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106:血脉蓬勃
    是闻大攻不是闻宝宝, 前方防盗章。误伤的坠子跪下认错。  可听见男人这样的问话, 他大概可以猜到一点了。

    “是。”注视着那男人,向阳心中却在感慨, 原来这就是王区有权利的人们, 如果自己还在聚集村, 绝对不敢想有一天可以和这样的人物对话。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这么巧合吗?”手握铁鞭状似意犹未尽的男人视线狠毒的在两人身上打转。

    坐他身侧的另外一个男人也跟着笑了声, “没准就是这两个小子算计的咱们死伤惨重?”

    上首血龙公会会长似并不在意真相, 只对这次的伤亡有些恼恨,他目光中的不悦更多还是在地上伤痕累累的二人身上,听见心腹这样说话,无不可道:“严刑拷打了才知道,否则没人会说实话。”

    吴豆听他这话,身子一震,顾不上再看闻人诀脸色, 抬头似想争辩什么。

    只是他沙哑的声音还没出口, 就听大堂中一道更为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

    “吃饭时间要到了。”

    闻人诀话才出口,身子就如利箭般射出去, 几步高台一下跨过,上首的男人都来不及眨眼, 就被他拎着衣服抛到趴伏的吴豆身边。

    在实木大椅上坐稳,底下的向阳已经夺过那握鞭男人的鞭子, 正一铁鞭把那人对面的人抽的皮开肉绽。

    变故只在瞬间。

    等血龙公会的几人反应过来, 向阳已经毫不犹豫的扭断其中一人脖子, 打的另外一个人吐血不起。

    “嗖嗖”几声枪响, 跟着是被子弹打中的铁火盆,“哐啷”一声摔倒在地,火花四射,炭火飞溅。

    向阳动作敏捷的跳到持枪的另一人身后,双手直伸出按住那人双肩,活活把人从地面托起又砸向散落在地的火炭。

    那人脸部被烧灼,疼的哇哇大叫。

    血龙公会会长刚一下被砸晕,但到底多年血海拼杀出来,反应的比其他人都快速,他闪身到一边抽出枪,不打正在大杀四方的向阳,反倒瞄准了安稳坐着没动的闻人诀。

    “嗖!”子弹快速射向上座的闻人诀。

    只是没能如它身后主人的期盼般爆破敌人的脑袋,因为在中途就被一个黑影拦了下来。

    一直趴着状似站不起的吴豆,几乎在血龙闪身时就双手撑地跃起,又及时插入二人中间以身挡子弹。

    因着子弹的冲力,他往后退了几步又站稳,嘴角渗出些血迹。

    血龙怒目大睁,死死瞪着挡下子弹的吴豆,喝道:“畜生,你敢背叛我?”

    局势坏的快速,向阳把最后一个只剩下半口气的男人踹飞,眼见着那男人落地抽搐一下就没了动静。

    血龙几乎一瞬就把怒气收起,硬是挤出好脸色来,“吴豆,他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出卖我?我给你双倍,不,三倍!”

    吴豆把身上破烂衣服撕扯下来,血液沾着他的一些碎肉,他疼的皱起眉头,可看到对面昔日老大的脸色,又愣是笑出声来,“你当我傻吗?血龙老大,你日后能放过我?”

    那边向阳已经走过来,立在他们几步远处,倒也没插手。

    “我发誓!”血龙举起双手,神情诚恳,“只要你现在站在我这边,我可以既往不咎!”他说着,又瞟了眼大堂门口,这大堂内深又幽暗的坏处就显现出来了,里面打斗动静这么大,守在外面的人也没反应。

    不过应该不是听不到,毕竟刚才还有枪声。

    想来,是这些血龙高层惯常就爱折磨惩罚手下,外面的人弄不清楚情况,怕打扰了老大们的兴致,不敢贸然进来。

    血龙想到这,就后悔的咬牙。

    喊叫怕是听不见,外面听见枪声又贸然不敢进,那个身手好到不可思议的男人又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只好寄希望于吴豆,只要有一个人稍微牵制一下,他就能跑到门口处呼救。

    量这二人身手再强悍也抵不过人多枪多。

    而吴豆,他是真准备不杀,因为他要日后再慢慢折磨的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

    脑中是这么想,眼中却诚恳万分。

    进入血龙公会也有几年,吴豆怎会不了解自己的老大是个什么德行,他笑着遗憾道:“恐怕不行啊,老大!”

    最后二字叫的嘲讽万分。

    他胸膛上遍布的伤痕,刚刚就是在这个男人的冷眼下被一鞭鞭抽打出来的,他九死一生的为这人卖命回来,可价值在这人心中不如蝼蚁。

    “吴豆,我劝你好好想清楚!”装弱只是一时之计,眼见着吴豆并不动容,血龙又威胁起来,“你们凭借这几个人还想夺我血龙的位置吗?外边都是我的人,你们能跑到哪里去?”

