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5.115:谋士书易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不知道他的面无血色是因为闻人诀的那一句嘲讽, 还是因为差点跌入虫堆后的惊吓。

    刚才看闻人诀一脚轻易踹飞飞龙, 向阳就猜测他的力道变大了,现在轻轻伸手拉了自己一把, 自己就站稳了。

    向阳清楚自己的体重, 对身前依旧并不雄壮的人起了深深的猜测。

    走了很久,两人总算在视线中摆脱密密麻麻的龙虱, 这样大数量的龙虱群,足够横扫茂林中的大多数猛禽了。

    一番耽搁,天色渐暗, 在彻底摆脱龙虱后,闻人诀找了块林中大石, 轻松一跳,仰躺下来, 向阳站在石头下, 看着石头上的人, 几次想开口,又顿住。

    这一路来,闻人诀没开口,向阳连遭巨变, 面对往日的“故人”如今的神秘人,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闻人诀躺了一会, 像是感应到他还傻愣的站着, 道:“去准备食物。”

    向阳可算等到闻人诀开口, 但一出声就是命令。

    他没什么激烈的反应,转身就走。

    维端在心识中说话:“不让天眼跟着他吗?”

    “不用。”

    “万一他想跑呢?”

    “由他。”闻人诀翻身,侧躺,闭目休息。

    “过早暴露你的实力,对你不是好事。”

    “他不会跑。”闻人诀声音中有些含糊,是真起了睡意了。

    看他说的笃定,维端好奇,可看他分明准备酣睡,也不好继续打扰。

    拖着一只野鹿回来,向阳身上衣服破碎,沾染血迹,有野鹿的,也有自己的。

    星坠事件后,就算是没变异的动物,攻击力强了也不是一点半点。

    这只他两个身子大,头有四个犄角的野鹿,若不是有枪,向阳还真拿不下。

    他拖着野鹿回来,闻人诀也没出声,向阳扔下拖着的野鹿,往石头上看了一眼,就见闻人诀脸上重新覆盖了银色面具,双目紧闭,呼吸绵长。

    居然就睡着了?

    在如此危机四伏的茂林中,寻了块石头就放心大睡了,向阳先皱眉,而后想起闻人诀奇异的变化,想他可能是有什么依仗。

    他直愣愣的盯着闻人诀看了好一会儿,直看的维端心生警惕,启动了防护能量为止。

    而后忽然蹲下身子,把扔下的野鹿重新拖到边上,挖出子弹,开始剥皮收拾。

    等他来来回回忙碌大半天,收拾柴火点燃火堆,架起野鹿,烤熟食物,闻人诀终于在香味中幽幽转醒。

    向阳看他从石头上坐起,也没吭声。

    闻人诀在搓眼睛,又伸展双臂打了个哈欠,维端声音带些鄙夷:“您醒的真是时候。”

    自从维端选用了这个二十来岁人的声音后,倒显得人性化了很多。

    闻人诀没在意它的鄙夷,从石头上跳下,走到火堆旁坐下。

    从腰间银链子上解下匕首,他看都没看向阳一眼,伸手割下大块肉,拿过旁边向阳采摘的香禾樟叶子包裹起来后,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向阳坐在他身边,同样低头,默不吭声的大快朵颐,比起闻人诀的细嚼慢咽,他显然是饿坏了。

    等慢慢吃完,闻人诀用香禾樟叶子擦嘴后,又来了个字:“水!”

