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068:预言箴碑
    高达百米的旗杆上,黄色长方形旗帜随风飘扬,旗面上黑色老虎张着血盆大口,威风凛凛。

    旗杆下横竖站着六七排手持冲锋\枪的男人,排列整齐,着装统一,目光平静注视着远方,等待林中人的归来。

    他们身侧,排队等着进出王区的人群被清理到一旁,包括那些摆摊做生意的,留出硕大一块空地。没人敢说半个不字,十八王区的人都低着脑袋静静等候,其他外区之人,看见这场面和动静也不敢多声。

    探头探脑小心观察。

    等不过片刻,远处林中就有同样着装的战队成员护着车队出现。

    不同于外面被大雪压倒的那些残枝断树,十八王区内早被清理的干净整洁,王居大楼下,环绕种着的白星草正在盛放。

    两三朵白花簇生在叶腋处,这两日新长出的红褐色叶子衬托着娇花,分外轻灵,由花丝成束组成的嫩黄花蕊在花朵顶端探出,散发出阵阵清香。

    只可惜,楼下来往之人皆都步伐匆匆,无人有心停下观赏。

    最多无意间,携带着花香进出大楼。

    红色指示灯在八楼停下,电梯内匆匆走出几人,这些人腋下都夹带着白纸,神色凝重,守在八楼会议室外的人替他们往内推开会议室的大门。

    坐在上首左边位置的黑虎抬头去看,那四五个新进会议室的人,有三个站到了墙壁旁,还有一人径直走到会议桌边落座,另外一人接过他腋下纸张,站到他身后。

    这是一张长条形的会议桌,两边足可以坐下二三十人,现在只稀稀落落坐着七八人,这些人老少都有,有人双手撑着下巴,有人正襟危坐。

    会议室中除却这些落座的人,还有十多个统一护卫队着装的男人,束手站在门旁护卫。

    同坐上首右边位置的向阳看吴豆一眼,开口询问:“十三区挖出箴碑的事情,是真的?”

    吴豆才刚坐下,对着向阳的问话,挺直了身子,“半年前吧,好不容易使够了钱,总算问出些眉目。”他说着示意身后站着的男人,那人把手中握着的白纸打开,悬挂到会议室正中高处,让大家看。

    吴豆也跟着看那白纸,口气沉重:“这只是复制画出的箴碑的其中一半,但……”不知缘由的顿了顿,他继续:“已经很明显了。”

    他一说完,会议室内其他人看着白纸上画的图案,面目阴沉。

    黑虎盯着白纸上那些造型简单的图案,眉头完全蹙到一起,他看着向阳无意识捏紧的双拳,慢慢道:“这两年多来,不断有这种所谓预言的石碑被挖出,图案也画的越来越明显,怕是……瞒不了多久了。”

    他们一直把人类吞噬晶核后可以变异的秘密藏着掖着,也相信除了十八区,其他人不会知晓。

    可其实就在闻人诀封锁十楼没几天,地球上就开始出现一个传言。

    源头还要从最早的三区开始说,说是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三区梦城的中央地面突然开始震动,而后晃动一晚不止,可除了那一小块地方,三区其他地方却半点问题都没有。

    第二日天亮后,感到奇怪的人们开始查勘挖地,而后就挖出了一块通体白色的残破石碑,石碑上除了右下方一小行貌似字体的字外,什么都没有,只简单用黑色颜料画着一些图案。

    那是一些造型异常简单的小人,那些小人围绕着一只庞大的飞翔在空中的异兽。

    这事情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震动,因为三区组织了史学家研究观察,却无法判断出白色石碑的来历和年数。

    也有科学家站出来否认石碑是外星抛洒物的看法。

    这也就罢了,可在那之后,三区的人巧合发现……一些本来要死亡的人,却又都重新生龙活虎了。

    地球人类寿命长不过五十,三区中不少人到了年数,本也奄奄一息了,可是在等死之后,他们发现自己居然熬过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最后,身体居然离奇恢复了健康。

    包括那些本已经开始腐烂的垃圾人都奇迹般好了。

    随着这样的人数越来越多,人们开始把这奇迹归纳到了之前所出现的神秘石碑。

    这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的传了出去。

    多亏了三区实力不弱,怕不然还要因为石碑而引发战争。

    可战争的没有发动,不仅仅是因为三区自身的实力不弱,还因为,这些年来不间断有其他王区也挖出或者发现了这种石碑,上面同样画着造型简单的图案,和字迹一样的文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中就开始流传这样一种说法。

    说地球已经得到了神的宽恕,所有人类都将被免除诅咒,人类再也不会因为辐射而死亡,这样的说法在得到三区流传出的一个官方说法后,显得更为可信。

    虽然同用王区划设,但排名前五的王区和后来组建的人类王区明显不可同日而语,单从科研而说,近千年来地球上复苏的科技和文明,大多从前五个王区诞生。

    而三区的人在经过实验后,给出了一个说法,虽不知道原因何在,可地球上的人类貌似开始了进化,新诞生出的基因帮助人类免除了地球上杂乱的强辐射伤害,人类的寿命很可能恢复到星坠事件以前。

    换言之……地球将不再成为舍弃之地。

    而这一切的根源,很可能和突然出现的石碑有关。

    相比起其他王区懵懂猜测的人类,十八区的人虽然也不知道人类不再被辐射伤害是不是因为石碑,却可以很肯定,石碑上画的那些图案的意思。

    虽然每一块石碑画的图案都不完整,也不相同,但想尽方法看过几块所谓预言箴碑的他们,早看明白了图案中的意思。

    图案貌似很隐晦和神秘,但……几块看下来,石碑中的图画分明是在教人类捕猎异形挖取晶核,进行吞噬!

