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3.113:计中之计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可他早四十有余,就算按照最高寿命来说, 能活几年都说不好,最多五年?然后妹妹呢?再改嫁?跟个货品一样被交易来, 交易去?像当年自己的母亲一样?向阳说什么也不愿意,可又能怎么办呢。

    前几年还好推脱,随着妹妹越来越出挑,飞龙的父亲是越来越变本加厉。

    有的集体物资被克扣,这便算了,想着闻人诀都能一人出去讨活路,自己为什么不行?而且仗着有枪做依靠, 可没有在林中活动的经验,一时便走的远了些,差点没了命。

    想到这些,向阳脸色出奇的差,这样摆明被人说出来, 虽然对方没用嘲弄的口气,可他的怒火还是无法克制的喷发。

    “住嘴!”他怒吼着跨前一步,举起了拳头。

    对面的人慢慢抬头,像是没注意到身前人的震怒, 缓缓掀起眼睑,就那么盯视着他, 眼瞳黑的几乎看不见眼仁。

    向阳饶是震怒之下还是一僵, 明明闻人诀什么动作都没, 他还是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向阳没了动作,僵立着。

    闻人诀却依旧静静的盯看了他一会。

    一声不吭的扭身就走。

    看闻人诀转身,向阳捏紧在胸前的手才慢慢放松,而后垂到身侧,想了又想,他看着前面的人影,还是开了口:“你如果还想见安老,就赶快回去吧。”

    闻人诀没回头,背朝着他往前继续走,只暗哑的声音传来,“什么意思?”

    “我一大早出来的,那个时候他就不行了,你知道村里不会让垃圾人死在屋中,他已经被抬去后山下的小、**了。”

    突的捏紧手,闻人诀指尖掐的发白,没再回话,冲着聚集地的方向奔跑。

    虽然知道安老时日无多,但总以为还能再陪伴自己几日,没曾想,告别来的如此之快。

    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恐惧和寂寥,从此以后,是不是只有自己了?

    虽然安老不是自己的家人,对自己也算不上亲热,但以前总想着,还有个归处,还能有个疗伤地,自己找到吃的也知道要留一份。

    人,总要有些寄托才能活的落脚。

    难得的有些慌乱,闻人诀怕自己,连最后的告别都会失去。

    老者,是否还能撑到他回去?

    跑到聚集地附近的时候,闻人诀被突然伸展出来的活络藤绊了个踉跄,进了聚集地后虽然跑的如道闪影,一路上还是听到了不少人的惊呼,消失一个月,所有人都诧异于他还能回来。

    他避过那些想要询问他的人,一心往聚集村后面的山脚下冲。

    什么小‘**……其实只是村庄后面两座土山之间的山坳。

    食用完的野兽尸骸,快死的人类,往那一扔,自生自灭,任其腐烂。

    小小一处山坳,遍地白骨,有一种紫色的花骨朵却在累累白骨间开的艳丽,闻人诀踢走一块半腐烂的肉块,望目在这中间寻找着。

    不远处,两具马上腐烂光的人骨之间,闻人诀看到块灰色的衣袍动了动,然后一声低微的咳嗽传入耳中。

    一瞬感觉心脏如被捏紧,闻人诀看清安老面朝着另外一座土山,已经不能动弹,摊开的右手就那么搭在还剩骨缝处有肉没腐烂完的人骨上。

    对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来了。

    闻人诀停住脚步,就那么站在原地,静静的看了一会。

    他想让自己记住这个场景,如此无力的景象和内心深处激烈翻涌的情感。

    “安老,我回来了。”终于,他还是走上前。

    “呃……”趴着的衣袍突然颤动,但人的声音已经很难发出。

    闻人诀蹲下身子,把老者从地上扶起,让他仰面朝天,躺在自己的膝上。

    衣袍掉落,老者的面目显露出来,枯黄的脸上是被摩擦弄出的血痕,他浑浊无神的目落在闻人诀脸上,嘴唇动了动。

    还是没能发出声音。

    闻人诀从腰中的包里拿出瓶药水,灌入老者青紫的唇,药水外流,安老似乎连吞咽的力气都没有。

    闻人诀想放弃,安老昏暗的眼中突然滚落泪水。

    顿了顿,闻人诀还是伸出手,卡住安老下颚,强行把药水灌了进去。

    这药水还是安老配置的,说是重伤之时喝下,怎么也能还你几口气。

    闻人诀没喝过,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滑动了下喉结,片刻之后,老人眼中似乎重新浮现出点光亮,“你……回来了……”

