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085:心算不尽
    闻人诀雇了辆小皮卡,让开往城外东北方。

    那日约定地点时他只随口一说,想着只要远离十七区便可。

    这三天好好的休整了一番,让他恢复不少精气神。

    现下皮卡在黄泥地上开着,他站着抓住车兜上的杆子,半曲着身子,迎着风,眯眼看前方。

    司机开到他说的地方便稳当停下,闻人诀跳下车,把钱递给对方,那人就又开着动静颇大的皮卡往城区方向回去。

    双手插在新买的裤子兜里,一手轻点耳垂,银色面具重覆盖上他的脸。

    这地方当晚只是随口一说,他也没来过,现在举目环顾,发现周围一点遮掩物都没有,除了前边几公里外的一个小土坡,脚下踩得地面全是黄泥,树木稀疏的可怜。

    与十八区茂林的繁盛完全不同。

    炎振还没来,不过他也不急,耐心等便是了。

    闻人诀很惬意,哪怕独自一人站在空旷的黄泥地上,周围无可倚靠之物,他依旧微歪斜着,闭眼,呼吸平缓安稳,似对周遭的一切都不在意。

    这样等了不知多久,远处传来轻微的汽车轰鸣声,微掀眼睑,远处视线中出现几辆黑色轿车的影子,边上还跟着十数辆单人摩托。

    重新合眼,先前站立的姿势一动未动。

    直到那声音离他越来越近,最终在他身前十来米处停下。

    炎振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也把自己变强的经过和原因告知了刀戈等心腹手下,彼此一商量,说什么的都有。

    有说闻人诀毫无根基,不如趁机拿下,拿捏在手中,有什么好处还怕自己等人得不到?

    也有人说,这样大的事情,他们一个城中小势力哪里能够独吞,不如把事情告知给王区,换取以后的荣华富贵和庇佑。

    也有说,闻人诀来历身世神秘,不如先静观其变的。

    炎振其实在经历一次背叛后,对身边所有人的信任都下降许多,那些心腹的话,他虽然也认真听了,可脑子里却还是转着自己的想法。

    终于,经过三个整天的思考后,他决定,来这里。

    因为对方带给他的气势和那种处变不惊、异常淡薄的气质,让他相信,把赌注放在对方身上,自己不会输。

    就像在地下室时,自己也曾在对方身上下过赌。

    最后赢的不是自己吗。

    他下车,先环顾一眼四周,跟在远处看到的一样,这地方除了神秘人,谁都没有。

    迈步往前走的时候,炎振不自觉的微皱起眉头。

    对方就这么信任自己?

    别说有什么埋伏了,这儿这么空旷,有什么不都一目了然。

    想着几辆轿车后厢中带的那些重火力,他有些想笑,都是刀戈他们让准备的,怕神秘人耍诈,哪知对方真能坦荡到如此地步?

    他走近那人身前三步之处,停下来。

    心中很是矛盾,既高兴自己想要跟随之人的简单,又担心对方这样的行事作风,将来怕会带着所有人一起下地狱。

    毕竟经历过一次背叛,他看待事情的角度,对待身周人的态度,都变了许多。

    如此残酷的一个世界,选择这样单纯毫无城府的主子,真会是个好主意吗?

    可自己都走到人身前了,反悔?……

    炎振看那人露在面具外的眼睛一动不动,不自觉的扭身去看跟在一边的刀戈等人。

    大家都跟他一样,神色不解。

    还有两人透出不耐和气愤。

    也是,这么大的动静,对方总不至于站着睡着了吧?

    炎振重声开口:“我们来了!”

    说来好笑,自己居然还没问过对方的名字。

    “闻人。”闻人诀睁开眼睛,突的淡道。

    炎振:“……”

    近距离看清对方睁开的狭长眼眸,黑暗幽深不见底,如千年冰川下的寒潭。

    炎振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迎着目光,顿了顿,终于大声道:“我答应你的条件,认你为主。”

    “哦。”插在裤兜里的手拿出,闻人诀搓了一下。

    模样无甚欣喜。

    怔了怔,炎振隐晦的和刀戈对视一眼,再回头时,单膝径直跪了下去。

    恭敬道:“主上。”

    他一开口下跪,身后站着的二十来人齐齐跟随,异口同声喊道:“主上!”

