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047:惊人表演
    闻人诀坐着车,四百多号人跟着往茂林去,这样大的阵仗弄得守门官们以为他们要出去对付大家伙,余刚出面说确实是,得去找一只很漂亮的异形,最好活捉,卖个大价钱,他们上次就是在那异形身上死伤惨重,这次说什么也得把异形带回来,发笔横财。

    守门的人当他们见财眼开,加之报仇心切,有些不屑的放了行。

    四百多号人围绕着两辆车,车放慢了速度照顾走路的人。

    向阳对外放出命令,不管多珍贵的草药或者猛兽,除了食用的,一概不捕杀,只专门找了异形杀死,挖出他们体内的核体。

    光卖核体能赚多少钱?而且异形往往比猛兽危险许多。

    可命令如此,底下人只好照办。

    闻人诀加了个命令,只要找到散发光芒的核体,整个小队奖励3000币。

    所有人欢欣鼓舞。

    要知道,十八区的居民每年只要上交五百币,就可在王区居住一年。

    而外人也只需要交1600币左右。

    可以看出这是怎样的重奖,底下人震惊于新会长的慷慨,管了几天公会的向阳却有些忧心。

    余刚也是,接触权利后,他也算清楚了自己公会的底,血龙几年来压榨他们存下的本,估计也支付不了几笔这样的奖赏。

    他找到闻人诀所在的车子来,只是刚开口,就觉得胸口有巨力袭来,还没反应过来,便倒飞出车子。

    车厢里闻人诀重新施然落座,视线放到向阳脸上,轻轻问了句:“是不是我对你们太过宽容了?”

    向阳一个字都没敢有。

    所有人以小队为单位,以两辆车为中心,每日里散出去各自捕杀异形,晚上又聚拢回车子所在的营地,进行休整登记所得。

    一切井井有条,从这也能看出血龙公会的战斗能力不低,各方面配合非常默契。

    就这么几天后,虽然也收集到了一些核体,但还是没人发现有光芒的核体。

    闻人诀有些闷不住,直接跳出车子就往茂林深处去,一个人一把枪都没带,向阳想跟,被他拒绝了,自从去王区,自己几乎从不动手,现下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再说带个人,多有不便,纯粹是个累赘。

    他独行惯了,对茂林也有奇异的归属感。

    他这一出去游荡就是五天,距离公会的人倒也没有过远,只是彼此也没碰面,维端看他完全的如鱼得水,还真怕他就此隐遁茂林,从此乐得逍遥。

    虽然跟着闻人诀也有一段时日,但它到现在,还看不懂自己的主子。

    要是哪天闻人诀心血来潮说要在茂林里生活下去,它又能如何呢。

    想到这,它又默默怨恨起那第一权限。

    “枪声?”把吃一半的果子随手扔掉,闻人诀站起身,凝神细听。

    维端被打断思绪,天眼不需要他们命令,就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过去。

    不一会儿,维端就在心识中开口为闻人诀指路。

    “是他们?”虽然自己离公会的人不远,可在这茂林中活动的人并不只有他们。

    所以这五天来,就算偶尔听到枪声和动静,闻人诀也不会过去。

    “是,天眼扫描到了我们的车辆。”

    闻人诀加快速度。

    以往的枪声不会如此密集,刚才他能隐约注意到枪声也是因为之前的几声巨响,像是有人拉开了手雷。

    在公会时,他见识过手雷这种东西的威力。

    一般不会轻易使用,难道是遇见厉害的异形了?

    不过就算是,几百只枪还对付不了吗。

    需要接二连三的引爆手雷?