    声音依旧只在喉咙间,闻人诀不得不低头到老者唇边,耳朵贴上。

    “嗯。”低声回应一个字。

    “小……小子……你怎么…不哭啊……”

    依旧维持那个动作,闻人诀眼神茫然着落到远处,没有焦点,道:“我早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呵……”不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安老似乎又有了气力,他慢慢伸出腐烂的手按向闻人诀肩膀,嘶声道:“我恨……”

    有血水混着脓液沾染上闻人诀衣服,但他没在意,就像他没有在意老者现在身上腐烂的气息。

    “都……说人死前可以放下所有怨恨,可我还是不能……越是痛苦,我越是不能放下,闻小子……我来自‘河外星系’的主星——六仪星。曾经是斯德尔凡家族下医药公司研究室的一员,是一位受到所有人尊敬的主研,直到……我,我送达前线的药物出了差错,引发病变,可……可那是被人动了手脚的母体药液!它不是我的研究成果……咳…不是……”

    “他们……他们……审判我,说我被vanish族人收买,说我害死了好多人类。”

    老者在痉挛,闻人诀冷静的按下对方颤抖的手,道:“所以你被流放到这。”

    这是安老不曾说过的过往。

    老人在哭,哭声哽咽,却没有眼泪,他根本就哭不出泪水来了。

    “我不想让自己忘记……我……究竟来自哪里。”

    闻人诀低头,视线看向安老的耳朵,有一只耳朵已经不见了,血液似流干,伤口就那么脓烂着,整齐的像是刀口。

    暗沉目光,放低了声音:“我会为你报仇。”

    语气果决,似乎结果不容置疑。

    安老的瞳孔努力凝聚,想最后看看这个孩子,但涣散的光亮还是逐渐在眼中消失,他似乎想摇头,头微微侧了侧,却只留下一句轻微的呢喃:“这个……肮脏的世界,能焚毁…就好了。”

    闻人诀没动,保持着那个姿势,像是没在意怀中老人渐渐冰冷僵硬的躯体,他只是无声抬起了头,看向蓝天。

    是个好天气,盛夏季节,碧空如洗,苍穹无垠,在蓝天白云下,远处连绵起伏的树木顶端的枝叶上跳跃着日的光点。

    地球生存环境恶劣,但生态环境却出奇的好。

    把怀中老者慢慢放下,滑落的衣袍让他得以看清老者脓乱的身子。

    垃圾人就是这样,死前就开始腐烂,受尽折磨而亡,安老虽然一直以药物压制自身的腐烂,看着也比其他垃圾人好些,但濒死时,以前被压抑的死相全部一下涌出,似乎在嘲笑这个人类的挣扎。

    终于……了无牵挂。

    看了看四周,闻人诀琢磨着是不是寻个地把安老埋了,毕竟人类讲究入土为安,但看见周围散乱的被刨动过的土,这地方夜间经常有野兽寻死尸吃,埋在这也无济于事。

    站起身子,闻人诀垂头看了老者几分钟,终于还是迈动步子走了,感情翻涌也只是那一瞬间,一切都成定局,再多的情绪,没有意义。

    一路避开人,他回到属于自己的房子,说是房子,其实也不过是捡来的塑料皮勉强搭建的小棚子,遮雨都很勉强,有个大风,他或许就能跟棚子一起被刮走,但里面放的一些“破烂”他还是需要带走的。

    是的,带走。

    安老死后,他想不到继续在这拖延下去的理由。

    “房”里的东西不多,就是一些安老给的瓶瓶罐罐,把这些东西用布缠绕起来绑缚到背上,闻人诀弯身钻出去,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林木间。

    休息了一会积蓄起来的力量瞬间涌出,他双手握着匕首,狠狠的就冲少年刺去。

    擒贼先擒王。

    动作狠辣,可到底慢了些,闻人诀轻轻巧巧转到他侧面,一个手刀劈下去,体型彪悍的阿兵就往前扑倒。

    余刚的反应慢了点,等男人倒地才反应过来,上前一脚踹出,把人横向踢飞。

    双臂一撑,阿兵还要起身,可嘴角渗出的血迹和胸口处的窒闷,让他再次无力趴下。

    闻人诀的视线再次落到他身上,目光幽深难辨情绪,转身道:“带他走!”

