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124:众拥为王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大厅正中央有仿白玉造成的台阶, 通往二楼。

    好运赌坊大厅左右都有电梯通往上层, 但中央“白玉”造起的台阶,还是让很多人想跃跃一试。可很明显, 不够身份的人绝对踩踏不上去,在双脚碰到阶梯前,便会被左右守着的赌坊护卫拖下去。

    白玉阶梯通往二楼的专用电梯,是只有赌坊贵宾卡的人才可使用。

    好运赌坊的贵宾卡少的可怜,但凡有卡的人, 都是十七区绝对的真正权贵。

    悦耳声音的主人是位褐发少年,踏着白色石梯缓缓而下,神色很是平常,可在他人眼中却如帝王君临一般。

    包括刚才还耀武扬威的陈龙,等看清石梯上下来的人后,立马隐入围观人群,就似自己只是个旁观者。

    闻人诀无力也无意抬手拂去眼前沾着血液的头发,只是透过隐约的视线去打量那个踏着缓慢步伐,穿着白色修身风衣的少年从高阶处慢慢走下, 而后如同神使般靠近他。

    管事早用眼神示意周遭护卫, 他们快速清理了这处的杂乱,让那少年可以毫无障碍的靠近这边。

    闻人诀视线逐渐变得清晰, 感觉到周遭随着少年的靠近而渐渐安静下来, 只有大厅远处还不断传来其他赌徒的呼喝声。

    可自己身周是真正的安静下来了。

    视线中逐渐清晰的是一张白暂的姣好面容, 柳眉下藏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 小巧的鼻子,嫣红的嘴唇,除了现在微微皱起的眉头让人觉的有些可惜,脸庞的耳朵耳轮分明,配合着细嫩的皮肤,五官如同精雕出来的小巧艺术品。

    漂亮的男孩子闻人诀见多了,但漂亮的这样恬静清澈,他却是第一次见到。

    这和少年的身世一定脱离不了关系,这种不沾世俗的干净……瞳孔微移,闻人诀看向少年身后跟随的仆从,膀大腰圆,胸口肌肉结实的仿佛要爆开衣服扣子,裤腿中分明携带着冲锋\\枪,遮掩的很不走心。

    “这儿怎么了?”双脚踩着白色皮靴,少年踏在地上的血污中,莫名让人觉的被玷污。

    可惜他自己没有这种想法,眨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对眼下的一切感到好奇。

    管事机灵的很,看少年神色平静,大眼中却带着些不忍,立马见机道:“是我们手下人做错了事情,我们正在惩罚他,不过已经结束了,我们这就让人带他下去。”

    云暮早在楼梯上就看见了。

    今天是同学邀请自己来这儿玩,说是为对方庆生,否则他也不会踏足这里,跟家里的大人说过,哥哥安排了人跟着,没让他们这群小的在大厅玩,怕太杂乱伤着他们,给安排了楼上的房间。

    不过云暮很不喜欢这种环境,忍了又忍,还是和同学们说先走一步。

    虽然大家有些不开心,不过他留到了现在,怎么也不该再说自己不合群了。

    只是没想到才下楼来,就见着这一幕。

    他常听身边人说起这个世界的残酷,但亲眼所见的太少,其实在楼梯上看见这一幕时,他也愣住了,从那个酒瓶在少年头上碎裂后。

    他在愣神,身边跟着的人自然不会有反应,于是云暮便眼睁睁看着那个少年被打的半死不活,对方身型虽高,但看着很是瘦弱,长发遮挡住眉眼。

    云暮看见他抽动的手脚,觉的他一定是在拼死挣扎。

    该有多绝望啊……

    他想了想自己若出声阻止,会不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造成回家被大人训斥,不过等他愣神过来才发现,那个被毒打的少年居然从始至终都没发出惨叫。

    多可怜吶,都被吓的开不了口。而且,看着和自己一般大。

    出门前,爷爷说让陈姨给自己炖了最爱吃的丸子,这样想着他就更是不忍了,虽然家里的哥哥们都不爱他多管闲事。眨着漆黑的大眼睛,他看大刀被高高举起,想象着那种疼痛,终于还是喊出了口:“住手!”

    是啊,住手,怎么可以这样生生切下人的手臂,他可是连摔个跟斗都会哭上一整天的,这样被砍掉手臂,该多疼啊。

    迎着那群人的目光,他走了下去,直到走近那块地方,闻着难闻的味道,他有些不开心了。

    不过,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他把目光投放到那个少年身上。

    身上套着的灰色马甲早就破烂,里面的布衣也脏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一直低垂着的脑袋现在正努力抬起看向自己。

    云暮不自觉的露出个笑容,对视上地上人的目光。

    然而,他漆黑的大眼一瞬怔住,口中不自觉的发出一声短促的“啊!”后又生生止住,双脚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看他如此反应,身后立着的护卫马上上前,若不是闻人诀坐在地上一点动作都没有,恐怕会被一枪爆头。

    云暮看自家护卫上前,才意识到不妥,怕吓到地上本就够惨的少年,他拽住其中一个护卫的袖子。

    那护卫感觉到身后微弱力道,转身看自家小少爷,见对方神色有些慌乱,跟了这个孩子几年,他怎么会不明白对方的想法,止住几个同伴的动作,又重新退回他身后。

    云暮见护着自己的人退回来,才又重新上前。

    他在心里做足了准备,才在直视上地上人脸庞时没有退缩。

    本以为会对上一双害怕胆怯或者感激的眼睛,然而没有,出现在他视线中的双眼,瞳孔灰白,眸色迟滞。

    他又一次愣神,好在这次不太久,想了一会要说什么,最后还是问了个傻问题:“你多大了?”

