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090:又一王者
    成半圆慢慢后退的赌坊护卫们一瞬进入战斗状态, 端起步\\枪扫射起来,子弹只伤到了几只狼鼠皮毛, 毕竟距离太短,而狼鼠动作又太快。

    正面交锋下, 步\\枪的作用少到可怜, 毕竟枪法极准的人只有少数, 这一百多号从其他赌坊赶来的护卫们不少人身上还沾着血迹。

    炎振猜测他们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和这些难缠的异形交过手了。

    看步\\枪没了用处, 赌坊护卫们扔下枪支, 动作整齐的抽出背上绑缚着的□□。

    □□是短刀的一种, 刀长1.5尺, 直背直刃, 形如柴刀, 重心在前适于劈砍,是闻人诀为他们统一购买和选用的刀具。

    在狼鼠眼中,人类只要扔掉那支奇怪的“黑色棍子”,就再无威胁,不曾想,这些人类近身抽出刀后却变的更为可怕,且身型动作之灵敏毫不逊色于它们。

    一百多人配合默契,除却跑走的一只, 围杀掉剩下的七只狼鼠不过片刻。

    除却炎振他们所在的赌坊大楼, 这条街道上的其他高楼或者店铺中, 不少人类也在偷看这处的动静, 眼见着这惊为天人的一幕,不少人诧异出声。

    “天哪,是异变者。”

    “全是异变者吗?妈呀!足足有一百多个异变者,我一定是在做梦。”

    异变者这个说法是近几个月才从其他王区传过来的,指的是那些不知缘由莫名变异的强大无比的人类。

    不知哪天,从异变者这个称呼突然出现以后,这样的人类就被发现的越来越多,甚至于听说他们不仅只是力量强大而已,受了伤也能够缓慢的自我恢复。

    更有人传言,真正强大的异变者,就算垂死,也可自行恢复。

    是不是夸张没人知道,但是异变者是人类中新力量的改写者这个说法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就像那些动物和猛兽中产生的异形,人类在千年后,终于也有一部分开始了进化。

    这样的人是注定被其他人类所羡慕的,虽然现今的地球人类很多都活过了五十,也听说,五十前必亡的厄运已经消失。可很多有权利知晓一些秘密的人都开始传言,异变者们拥有远超于正常人类的寿命。

    甚至……甚至能够活过一百岁,而且在异变者出现的越来越多,所得到的研究也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很多人开始断言,随着异变者异变强度的不断增强,寿命也会跟着增加。

    甚至超越前人类时代的人类寿命。

    注视着楼下人的表现,闻人诀还算满意,把窗户重新关上,他扭身坐回沙发,双腿架起,先伸展了下身子松筋骨,开口:“留下二十个人看守赌坊,其余异变者分为两支小队,以赌坊所在街道为中心,向外开始清理狼鼠。”

    刀戈看他神情,除却一开始的正色,不过一会,现在又是一身的散淡。

    连下这个命令时都是,漫不经心的很是淡漠。

    他应了声“是。”后当先下楼。

    炎振听了闻人诀命令,眼露异色,因为从他跟对方相处的这大半年来看,他知道自己的主上绝对不属于好人系列,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更何况,这一百多个成功完成吞噬的人,是赌坊这半年来倾尽所有才凑出来的。

    三个赌坊虽都日进斗金,但大概没人相信,为了这一百多个完成吞噬的人,他们其实还欠着一屁股债。

    而这些异变者虽实力强悍,但真跟狼鼠正面交锋,哪有不伤亡的。

    他们是赌坊倾尽所有才拥有的力量啊。

    主上怎么就舍得出这血本。

    换做之前,炎振大概会直接开口问,但现在他开始默默思考主上的用意。

    真只是不忍人类被屠杀倒好理解了,但炎振相信,主上绝不是那类人。

    闻人诀想的其实很好理解,那就是时运不错,机会来了!

