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6.116:隔空配合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片刻后,子弹密集声稍弱,他突然窜出, 如一道鬼影, 双手往后伸直,上半身完全向前探出,低腰成九十度,闪身到了一个趴在地上射击的大汉身边, 那大汉没想到他的速度如此之快, 来得及起身,就被他路过时一脚用力踩碎脖颈。

    手一抄, 从地上捞起□□,闻人诀双手端起,对准身前草丛, 学他们的样子, 扣动开关,子弹嗖的成串扫出, 他赶忙双手移动,让子弹成片扫射起来。

    可惜, 没什么准头。

    分明知道敌人在哪里, 枪口对准却还是无法击中。

    “啧。”倒也没扔下枪, 闻人诀脚尖一点, 人就凭空跃出几米, 在被子弹激起的沙土中几个起落, 人就到了向阳躲藏的山石边,抛出手中□□,躲藏中的男人本能接过。

    闻人诀没想再躲起来,眼也不看他,脚步在原地左左右右踩踏,如跳鬼舞,姿态轻松的躲闪子弹,口中问道:“会用吗?”

    显然那些人也看出闻人诀的诡异之处,正常人类哪能在如此枪林弹雨中来去自由,还能击杀敌人?他们放弃了用机关、枪成片扫射浪费子弹的行为,改用□□,精确瞄准,枪枪毙命。

    接过枪,向阳忍住伤口的剧痛,双手端起,做了一个瞄准射击的姿势,试着扣动扳机,“砰砰砰!”随着他的动作,一串子弹射出,枪的后坐力撞回他胸口,痛的他倒吸好几口凉气,伤口的血渗出的更多了。

    “没用过!”他回答身边如鬼魅般的男人,又突的转身把枪口伸出山石架起,扭曲着脸,再一次扣动了扳机,道:“但可以一试。”

    闻人诀侧身躲过一颗冲着自己胸口来的子弹,听向阳扫射出去的草丛中响起惨叫。

    他挑眉,脚步一顿,身型再一次冲出。

    大概真的是有天份这种东西,让他不得不服气。

    再一次响起的机关枪成线扫射在他身前的泥地上,阻碍了他前进的步伐。

    闻人诀皱眉,虽然自己的视力听力体力嗅觉都有了进化,但面对绝对的阻力,他还是感觉到了无力。

    身后跟着响起枪声,挡在他身前的子弹立马消失。

    一个纵跳,闻人诀的人瞬间拔高,再落地时,在地上滚了一圈,匕首已从另外一个男人脖颈上刺入,拔出,鲜血“滋滋”的向外喷涌,他单手握着的匕首上却没有沾染一丝血迹。

    一脚踹开尸体,闻人诀又一脚踢在身旁一棵并不粗壮的大树上,从离地四五米高的枝桠上摔下个人,那人正摔的七晕八素,还来不及清晰视线,闻人诀就下蹲身子,匕首准确扎入对方心脏。

    身后协助他的枪声转换了方向,闻人诀扭头看一眼,就见向阳居然端着枪冲了出来,学着那些人的样子趴伏在地,子弹扫出后不意外的再一次响起惨叫。

    闻人诀跳到木板车上,一脚踹下个箱子,里面满载的晶核体散落一地,他拎起两个推车的男人“啪!”一声,让他们面对面相撞,两个男人一个嘴一张吐出几颗牙,另外一个口鼻流血,直接晕了。

    扔下手中提的两人,闻人诀脚步加快,伸手捞过另外一个往前逃跑的大汉,匕首颇为温柔的刺入对方心口,在怀中感受了一会对方的抽搐,他才松开手,那大汉摔落在地后,抽搐几下,没了动静。

    闻人诀按压了下手腕,慢悠悠的转过身子。

    枪声终于停歇,向阳扔掉手中枪械,他的子弹刚才就用完了,第一次使用□□,居然还干掉了几个人。

    闻人诀踏步悠闲走回来,若不是身上沾染的血迹,实在看不出他的表情是刚刚杀了人的样子。

    向阳也从地上起身,那个领头人正在爬动,显然他绝对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闻人诀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对方,向阳就捡起了地上其他人的手、枪,默不作声弯腰,把枪、抵到了领头人额头上。

    停住步伐,闻人诀站在原地,看着向阳,微微挑眉。

    向阳脸色雪白,大概是血流的多了,他把枪、口抵在那人额头后,迎着对方恐惧的目光,开口说了一句话:“我很讨厌卖屁股这种说法。”话刚落,一声枪响,地上的人没了动静。

    亲手近距离杀死一个人,向阳的脸色似乎更白了一些,他抬头看闻人诀正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手中枪、支也没丢,只是微低了头,道:“对不起,我自做主张了。”

    闻人诀耸肩,状似并不在意,视线微微侧移,落到了地上散落的各种晶核体上,目露沉思。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突凸出现。