    闻人诀不动声色低下头,他不想再惊吓到面前的人。

    对方刚才视线触及自己脸后,惶然后退的动作他没太在意,调整好自己的声音,低低道:“十五。”

    “啊!”云暮又叹了声,好似不那么害怕了,再靠近地上人几步,道:“你和我一样大呀。”

    同样的年龄却完全不一样的命运,这样的话几乎同时在周遭围观的人心中响起,不过说出这话的人分明不晓得其中之晦暗。

    云暮很开心的翘着嘴角,看地上垂着脑袋的人,不知道在傻乐什么。

    闻人诀没有再开口,云暮似乎反应过来什么,被他所救之人还坐在血污中,他张了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护卫却走上前来,在他耳边轻喊了声:“小少爷。”

    云暮知道该回去了,走前看向那个从刚才开始就保持安静的管事,脆声道:“今天是我第一次来你们赌坊玩,你们就给我看这样的场面?”说着不等管事接话,直接打断继续道:“你治好他,不许罚他,不然我回去就告诉爷爷,我今天很不开心。”

    有些任性的话,却瞬间让管事额上冷汗落下,一叠声的答应。

    让人搀扶起闻人诀送到后面救治。

    见着这样的场面,一开始的始作俑者,陈龙赶紧往后闪,一个字都没敢有。

    云暮觉的自己做了好事,救了人,于是本不太愉悦的心情都跟着好了三分,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

    他走后,身后议论声立马嗡嗡嗡的响起,有不知情的外区人在询问他的身份。

    人群中有人用尖利的声音夸张卖弄道:“这你都不认识?云家小少爷,云家第五子,云暮呀。”

    不过……现在,他看着青年虽然高大却并不强壮的身子,目中闪过自信,自己比对方多长的十来岁并不是白大的,他的身手能做到十五区护卫队长的位置,也不是浪得虚名。

    向阳一句话没说,抿着嘴唇,往前走了几步。

    之前一百多号人余刚派出去了一半去捕杀天眼搜寻到的那只异形,剩下还有五十号人留在这,眼下看着好戏上场,都不自觉围拢过来。

    闻人诀没阻拦,老神在在的托着下巴看场中央的两个男人。

    余刚有些摩拳擦掌,这几天里他也看到了男人突飞的实力变化,很是手痒。

    不过主上没说什么,他哪敢自作主张。

    眼下看两个男人面对面站着,搏斗一触即发,他紧张的合拢双手,靠到闻人诀身边。

    没有请啊,承让,这些虚来的客套,两个人围着对方警惕的走上几步,向阳率先出手,扑过去。

    若这处的打斗让没有吞噬晶核的人类来看,是快的不可思议的。

    可对场中围观这场战斗的人来说,一切正是精彩万分。

    一招一式,一闪一避,让他们差点大声叫出好来。

    阿兵闪身避开向阳的一腿,身后被误击到的大石轰然碎裂,他目光闪烁,突然弯腰冲向对方另一侧。

    向阳作势防备,又见对方临到身前却转换了招式,愣了一愣,就被横向击打过来的手臂飞扫到身后。

    被击打出去在空中稳住身型,向阳隐隐觉的胸口阵痛,可没给他缓过来的机会,阿兵的拳头已到身前,他只能同样挥出拳头去抵挡。

    硬碰硬的双拳对击,阿兵一步未退,向阳却连连退出几步,才又一脚止住身子站稳。

    闻人诀称呼会发光的高浓度晶体为光核,他看似漫不经心,双眼却紧盯场内二人动作,心识中淡道:“看来光核也并不比普通晶核强出多少。”他说这话自然是指向阳吞噬的那颗绿色发光晶核,而阿兵吞噬的不过是普通核体。

    “不。”维端更正他的看法,“如果吞噬光核的是阿兵,他只会更强。”

    目光落在阿兵双手上,闻人诀若有所思道:“是吗。”

    场中突变!

    已经处于下风的向阳几个闪避就打算退出战圈,他虽吞噬晶核的时日远远长过阿兵,却明显不是对方对手,虽然很不甘心,但继续打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当机立断的打算结束比斗。

    胜券在握的阿兵眸色诡异一闪,不知想到什么,却是快速逼上前去,大拳轰向向阳脑袋,却是打算直接下杀手。

    向阳已经闪身准备退出,不想阿兵居然不肯罢休直接攻击自己毙命处,完全没想到对方敢这么做,向阳毫无防备的双眼中尽是骇然。

    “住手!”同时反应过来的余刚只来得及大吼出声。

    他怎么敢???