    闻人诀目光落在炎振头顶发心,很是深邃。

    轻道:“不会不甘吗?”

    “什么?”炎振讶异。

    “你要知道,我很弱。”话语平静,闻人诀当着炎振的面,摊开自己还稍有浮肿的双手,道:“认这样的废物做主,不会后悔吗?”

    炎振目光看向他双手,修长有力的五指因为太长时间和水接触干杂活而显得浮肿,他静了静,认真道:“只要您能让我继续变强,您就是我唯一的主子,我会保护好您的安全。”

    闻人诀扯起嘴角,状似笑了一下,接着把目光投注到他身后跪着的二十来人身上,扬声道:“你们呢?”

    以刀戈为首的其他人全部抬起头,彼此对望后由刀戈开口:“老大既认您为主,您今后便是我们的主子,别的大道理我们不懂,忠义却始终却放在心里不敢忘!”

    上挑了一下眉角,闻人诀嘴角的笑容扩大了些。

    炎振还待开口说什么,远处黄泥地上,从城区方向轰然开来几辆庞然大物。

    这些大家伙直到他们视野范围内才让他们听到动静。

    绝对不是什么大汽车或者皮卡。

    它们速度极快,且方向不变的朝着他们包抄而来。

    刀戈神色突变,来不及等闻人诀命令,携着周围人靠近炎振和他。

    炎振也是,回头只看了一眼,神色就剧变,冲着朝自己靠近过来的手下人喊了一声:“动手,抄家伙!”

    能跟着他和刀戈出来的自然是好手中的好手,命令一下,所有人动作整齐划一的奔跑回来时所坐的车子,从车后箱中不断提出各色枪支,甚至还有人在不断往身上悬挂手\\榴\\弹。

    依旧矗立在原地,闻人诀好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静默的看着他们忙碌。

    而那些速度奇快,动静颇大,气势决然的“大家伙”已携着天边飞溅的黄泥,尘土飞扬的到了他们面前。

    炎振他们堪堪跑回闻人诀身侧,成圈把人护在最里面。

    刀戈倒是想过开车跑,但显然,来的“大家伙”不是他们可以甩的掉的。

    那些“大家伙”到了他们这群人近前,就放慢了速度,炎振瞧着对准自己人的四支炮\\口,身子僵的不能再僵。

    就算他变异后,身手好的不得了,但**凡胎,又如何能够抗衡得了这样的东西?

    来的不是别的,而是云家的坦克,足足四辆。

    现在包围着停下,却没了别的动作。

    炎振包括刀戈,一时都屏住了呼吸,仰头看着坦克。

    这种铜墙铁壁似的武器,迎面开到身前的那种感觉……

    足以让人不战而降,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心思。

    闻人诀被他们快速保护在最中央,却依旧束手在侧,没什么反应。

    身前站着炎振,男人身高和他相似,体型却比他健硕不少,挡住了些他的视线,他只好挪动脚步,侧站了一步。

    “哐铛” “哐铛”

    停下的坦克盖子被人从里掀开,从中钻出几个统一着装的男人,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们这群人,目光平静。

    闻人诀掩在面具后的脸庞微微扭曲一下,可瞳孔依旧黑沉,似没有什么情绪变动,仰头看着那几个钻出的人。

    当中的一人目光在坦克下方站着的二十来人中巡视,在看到戴着银色面具穿着紫色衣服的人时停留。

    炎振不自觉把手中枪支捏的咯吱响,不止是他,现在这块地方,除了云家人和闻人诀外,其他人都紧张的快要忘记呼吸了。

    终于,看起来是这支坦克小队领头的男人开口了,直直看着闻人诀所在的位置,声音算不上恭敬,但态度不错,他问:“闻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