    若有人在林间看到他的动作,定会惊异,因为闻人诀脚只在地面一点,人就如利箭般射出去,几个纵跳,在山石和树木间轻易跨越,速度和一些异形不差。

    如鬼影般,轻易落在事发地点的树干上,闻人诀打算先看看情况。

    再远些的地方,大树被推翻,灌木丛被踏平,将近三百来号人围绕在一起,手中握着的冲锋枪子弹跟不要钱一样扫射出去,再后面的地上,几十号人趴着,手握黑色阻击枪,一颗颗力道奇大的子弹,精准射入怪物的脖子和脑袋。

    被这群人围绕在中央的是一只巨大的有些壮观的野兽。

    长达三四米的鼻子伸缩自如,甩动起来犹如一只翻腾的蟒蛇,象牙高高伸向空中,像两把锋利的尖刀。

    四肢犹如柱子,尾巴上长毛成簇,甩动间又一个人类被扫飞。

    闻人诀看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犹如烂泥的尸体,边上还有辆破了个大洞,侧翻在地的货车,黑瞳中浮现阴森。

    巨兽四肢着地站着,有近十米高,大的出奇。

    星坠事件后的变异猛兽,象。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招惹上这个东西的。

    闻人诀刚准备动,就见下方人群中忽的冲出两人,一左一右接近巨兽。

    一人手中握着大锤,还有一人手中握着枪和匕首。

    这两人动作明显灵活于一般人,纵跳间避开大象的攻击,其中一人几枪打光子弹,在大象疼的甩鼻子时,侧卧在地,一匕首狠狠扎进象的大腿。

    不是没人试着在死前拿刀刺入巨兽身体,可巨兽皮肤厚,刀锋很难进去。

    但这个人的力道明显不同,匕首深深没入巨兽身体,只是刀口太小,象也只是嘶鸣一声,并无大碍。

    另外一人这下也靠近巨象身后了,趁着巨象被吸引注意,拽住它尾巴,任由它如何大力转圈也没被抛下,等这人到了巨象背上,还死死拽住尾巴根,手中大锤一点不留情的一下下砸向巨象。

    终于,有血液从巨象背上流下,一滴滴没入泥土。

    巨象再也顾不得脚上的臭虫,鼻子往自己背上砸,狠命转圈想甩下背上的人。

    余刚拽的紧,可因为另外一只手还要攻击,不过片刻就有些吃不消,尤其这巨象非常聪明,开始拿自己的背部去撞击其他大树。

    余刚连续几次躲闪,终于被甩落到地。

    十来米的高度,加上他之前就和向阳进行了几个冲锋,这下再没力气站起。

    果然,他现在就算是力道强悍,也还不足以和这样的庞然大物抗衡。

    向阳想救他,纵跳进来把匕首插入巨象鼻子,疼的那巨象弯曲起长鼻。

    但显然,这畜生更恨给它造成巨大伤口的余刚,不管向阳如何挑衅,还是朝着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余刚冲了过去。

    余刚被甩到了所有人对立面的灌木中,巨兽身后的百来人根本来不及救他。

    “主人?”维端出声。

    因为闻人诀还没有动作。

    巨象两脚用力,地面可感轻微震晃,嘶鸣着冲过去,只待把臭虫踩成肉饼。

    “嗖嗖嗖!”“砰!”

    突然,余刚身后响起密集的枪声,巨兽往前冲的身子为之一顿。

    茂林中又再出现近百人,那些人正是散落在周围听到动静,现在才赶回来的公会成员。

    阻住巨兽的冲力,人群中有人冲出,把地上一根拇指都动不了的余刚拖了回去。

    余刚受伤很重,能不能活,所有人都不看好。

    这些人出现后,巨兽显然更为焦躁。

    在原地打着转,长鼻不停抽向四周。

    后到的人子弹不歇,努力和另一边的其他人汇聚。

    “这样下去,子弹早晚用光,这东西是打不死的吗?”人群中有人吼。

    他们早就射入这巨兽身体少说百颗子弹了,可这巨兽居然还生龙活虎的,就似自己这些人对它的攻击,如蚂蚁噬咬一般。

    人群中有人开始觉得绝望。

    别看他们有足足数百号人,可是进入茂林遇见大家伙后全数消失的势力也不少见。

    他们的点太背了,这次估计得全数折在这里。

    就算看见向阳和余刚展现出了超人一般的战斗力,可那还得等有命活着,再来震惊和感慨。

    闻人诀看时候差不多了,自己的人已经全部汇拢,正边打边准备后退。

    从树上纵跳而下,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时,他两下便拽着巨象鼻子跳上了巨象身体,手中握着刀口泛蓝光的匕首,闻人诀一下就扎进了巨兽身体。