    向阳的脑子在短时间的惊诧过后只盘旋这个念头,眼见着拳头近在眼前,他突然想起闻人诀对阿兵的看重。

    若不是想收服对方,闻人诀不至于如此和颜悦色的对他,倘若阿兵杀死自己,对已经失去一个得力助手的闻人诀来说,惩罚阿兵已没有什么意义,反而宽容赦免对方,感动阿兵并将他收归己用,才是比较理智的做法。

    生死一线间他嘲笑自己居然能想的这么透。

    只是,好不甘心啊!

    恨意还来不及生起,脖颈处传来力道,他被人拽向后方,如同挥洒垃圾般抛了出去。

    摔倒在地的他快速撑起身子看向场中,就见一切仿若被冻结般,扔他出去的是如闪电般插、入二人之间的闻人诀,而阿兵轰出的拳头已经触碰到闻人诀额前碎发,只未再能前进毫米,对方伸直手,僵硬了身子动也不动。

    难道是看清换人了,所以收手?

    不可能!哪怕阿兵反应再快,也不可能止的住自己的动作。

    人的识体在刻意下会进入几种不同的状态,不同于平时的清醒和晚上的睡眠,有别于死亡跟休克,一种深度沉定识的无识状态,是人最能和身周能量沟通甚至吸纳宇宙万般能量的状态。

    闻人诀让他们吞噬晶核时,通过那种剧痛和濒临休克死亡,去感应一闪而过的这种识体状态,从而吞噬晶核,这是一种很危险的做法,很多人无法感应出自己识体那一瞬间的不同,浪费沉定进去的短暂机会,晶核在体内爆发,从而死去。

    有的人感应出来,沉定进去,却无法扛住剧痛下的识体消散,从而失败死去。

    不过大多感应过一次识体这种状态的人,都会比较容易再次进入。

    比如闻人诀,他的悟性和高识足以让他在瞬间进入这种识体状态,快速沟通自己身周能量……神眼逸散在他身体磁场能量之中,震住了近距离在他身前爆发的晶核体能量。

    明明已经闭上眼睛,他却仿若看见身前下方有一团火红的光体在闪。

    就是阿兵体内的晶核罢……睁开眼睛。

    看阿兵动作如同被定住,他往前迈了一步,睁开眼后反倒看不见那团火光了,看来刚才是自己的识在“看”晶核,而不是肉眼。

    神眼的震慑只有片刻,看阿兵眨动双眼,努力想动,闻人诀伸出手去,按上对方额头。

    再一次闭上眼睛,他“看见”红色火光在跳跃。

    指挥着身体周边的光芒汇入那团红光,而后引导向上,透过和他手相连接的额头,重新凝聚在自己手心。

    融入身周光时感应到了抗拒,但只一瞬,他就加强了意念,那小小的抗拒瞬间消失,几乎在抗拒消失的同时,阿兵瞪圆的双目忽的灰白,光芒从他瞳孔中消失。

    闻人诀收回贴住对方额头的手掌。

    男人直挺的身躯就像被推倒的大树,轰然往后砸下。

    睁开双眼,摊开手掌,掌心中有红色的液体轻微晃动,闻人诀静静看了会,背着身后的人群,微侧了手掌,红色液体从掌心流出,全数落入泥土,转瞬消失。

    “刚才感应到的抗拒,是他的识?”轻动嘴角,问。

    “是。”维端也很震惊,它想不到闻人诀第一次根据猜测剥夺能量体会如此轻而易举,就是它没有**,否则现在的样子也会和身周围观的那些人一样,震惊到死的愚蠢表情。

    “这么简单就可扑灭识体么。”闻人诀问,转过身子去看还在地上的向阳。

    对方瞪大眼睛张大嘴痴傻的样子很是难看,他皱眉又侧了个身。

    维端心中暗骂,口上却老实的不行,“不镇压住晶核的能量,是无法抹杀掉其中存在的识体的,您刚才携着神眼之威,先是镇压住了他体内的核体,而后您的高识才轻易碾压了过去。”

    “神眼现在与我融合的并不密切,刚才的镇压持续的也不久,若没能在他被镇压时抹杀掉他的识体,我会如何?”闻人诀问,没理周身现在才稀稀落落反应过来的手下们。

    他们集体面露不解,都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不过一瞬间,会长只是靠近对方,那个强悍的男人就不动了?而且也没见会长怎么他啊,只是手掌轻微贴上对方额头,怎么那人就倒地死了呢?

    没有人敢发问,更没人发出声音,看会长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沉思什么,所有人都僵立原地,不敢动弹。

    维端不得不再一次震惊于闻人诀的敏锐。

    这样的主子绝对不好糊弄。

    它给出建议:“不建议您去剥夺识体高于您或者和您相同的人,甚至比您低一些的人类都不建议,若未能在晶核被神眼之威震慑的时间内剥夺能量,对方识体携带着核体的反扑会给您造成极大的损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