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098:去十八区
    是闻大攻不是闻宝宝,前方防盗章。误伤的坠子跪下认错。

    风从林中吹来, 发出凄厉的嘶嚎, 阴沉的林中遮天树木晃动,恍惚间灌木丛中像总有虚影潜伏, 让人毛骨悚然。

    蹲下身子, 闻人诀动作轻盈的采摘一枝福娘,这种多肉植物叶子饱满, 叶片尖端有些深紫, 生吃着味道有些奇怪,但好在不涩口。

    这次的情况有些糟糕, 虽然努力辨识了方向,却依旧难以确认自己现今的方位。

    只从还没出这片茂林判断, 应该还未离开十八区。

    那天本只是去后山采摘“熊童子”来充饥, 却不曾想,居然遇到了求偶失败发怒的巨熊。

    这种生物在“星坠事件”前便相当难缠,“星坠事件”后就更没人类愿意和它们相遇, 虽然它们的毛皮具有不小的价值。

    把刚摘起来的“福娘”凑到鼻前轻嗅, 确认没问题后, 闻人诀才拽下饱满的叶片塞进嘴中咀嚼,脚下没停,走向一棵角度隐秘的大树,靠在树下, 继续一片片吃着。

    只有嘴部肌肉在动, 闻人诀漆黑的眼瞳依旧警惕的留意着四周。

    安老应该还在等自己回去。

    哪曾想自己那日躲避巨熊慌不择路, 九死一生躲过攻击后,却又迷失了方向。

    闻人诀这些年在茂林中活动向来小心,和聚集地也始终维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甚至活动的路线都经过多番打探,这样贸然没有准备的一头扎入茂林,还真没有过。

    吃完一株“福娘”,闻人诀从自己的脖领里拉出个小挂件。

    东西只有他拇指大小,被圈在脖子上的红绳中,造型简陋。

    “星坠事件”后人类发明出的方向针,同前时代的指南针用处相同,只不过在现今各种射线充斥下的地球,失灵时不灵,形同鸡肋。

    如今指针依旧不动,说明自己还是没能跑出这块会影响方向针的地域。

    那天在甩脱巨熊后虽已迷失了方向,但费些功夫还是能够寻路回去的。

    但大多人倒霉都不会仅此而已,他在回去的路上遇上了突如其来的大雨,避雨中又遭遇了成□□配的脸谱蝶。

    这种两片翅膀展开型同人脸的大型蝶类有一个喜好,喝任何活物的血,由爱捕食人类,但当时跟他一样急着避雨,两方相遇只乱了一瞬。

    闻人诀哪敢欣然同意这种偶遇,赶紧扭了头拼命往前跑。

    这一跑,就足足跑了一个下午,直到身周再也看不见一只脸谱蝶,才侥幸的停下来**。

    一场大雨,加上到了射线不那么稳定的区域,方向针彻底罢工,远离了熟悉的区域,自己又不能大摇大摆的探路,每一步都行的万分谨慎,于是一耽搁便在林中呆了多日。

    早上从栖身的山洞出来时,天色还大好,刚才又是一场突来的大雨打的正在觅食的他狼狈不堪,好在这场雨并未下多时。

    而这几日来,自己也算赶了一些路。

    可几天来,只吃了草蔬未进肉食的他还是感觉自己气力下降。

    在这片区域已经停留了两日,周遭没什么特别危险的大型生物。

    自己应该可以捕猎些肉食。

    这样想着,闻人诀打算去昨天傍晚才挖好的陷阱旁看看,说不准已有了收获。

    把拎出衣服的方向针重新塞回去,闻人诀把腰上绑缚着的破烂黑袍裹到了肩膀上,又在脸上缠绕数圈,彻底挡住脸后在后脑上打结固定,只露出一双眼睛,这才猫着腰继续潜行。

    然而才跑出十来分钟,前方湿润的空气中便隐约飘来血腥气。

    谨慎的止步。

    伴随着飘来的血腥味,还有凄厉的惨嚎。

    闻人诀熟悉这种叫声,嘶哑无力,透着绝望,是生物死前最后的悲泣。

    不自觉眯起双眼,凭着听到的声音判断,应该是某一种大型生物在厮杀。

    按照往常,他不应该继续靠近,而要选择躲避。

    但今日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丝冲动,本能的,觉的有些怪异。

    这附近自己早就大致探寻过,没有特别危险的存在,若是流窜过来的什么猛兽或者异物,又是遭遇到了什么,才发出这种嘶吼呢?

    他很少起好奇心,但若起了,也必一探究竟。

    随手扯断一些绿色藤条,在自己身上做了大概的遮掩,闻人诀刚靠近事发地,又是一声怒吼传来。

    头顶林木一阵剧烈摇晃,一棵十来米高的大树轰然倒下,砸在他身侧的低矮灌木上。

    好大的力道!