    向阳扭身从身后拿过中空的竹节,默不作声递给他。

    闻人诀喝着水,林木周边忽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他们这处燃着火堆又飘散着食物的香味,天色完全暗下来,黑夜接管下的世界,此处便如同一个闪亮的光点般引人注目。

    稍远处,低矮的树木顶上一阵晃动,有枝叶落下,伴随刺耳的叫声,有黑影“嗖”的扑向他们。

    向阳早就扔下手中的食物,浑身毛孔竖立,全神贯注着,手已经握住了枪把。

    在黑影扑过来的瞬间,“嘭嘭!”两声枪响,黑影在空中停顿,跌落到地,在火堆照耀下,漆黑的身子在地上不断蔓延出血迹。

    是只变异猿类。

    枪响过后,身周四面八方低矮树木中传来和刚才一样的刺耳叫声,看来两人是被一群变异猿盯上了。

    站直身子,向阳目光一直在远处漆黑的林木间探寻,双手死死握着枪,绷直身子如一杆标枪。

    “十五只变异猿类生物,三只猛禽野兽,是否抹杀?”维端心识中出声。

    闻人诀跟着起身,目光在四周黑暗中转了圈,问:“对天眼的能量损耗是否过大?”今天一天可杀了不少龙虱,还有那燃起的蓝色火焰,都是天眼的攻击方式。

    他从海底出来后,天眼一直为他保驾护航,深得他的喜爱。

    他没问过天眼的能量损耗程度,但想起天眼能量如果耗尽,得不远万里飞回海底补充,就够麻烦的。

    “天眼损耗能量,百分之0.03。”维端用人类的方式回答闻人诀。

    闻人诀挑眉。

    维端:“只有侵入高智慧体的识,才会给天眼造成巨大的能量损耗,而后读取这个智慧体的识更会对天眼造成伤害,得通过补充能量和漫长的自我修复才可重新启动使用。”

    闻人诀理解了,他看一眼全神戒备的向阳。

    “找个干净的地方休息。”

    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这个地方烤食过猎物,味道都在,若还在这里休息,怕一夜都不得安宁。

    向阳还在戒备,可看闻人诀走的肆意,别无他法,只能跟着,只是手还紧紧握着枪,倒退着离开。

    前边闻人诀眯了下眼睛,轻轻开口:“抹杀。”

    有蓝色光圈如水波般在黑夜中的两人脚下散开,直到扩大到了一定范围后,似乎震荡着缩了一下,向阳跟紧闻人诀,目光疑惑的打量那个光圈,这个无声无息出现的光圈,总让他想起白天那不详的蓝色火焰。

    光圈一瞬激荡,似乎是炸裂开一般,等向阳回过神,林木中扑簌簌的不断掉下黑影,砸落在地后再无动静,而草丛中跟着他们移动的窸窸窣窣声也一瞬消失了。

    他瞳孔微颤,收起手枪,不自觉咬紧牙齿,眼中的胆寒在注视到身前自顾自走的背影时,再不收敛。

    寻了处僻静的灌木丛,清理出一块地方,闻人诀和衣倒头就睡,向阳紧绷着精神坐着,前半夜还好,不时打个盹,后半夜干脆脑袋一点,侧身倒下,不一会儿,粗重的呼吸声就响起。

    他睡沉没一会儿,躺倒的闻人诀就坐起了身。

    维端突然在心识中联系他,那只一直在外,跟随人类的天眼传递回消息,人类已都逃回了村子,而龙虱,正铺天盖地的在黑夜中紧随其后。

    闻人诀被吵醒,所幸不再躺倒,大腿弯曲,右手撑在腿上托着下巴,盯着漆黑的灌木丛外,一动不动。

    想来等天亮,那些龙虱,就该到村落了。

    等自己过去时,正是一场好戏!

    现在……

    强悍的黄衣青年已经扭过身去,周围散落着注视他们的袭击者正在集结队伍,而那个红衣男人也正弯腰对少年说话,不曾注意他。

    休息了一会积蓄起来的力量瞬间涌出,他双手握着匕首,狠狠的就冲少年刺去。

    擒贼先擒王。

    动作狠辣,可到底慢了些,闻人诀轻轻巧巧转到他侧面,一个手刀劈下去,体型彪悍的阿兵就往前扑倒。

    余刚的反应慢了点,等男人倒地才反应过来,上前一脚踹出,把人横向踢飞。

    双臂一撑,阿兵还要起身,可嘴角渗出的血迹和胸口处的窒闷,让他再次无力趴下。

    闻人诀的视线再次落到他身上,目光幽深难辨情绪,转身道:“带他走!”

