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054:大战前奏
    十五区的人这次过来就是施压,没想当下就撕破脸,跟着辛头去了酒宴。

    酒宴被布置在王居第三层,两百多平的空旷大厅里摆满桌子,虽不可能坐下三千多人,可让十五区这次过来的小头目们坐下却足够了,合着十八区这边的头头脑脑们,共坐了六七十桌。

    黑虎坐在最上头,一张长条形大桌子上坐着他和战队的几个队长,连着三四个区内大家族的代表。

    长条形桌子另一边,坐着十五区这次过来主事的十来个人。

    当头一个男人明显是领队,吃吃喝喝状似轻松,在酒宴气氛最为热闹的时候,状似无心般问道:“这吃饱喝足后,虎王是否准备交出罪人了?”

    黑虎夹菜的手就是一顿,慢吞吞抬起头来,面无表情道:“什么罪人?怎么我听不太懂啊。”

    黑虎信仰老虎,当上十八区的王后也养了几只,用作区代表的王旗上更画上了只黑色,张着血盆大口的黑虎头,外人因着他对虎的痴爱,大多称呼他为虎王。

    他自己呢,也喜欢这个称呼。

    那个开口说话的就是十五区的战队队长之一,这次过来的最高话语者。

    他们这一对话,底下还喧嚣热闹,但上头的这一桌,二十来号人不约而同的放下了筷子。

    场面一时有些紧张和安静。

    底下六七十桌人看着热闹非常,其实也注意着上面老大们这桌,看吃着吃着上头的人都停了手,全都神情紧张的坐直身子,好似马上要一触即发似的。

    那人并不惧怕黑虎的面无表情,只继续盯着黑虎的眼睛问道:“我以为虎王请我们吃这饭,就是谢罪呢?”

    “放屁!谁给你的狗胆!”当先发飙的不是黑虎,是坐在长形桌子下方的一位青年,他是黑虎战队的分队队长,见着来客这样侮辱自己的王,愤怒不已,喝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对我们王说话?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让你吃自己的丧饭!”

    “怎么?十八区是这样的待客道理?”男人也不惧,话一说完,长条桌上十五区来的人,纷纷抽出手、枪。

    他们虽然服从主人的安排分成不同股去休息,但没人来收他们的武器,他们也不可能在别人的地盘交出武器。

    “怎么了,怎么了,好好的这是干嘛,这不吃着饭吗。”毛发皆白的中年男人站起身,双手往下压了压,语调不急不慢的,“都好好说话,这以后还打交道呢,兄弟们都吃喝的高兴,拔枪可没道理了啊!”他是十八区家族的代表,看场面马上失控,赶紧出来打圆场。

    “少废话!这没有歉意的饭菜我们没胃口吃,我还以为虎王开这桌宴,多少有点诚意。虎王也是爱惜手下的人,怎么就不能体谅体谅我王呢,我王区的护卫队长可是惨死在你们的地盘上!”

    “就是,我们来要个说法,虎王就是这么答复我们的?莫不是欺我十五区没人吗?”

    “身为一区之王,怎么这点承担都没有!”

    全是十五区的人在说话,话里话外硬软皆有,意思就是让黑虎推出个家族来认罪,他们也好回去交差,不然这线索都查到了你十八区,我们却不往下追究,怎么对自己区内的人交代。

    “哎呀,有意思。”黑虎身旁站起个少年,长发散落腰后,脸颊白嫩,鼻尖圆润,神情中带着股媚意,语调也软绵绵的却恶毒的很,“我们十八区怎么就管的这么宽呢,沙南茂林踩死只蚂蚁难道还来找我王吗?”视线轻飘飘扫过对面的人,又恍若无骨般软到黑虎身上,娇气道:“你们走你们的,又不是我们请的,这死的莫名其妙的还赖上我们了?”

    这话难听,话里话外的幸灾乐祸和鄙视清清楚楚。

    十五区的战队队长双手冲着黑虎一抱拳,重声道:“虎王!这是什么场合,也由得这不男不女的东西说话?”

    黑虎终于肯表态了,他把挂在自己身上的少年拉下,动作并不野蛮,反倒透着温柔,把人安置在身边后,开口:“我黑虎这辈子没请过带歉意的饭,你们远道而来是客,我黑虎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可礼貌什么时候成了认错了?我呢,看得起你们的王,算是给个面子,不然这在我耳边聒噪的,早就死了。下顿饭估计得等到明年清明,让人给你们烧了。”

    “噗嗤!”刚坐下的少年听着黑虎这话,笑出了声。

    十五区的人脸色皆难看万分。

    连着下方六七十桌人一起安静,场面莫名充满了火药味。

    十五区的代表忽然把枪收起,脸上愤怒消散,语调平静道:“那还有什么说的呢,看来虎王是不准备妥协了?”

    黑虎没吱声,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屎。

    那人脸色不变,慢慢扫视场内,声音大了起来,“虎王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吗?”

