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067:两年之后
    事变当晚能够活动的护卫队员只五十多人,却抓捕控制住了名单上的一溜人,除了出其不意外,彪悍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

    地位的徒然飙升体现在方方面面,例如,当他们下到二楼食堂吃饭时,跟他们有过交道的各方管事全都避让,敬若神祗。

    向阳其实对闻人诀之后的处置有过不解,可随着桩桩件件事情下来,对方现在在他心里威势甚高,让他轻易不敢多言。

    闻人诀没杀黑虎,他没意见。

    闻人诀事后还重用黑虎,他也没说的。

    可就算是他这种从不经营权势的人都知道,如果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不杀黑虎,闻人诀就不该在那晚让黑虎为手底下所有参与反叛的人磕头。

    现在那帮人对黑虎更是忠心耿耿,只差掏心挖肺了。

    可让他不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例如刚才的那个命令。

    两年内不许任何人接近十楼。

    这两年,闻人诀不会再跟他们有半点联系。

    他下楼时无意识看了一眼黑虎,对方跟他一样,皱着眉,在深思。

    闻人诀的意思是这两年内,王区内的任何事物都由他们二人商量着办。他要在吴豆和余刚的辅佐下尽快完善第二战队,同时十八区要开始隐晦收集晶核体,特别是散发微光的,全部统一管理起来。

    从两个战队中抽取可靠强悍的人,集中起来吞噬王区准备好的晶核体,有不愿意赌命的,则……处理掉,尽可能控制消息的走漏。

    王护卫队成员则全部参与帮助新成员的异变。

    他不解颇多,早他一步回房间的黑虎也面色凝重。

    辛头跟在一侧,房内还等了几个黑虎的心腹,这些人全都知道了晶核体的事情,颇为激动和跃跃欲试。

    掌握那种非人一般的能力,光是想想,就够激动人心。

    闻人诀没有干涉他们的意思,王区库房内也有的是未被切割的晶核体,以前这种东西顶多是价高唯美的装饰品,现如今……竟然成为了人类新力量的来源,他们这几天回去翻看那些晶核体时,没有一次不想把它吞掉。

    同样的,利弊闻人诀也都跟他们交代的很清楚。

    黑虎不怕死,在那样的力量面前,拿命去赌一把,算什么?可多年王当下来,他还是颇为谨慎。

    他觉的还是做好一定的准备,再付诸行动。

    他不知道闻人诀这两年呆在十楼准备做什么,可他明白不管怎么样,两年以后哪怕吞噬晶核的人,十只存一,也将带给十八区翻天覆地的变化。

    或许……不止是十八区。

    拥有那种力量的人类数量一旦到达了千……黑虎光是用想,就觉的可怕。

    如果把获得异变的办法牢牢抓在手心,用这个来收买人心,掌控权利,只有真正效忠的,答应效忠的才给变强的办法……他想,这会是一部分人的选择,包括他自己。

    毕竟是这样大的秘密。

    可是闻人诀没有,他大方的把消息公布出来,并且准备在一定范围内散布,黑虎苦笑着在椅子上落座,目光闪烁的看着身前心腹们,他到现在怎么可能还不明白,闻人诀的目标或者说目的,从一开始,就不仅仅局限在十八区。

    对方的野望……

    自己从坐上十八区王位后,所有的精力斗争都放在了这方天地,可对方小小年纪,初掌大权,却丝毫没有为之沉迷。

    神秘的来历,难以揣测的手段,不知终点何在的野心。

    这一切,究竟将带着十八区走往何方?

    良久的沉默后,他抬头看身周心腹,缓慢开口:“把所有可用的人召集起来,等第二战队差不多组建完毕后,进行第一批吞噬。”

    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敲击几下,黑虎想了想,又说:“至于王给我们的那本画册,上面是一整套完整的适合异变成功的人类所学习的步伐,我跟向阳商量了下,等几批人吞噬成后,组织其中的精锐进行学习。”

    ……

    “你不怕他们再造反”空旷的房间内,一个异常苍老的声音悠悠道。

    安静半晌,那苍老声音继续:“毕竟是获得这样大的力量,很难不动小心思啊。”

    还是没有回应……

    它对话的对象,正直挺挺的在地毯上躺着,一动不动。

    维端感到无趣,嘟囔了一句:“狐步是我特意为你找出的步法书,你也真大方,说给他们就给了。”