    出来时浩浩荡荡450多号人,现如今还活着的只120多人,晚上在清空一处灌木丛后,向阳让人就地扎起帐篷,打猎回来处理食物的呆在一边忙碌,其他人有的手握步、枪在周围走动戒备,有的在拾取木柴烧水,而醒过来的阿兵则被铁链锁着,绑在两棵大树之间,脚尖堪堪着地,不时晃动。

    闻人诀所在的帐篷内只有他一人,地上铺上了干净的毛毯,他双手叠在脑后,仰天躺着,眼微闭,似在假寐。

    一颗隐身中的天眼静静悬浮在他脑袋上方,还有一颗则隐在空中,围绕着他们休息的这块地域不停盘旋。

    维端在心识中和他说话,“神眼最近有什么不同吗?”

    闻人诀没反应。

    维端继续:“如果第一次融合顺利的话,总该有点反应,我们虽然预测过,但谁也不知道第二次融合究竟会发生什么,你需要戒备。”

    闻人诀:“你说过,九域之碑重组后诞生的神眼,具有一定的‘祖源’性质,它寄存在我的体内,通过我身周磁场的影射,在‘识’的引导下,应该可以剥夺和赐予一切晶核能量。”

    对于闻人诀可以一字不差重复自己当日说过的话,维端并不感到震惊,它思考了会后才说:“这是有一定依据的,只是你还未能和神眼真正融合,神眼所能影响的范围就仅限于你身周磁场范围内。”

    “多远?”闻人诀睁开眼睛。

    “不超过半米。”维端肯定道,“低识或者无识生物的晶核可以被剥离体内,但现今所有人类的晶核都是经过自己的识剥夺后重新凝聚的,只能通过你的识影响身周磁场而去感应它。”

    “曾经神裔的晶核,可以被剥离出体外吗?”闻人诀看着上方,那里空无一物,可他知道,天眼在那个位置,虽然自己看不到。

    “直接击碎晶核而杀死对方的行为经常有,但去剥离对方的核体毫无意义,没有神裔会去那么做。 ”

    “哦。”

    “等人类的**强悍到一定程度,核体所在的位置就会成为绝对的弱点,通过你识的散发,神眼影响到你身周磁场的能量,当你的身周能量感应到其他识体的核,你便可以剥夺它们。”

    “所以被剥夺者必须在我身周能量范围内,也就是半米。”闻人诀说完这句话,突然坐起身。

    帐篷帘子被掀开,向阳探脑进来看,对视上他视线,下垂了目光,“主上,吃的准备好了”。

    一夜平安无事,有零散靠近的野兽都被外围放哨的收拾了。

    闻人诀吃完送到帐篷里的食物,又用清水大致收拾了下,走出帐篷深吸了口气,去看被悬挂了一晚上的阿兵。

    身高将近两米,膀大腰圆的男人本还垂着头,悬挂他的人非常刁钻,他只有垫着脚尖才堪堪着地,听见有脚步声靠近自己,他抬起脑袋,待看清来人,双眼瞪大,透着血丝。

    闻人诀看出他的戒备,有些好笑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他声音慢悠悠的,继续:“第一,变强,第二,去死。”

    阿兵张了一下嘴,嘶哑的声音出口却很轻微。

    他吞咽了口唾沫,再开口时声音虽然依旧沙哑却响了很多,“敢对十五区护卫队下手,我王绝不会放过你们!”