    这三个多月来,他一直在思考,怎么才能不露痕迹的再在十七区王眼前刷一把存在感。

    既然举报配合王区打击贩卖私盐的骆驼不够,他只好再往上添加筹码。

    等待时机有时并不意味着消极,瞧啊!闭目补眠前他想着……多动听的动静。

    明天,一场小“洗牌”后,他想,十七区的王应该会比较想见自己了。

    ……

    所料不差。

    王区办公大楼的侍者们恭敬的为好运赌坊的客人们推开进入宴厅的门,颇为堂皇富丽的大厅上空吊着精巧的水晶灯,迈步前行,奢华到令人发指的广阔大厅中此刻热闹非常。

    赌坊几人的到来几乎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侍者带着他们从大厅侧面上了二楼。

    白色大理石铺就的台阶干净的能映照出人影,炎振走在闻人诀身侧,默默打量一眼下方,三三两两汇聚在一起闲聊的王区贵族,来往穿梭搬运美食的侍者。

    实在看不出,十七区前一天还因为狼鼠的突然袭城而损伤惨重。

    “到了。”脖领下系着红色蝴蝶结的侍者伸手推开房门后,退让到一旁示意。

    刀戈看炎振一眼,先闻人诀半步跨入房间。

    屋内灯光比起外面的大厅昏暗许多,视线所及处坐了四个人。

    并没有什么危险。

    闻人诀径直擦身他走进内。

    他对炎振和刀戈的谨慎不置可否。

    上首正中,椅子上有男人威严开口:“你就是好运赌坊的新老板?”

    几乎在男人话音落地的同时,房内就又突然亮起数盏灯。

    刀戈抬手遮挡了一下突来的光亮,闻人诀也是,微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前方坐着的四个男人已经在上下打量着他们。

    这当中不是没有赌坊的熟人,前几天才见过一面的王区第三战队队长武广,在最右侧坐着。他身旁凳子上倚着个身材修长,看着二十上下的青年,白白的皮肤,黑长自来卷儿的“大波浪”头发,神色有些困倦,正耷拉着脑袋。

    左边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人,年纪不小,刀戈打量着他,觉着估摸比自己岁数还大,得快四十,头发大部分都白掉了,穿着套黑色西装,脸上架着副笨重的眼镜,黑圆如豆的眼睛正透过镜片,毫不遮掩的在自己三人脸上打转。

    刀戈不太喜欢对方的目光,便移转了视线去看上首正中的人。

    很普通的中等身材,一张“国”字形的脸,浓眉之下嵌着双颇为豪气的大眼,脸上虽没带笑,语气倒透出分热情。

    “王。”没有任何犹豫,闻人诀冲着上首之人单膝着地,低下脑袋。

    和资料中没差太多,十七区的王,陈凉息。

    闻人诀一动,身后跟着的刀戈和炎振自然跟随。

    三人皆跪倒在地,半晌过后,上头传来声低沉的:“嗯。”

    却没叫起。

    闻人诀也没急,垂着脑袋看地面。

    再等一会,似乎觉的晾够了,上首的低沉男音继续传来,带着股压力,慢慢道:“昨天的狼鼠袭城,多亏了你们好运赌坊的协助,承揽街才可如此快的平息混乱。”

    虽是夸奖,可刀戈听着总觉莫名忐忑,他小心抬头,看了主上一眼。

    就见他这个主子,还一动不动的低着头,跪的笔直,态度异常谦卑。

    “作为十七区的居民,为王分忧是应当的。”还低着头,闻人诀回答的很是诚恳。

    “哦?”陈凉息似是而非应了声,又直接道:“你是何时知晓的晶核隐秘?”

    “王是何意?”直接抬头,闻人诀毫不畏惧的对视上上座男人的眼睛。

    看来是不准备绕圈子了,闻人诀眯眼看几人身后,木屏风细致雅观,就是不知道后边是不是对准了数百只枪口呢。

    只漫不经心的扫视一眼,就又转回陈凉息脸上,一无所知的坦然相对。

    毫不放在眼中的势力突然冒出百多号异变者,换谁做王都得忌惮,可,能在王位上呆着的又哪里会是毫无城府的蠢货。

    匕首可折断,就可握在手中。

    “一百多号异变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凑出来的,你若真像自己说的那样忠于王区,为何藏私?”架着笨重眼镜的中年男人开口,黑如豆的眼珠子牢牢盯住闻人诀脸庞。

    “这世界上谁有好东西不藏着?”闻人诀很坦然,丑陋面容转向中年男人,话音中带上调侃:“选个好时机再拿出来,待价而沽嘛。”

    “你觉的这次是好时机了?”武广接口。

    闻人诀扭回脑袋看着陈凉息,“王也说了,这次平定狼鼠赌坊是有大功的。”

    “好了!”陈凉息右手伸出,压下还想说话的中年男人,直直看着闻人诀道:“你很坦诚,这个世界上确实没有圣人。”

    刀戈默默擦掉流下脸颊的冷汗,主上很沉着,可他们实在摸不清王的意思,是功也可成过,一百多号异变者虽然是股能量,但对十七区王权来说,要捻灭,也不难。

    他不清楚这番试探代表着什么,但也知道,上首几个权势人物正在考虑着什么,而他们所考虑的,也许意味着今晚自己三人能否活着踏出这栋大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