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104:多面受敌
    是闻大攻不是闻宝宝,前方防盗章。误伤的坠子跪下认错。  短不过数月, 他想看看这些人究竟能强到哪一步。

    黑虎身边几人视线一样震惊, 似是想不到其貌不扬身型在他们看来甚至有些瘦弱的少年, 居然会是身前这群鬼魅的主子。

    闻人诀没去看下跪的向阳他们,反倒把视线转到了黑虎身上。

    眸中没有杀意,反而透着些柔和。

    如果不是这群鬼魅还跪着,黑虎会以为身前的少年对自己毫无威胁,并且还深深崇拜着自己。

    “你?”他开口, 嗓音沙哑。

    只是还没能继续, 身边三个心腹彼此对视一眼,就齐齐扑了出去。

    在黑虎身边的人看来,不管如何, 这群人杀了自己这么多人, 今天必然也不会放过他们, 比起深不可测的那群鬼魅,身上衣服破烂, 眉眼透着稚气的少年好对付多了, 只要控制住了他,不怕没翻身的机会。

    黑虎来不及阻止, 少年眼中的柔和还没消失,在那三人脚底亮起蓝色光波的同时, 三个还往前扑的身子就倒了下去, 从眉心到后脑, 一个漆黑的洞口开始往外流红色血液混合的脑浆。

    没有任何人动手, 但人就在身前无声无息的死掉了。

    其他有一样想法的人,皆被震的忘了动作。

    黑虎甩开身边人的搀扶,冲闻人诀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视线死死对上少年的目光,毫无动摇。

    闻人诀看他如此作态,眼中的柔和又掺杂了丝笑意。

    “你若是冲我来的,别伤害他们!”黑虎挺直身子,再也无法把身前人当个孩子看待。

    闻人诀先挥手,让还跪着的血龙成员起身,而后才不紧不慢道:“我曾听人说,你为他和人打赌,在王区清理了半个月的茅厕?”

    闻人诀说的是黑虎的亲卫队长,辛头。

    黑虎曾为他和人打赌,然后连挑了半个月的屎。

    后边辛头听这神秘人提起他,双目看向自己的王,眼珠通红,想说什么,嘴唇动动,终究发不出声音。

    没有任何难堪,黑虎大眼毫无遮掩的直直对上闻人诀视线,沉声道:“这事情,王区里的人都知道。”

    他顿了顿,又说:“如果你是想以此来嘲讽我,我愿意在这好好听,放他们走!”

    “怎么会呢。”闻人诀笑了声,弯腰把挂在大腿上的破布条撕扯掉,直起身时慢道:“其实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相见,哦,第一次你肯定没注意到我。”

    向阳走过来,默默立在他身后。

    闻人诀继续:“那时候我跪着,你在车里,其实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并不讨厌你啊。”

    黑虎凝目深思,到底还是不明白他的深意,只道:“你不讨厌我,却杀死我这么多兄弟。”

    “别生气。”闻人诀双手抬起,做了个安抚的手势,语调尽可能的表现诚意,“我这是为了见你。”

    黑虎盯着他,不再开口。

    闻人诀看出他的意思,神情变得有些无奈,“从你为他挑半个月的……”微停顿,略过那个不雅字眼,他继续说:“我就知你是个绝对信守承诺之人,我今天来见你,是为了讨你个承诺。”

    有这么讨承诺的?

    黑虎有些想笑,但现在受制于人,他有什么资格?

    他只好直接道:“你要什么?”

    “王位。”看身前男人瞬变的脸色,闻人诀嘴角缓缓向上勾起。

    黑虎垂在身侧的手捏的发青,视线直视间已然露出不屑,一字一句道:“你太看的起我了,就算我肯把王位让给你,有的是人不服你坐那个位置。”

    “有人?”闻人诀问,语调平平,“是谁?是东南方距此三十公里处的那群人,还是西北方距离此处十五公里的那群人?”

    黑虎色变。

    闻人诀继续轻声道:“如果是他们,你不用担心,有时候人类的生命真的很脆弱。”

    他话音才落,余刚就动了,冲着西北方向而去,身后快速跟上四五十道人影。

    “住手!”黑虎大吼出声,额前筋脉突突跳着。

    他刚一喊出声,根本不用闻人诀示意,余刚就停下了脚步,连着他身后的那些人。

    不过片刻迟疑,这群人就到了溪水对面,可见让他们全速行进起来,速度一定骇人听闻。

    闻人诀微歪脑袋,看黑虎,满眼不解:“怎么了?他们不是要阻止我的人吗?”