    “哦。”闻人诀点头,摊开手心,掌心放着颗红色的晶体,他侧身交给身边跟着的余刚,道:“跟他交代清楚。”

    余刚很是诧异,不明白主上为何要让这个人吞下晶核,这人未进化就已经强的离谱了,等吞下晶核,不是更难控制了么。

    不过跟随主上的时日虽然不长,他却对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很是明白的透彻,上次被从车中踹出他还记忆犹新,所以哪怕心中再不解,只能点头说:“是。”

    没理会身后的唾骂,闻人诀拍拍手,让人搬来块石头,他坐在上边掏出怀中的书,一页页翻看起来。

    身周忙碌的手下们看他静坐着看书,都彼此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闻人诀让天眼之一出去搜寻异形,外形比较漂亮的那种,这次出来这么多人,回去的却只有四分之一,没有适当的烟雾弹,太过引人注意。

    阿兵很理智,在立即被子弹打死和吞噬核体异变中果断选择后者。

    就算后者的行为看着很像自杀,他依旧认真的听着余刚所说的每一句话,对对方口中‘识’的状态描述半信半疑。

    余刚的表情很是诡异,幽幽道:“听不懂没关系,生死一线的剧痛中,你的识会很容易记住那种状态。”

    这语气太过幸灾乐祸,可阿兵毫无办法,他想活着回去,回到自己的王身边。

    这群人太危险了,他希望能把这个讯息带给自己所效忠的王,而后就算去死也没关系。

    阿兵能成功吞噬晶核,闻人诀并不奇怪,对方强化身体的速度和对新身体的掌握程度却让他很是期待。

    吞噬晶核后,他就让人解开了对方身上的锁链。

    阿兵没有逃跑的意思,在一百多号同样变异后的人类看管下,他不觉得自己跑得了。

    虽然他对吞噬晶核的过程很是诧异和震撼,然而在亲身体会了自己变强的程度后,他又开始深层次的不安和忌惮,他不知道这种翻天覆地的巨变会给自己的王区带来什么,更不知道这群神秘人究竟是谁,又准备做什么。

    他看见,那个领头的高瘦少年正对他挥手。

    闻人诀和颜悦色的对着阿兵招手,对方吞噬晶核后,他如愿的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坐在手下赶做出来的木椅子上冲他微笑。

    男人吞噬晶核后的三天里,并没有逃跑和反抗的意向,不到吃饭时间都自己安安静静的呆在一个角落,动也不动。

    向阳不明白闻人诀的温和是为何,男人对他没有过半点敬意。

    他站在闻人诀身后,皱着眉头,心中有些不悦,闻人诀很看重那个男人,这让他有些不安,向阳很明白,只有跟在闻人诀身边,自己才能一直变强。

    一旦被抛下,他就会重新跌进泥里去。

    他不愿回到吃不饱穿不暖,甚至连亲生妹妹都保护不了的时候。

    现在闻人诀很倚重他,可以说自己就是他身边的二把手,他根本不想平白冒出个人来争夺他的权利。

    阿兵看见少年对自己微笑着招手,不动声色握紧身后的拳头,他站起身,慢吞吞走过去。

    那天少年并没有跟他正面交手,只是身型极快的闪过他,然后用手刀劈倒他。

    可他再不敢轻易出手。

    没有点能耐怎么可能指挥的了这群人,而且他总感觉少年和颜悦色的表情下掩盖了太多。

    说不出具体觉的不对的地方,但他本能抗拒少年。

    哪怕对方并没有虐待他,甚至还帮助他变强进化。

    “什么事?”他走过去,到底没敢张口就骂,语气说不上好,但也不算差。

    闻人诀笑了笑,很是温和的说:“听向阳说,你独自打倒了一只犬虎?”

    阿兵在这人身前站着,明明比对方坐着的身体高出半个身子,却依旧觉得气短,不自觉的微弯下上半身,他点头,神色有些倨傲,待想起什么,又不自然的对视上少年微笑的眸子,道:“是啊!”

    “不错啊。”细长眼睛眯起,闻人诀上下打量了他一圈,夸奖道:“吞噬晶核不过短短三天,能够强化和掌握到这个程度的,你还是第一个。”

    就算是吞噬了发光晶核的向阳都比不上。

    阿兵别过脑袋,对闻人诀的夸奖恍若未闻,面上也不见什么被表扬的喜色。

    闻人诀再轻笑一声,眸色渐暗,语调变得很是悠长和漫不经心,“不如这样吧,你和向阳打一架,比比看?”

    向阳就站在闻人诀身后,听见他这话肩膀一僵,抬头去看阿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