”维端说到,语气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人类现在对自身的变化还一无所知,且没有吞噬晶核的他们毫无威胁。”

    “你把人类想的太过简单。”这一句是直接说出口的,只是声音不大,迎面刚走过一队王区护卫,每个人手中都端着步枪,身上缠绕着子弹,腰间似乎坠着黑色的手榴弹,大腿处还插着没有刀鞘的银亮匕首。

    “啊?”走在身侧的三人同时止步,疑惑看他。

    闻人诀虽然一直没开口,三人却都分了心神留意他的,刚听他似乎说了句什么话,只是没有听清楚。

    闻人诀没理他们,直视着前方的道路,唇微动,语音清冷道:“去血龙公会。”

    血龙公会离王居不近,地方不小,两栋两层小楼在前,一栋三层楼房在后,中间有个面积挺大的院子,堆满了各种杂物,还有不少人穿梭其中。

    “你们怎么才回来?”一个头扎彩绳,套着长衫的青年看见他们后急忙迎上来,目光从向阳闻人诀身上一扫而过,落在吴豆和余刚身上,“刚听人说瞧见你们回来了,老大支人让我在这等你们呢,赶紧过去吧,老大急着呢。”

    吴豆不动声色和余刚对视一眼,冲这青年点头,“好,我们马上过去。”

    这人等在街口,等他们到了血龙公会门口,停下来看他们的人就更多了。

    向阳看院子门口竖着的大石碑,红色的大字刻着:“血龙公会”四个字,之后又扭头注视闻人诀。

    就见闻人诀脸上裹着黑巾,只露出一双细长的眼睛和眼部周围暗红的皮肤。

    闻人诀目光只在门口瞥过,然后就落在了那些井然有序劳作的人身上,角落里有几个男人正在宰杀一只异形,把可以食用的内脏统一放进盆子里,之后又把干净的皮毛剥下来,交给等在一边的其他人。

    左边的两层小楼里走出几个女人,手中抬着洗好的衣物。

    闻人诀目光在这些人身上停留,向阳努力观察他,依旧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向阳不知道自己这个“主上”准备做什么,可也只能跟着对方,走一步,算一步。

    “嗨!你们站住!”两人一直默不作声的跟在吴豆身后,要进入后边那座房子时被一个大汉伸手拦住,那人目光不善的打量着向阳二人,语气相当不客气,“这什么地方啊你们就进,瞎了眼了?”

    这一发作,走在前头的吴豆余刚两人立马扭身走回来,解释:“这跟我们回来的,我们这次能走出来多亏了他们,我带他们见老大去呢。”

    那人目光依旧不屑,听见这话,也只用眼角瞥了吴豆,嘴角轻勾,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嘲道:“你们带见就见?见不见他们是老大的事情,本事不大,谱子不小。”

    “你!”余刚双眼一瞪,就要上火。

    吴豆眼珠子转动,忙伸手拉人,劝:“好了,好了,咱们先见了老大再说。”他说完这话,去看闻人诀眼睛,看不出不悦,才松了口气。

    余刚想着自己现在的本事,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主上在,真就不怕跟这帮人翻脸,但看闻人诀没半点动静,也拿不准对方的意思,只好先跟着吴豆去见以前的“老大”。

    “你们在这等着!”那人看吴豆二人走,脸上的冷嘲更为明显,嘟囔了句什么,向阳听着像是骂了句废物。

    这是一个用实力说话的世界,吴豆他们一群人出去,只有两个人狼狈逃回来,会被公会的其他人鄙夷,甚至排挤都是正常行为。

    闻人诀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插兜,斜靠着墙发呆。

    向阳顺着他看的方向打量,还是刚才的那几个人,他们已经把那只异形处理完毕,边上蹲着的一个汉子正把一颗葡萄大小的蓝色晶体递给后边的人。

    等了不过片刻,院子后边的楼里就走出个人,冲刚才的那个男人挥手,喊了声:“老大让他们两个进来!”

    男人点头,步枪一收,眼睛朝天,看都不看他们。

    向阳脚步一动,又突然意识到什么,停下来,待闻人诀穿过他走到前头,他才不动声色的跟在后面。

    刚进门,就被迎面来的火浪喷过,闻人诀眼瞳中倒映出左右两个半人高的燃烧火盆,许是因为这房间大,但没有窗户只有扇门的缘故,房内阴暗闷热。

    往前走了几步,身旁每隔个四五步距离,总有焚烧着的火盆带来光亮。

    再往内走个十来步,两侧的火盆消失,但空间并没昏暗,头顶悬挂着四只灯泡,正散发出洁白的强光。

    大堂深处,三步台阶塑起个小台子,一张宽大的实木椅子放置在上,留着半长头发,脸部刀疤贯穿额头的中年男人坐着,颇有些居高临下。

    那男人下方摆着四张椅子,左右都坐着人,除了这五个落座的,还有两个青年手握枪支,站在一侧。

    右下方椅子上坐着的人手中正握有一根铁鞭,不断往下滴落血液。

    目光颇阴冷的打量着走进来的二人。

    向阳看向前边趴着的两个人,算是这一路来的同伴吧,刚还好好的,现在看吴豆身上衣服破烂零碎,横竖鞭痕密布,正在往外渗血。

    看到他们进来,也只微动了脑袋,目光停留在他身后的……闻人诀身上。

    闻人诀当然也看到了地上趴着的二人,余刚强壮的身子下蔓延着一滩血迹,现在已经一动不动了,身边散落着一些手掌长的铁钉,自己的视力从吞噬神眼后好的不得了,见他摊在地上的手,正钉着根铁钉,穿透手掌牢牢固定在地面上。

    “啧。”闭了下眼,不再看地上二人,闻人诀的目光慢慢扫过房内其他人。

    “是你们救得他们?”上边的男人发话了。

    语气威严并高高在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