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056:杀气如魅
    闻人诀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不错!

    天眼比任何飞鸟探查都管用,但要从混乱散战的两区人马中找到伪装成普通人的目标,也花费了不少时间。

    而且,他还要带着人在不惊动两方中的任何一方时靠近并包抄目标,这对他自己和手底下的一百多号人来说,都算个艰难挑战。

    毕竟“场地”已经彻底乱成了锅粥。

    哪怕自己计划的再完美,也会遇到其他人的意外。

    不过好在这一路来,手底下人配合的十分默契,都有些超出他的预料,比起当日吞噬晶核时,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闻人诀怀疑照这样下去,自己才会是最弱的那个。

    通过这次行动他发现,以前明显跟不上他行进速度的向阳,如今再跟在自己身边那是轻而易举,甚至某些时候的力量还大过自己,不止是向阳,那一百多号人,无一例外的全部都跟上了自己的节奏。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清晰实在的感受到,人类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天眼已经明确锁定了黑虎的位置,闻人诀下令让余刚向阳二人带队清场,他自己则跟着天眼指出的小路先行一步,只不过很明显,天眼指的不是什么“康庄大道”,一路的泥泞枝桠差点让他翻脸。

    他想这次结束后,会好好教教维端,什么才是适合人类行走的路。

    不是所有的直线最短距离都可以!

    看少年快走几步,而后踩踏着溪流中的卵石就向自己的方向过来,黑虎眸色一厉,别在身后的手快速伸出,“砰砰砰!”就是三枪。

    闻人诀听到枪声,也看见黑虎抬手的动作,视线中子弹的痕迹甚为分明,只不过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两下就踩着卵石铺就的“桥”到了溪流另一边。

    嘴角上挑着的弧度更为明显。

    黑虎神色变得很是严厉,双眼紧盯闻人诀,口中带着教训:“你这孩子,怎么回事!”

    刚才的三颗子弹皆数打在溪流中的卵石上,溅起碎石和水花,闻人诀脚步未停跨过去时,溪水中忽然翻滚起条黑色多足,人类手臂长的怪虫。

    那怪虫被子弹打中,从溪水底翻出,黑色头上长有镰刀状的颚,看着就异常凶猛,且黑到发紫的身体不知道含着怎样的毒液,光那镰刀状的颚,真要被它扎入身体,怕是不好摆脱。

    闻人诀已经到了溪水这一边,站在黑虎身前后,慢半拍的扭回头去看在溪水中翻滚,还没死绝的怪虫。“哇!……”他叹了声,似惊异于怪虫的模样,而后突然严肃起来,“被咬到一定很痛。”

    黑虎眉头皱的更紧,张口想说什么,就见少年已扭回头看向自己,丑陋面容之上笑容绽放的很明显,“谢谢你啊。”他说着,又往自己这边走近几步。

    黑虎总觉的心中有种怪异感,一时又想不出来自哪里。

    只好沉了声音询问:“你是哪里人,怎么在这里?”

    “我是十八区的呀,王。”闻人诀距离对方四五步远时就不再靠近了。

    黑虎看着身前这个有些怪异的人,心中才消停的烦闷又起,语气不耐烦起来:“你还未成年吧,你的聚集村落在附近?怎么由着你自己单独出来行动?”

    一连好几个问题,黑虎突然想到什么,双目之中透出些深思,“你见过我?你到过王区?”

    闻人诀没回答,抬头望望天空,而后又伸展双臂感叹:“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碧空万顷,微风拂面,安静的四周只有鸟类吟唱,花香萦绕鼻尖,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黑虎虽觉的这孩子言行奇怪,可看对方单薄身型,倒也没太过警惕。

    虽然对对方看见自己却不惊慌,且没行礼感到稍微的不悦……可这些散落在外的人,不懂规矩也没什么。

    何况他现在根本没心思计较这些,十五区的事情逼得他心烦意乱。

    他打算离开去找自己散落在周围的两个阻击小队,走前又看了那孩子一眼,交代了句:“茂林中很危险,不是什么景色好就可以停留玩耍的地方,早些回去,顺便告诉你村落的大人们,暂时离开这片地域。”

    不是每个村落都有勇气在茂林中迁移,东边地域散落着不少聚集村,很多都无奈的选择了留下,在战火中赌赌运气,不过最近这块地方注定要不得安宁。

    闻人诀看他背影沉默片刻,突然开口:“在茂林中,您比我危险的多了。”