    出来时浩浩荡荡450多号人,现如今还活着的只120多人,晚上在清空一处灌木丛后,向阳让人就地扎起帐篷,打猎回来处理食物的呆在一边忙碌,其他人有的手握步、枪在周围走动戒备,有的在拾取木柴烧水,而醒过来的阿兵则被铁链锁着,绑在两棵大树之间,脚尖堪堪着地,不时晃动。

    闻人诀所在的帐篷内只有他一人,地上铺上了干净的毛毯,他双手叠在脑后,仰天躺着,眼微闭,似在假寐。

    一颗隐身中的天眼静静悬浮在他脑袋上方,还有一颗则隐在空中,围绕着他们休息的这块地域不停盘旋。

    维端在心识中和他说话,“神眼最近有什么不同吗?”

    闻人诀没反应。

    维端继续:“如果第一次融合顺利的话,总该有点反应,我们虽然预测过,但谁也不知道第二次融合究竟会发生什么,你需要戒备。”

    闻人诀:“你说过,九域之碑重组后诞生的神眼,具有一定的‘祖源’性质,它寄存在我的体内,通过我身周磁场的影射,在‘识’的引导下,应该可以剥夺和赐予一切晶核能量。”

    对于闻人诀可以一字不差重复自己当日说过的话,维端并不感到震惊,它思考了会后才说:“这是有一定依据的,只是你还未能和神眼真正融合,神眼所能影响的范围就仅限于你身周磁场范围内。”

    “多远?”闻人诀睁开眼睛。

    “不超过半米。”维端肯定道,“低识或者无识生物的晶核可以被剥离体内,但现今所有人类的晶核都是经过自己的识剥夺后重新凝聚的,只能通过你的识影响身周磁场而去感应它。”

    “曾经神裔的晶核,可以被剥离出体外吗?”闻人诀看着上方,那里空无一物,可他知道,天眼在那个位置,虽然自己看不到。

    “直接击碎晶核而杀死对方的行为经常有,但去剥离对方的核体毫无意义,没有神裔会去那么做。 ”

    “哦。”

    “等人类的**强悍到一定程度,核体所在的位置就会成为绝对的弱点,通过你识的散发,神眼影响到你身周磁场的能量,当你的身周能量感应到其他识体的核,你便可以剥夺它们。”

    “所以被剥夺者必须在我身周能量范围内,也就是半米。”闻人诀说完这句话,突然坐起身。

    帐篷帘子被掀开,向阳探脑进来看,对视上他视线,下垂了目光,“主上,吃的准备好了”。

    一夜平安无事,有零散靠近的野兽都被外围放哨的收拾了。

    闻人诀吃完送到帐篷里的食物,又用清水大致收拾了下,走出帐篷深吸了口气,去看被悬挂了一晚上的阿兵。

    身高将近两米,膀大腰圆的男人本还垂着头,悬挂他的人非常刁钻,他只有垫着脚尖才堪堪着地,听见有脚步声靠近自己,他抬起脑袋,待看清来人,双眼瞪大,透着血丝。

    闻人诀看出他的戒备,有些好笑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他声音慢悠悠的,继续:“第一,变强,第二,去死。”

    阿兵张了一下嘴,嘶哑的声音出口却很轻微。

    他吞咽了口唾沫,再开口时声音虽然依旧沙哑却响了很多,“敢对十五区护卫队下手,我王绝不会放过你们!”

    “哦。”闻人诀点头,摊开手心,掌心放着颗红色的晶体,他侧身交给身边跟着的余刚,道:“跟他交代清楚。”

    余刚很是诧异,不明白主上为何要让这个人吞下晶核,这人未进化就已经强的离谱了,等吞下晶核,不是更难控制了么。

    不过跟随主上的时日虽然不长,他却对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很是明白的透彻,上次被从车中踹出他还记忆犹新,所以哪怕心中再不解,只能点头说:“是。”

    没理会身后的唾骂,闻人诀拍拍手,让人搬来块石头,他坐在上边掏出怀中的书,一页页翻看起来。

    身周忙碌的手下们看他静坐着看书,都彼此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