    吴豆没说话,弯腰把余刚手掌上的钢钉拔出,余刚抖了一下身子,从地上慢慢站起。

    闻人诀交叠起双腿,右手撑在椅子把手上,脑袋歪着靠在手心,像是看够了热闹,淡淡开口,“既是人都在外边,那就把人都叫回来吧。”

    血龙一震,如今他怎会看不出,这几个人里领头的是谁。

    目光跃过吴豆看向坐在他位置上的少年,那人身型瘦弱,脸上还缠裹着黑巾,独露在外面的眼睛周围皮肤呈现出恶心的暗红色,大概只能从声音判别出大致的年龄。

    吴豆余刚今年也三十有余,正是壮年,怎会甘心受这小子驱遣?

    血龙想着,又记起对方虽然瘦弱,却是一手提起自己抛飞的强悍,还有刚才吴豆奇快的身型,几乎在他子弹出膛的瞬间就插入了他们中间,并且挡下了子弹,现在虽然胸口血流不止,却依旧挺拔站着。

    还有那个异常强悍的青年,徒手就干掉了他的四个心腹,他的心腹都有枪,就算一时不察被偷袭,反应过来后,还是没能占得上风。

    想到这,他目色深沉了些,直直看着闻人诀,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你配合……”往后靠了靠身子,十指交叉着伸直双臂松了松筋骨,闻人诀目光平静的看着下边,续道:“如果你不配合,那便是要你命的人。”

    语声并不冰冷,但因为绝对的杀意,还是让血龙打了个颤。

    向阳听到闻人诀开口,都不需要示意,脚从地上勾起把枪,走到不敢反抗的血龙身后,一手虚扶着他,另一手拿着枪抵在他腰后,“这是你自己的枪,你清楚它的威力。”

    血龙僵住,不敢再动。

    闻人诀对吴豆点了下头。

    吴豆点点头表示明白,跨步往外走。

    余刚一头雾水,虽然不明白,但还是站到了闻人诀下边戒备着。

    不一会儿,吴豆身后跟进来个人,神色犹疑,在看到大堂内的情况时,瞳孔一瞬放大,面色惨白的看着上座的人,又惊疑的看向好好站着的血龙。

    他的语声很是颤抖,却又极力不表现出来,“会长。”

    解下缠绕的黑巾,闻人诀视线落到血龙脸上,笑了笑。

    血龙看到他的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可不敢轻举妄动,如向阳所说,他很清楚抵住自己的这把枪的威力。

    越是尝到权利的滋味,他越是不想死,只要还活着,日后总有办法报复回来。

    这样想着,迎着闻人诀的目光,他点点头,“城内有多少管事在?”

    “只有方、陈两位管事在外,其他管事都在城内,会长有什么吩咐吗?”那人也算识时务,地上死相凄惨的几位堂主他就似没看见一般。

    “好”血龙顿了顿,还是咬牙道:“传我的命令,把他们都召回来,不得耽搁。”

    那人听这话便顿住了。

    看这里的情况也知道有变故,现在把管事们都传回来是要出大事啊,要被一网打尽吗?

    可迎着会长不容置疑的眼神,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只能道:“是,我这就去传命。”

    “下去吧!”吴豆就在对面看着,血龙想给暗示都不行。

    那人转身便走,额头有冷汗落下,他刚准备伸手去擦,就听见后边上座的慵懒声音道:“不该说的,莫说。”

    立马转过身子,男人对着声音的方向弯腰点头,不敢去看,连连道:“是,是,是,小人明白。”

    闻人诀目送他出去。

    维端心识中开口,“让天眼跟吗?”

    若以前它大概会自作主张的让天眼跟着,可现在它显然不想去挑战闻人诀的底线。

    “不用。”闻人诀说完这句话就闭眼,他有些饿了。

    **在其他三个旁观的人眼中一瞬熄灭,不自觉的同时后退几步,脸色惨然。

    “静下心来。”往前踏两步,居高临下打量着再无力起身的男人,闻人诀平静道:“如果你还不想死,用你的心力、念力、意志力、去感应在你体内扩散的能量,然后让它们在你的脐下重新凝聚,你可以指引这些能量往那去。”

    神乎其神的东西让边上三人听的脸色更是惨白。

    向阳痛的头脑一片空白,本能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也就是闻人诀的声音。

    “人类可以承受的痛觉是有限的,他若昏迷,识中断,少了识自带的自身能量的引导,晶体的能量得不到任何约束,便会冲破他的五脏六腑,他会死。”

    “只有感应到那股能量,让自己的识侵入它,晶体原有携带的识被覆盖后晶体会一瞬间全部在他体内消散,他再重新凝聚那股力量引导到自身‘识’浓厚的地方,也是最接近晶体位置的地方才算成功。”维端缓慢道来。

    闻人诀差不多摸透这些意思,现下看向阳已经痛的快要失去意识,他加重了些声音,再一次开口:“静心,你可以看到的,自己的身体还有那股不属于你的存在,进入它的中心。”

    边上人听的不可思议,可剧痛中的向阳却仿佛真在体内看见了极其绚烂的光芒,他迷糊中想,难不成是痛到出现幻觉?

    可是不能睡过去,会死的!

    闻人诀的话他听见了,他真的不想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