    闻人诀想回头,可来不及,子弹已经射击过来了。

    比他反应快多的是他双脚所立之处突然出现的圆形黑圈,幽深不见底,犹如踩在黑洞之上,洞里一条接近透明但泛着微蓝光点的光形触手伸出,挡在子弹的必经之路上。

    强势的子弹遇到这触手便犹如碰上了钢铁铸的墙,掉落在地,几乎在枪声响起的几秒后,闻人诀身边也跟着响起枪‘声,向阳拿着手、枪冲着刚才枪声响起的方向还击。

    只可惜那个扫射之人,似乎距离很远,远在手、枪的射程之外。

    突然出现的奇异景象让那个人再没反抗下去的勇气,收起枪,跳下藏身的树,就想跑。

    在空中挥舞的光型触手忽的拉长射出,再收回来时,触手上缠绕着个精壮男人。

    就是先前探路的二人之一。

    光触手抛下那男人后,就又缩回了闻人诀身后,舞动着犹如一条漂亮的尾巴。

    向阳瞳孔中的惊异和忌惮无法遮掩,他看着那条触手,又看向触手伸出的黑洞。

    闻人诀双脚踩在那黑洞上方,就似悬浮在地狱之中。

    “不是人!不是人!你不是人!!”地上精壮的男人双臂撑地,连连后退,边退边看闻人诀身后舞动的光触手。

    闻人诀视线落在地上,是一只造型和其他枪支都不同的武器。

    “是狙‘击枪,可以远距离精准射杀目标。”向阳在一旁解说,尽量去忽视那分明不是人类造物的触手。

    闻人诀没说话,视线又默默转移到了那个男人身上。

    男人后退的身子僵住,不敢再动,犹被恶鬼锁身。

    向阳多心的补充了一句,“我对各种枪‘支比较感兴趣,了解过。”

    闻人诀没开口是因为他正在心识中和维端说话,“天眼扫描到这个人了?为什么没反应?”

    维端很是无辜,“你先前命令天眼不得攻击,如有危险自然是我的防护程序启动。”

    天眼到底是个程序体,就算有一些智能,也无法**思考。

    和维端不同,维端是通过判断,在不违背主人命令的前提下,保护主人,它觉的就算天眼不动,主人有自己的守护程序在,也不会出事,所以在有危险潜伏的情况下,它并没有去强制更改闻人诀给天眼的第一命令。

    闻人诀算是接受了这种说法,耳边听的向阳多心的那一句解释,也没给回应。

    “带上这些核晶,和我们走!”

    一句话落,他当先离开。

    这百来人身上气息不仔细感受,几乎默然如空气,和那些身经百战杀敌无数的战队成员身上外泄的血腥气或杀气不同,透着股铁的静默。

    他们全数站着的时候,很容易被人忽略,可一旦统一动作起来,那股子的气场,却极能震动人心。

    闻人诀本就有意隐藏自己的气息,这些吞噬了晶核的人类不只是嗅觉听觉视觉会强于一般人类,连感应能力都是,他便想试着隐藏自身气息,看他们不通过视觉听觉,能否可以感应出他的存在。

    短不过数月,他想看看这些人究竟能强到哪一步。

    黑虎身边几人视线一样震惊,似是想不到其貌不扬身型在他们看来甚至有些瘦弱的少年,居然会是身前这群鬼魅的主子。

    闻人诀没去看下跪的向阳他们,反倒把视线转到了黑虎身上。

    眸中没有杀意,反而透着些柔和。

    如果不是这群鬼魅还跪着,黑虎会以为身前的少年对自己毫无威胁,并且还深深崇拜着自己。

    “你?”他开口,嗓音沙哑。

    只是还没能继续,身边三个心腹彼此对视一眼,就齐齐扑了出去。

    在黑虎身边的人看来,不管如何,这群人杀了自己这么多人,今天必然也不会放过他们,比起深不可测的那群鬼魅,身上衣服破烂,眉眼透着稚气的少年好对付多了,只要控制住了他,不怕没翻身的机会。

    黑虎来不及阻止,少年眼中的柔和还没消失,在那三人脚底亮起蓝色光波的同时,三个还往前扑的身子就倒了下去,从眉心到后脑,一个漆黑的洞口开始往外流红色血液混合的脑浆。

    没有任何人动手,但人就在身前无声无息的死掉了。

    其他有一样想法的人,皆被震的忘了动作。

    黑虎甩开身边人的搀扶,冲闻人诀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视线死死对上少年的目光,毫无动摇。

    闻人诀看他如此作态,眼中的柔和又掺杂了丝笑意。

    “你若是冲我来的,别伤害他们!”黑虎挺直身子,再也无法把身前人当个孩子看待。

    闻人诀先挥手,让还跪着的血龙成员起身,而后才不紧不慢道:“我曾听人说,你为他和人打赌,在王区清理了半个月的茅厕?”