    通过海底墓**的天眼和身边天眼的传输,扫描画出一整本书耗费了天眼不少能量,维端的本意是只让闻人诀一人学,可对方倒似毫不藏私,转身就扔给了向阳和黑虎,让他们看着给合适的人学。

    虽然维端对闻人诀只花了一个小时就记下了整本书比较震惊。

    “你的意思是我会陷入假死。”躺在地上的人动了动睫毛,答非所问。

    维端以为自己会重复每一日的自言自语,没想到,对方今天倒似想说话了。

    “是,神眼异动,你的识会沉入神眼之中,周身能量也会暂时消散,我的判断是,你会失去呼吸,心跳,脉搏,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你将消融于神眼,而神眼融在宇宙中。”

    一番逻辑奇怪的形容说的地上人面目清冷几分,闻人诀思考了会后才继续开口:“也就是说,我不需要吃喝,和死人一般。”

    孺子可教,维端很欣慰,“是,其实从人类的角度来看,你就是死掉了,但你会活过来,因为神眼在你体内,你的识和能量只是在它暴动时先融入它,等它再一次缓和下来,你将从神眼中剥离出来。”

    “我的识必须维持两年的清醒,一旦疲累想要沉入神眼,就会真正消散,是吗?”睁开眼睛,闻人诀看着屋顶,瞳孔漆黑,没有波折。

    真是聪明!维端简直想欢呼,“没错,是这样,为了保证你的识可以回归你的**,天眼会在你识离开的那一刻就用强光封存保管你的**。你不用担心,你只需要注意,千万不能让识沉睡,神眼包容万物,溶于万物,你的识短暂跟它融合期间,一定要注意,不可消散在万物间,否则,你就再也回不来了。”

    闻人诀侧头,视线幽深,看房内静静悬空的天眼,嘴角动动,瞳孔莫名深了几分,轻道:“人类在睡眠时,识可得休整,而我必须要维持两年的清醒。”

    “准确的说,两年也只是我的一个推测。”

    房内再无声响,闻人诀慢慢闭眼,天眼拉上了这间房内所有窗帘,一切陷入黑暗,闻人诀等待着神眼的再一次能量暴动。

    ……

    多时不见的日头重新出现悬在天边,不同于这几日的天气,日头毒辣而热烈,照射在万顷绿海中折射出白色强光。

    一条不同于泥路的平整水泥路突凸出现在绿海之中,路两旁随意散落着一座座小房子,房子周围黄色小花开的纯粹奔放。

    房子侧后方,一座平地而起的小山峰上皑皑白雪还未完全消融,折射回来的日光掠过这些白墙褐瓦的房子屋檐,把门口那些木栅栏的影子拉的斜长。

    有人从其中一座房中走出,站在水泥路上左右环顾,片刻后拉出领子里的哨子,轻轻吹响。

    不间断的有其他人类从房中走出,这些人慢慢汇聚到先前的人身边,那个最早出来的人类看了一眼上空毒辣的日头,粗着声音开口:“这几日雪也化的差不多了,先派人通知王区,我们把今年这最后一批晶核送回去。”

    有人搓着手哈气,接了一句,问:“先头抓到的那些外区的人怎么办?”

    他们要押运着晶核回王区,这边留守的人就不多了,可这个地方又是十八区绝对的隐秘,自然不可暴露于人前。

    “处理了吧。”吹哨子的那人回答的很是漫不经心。

    围绕在他周边的人也没异议,只有一人叨咕了句,“这两年年景不好熬啊,冒险来咱沙南茂林偷猎的外区人越来越多。”

    这不,前几天又有一队人马和他们在林中搜寻异形的队员相撞,一个不少的全抓了回来。这人叨咕着把插在口袋里的手拿了出来,臂上肌肉虬扎,眼角上挑,目光凶蛮,虽在叹息,可绝无同情之意,弱肉强食,本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终于能回王区了……这些明显强于普通人类的男人们忍不住欣喜,前两个月雪铺天盖地的下,这鬼地方虽然生活环境营造的很不错,可茂林中央,没有一日不过的提心吊胆。

    他们说着话,远处白雪消融后现出点点绿丛的林间地面上,有道黑色身影悄无声息的靠近,那人动作异常矫健,往往一步落地后,便不可思议的借力前进十数米,不过眨眼间已在这群人身边落定,气息平稳不见丝毫**,平声道:“牛马车都备齐了,前边的路我们也探好了。”

    吹哨子的男人和他对视后转身吩咐身边人。

    “拿家伙事,准备回去!”

    众人齐声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