    上挑了一下唇角,那棵被猛兽撞倒的大树离他的藏身处只有三米,掀起的草屑落了他一身。

    没抖动身子甩落,闻人诀只是更低矮了身子,已近乎趴伏在地的姿势,匍匐前行了几步。

    不出所料。

    被打斗“清空”的草地上,一只猛兽正和一只异形进行着最后的厮杀。

    周围的树和草丛灌木,都已经被两只庞然大物践踏成泥,或散落一地。

    那只黄褐色,头顶锯齿状触角的猛兽踢踢后腿,再一次蓄力,无视脖子上两根插着的尖刺,势要杀对方在此。

    “星坠事件”以来,地球上的生物经过重重演变、进化,有的依然留存,保持一小部分可以识别的特征,比如闻人诀眼前这头黄褐色的猛兽,就是前时代的牛进化而来,还有一部分生物则早已消失了踪迹。

    但生命的勃发历来壮阔,有消失就会有出现。

    地球大动荡后被遗留下来的人类经历了文明大衰退,在这之后的千年中,人们逐渐发现一部分不具有前时代生物特征,像是凭空出现在地球上的生命。

    在这个逐渐发现的过程中,统一赐给它们一个名字:异形!

    异形都凶猛异常,地球进化而来的猛兽大多不是对手。

    眼前这头可以称之为牛的猛兽,显然也没能逃过这个定律。

    刚才撞倒的那棵大树应该是它最后的奋力一搏,在闻人诀颇为冷漠的目光下,它再一次朝着对手冲去,那个体型比之它毫不逊色的对手也不避让,同样冲撞而来,只在马上交锋的那一刻,跳跃起来,避过牛头上锋利的杀器,侧身撞向猛兽。

    牛被这一击伤的不轻,腹下破了几个洞,血涓涓流出。

    可还是顽强的重新转过身体,从喉咙里发出“吼吼!”的叫声。

    那头闻人诀从未见过的异形显然不肯善罢甘休,微微前躬起身体,无毛的尖头脑袋贴到地面,背上尖利的毛刺根根立起,再一蹬后腿,背上长着的毛刺如同箭雨一样向牛射去。

    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猛兽只能等待命运。

    闻人诀把目光落到异形的背上,他现在可以确定猛兽脖子上的尖刺是从哪儿来的了。

    这头异形动作灵敏,大杀招放的有些像是弓、弩、车,那是一种古人类运用的战争兵器,他从淘换旧物的人那拿来的书中见过,和这异形敌对,得做好被万箭齐发的准备。

    很是难缠……

    其实刚才过来未尝不是抱着渔翁得利的心态,他曾经捡过几次这样的便宜,这些茂林中的猛兽如果厮杀起来,通常不会想到暂避锋芒,都是不死不休,有时候实力相当便彼此战斗至只剩最后半口气才倒下,从而让机警的人类捡漏。

    但今天显然不成了,闻人诀稍稍后退,注意着身后的地面和前边的情况。

    今天的胜利者还游刃有余,唯一受的伤害,可能只是少了的那几根尖刺。

    但要杀死自己,又哪里需要它动大招。

    异形看对手轰然倒下,站在原地发出了“吱溜溜”的尖利叫声,像是在庆祝。

    然后慢慢靠近只会出气不会进气的“牛”。

    看来是准备享受食物了……

    闻人诀不准备再看下去,已经后退了七八步的身子慢慢调转了方向。

    待再后退出一些距离,就能站起来跑了。

    看来这头倒霉的“牛”应该是被异形追赶到这儿来的,如今这片区域已经不安全了,那个昨晚才挖的陷阱也不用去了。

    闻人诀边后退边想办法,要么去掏些鸟类的窝,看能不能有些收获吧。

    等再退了一些,闻人诀又往前看了眼。

    那头异形已经张开血盆大口,正在撕咬食物,看来吃的很是高兴,都已经不自觉的围着“牛”在绕圈了。

    弯起小腿,闻人诀打算起身。

    就在这一个瞬间,他忽然像是被人用刀抵住脖子般又僵住了动作。

    那是一种本能。

    一种多年来独自在茂林中求生而锻炼出来的本能。

    一种对危险的预知。

    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在这!!

    这种压迫感以前也出现过,每次都让自己九死一生。

    是那头异形吗?

    闻人诀露在外面的眼瞳快速凝聚起幽暗,死死盯视着异形的动作……

    这附近,应该没有其他猛兽和异形了……可……

    不对!这种怪异感……就像是……就像是!有人也跟他一样,正在注视着这里伺机而发。

    可那个暗处的人或东西……显然更具有危险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