    有人突然窜出,吓了所有人一跳。

    有人本能的紧张抬起枪口准备瞄准,可几次子弹射击后却发现根本就捕捉不到来人的动向。

    再然后,他们就看见那个诡异出现的人,已经到巨兽背上。

    并且还在攻击巨兽。

    似友非敌。

    那些调转枪口的人立马转回枪口,只是再想射击时,又有些迟疑。

    这么密集的子弹,万一扫射到那人,不是误伤了吗。

    这迟疑只一瞬,就见前方退回来趴着的向阳站起身,双手往后抬起,示意他们停止射击。

    所有人一起停下射击,密林中一瞬诡异的安静下来。

    四百多双眼睛全部齐刷刷的看向了突然冒出来的人。

    闻人诀跳上巨象的背,匕首扎进去后果断纵身一跳,拉着匕首从巨象身上往下坠,那伤口便从背上划拉到了腹部。

    “吼!!”一声凄厉的嚎叫响起。

    就见从巨象背上到匕首离开的地方,一道长达数米的伤口出现,血液瞬间渗出来。

    如此坚硬的皮肤,可手中这把蓝色匕首切割起来依旧如同在划割豆腐,闻人诀落地后掂了掂手中匕首,造成这么大的伤口,刀锋却依旧滴血不沾。

    四根“巨柱”已经笼罩向他头顶。

    边上四百来号人也顾不上撤退了,全数屏住了呼吸。

    闻人诀犹如在跳一种特殊的舞步,每一次都擦着巨兽身体躲过,险之又险。

    所有人只看着那个黑影轻易从地上跃起十米高毫不费力,犹如一只欢快的蝴蝶,围绕巨兽上下翩翩飞舞,只每一次落地,都能从巨兽身上划拉出道长长的刀口。

    巨兽被他戏弄在股间,冲着那个难以捕捉的黑影发狂,不过片刻功夫,身上凭白多出数十道三四米长的刀口。

    血液涌出的更为迅速。

    再过一会,叫声微弱下去,被巨兽踩踏出的坑洼泥地中,已经汇聚出了不少血坑。

    血腥味引得不少猛兽靠近,但见着这么多的人类和巨兽,又不敢贸然接近。

    向阳指挥几个人警惕周围的猛兽,双眼就又牢牢放到了黑影身上。

    早在来人一出手,他就知道是谁了,是闻人诀,那个从小被他们欺压长大的少年,强的根本就不像是人类,对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以一人之力对战如此巨大的猛兽而毫不费力,尽显轻松和优雅,这样的实力足以让任何人臣服。

    本以为吞噬晶核后,自己跟对方的实力已在逐渐靠近,可见着眼前这一幕,他在心里又默默告诫了自己一遍。

    那边躺在地上神智不清的余刚也看到了来人,只模糊的黑影,血液流满他脸颊,让他看不清楚那人神情,但他像是本能知道是谁,默默喊了声,“主上。”

    围在他身边的几人一瞬露出万分诧异的神情,扭头再去看那个翩飞的人影时,瞳孔中的震惊彻底被崇拜和激动替换。

    所有人一声不吭的看着这场惊为天人的表演,直到巨兽轰然倒下,在地上睁着大眼再无力起身。

    闻人诀收起匕首。

    脸上黑巾早在打斗中掉落,他缓慢转过身去。

    刚才他的动作太过快速,四百来人中能看清他的也只是少数。

    现在他停了动作,转过身子,慢悠悠走回去,所有人居然不自觉的齐齐后退了一步。

    闻人诀没露出不悦,嘴角反倒挂起丝笑意。

    这些人现在齐齐后退,并不因为自己丑陋的脸庞,所有人眼中盘旋着的都是崇拜和惊为天人。

    巨象还没死,只是流失过多的血液让它无力起身,在地上苟延残喘的感受着血液慢慢离开身体,粗重**声中偶尔发出悲鸣。

    闻人诀走回这些人身前,脚尖无意踢到子弹壳发出轻微的声响,这一下让向阳从复杂的心思中清醒过来,他当头对着闻人诀跪下:“主上。”

    身后数百人跟着反应过来,全数跪下,行礼声大过以往任何一次,几乎是吼叫出声:“会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