    别有深意的话,让黑虎冷了脸。

    他驻足,再一次回身,再看对方时,视线变的很是阴沉。

    黑虎明白心中的怪异感来自哪里了,不是不知规矩所以在他面前散漫,更不是什么聚集村落里莽撞的孩子,自己刚才抬手连开三枪,枪口对着的都是这孩子。

    可对方却似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似是相信自己不会伤害他。

    不!黑虎看着视线中少年平淡的脸,与其说对方是信任自己,不如说,他有足够的自信自己那三枪,伤不了他。

    黑虎停步转身后,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闻人诀不得不认真思考了下自己说过的话。

    微露不解:“我没说错呀,这茂林中有近两万人在找您,要杀了您,您不比我危险的多了?您都敢在这儿停留,我为什么不行呢。”

    黑虎在意的不是他说的那些话哪里不对,而是这个人出现的时机和颇为不同寻常的举动。

    让他心中意外察觉到危险。

    明明少年就在身前不远处站着,眼神困惑,双手轻松下垂,一点攻击性动作都没有。

    然而他心中的不安还是在一点点扩散蔓延。

    周围的环境似乎颇能衬托他的心情,刚还在枝头欢快吟唱的鸟类没了声音,周围的流水声和鱼儿跳跃出水面的声音却被无限放大。

    黑虎的精神居然前所未有的紧绷起来,甚至超过了前些天阻击奔袭时,被千人包抄后。

    当了十来年的掌权者,有时候他对危险的预感出乎意料的准确。

    双臂渐渐抬起,紧握着手\枪,枪口直直对着身前姿态依旧散漫的少年。

    看见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眉心,闻人诀皱眉:“王这是怎么了?”

    黑虎没有说话,戒备着四周,默不作声后退一步。

    突然,异变发生。

    黑虎站立的侧后方有灌木被压断,在他紧张的调转枪口后,一个黑影已滚到脚下。

    辛头胸口处的衣服被撕烂,有道手掌长的刀口还在往外渗血,滚落在地似压到了其他伤口,痛的他在地上颤了颤,撑臂努力抬头,视线仓惶的打量起四周,在看见对准自己的枪口时怔了怔。

    不过在他看清握枪的人后又露出激动,张口而出的话语破碎又坚持。

    “王,危险,快撤!”

    黑虎一瞬紧了眸。

    左手拿枪,右手就去搀扶地上的人。

    辛头是他最为信任的人,更是十八区的护卫队长。

    跟了他七八年,从没伤过今天这样重。

    “怎么了?”他问。

    还来不及等人回答,周边又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有粗重呼吸声和凌乱脚步声靠近这处,黑虎刚扶着手中的心腹站起,身后就狼狈逃过来十余人,每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伤口,有一人拖着跛脚被身边之人搀扶,边逃边神色惊慌的扭头去看身后。

    就似后边有恶鬼追赶。

    黑虎脸色彻底黑沉。

    “王!”那些人跑到这后看见黑虎,神情一瞬激动。

    快速靠拢到黑虎身边后,又似想起什么,喊道:“王,快跑吧!”

    什么都顾不上说,一个二个的只知道颤抖喊跑。

    黑虎眉峰蹙起,搀扶辛头的手微微用力,他的手下他自己知道,就算是被十五区的人包围九死一生也不见如此。

    如同丧家之犬,毫无斗志。

    这些喊跑的人顾不上给自己的王解说,拥簇着黑虎就想继续跑。

    只是等抬头一看,才发现身前不远处,垂手站着个少年。

    黑发偏长垂在眼角,双脚并拢站的随意,只是位置不偏不倚,正好挡住他们前进的方向。

    不过一人,虽然奇怪于少年为何出现在这里,且之前似乎和王呆在一块,不过看他面貌丑陋,神情却很是清淡,远不及后面跟过来的恶鬼们恐怖,于是打算擦身对方继续跑。

    这一小片地方,十八区散落了两支突击队伍,可眼下就剩了他们。

    只要他们保护着王再往前跑,不远处就还有几支王区的队伍。

    虽然没有信心能够解决掉那群鬼魅般的敌人,可起码先保证王的安全。

    不然这场战,真的没必要打了。

    王要是死了,他们的下场,肯定还不如丧家的狗。

    闻人诀看他们匆忙间准备擦过自己继续逃命,双手动了动,抱在胸前,似乎不准备阻拦。

    只不过,这群人携着困惑的黑虎还没走两步,林间就又有说话声传来。

    “向大哥,你真聪明!放跑他们几个,这群傻子自然带我们找黑虎来了,都不用我们找。”

    人未至,声先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