    闻人诀说的是黑虎的亲卫队长,辛头。

    黑虎曾为他和人打赌,然后连挑了半个月的屎。

    后边辛头听这神秘人提起他,双目看向自己的王,眼珠通红,想说什么,嘴唇动动,终究发不出声音。

    没有任何难堪,黑虎大眼毫无遮掩的直直对上闻人诀视线,沉声道:“这事情,王区里的人都知道。”

    他顿了顿,又说:“如果你是想以此来嘲讽我,我愿意在这好好听,放他们走!”

    “怎么会呢。”闻人诀笑了声,弯腰把挂在大腿上的破布条撕扯掉,直起身时慢道:“其实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相见,哦,第一次你肯定没注意到我。”

    向阳走过来,默默立在他身后。

    闻人诀继续:“那时候我跪着,你在车里,其实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并不讨厌你啊。”

    黑虎凝目深思,到底还是不明白他的深意,只道:“你不讨厌我,却杀死我这么多兄弟。”

    “别生气。”闻人诀双手抬起,做了个安抚的手势,语调尽可能的表现诚意,“我这是为了见你。”

    黑虎盯着他,不再开口。

    闻人诀看出他的意思,神情变得有些无奈,“从你为他挑半个月的……”微停顿,略过那个不雅字眼,他继续说:“我就知你是个绝对信守承诺之人,我今天来见你,是为了讨你个承诺。”

    有这么讨承诺的?

    黑虎有些想笑,但现在受制于人,他有什么资格?

    他只好直接道:“你要什么?”

    “王位。”看身前男人瞬变的脸色,闻人诀嘴角缓缓向上勾起。

    黑虎垂在身侧的手捏的发青,视线直视间已然露出不屑,一字一句道:“你太看的起我了,就算我肯把王位让给你,有的是人不服你坐那个位置。”

    “有人?”闻人诀问,语调平平,“是谁?是东南方距此三十公里处的那群人,还是西北方距离此处十五公里的那群人?”

    黑虎色变。

    闻人诀继续轻声道:“如果是他们,你不用担心,有时候人类的生命真的很脆弱。”

    他话音才落,余刚就动了,冲着西北方向而去,身后快速跟上四五十道人影。

    “住手!”黑虎大吼出声,额前筋脉突突跳着。

    他刚一喊出声,根本不用闻人诀示意,余刚就停下了脚步,连着他身后的那些人。

    不过片刻迟疑,这群人就到了溪水对面,可见让他们全速行进起来,速度一定骇人听闻。

    闻人诀微歪脑袋,看黑虎,满眼不解:“怎么了?他们不是要阻止我的人吗?”

    黑虎深吸口气,咬牙切齿道:“他们……不会是阻止你的人。”

    “哦。”闻人诀道,看着完全信了黑虎的说法,又摊平双手好学生般问道:“那你说的,会阻止我的人在哪儿?”

    黑虎看他满眼天真无邪,只觉真正刻骨胆寒。

    只是……事到如今,他能如何?

    垂下脑袋,模样似一瞬苍老了十岁,话头几次说出又收回,终究还是吐了出来,“不会……不会,有人阻止……你!”

    “啪!”闻人诀合拢双手,眯起眼笑出声来:“你这是答应我了?”

    黑虎低着脑袋,没反应。

    闻人诀又扭头去看身后的人,问道:“我是十八区的王了?”

    向阳没吱声,直接跪倒在地喊了声:“见过王!”

    溪水两边的血龙成员默契十足,在向阳之后又一次跪倒向闻人诀行礼,异口同声喊:“见过王!”声音里多少掺杂了兴奋,若他们跟随的会长成了王……他们不就是王区战队了?

    以后有了免费居留王区的权利,而且,再也不低人一等。

    闻人诀看手下人都很捧场,刚还激昂的神情却忽然收起,看身前依旧低头的黑虎,语调完全分辨不出是否在真正的兴奋,至少在黑虎听来,他的语气比起之前还要冷漠,就听他道:“好像当王的感觉也不怎样嘛。”

    明明距离他前一刻的兴奋不过半分钟。

    黑虎不得不抬起脑袋重新打量他。

    身后有刺耳声音响起,“小杂种,就你?还不配做我们十八区的王!”

    是辛头,看自己一心效忠信仰的王被如此胁迫,眼中染上恶毒,他直视着闻人诀,骂:“真是哪里跑出来的狗杂种都想做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辛头!”黑虎想拦,然而比他的阻止声更快的是向阳,利索的一脚踹飞被人搀扶着的男人,辛头高大的身子被一脚踹飞四五米,横砸在树根上,落地就“哇”的吐出了大滩血。

    内伤的不轻,可他只稍微缓了口气,就抬头看黑虎,口齿清晰道:“王,您别受他们胁迫,他们要杀,就让他们杀好了,在场的兄弟就没有怕死的!”

    一句话落,辛头又再次喘气,抬眼扫视四周站着的墨衣人,冷笑道:“有能耐,就杀光我十八区在茂林里的所有人!”

    “你们再强,还能杀光我们一万多人吗!”

    闻人诀神情淡漠,看不出被激怒的迹象。

    向阳掐着人脖子举起,一点点收紧手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