    声音在大厅内回荡,黑虎这边有人想开口说话,但见王的脸色,又默默闭上了嘴。

    “好,好好好!”男人一连四个好字,面朝着黑虎倒退了几步,再一次双手抱拳行礼:“虎王的意思我们明白了,这饭也没什么可吃的了,兄弟们,我们走!”

    一声令下,十五区来人全部站起,碰倒杯盏碗筷也不扶,悉数抽身离去。

    这软话硬钉子抛了一箩筐,可这十八区的王分明无动于衷,这是不准备息事宁人,要硬碰硬了啊。

    这次三千多人前来就是为了压黑虎给个妥协,但看来对方早就拿定了主意。

    会面不欢而散。

    宴会结果隔天就在王城街角巷落传遍,清晨怒气冲冲而去的十五区队伍让王区所有人忧心忡忡。

    可接下去的半个月风平浪静,让一部分人开始慢慢安心,觉得十五区的王或许也不想发动战争,于是打算就这么揭过去,顶多日后两区交易会困难许多。

    再过半个月,依旧什么动静都没有,于是连向阳也开始这么觉得。

    他认为趁着所有人知道晶核的具体作用前做些准备比较好,于是亲自挑了几个身手好的,带上些刚招收入会的普通人外出去捕捉异形,闻人诀天天呆在房内看书,没什么动静。

    他书看的很杂,只要能让手底下人找过来的书,他都看。

    有的书是复制星坠事件前的,有的书则是星坠事件后地球文明新出的,甚至还有几本,是星际文明随着垃圾扔到地球来的残本。

    闻人诀来者不拒。

    其他吞噬了晶核的成员,除了锻炼身体就是静坐沉定,吸纳宇宙能量为己用,压缩晶核纯度,闻人诀自己体内的神眼如同空气,没有办法增加实力,他就空着时间看书,困了就睡。

    好在他易犯困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

    维端有些着急他的散漫和没有动作,可又不敢催促,一边还要暗下担心他看一些奇怪的书,很是操心。

    向阳派出去的第二波人回来了,同时带来个惊人消息。

    十八区的王几乎是同一时刻知晓消息的,因为他派出去打探的人和血龙的人前后脚回城。

    前些日子,散落在外的几个村落接连向王区反应有大批量猛兽袭村,来往交易的商队也是,被不时出现在大道上的猛兽偷袭损失惨重,虽然这些聚在外头的村落没有王区居民资格,可没他们在外采摘狩猎物品然后低价卖给王区,他们王区的人吃什么?

    虽不用交居住费,到底王区也是离不了他们的。

    那些穿梭几个王区交易的商队更是,除了能给王区带来外界的新事物,更能给王区上缴不菲的税金。

    眼下那片区域不得安宁,大批量野兽出现,估摸是有什么族群被异形驱赶或者哪里食物短缺造成的迁移。

    不管如何,散落在外的村落是没办法清楚这么多数量的野兽,而王区也不能再坐视不理。

    于是黑虎理所当然的派出了战队。

    一开始很顺利,途径的村落都被清理了生活区域,可十来天前,外出的战队就和王区失去了联络。

    虽然这个时代没有手机,但用飞鸟短途传讯,黑虎大概还是可以知晓他们的位置和平安的。

    十来天前突然断绝的消息让他很是担心,于是派出其他分队的战队成员外出搜寻,结果,消息传回来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那支在外扫荡的战队,全数惨死在一个聚集村落。

    连同那个聚集村落都没有人存活,所有尸体被一把火全部焚烧。

    若不是突来的大雨,怕是一点痕迹都难找了。

    异形和猛兽杀死人可没再烧一把的习惯,而且现场散落的子弹壳和小型炮、筒一看就不是十八区的,再一想谁最近和十八区有仇恨,不用猜了。

    加上后来再一想就很奇怪的野兽暴动。

    处心积虑,借野兽之手,恶毒万分。

    黑虎被气的直接砸碎了张椅子,可愤怒过后更多的却是无可奈何,是他太过不小心,也是,谁说战争都要光明正大,谁说战争都要轰轰烈烈,我要报复你,我不一定要发动战争,却一样能不让你好过。

    先给你个苦头吃吃,你就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了。

    大概真是十八区太久没打战了,黑虎听到这个消息后不久,又有探查告诉他,十五区派出了将近两万人,成网式在沙南茂林东边扫荡,说是发现了上次杀死他们护卫队的凶手,一路装甲车碾压,天上飞艇扔炸、弹,不管是野兽异形或者是散落在外的村落一概遭了殃。

    沙南茂林按理说是十八区的地盘,怎么也轮不到十五区胡作非为,哪怕东边区域靠近十五区,也有些手长过度了。

    可人家说什么?

    “他们说,他们的护卫队惨死在茂林里,您虎王也没为他们讨个公道,也别怪他们伤心过度,自己动手了!”手下探查一字不变的复述对方的说辞。

    黑虎气的脸色黑沉,如要滴出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