    这两年,每出现一块石碑,他们都要心惊肉跳一番。

    “我们不可能寄希望于其他人的愚蠢,”从大半年前得到消息又出土了一块箴碑后,吴豆就出区去探消息了,现在又马不停蹄的赶回十八区,在外徘徊的时日让他很明白一些事实,“总有人类会明白过来的,且箴碑出现的越来越多,总会有人互相联系起这些图案,探究出结果。”

    他说的也是在座大部分人的担忧。

    沉默在会议室蔓延了一会,有人支支吾吾的开口:“还不把这事情告知给王吗?王进入十楼封闭至今也有两年半了。”

    “王说过,绝对不可擅入十楼。”向阳瞪着那人沉声道。

    虽然两年的约定时限早就过去,但……谁敢进?

    这两年多来,王区经历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危机,很多次都有人提议去找王,可想来想去,他和黑虎都阻止了。

    向阳看脸色有异的几人,冷哼一声,他怎么会不明白其中个别人的想法,哪有正常人类会不吃不喝两年多,也不见人下楼。怕是早就死在十楼,腐烂掉了他们还不知道。

    这些人几次三番提议去找闻人诀,怕还有大部分原因是去一探主上生死。

    两年多来,随着第二战队的组建完成,向阳也算在十八区站稳了脚跟,和黑虎的相处虽称不上愉快,但到底也没起大矛盾,人的心思总是多变,黑虎提防他,他也提防着黑虎。

    若十楼的那位真出了什么意外,他和黑虎能否继续平安无事共处下去,可不一定。

    说到底,一切的平静和携手共事不过是因为有个共同的主在,不说黑虎那边有人心里嘀咕,其实向阳自己心里都有些悬,也不知道闻人诀一声不吭呆在十楼两年半……究竟怎样。

    这世界的平静,随着越来越多出现的箴碑和一些事态的演变,已经开始暗潮汹涌。

    向阳真心不希望闻人诀出事,眼见着外边的世界即将掀起巨大风浪,而他和黑虎虽先于大部分势力开始积蓄力量,但本身底子弱,太过特别的力量反倒会成为真正大鳄们的目标。

    而他没有这个信心能够趟过去。

    “异形在茂林出现的数量越来越多了。”一个年纪稍大的老者见气氛不好,插口说话,他前两年都退休隐居在家等死了,哪知道后来身体越来越好,黑虎也跟他说,人类即将恢复星坠前的寿命,他才四十多,正是壮年,自然重新抖擞精神回到幕前。

    他的话语打破稍显沉闷的气氛,向阳和黑虎都看向他。

    拳抵下巴咳了声,他继续说:“前些日子东边的两个村落被异形入侵,死了大半,逃出来的人遇到了第一战队被带了回来,眼见着猛兽和异形的凶猛程度越来越高,散落在外的村落日子不好过啊,都开始向王区这边聚拢,我们还是得提早做些打算。”

    年纪大的人思考的比一般人多,也更为沉稳。

    “虽然战队现在出去巡逻和捕杀异形的几率已经提高很多,但越来越多的村落不敢再散居在外也是个问题,这些村落这两年来,不断朝着王区周边汇拢,彼此的狩猎区越划越小,很多地盘的划定都有重合,矛盾的频生确实是我们该考虑的了。”老者身边的另外一人附和。

    “再放置不管确实不妥。”黑虎跟着沉凝了句,又抬头看向阳,“你的意思呢?”

    “有好有坏吧。”向阳点上一根烟,狠狠抽了口才说:“他们继续散居在外,对战队秘密收集晶核也是不便,但若都汇聚到王区周边,王区也不足以养活这么多人,全挤在这一块,还怎么讨生活?”

    “何况王区周边的野兽和异形,战队日常清理的勤,本身就不足以支撑他们的生存。”余刚在一旁插嘴,伸手抓了抓头发,恼道:“可让他们散居在外,一般的村落现在确实没有能力抵御那些变得异常凶猛的异形啊,就算我们两个战队出区巡逻的次数越来越高,可咱们又不能清理掉整个沙南茂林的异形!”

    “没有吃的活不下去便互相劫掠,没人愿意再往茂林深处居住,王区外围这块地界,现在已经越来越乱。”余刚有些恼火,续道:“如今这些饿坏了的狼崽子,怕是只有王区战队不敢劫掠。”

    “外区来往我们这儿通商的,行走的,买卖的,现在哪个都能避则避,长久下去,王区还怎么维持日常生活所需!咱们还跟外界打交道了吗?”

    王区周边地界战队出现清理的勤快,安全是安全,可整个十八区、王区生活了三万人,茂林中散落居住着七万人,现如今,这七万人也开始往王区周边聚拢,挤在这么小块地方养不活自己不说,少了散居在外的村落收集的物资,源源不断进入王区,王区现在都出现了很多不便。

    黑虎看的比他们还长远些,“王区最多生活三万人,现下这些人汇聚过来,进不了安全的王区,却又在外活不下去,眼下是互相劫掠,日后难免会生出更大的祸端。”

    “难道他们还想打进王区来?”有坐着的人不满咋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