    黑虎深吸口气,咬牙切齿道:“他们……不会是阻止你的人。”

    “哦。”闻人诀道,看着完全信了黑虎的说法,又摊平双手好学生般问道:“那你说的,会阻止我的人在哪儿?”

    黑虎看他满眼天真无邪,只觉真正刻骨胆寒。

    只是……事到如今,他能如何?

    垂下脑袋,模样似一瞬苍老了十岁,话头几次说出又收回,终究还是吐了出来,“不会……不会,有人阻止……你!”

    “啪!”闻人诀合拢双手,眯起眼笑出声来:“你这是答应我了?”

    黑虎低着脑袋,没反应。

    闻人诀又扭头去看身后的人,问道:“我是十八区的王了?”

    向阳没吱声,直接跪倒在地喊了声:“见过王!”

    溪水两边的血龙成员默契十足,在向阳之后又一次跪倒向闻人诀行礼,异口同声喊:“见过王!”声音里多少掺杂了兴奋,若他们跟随的会长成了王……他们不就是王区战队了?

    以后有了免费居留王区的权利,而且,再也不低人一等。

    闻人诀看手下人都很捧场,刚还激昂的神情却忽然收起,看身前依旧低头的黑虎,语调完全分辨不出是否在真正的兴奋,至少在黑虎听来,他的语气比起之前还要冷漠,就听他道:“好像当王的感觉也不怎样嘛。”

    明明距离他前一刻的兴奋不过半分钟。

    黑虎不得不抬起脑袋重新打量他。

    身后有刺耳声音响起,“小杂种,就你?还不配做我们十八区的王!”

    是辛头,看自己一心效忠信仰的王被如此胁迫,眼中染上恶毒,他直视着闻人诀,骂:“真是哪里跑出来的狗杂种都想做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辛头!”黑虎想拦,然而比他的阻止声更快的是向阳,利索的一脚踹飞被人搀扶着的男人,辛头高大的身子被一脚踹飞四五米,横砸在树根上,落地就“哇”的吐出了大滩血。

    内伤的不轻,可他只稍微缓了口气,就抬头看黑虎,口齿清晰道:“王,您别受他们胁迫,他们要杀,就让他们杀好了,在场的兄弟就没有怕死的!”

    一句话落,辛头又再次喘气,抬眼扫视四周站着的墨衣人,冷笑道:“有能耐,就杀光我十八区在茂林里的所有人!”

    “你们再强,还能杀光我们一万多人吗!”

    闻人诀神情淡漠,看不出被激怒的迹象。

    向阳掐着人脖子举起,一点点收紧手指。

    那边还站着的十多人,视线全都集中到黑虎脸上,有人目露坚决,有人缓缓低头,却还真没有一个求饶的。

    辛头被掐的难受,本能伸出双手去抓掐住自己脖子的那只手,只是不管他如何踢蹬腿,抓着他的手都纹丝不动,呼吸困难让他本能发出濒死的破碎吱呜。

    闻人诀瞳孔中还是什么都没有,就似并不在意眼前所发生的。

    “我答应你!”从齿缝中露出的声音痛苦道。

    扭转视线看他,闻人诀眉目依旧,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黑虎豁然抬起头来大吼道:“我答应你!我让出王位!你放了他!放了他们!”

    悲惨嘶吼惊起林木间休息的小鸟,扑簌簌的直飞上天际。

    然而向阳就似没听到,而闻人诀就像没听懂。

    那边辛头最后半口气开始慢慢消散,黑虎再也顾不得,转身跑去向阳跟前,双手去拽拉,向阳没有半点抵抗,顺从般松了手,辛头从他手中滑落,黑虎扶着人慢慢躺倒。

    向阳半个字都没有的重新走回闻人诀身后。

    闻人诀再去看那十多人,那些人迎着他平淡目光,彼此对视,左右为难,再看看面目凄哀,揽着辛头的黑虎,惨白着脸,有人当先开始慢慢俯下身子。

    只要有人开始带头,其他人再动就不难了。

    在闻人诀近乎冷漠的目光下,那些人先后跪下,声音前前后后,却都恭敬喊了声:“王。”

    向阳看着不动声色,可眼中抑制不住的露出狂喜。

    刚跟闻人诀离开村落的那会,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有机会掌握今天这样的权势,而且,闻人诀居然成了王!

    黑虎把辛头放平,替对方抚着胸口,好在一会儿后,他的呼吸逐渐平缓,脸上也慢慢恢复了些血色,再过一会,辛头就睁开了眼睛,看着紧张注视自己的王,眼珠子一红,泪水就掉了下来。

    黑虎双手一紧,还是努力挤出不在意的笑容来,轻轻说了两个字,“没事。”

    辛头嘴一张,想说什么,周围就传来了稀稀落落的呼“王”声。

    他顿时哑了声,看着黑虎的目光逐渐悲凉,他贴身跟随这个男人八年,亲眼看他伤,看他哭,看他痛,看他意气风发。

    如今又看他为人所迫,放弃多年来拼命得到的一切。

    看辛头眼中光芒黯淡,黑虎吐出口浊气,声音到底硬朗起来,迎着心腹兄弟的目光,低声道:“只要能保得大部分人平安,我这个王不做又如何呢?”苦笑一声,他继续低道:“我带他们出来,总有责任,尽可能多的把他们带回去。”

    “和十五区的这场战,还要再打吗。”

    黑虎一怔,看着不知何时走到自己身后的闻人诀……

    对方没看他,抬起脑袋在看天,不知在想什么,但话绝对是对着自己问的。

    奇怪的家伙!自己的感觉没错,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带给他的感觉就是奇怪,奇怪到骨子里便是莫名的渗人。

    “现在你才是十八区的王,要不要继续打,问我不是多余吗。”黑虎开口,想平淡回复,可语气中到底夹杂了嘲讽和奚落。

    也不知少年听没听出来,就见他还仰着脑袋,半晌后幽幽道:“那就不打了吧?”

    听着像询问商讨,黑虎嘴一张,话还没出口呢,就见闻人诀突的低下头,视线直直锁定他,语气不复刚才的幽深迟疑,果决中透着绝对的雷厉风行。

    “传我命令,所有散游小队三天内汇合车队,全员撤退!”

    那爪子似从他的腹部往上抓扯他的心脏,又似是一束燃烧的火把在肚子里焚烧,闻人诀滚倒在地,双手手指无力抓向地面,指甲一下就折断,十根手指立马就渗出血液。

    然而这样挣扎的姿态也没能缓解他的疼痛,手臂上的静脉全部凸起,闻人诀双手重重锤向自己的腹部,似乎想要终止那种疼痛。但重击向腹部的力道没能阻止那种持续往上蔓延的剧痛,他无力的双手死死抱着自己的肚子,蜷缩在地上折成半圈,嘴角无法克制的流出唾液。

    这就是胡乱吞噬“神眼”的代价吗?

    闻人诀剧痛中还在思索这个问题,并想像自己死后的惨状。

    如果能昏过去就好了。

    这样清晰的在剧痛中迎接死亡,太过残忍。

    脑中纷繁想着种种,闻人诀的思维逐渐变模糊,所以说,他这一生犯了什么错,要受到这样的折磨。

    所以说,自己究竟多么不该存活于世,才怎样挣扎都不得好死。

    他很努力想活,虽然不知活着的真正意义,但就是那样卑微的想要继续呼吸,可这个世界的残酷却从来不肯给他半点**时间。

    如果能昏过去……就好了。

    再一次产生这个想法,闻人诀觉的思维似乎真的更散漫迷糊了些,就连疼痛,貌似也减轻了几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先前听到过的苍老声音,再一次凭空在他脑中响起。

    “醒过来,选定者,你无法放弃!你若放弃,一切都将万劫不复。”

    是先前发出“选定者解除封印”的那个声音。

    闻人诀迷糊中口齿不清的发问:“维端?”

    苍老的声音似乎叹息了一声,用带着些怜悯的口气道:“不,我并不是维端,虽然我运用维端的一部分思维而存在和思考,但我是前置程序,一段被隐藏在维端中的后置触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